天大地大,陛下最大,老朱就覺得陛下是最大的。

白面將軍又說:「朱將軍也知道,關於耶都剿匪五年時間,前前後後輸了至少不下十來場,不要說是原大公子,就是這朝中大將軍來了,那也拿不下這耶都匪類。」

「朱將軍,你說話可不要帶著偏見去。」

朱將軍聽到這裡,他不由得哼了一聲。

沒辦法,不得不承認人家說的是事實。

他氣鼓鼓的坐著,原墨辭把地形圖收好,然後對周將軍說道:「周將軍可知這耶都有幾大匪類?」

老周很友善,他很看好原墨辭,所以也願意護著些。

「知道一點,這耶都匪類,其實有三個老大。」

「這一個是以落難的百姓為首,他們遵從的是一個名叫向廣的人。或許因為向廣也是一個百姓,所以百姓很是擁護他。」

「這第二個,據說是個江湖人士,喜歡劫富濟貧,後來受到耶都百姓的恩惠,於是落草為寇,盡全力護耶都百姓。」

「至於這第三個,傳言他並非是我國人,是鄰國人,至於他為什麼會落草為寇,這其中緣由就不是很清楚了。」

原墨辭聞言,他頷首點頭。

這三個人,一個是百姓,一個是江湖人士,一個是鄰國人。

「我認為,可以從那個江湖人士入手。」原墨辭說道。

老周說道:「我也這麼認為,不過之前也有將軍去遊說過他,但是以失敗告終。」

「原大公子現在還是決定去找他嗎?」

原墨辭仔細想想,最後還是決定就從這個江湖人士入手。

「那具體事宜怎麼安排?」老周又問。

原墨辭仔細想想,然後對幾個人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和計劃。

老周微微蹙眉,他說道:「這計劃雖然也不錯,可到底是太冒險了一點。」

「原大公子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嗎?」

原墨辭搖搖頭,他說:「我認為這是目前來看最好的法子。」

看不慣原墨辭的朱將軍也說道:「這法子……好是好,可是你要是死了,我怎麼和陛下交代?」

原墨辭:「……」為什麼就不能想著他好點?

「放心,我心裡有主意。」原墨辭對幾人說。

「那我去保護你吧。」老周說道。

原墨辭卻搖搖頭,「周將軍若是走了,我對這裡不放心。」

老周聞言,心裡也明白。

「原大公子倒是看得起周某人。」老周眉開眼笑的說。

原墨辭說道:「明天我去,如果不行的話就請燕將軍隨我一同前去。」

被叫到的燕將軍點點頭,「好。」

。 而就在樓下,一個服務員小心翼翼的來到了一桌五人前。

一臉哀求的道:「幾位大爺,你們要我辦的事,我已經辦了,可以放過我的家人了吧!」

元吉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

之後從懷中掏出幾枚金魂幣扔給了服務員:「這是你賞你的。」

說着,他朝着元老二道:「既然他已經給我們把事辦了,我們自然也要說話算話,你帶他去他家人那裏吧!」

元老二:「是大哥!」

服務員一聽對方要帶自己去見自己的家人,立馬一臉感激。同時,心中又無比的高興。

這一次算是因禍得福了。

剛剛元吉賞他的金魂幣,都是他幾個月的工資了。

元老二看着滿臉笑容的服務員,心中冷笑不已:「你先出去,到街對面會和。我們兩人一起走太扎眼了,到時候這裏有人出了事,有人會懷疑到你我身上的。」

「對對對..還是大人你考慮的周到。」

說着上拿着那幾枚金魂幣,歡天喜地的走出旅館,向街對面而去。

可是他卻沒有看到,在他轉身的下一秒,元吉對元老二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嘖嘖..」

元老二露出一個陰冷的笑容,顯然是明白了元吉的意思了。

元老三、元老四、元河三人,則也跟着陰笑了起來。

元河更是低聲罵了一句:「白痴..」

呵呵..

確實夠白痴的,他們幾個下毒害人。不管成不成,他們都要把自己摘出去。所以,不管成不成這個服務員必須死。

他不死,他們幾人怎麼安心?

幾分鐘后元老二站起來,也走了出去。

元吉這時把目光投到了元河的身上,冷冷的道:「這禍是你給惹出來的,現在就由你去把他們給辦了吧!」

元河聞言笑了起來:「放心吧大哥。」

說着就站了起來,想往二樓跑。

元吉見此,氣的牙疼,不由小聲罵道:「我放心個屁啊!蠢貨…你這樣大搖大擺的進去,那我們五兄弟,不是立馬又卷進去了嗎?那老二豈不是白殺那服務員一回?」

說着,將身邊的一個包裹,遞到了元河的手中:「這裏是這家旅館服務員的衣服,穿上這個再去。」

元河聞言,不由大喜:「還是大哥你考慮的周到。」

元吉:「去吧!」

這時元老三、元老四立馬站了起來,手中也各自拿着一個包裹。顯然他們也是早有準備的。

可是立馬被元吉給攔下了:「元河是四環魂宗,對方只是兩個年輕人,也只是二環大魂師。就是不中毒,他都能迅速滅了他們。何況現在,還被我們下了毒。」

元老三與元老四聞言眉毛一挑,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不過,既然元吉這麼吩咐了,一定有他的道理。於是又坐了下來。

到是元河一臉贊同:「大哥說的對,兩二環大魂師罷了。正常情況下,我都能輕鬆滅了他們。」

說着,立馬直入了廁所,去換裝了。

元河一走,元老三與元老四,不由看向了大哥元吉。

其中元老三帶着一絲疑惑問道:「大哥,你這是…」

元老四也道:「對啊大哥,之前不是為以防萬一,說讓我們兩人一起的嗎?」

元吉擺了擺手:「不知道為什麼,進入這旅館我的眼皮一直在跳。有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啊這..」

元老三與元老四不由面面相視,他們家老大,直覺一向很準的。

心情突然變的不美妙起來。

元老三:「難不成那小子,身後是有強者守護的,只是我們沒有查出來?」

元吉聞言,嘴角微微上場,露出一個冰冷的笑容:「到底有沒有,元河上去了不就知道了了?要是沒有,以他的實力,應該也不會出什麼意外。」

「真要是連兩個小傢伙都對付不了,那他還不如死了算了。」

元老三與元老四聞言,齊齊身體一顫。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明白了。

大哥元吉這是要用元河的命去試探。

兩人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可是一想到,這一切都是元河一手惹出來的,不由都選擇了閉嘴。

何況,真要有人在暗中護著。

那就算他們兩人一起過去,只怕也只是多兩具屍體。

所以,不管是因為什麼,兩人都選擇了沉默,心中也認同了元吉這一做法。

可是心中有一些冷。

他們真沒有想到,他們的大哥,心狠起來,真的是連兄弟都坑啊!之前,他們兩人還以為,他只是說的氣話。

可是現在…

很快元河就換好了衣服,所以為了與元結他們扯清關係。沒有再走過去,而且是直接走向了二樓。

「咚咚…」

沒有一會,他就來到了二樓,站在了楊威門前。左右看了一下,都沒有人之後。

輕輕的敲了一下門!

沒有動靜!

元河臉上不由浮現了笑容。要知道,他敲的再輕,在這安靜的二樓,房間之中絕對能聽個一清二楚的。

現在卻沒有半點反應,這代表什麼?

對方絕對是中毒了。

嘖嘖!

他不由笑了起來,這樣最好。為什麼會選擇下毒?還不是這樣可以讓人死的悄無聲息?

要不然,他一個四不還滅不了兩個二環?

要不然,他們能廢這麼多事?

就是因為把,滅這兩人的時候,弄出動靜來。從而驚動了其他人…

「咚咚…」

不過元河還是穩妥的又敲了兩次,確定沒有人回就后。他用力一推,門被他強行推開了。

之後,又左右看了看,依舊沒人。

他這才閃了進去,他要確定一下裏邊的兩人死了沒有,要是沒有死透,就給其補一下。

「嘖嘖…」

可是一進門,元河就聽到了一聲陰笑。

「不好..」

本能告訴他,這裏有埋伏,中計了。

所以,直接想退到房間之外去,可是即便有埋伏,對方絕對是早有準備啊!

下一秒!

他的腳就被藍銀藍給纏繞住了。

臉色不由大變。武魂附體!

緊接着兩黃兩紫四個魂環,從他的身上升了起來。

可是,當楊威是空氣呢?

。 宇智波斑一邊說話一邊擺手,就好像只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幾位影的表情都隨之一變,鳴人剛想說什麼,可還不等鳴人開口,一陣劇烈的搖晃打斷了會議的進程。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寧次瞬間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能量正跨越空間而來,這團能量一旦爆發,整個木葉都有可能被夷為平地。

「戰爭,開始了!」

寧次突然發言,所有人臉色再變,其餘幾個影沒能察覺,但擁有仙人模式的鳴人卻感知到了那股能量,汗水瞬間佈滿了鳴人的額頭。

「怎麼可能!這麼強大的攻擊!可惡!已經來不及了!就算現在宣佈避難也趕不上了,為什麼會這樣?」

鳴人咬牙切齒,抬頭看着上方,臉上寫滿了不甘,天天緩緩起身,看了一眼鼬,鼬也彷彿明白了天天是什麼意思,立刻點了點頭。

「諸位,看來已經沒有時間開會了,對方作為宣戰的攻擊馬上就到了,接下來我會將戰場挪到別的世界,你們做好準備,等我將敵人挪過去之後就會立刻把你們挪過去。」

說完,天天突然站起身來,將手一抬,一根巨大的冰柱拔地而起,穿破地層將整座火影大樓都開了一個大洞,緊接着冰柱便破碎崩塌,天天立馬順着大洞跳出去。

「鼬!就要來不及了,來幫我!」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