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獄刀陣!

天獄宗的人立刻結陣,陣成半弧形,然後迅速的向著董彥和孫炎衝過去。

而董彥和孫炎帶著的人呈橢圓形,全部面對敵人,畢竟不是四面受敵,兩個半圓成犄角之勢,迅速的迎向天獄宗的人。

董彥和孫炎在陣中,董彥的兵器是一把鐮刀,而且這把鐮刀是青水送他的,在紫玉仙境放了很長的時間,就是那把惡龍之齒,狂魔鐮還在紫玉仙境。

孫炎的兵器就是一把長劍,劍如秋水,看起來應該也不是一般的東西。

盾!

所有人集中到最前面,防禦,但陣眼中的董彥和孫炎卻是猛烈的出擊,如一條劇毒猛蛇一般,直接當場斬殺對面一人,一下子就讓對面死掉兩人。

旋!

整個五行陣立刻旋轉,速度不快,但卻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瞬間將對方的攻擊盪開,而陣眼出的董彥和孫炎再次出擊。

嘩!


一道衝天的巨浪衝來,董彥和孫炎帶著隊伍從容的躲開,平時在陣中的時候這樣的場面已經習以為常了。

這一次對方直接被巨大的波浪把隊形衝散,董彥和孫炎只是不會浪費機會,直接以小五行陣迅速衝過去,力量大高度集中,殺起人來如切菜。

……

外面其實看不到真切的情形,只有陣法達到一定的程度才能感受到,或者實力超級強大的武者也能,外面看來只能看到兩方人在其中轉轉。

很快董彥和孫炎帶著那三十來人出現在眾人面前,而其他人卻是消失了,陣法依舊。

這些人出來一個個激動無比,畢竟在陣中殺掉的是結陣的天獄宗人,以前他們是想也不敢想的,現在居然做到了。

以前陣法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傳說中的存在,根本沒有想過有一天也可以和人結陣殺敵。

天獄魎熠看著眼前的景象,皺眉,沒想到對方這麼年輕居然可以布成這麼高級的陣法,看來只能自己帶他們衝過去了。

「全部入陣,但不可以分散,結陣前進,大家隨我破陣。」天獄魎熠說完帶頭沖了進去,其他人也不敢稍慢,全部進去。

看著對方居然全部進去的人,青水眉頭也是擰起,本來還想這樣消磨掉一些他們的人馬,但現在看來不能了。

「大小姐,一會我給你製造機會,你帶人殺。」青水看著陣中頭也不回的向著穆青說道。

「好!」

「其他人不要遠離我們,見機行事,大家按照我說的配合,不要慌,一看局勢不好直接進入殺門中脫身。」青水緩緩說道,然後伸手拿出一面令旗直接向著陣中天獄魎熠錢插了下去。

以為那裡的一面令旗已經毀掉。

「大小姐帶人乾位等著,其他人在幻門那裡布陣。」青水想了想說道,然後向乾位那裡連插三道令旗。

接著青水又向陣中丟進不下十面令旗,這細些令旗把其中的兩隊人馬隔開,接著青水再次連丟,更是不斷的補上被毀壞的令旗。

青水身邊只剩下穆家老人和穆風揚幾個老者,穆乾隨著穆青,因為陣眼位置穆乾最合適。

「老人家,隨我去陣中先殺掉一個吧!」青水笑著說道。

「好!」穆家老人老態龍鍾,但眸子這一刻卻是很亮。

青水臨走時直接將手中的令旗丟進去,希望能攔截他們的時間長一點,然後和穆家老人和其他幾位直接進入陣中。

已進入直接出現在天獄魎熠等人面前,在對方驚訝中,青水手中的令旗直接飛出插在前面的三米外,突然陣中靈氣狂亂,天昏地暗一般。

乾坤顛倒!

青水笑著說道,在對方很多人驚異的目光下消失了,同時消失的還有天獄宗的二宗主和一隊黑色陣服的人。

「不好,二弟有危險,大家隨我沖。」天獄魎熠臉色色終於變了,現在他才知道那個年輕人的可怕。

青水和穆家老人還有其他人直接出現在另一個地方,而同時出現在這個位置的還有天獄宗的二宗主,以及一隊百人左右的天獄刀陣。

對面的人比青水這裡多了十倍還多,其他人都不在這裡,但現在天獄宗的人卻是臉色大變,就連那個穿著青袍的二宗主也是臉色微變。

「布陣!」青袍老者大聲的向著身後喝道,然後他自己也在陣中,他雖然有點慌,因為對面的那個青年太邪異,最重要的是對面的那個穆老怪。

他一個人和穆老怪戰鬥沒有把握,甚至他有點顧忌,因為穆老怪是個煉妖師。

青袍老者一站在陣眼,對面的百人直接如一個整體一般,青水本來還打算直接用巨象踐踏江對面的人搞散趁機破陣,但現在已經沒有用了,因為他的巨象踐踏對於那個青袍老者都是擺設了。

「年輕人,還是我來吧,不知道這陣法防不防這個。」

穆家老人一邊說,一邊揮手打出一片粉末,然後說道:「閉住呼吸!」

最後一句老人向著身邊的人說道,不過稍晚一點,但對面的卻是聞到一股淡淡的酸性味道,接著一些人擋住粉末,畢竟已經躲閃不及。

「啊,我的胳膊不能打彎了!」

「我的腿也是!」

「……」

青水一怔,看來這是煉妖中的一種粉末了,本來青水想使用淬過毒的寒鐵珠在雙龍破下破陣的,這種陣雖然很強大的,但卻是不防這些毒粉那種攻擊。

不得不說是一種缺陷。

頃刻間,對面的天獄刀陣破掉,但那青袍老者卻還是沒事,不過此時提著一把如斬馬刀一樣的大刀,死死的盯著穆家老人。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非常的感謝,謝謝!! 913【陣殺,配合、強悍的穆家老人】

【感謝「hfutzhao」「1254741234」的打賞】

穆家老人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對方的目光,反而笑呵呵的說道:「天獄###,你怕了!」

而青水手中則是一枚萬年寒鐵珠,如今突破到武帝實力,在暗器上的實力自是不用說了,就是現在的天獄###這樣的實力在自己的暗器面前也只有躲得份。

這是青水的一個殺手鐧,一旦使用就要把對方殺死。

巨象踐踏!

青水還是向著對面猛地一腳踩下去,巨大的能量向著對面蔓延,只見一道山石翻飛的巨浪一般向著對面劃過去。

「老人家,動手吧!」

青水說完不等流星殺湊效,直接火眼金睛和皇之氣就到了青袍老者身上,青水還是可以感覺出對面青袍老者的實力的。

雖然不能明確感覺到具體多少,但應該和穆家老人的實力不相上下,現在被自己消弱后基本上算是沒有任何一點的希望。

青袍老者一驚,臉色猙獰的揮著大刀向著穆家老人砍去。

而穆家老人一邊沖向對面的青袍老人,更是一手拿出一張晶卡,直接投向對面的青袍老者,而青水也看清楚那張晶卡是什麼卡。

鈍熊晶卡!

附加作用,遲鈍,降低目標大半的速度……

另一隻手的晶卡拍在了自己身上,上面則是一縷金色青煙的圖像,加速度,而且還是加很多的速度的晶卡。

當穆家老人衝到青袍老者身邊的時候手中多了一根至少四米長的銀色棍子,大概有成年人胳膊粗細,握手部位倒是微細,有手腕粗細。

遠遠的一棍子劈下,那一劈看起來很平常,但卻是有種大氣磅礴一般,帶起一連串的殘影和黑影,那一擊彷彿要劈山一般。

青袍老者臉色巨變,停下來,奮力舉起手中的大刀迎向這根棍子,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躲不開,身上彷彿有著一座山一樣,根本躲不開。

嘣!

那一聲沉悶的巨響讓人似乎感覺特別的爽,特別的給力,被青水消弱后的青袍老者被穆家老人一下打得就嘴角溢血。

一聲巨響后,那長長的棍子再次一連串的落下!

嘣嘣……

可憐的青袍老者,一半的身子陷入下面的石面中,而最後一下直接將青袍老者的腦袋敲碎了,青袍老者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敲死,卻是一點也沒有辦法。

力量不如人,速度更是不如人,只能挨打……

解決掉青袍老者后,青水的心裡鬆了一口氣,對方來的人中,只有三個人比較棘手,如果沒有這三個人,青水感覺對方的人不堪一擊,因為他也懂陣法。

很快老者和其他人的屍體消失了,青水才笑著向著老人說道:「我們去攔下,前輩他們應該已經動開手了吧。」

……

而此時穆青和對方兩隻隊伍的天獄刀陣正在拼殺,不過穆青這二十多人強大,而且穆乾也在而且還是陣眼。

不過對面的兩支隊伍中也有強人,是天獄宗八個宗主中的兩個,實力比起天獄老五還要強大一點,而穆乾和天獄老五實力不相上下,所以這一仗有的打。

穆青就站在穆乾身旁,現在成了對方兩面夾擊穆青他們,在人數上不但落了下乘,就是在實力上也沒有優勢可言。

兩個交手,穆家這一方便傷亡一人,像天獄刀陣和小五行陣這樣的陣法,傷亡幾個人對陣法的影響並不大,但依然讓穆家人感覺心疼。

這些都是穆家的老一輩,而且這支隊伍對於現在的穆家或者以後的穆家特別的重要。

再次連續重傷兩人,雖然對方比起穆家傷亡多了一倍,但穆青還是果斷的下令進入幻門。

毒物!

這裡有著數不清令人毛骨悚然的毒物,穆青看到這裡的毒物臉色一紅,她想到了當初和青水第一次進入到這裡的情景。

現在她不但不怕了,甚至感覺還有點親切。

穆青和穆乾帶著人進入幻門后,立刻結陣,周圍的不計其數的毒物並沒有動,只要不踩到某些位置它們是不會動的。

天獄宗的兩位宗主咬了咬牙,下令進去,如果連穆家的後輩都解決不了,自己兩個宗主可以直接回家抱孩子了。

結陣小心的進入幻門!

而穆青就等這一刻,這也是青水告訴她的,雙腳猛的一個震力踩在一處空地上,而一大群的毒物卻是向著天獄宗的人衝去。

其中更是有著百米長滑溜的毒泥蟒,這種東西看起來渾身淤泥,滑溜無比,刀劍難傷,不但有著巨大的毒素,更是有著一股強大的蠻力,在這裡威力巨大。

何況在這裡是半沼澤地帶,一旦被它纏住,只要不是武帝的強者基本上就算完了。

除此之外還有不下數百隻的類似與章魚的毒獸沖了過去,五顏六色的毒蛙讓一些人臉色蒼白,一個閃失瞬間就被這些毒物粘在身上,有的人則是用天獄刀打落、劈散毒物。

這種半真實的毒物在感覺上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還可以殺死人,懂陣法和不懂陣法都會害怕,不懂陣法的以為是真的會嚇的死去活來,而懂陣法的人則是知道這些東西可以殺死人……

在對方慌亂到時候,穆青帶著人以小五行陣的交叉穿梭方式直接穿過天獄刀陣,瞬間帶走數十條人命。

穆青帶著的這些人在兩儀步和陣法上都已是算是小成,在這裡已經可以做到出入自如,隨意的避開這些難纏的毒物,而且最重要的是可以利用這些毒物,藉機殺戮。

沒有多少時間,對方几乎折損一半的人數,這讓剛剛穩定下來的天獄宗兩個宗主怒火衝天,恨不得立刻把對方斬在刀下。

穆青臉上帶著一種魅惑蒼生的微笑,手###現兩面小旗子,素手一揚!

兩面小令旗插在了天獄宗人群的兩邊,瞬間周圍如泛起驚天巨浪一般,穆青也是一陣驚訝,沒想到效果這麼大,當初青水給她說如果位置趕到這裡,一定要使用這個,就是先前把兩面小令旗插在那個位置上。

那如一道巨大如龍捲風一樣的巨大風浪,而且直接從天獄宗人群腳下升起,直接將對方的人群吞沒。

等到風平浪靜時,看到的結果再次讓穆家人大吃一驚,只剩下兩個奄奄一息的天獄宗宗主,其他人則是直接消失,而兩個天獄宗宗主死也是早晚的事。

看著穆家人,兩個比天獄老五還要稍微強一點的宗主倒了下去,那雙眼睛卻是睜得圓圓的。


轟!

就在這個時候,陣法一陣搖晃,穆青一驚,知道這裡的陣法破了,穆家圍著的陣法中已經被打開了一個缺口,腦海中卻是迅速閃過青水的俊臉,她本來不平靜的內心卻是奇異般的平靜下來。

突然一下子所有人都暴露在對方的面前,那一瞬間很多人都驚訝,但也有人不驚訝。

天獄魎熠沒有驚訝,但卻是悲痛,因為他只掃了一眼就知道天獄宗的二宗主、六宗主、七宗主和八宗主已經死了,而且帶來的將近千人也只有一半了。

青水也平靜,不過他現在整個人如拉緊的一張弓,因為現在的情況很容易造成死局,因為大家的距離都在五十米上下,實在是太近了。

「殺!」

突然天獄魎熠喊道,一身金袍握著一把金燦燦的天獄刀,向著青水和穆家老人衝來,而且那個一身褐色長袍的三宗主也是憤怒的沖了過來。

同時衝來的還有其他人。

漫天花雨!

青水心裡一突,毫不猶豫使出暗器中最有殺傷力的一招,也是最有希望逼退對方的一招。


穆家老人一把把青水推開,伸手一張卡片拍在自己身上,手中的長棒一招橫江斷流猛然砸下,那一棍子的力量驚天動地,這一切施展起來就一個眨眼不到的功夫。

青水心裡感激的看了老人一眼,也看到了老人那張卡片,那是一張有著一隻「巨龜殼」的晶卡,而且是五彩色的,青水知道這張卡片可以短暫的讓老者的抗擊打力達到巔峰吧。

青水的毒針倒也打中了,但卻是傳出的清脆的聲音,讓青水知道,漫天花雨沒有湊效,但卻是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青水是有點倉促,而對方也被青水的毒針驚出一身冷汗,要不是天獄刀,這一次還真有點麻煩,以他們的眼光自是可以看出那毒針的可怕。

這邊戰鬥,其他人也是結陣準備開展,而青水被老者推到一邊的瞬間,毫不猶豫的將他所有的妖獸招了出來。

因為陣法暫時破了,兩儀微塵陣的作用已經沒有了,現在要打硬仗,自己這一方明顯不佔優勢,所以他寧可傷些妖獸。

周圍一下子被妖獸填滿,無數的玉皇蜂,還有妖蛛,有鳥、有巨象,還有潛伏在地上的雷獸、金銀彩蝶也是若隱若現……

青水的這一舉動徹底讓所有人呆在原地,在場的人都是強者,更是有頂尖強者,但是誰也沒有見到過一個馴獸師會有這麼多的妖獸……

而青水這個時候卻是不給對方驚詫的機會,五頭妖蛛向著對面實力弱一點的宗主撲去,在這麼多妖蛛中,五頭妖蛛卻是絲毫不受阻,瞬間就過去,並且當場解決掉一個,四宗主。 914【殺死三宗主,境界的變化】

914【殺死三宗主,境界的變化】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