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瑤眉頭皺起來。「你這個人會不會聊天?」

說完,她身形一動。消失不見了。

蘇寒搖搖頭,對於這種公主,他的確是沒多大興趣的,況且還是這樣一個燙手的山芋。

希望她不要對我感興趣。

蘇寒如此自作多情地想著。

他取出了一枚仙丹,然後以精巧的空間規則,把仙丹分成了上百份。

那已然是砂礫一樣大小的粉末了,蘇寒操控一枚,落入了口中,開始慢慢消化。

即便只有一丁點,但是藥效和其中蘊含的磅礴仙氣已然是濃郁充沛,在這股靈力的作用下,蘇寒之前所受的傷勢首先全好,而且元嬰隱隱再長一點,變為了透明的金色模樣,內里的纖毫脈絡,清晰無比。

這個時候,蘇寒感覺到了,自己只要再稍微努力一下,就有機會衝擊化神境界。

但是他沒有選擇這個時候衝擊,而是將來自丹田的躁動安撫壓制了下來。

化神也是個大檻,需要好好準備,況且此時也不是閉關衝擊境界的好機會。

他修行了一會兒,大概過了三四個時辰,堯龍來敲門。

藥力雖然沒消耗完,但卻可以持續消化,蘇寒只要分出一部分精神來操控就可以了。

「這邊的天稍微長了一點。」出門的時候,堯龍笑笑道,「一晝夜有十八個時辰。」

「難怪,蘇寒抬頭看看天,他們來的時候應該是早晨,但是現在太陽還高高地掛在天上略微西斜。」

「出去轉一轉吧,帶你認識下這裡。」堯龍道。

「天呢?」蘇寒問。

「走了。」堯龍說,「他現在布局了好幾個地方,雖然在宇宙中行進的速度快,但是一直都很忙的。」

蘇寒點點頭,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多說,跟著堯龍一起出了門。

出門的時候,蘇寒看到有幾個龍衛在附近走過去,但是看也沒看他們。蘇寒之所以一眼認出他們,是因為他們帶有龍衛特殊的蒼龍標誌。無論是戰時身著鎧甲,還是平時身著勁裝或者長袍,龍衛的胸前總會佩戴著五爪蒼龍的標誌。

「鹽河城應該是很多外來人來到這裡的第一站。」堯龍說,「和元泱界一樣,這裡也有很多來自於別的世界的門派駐地,而且,在這裡你也許還會遇到一些熟人。」

「熟人?」蘇寒的面色古怪了起來。

「是熟人。」堯龍說,「元泱界作為三千大世界第一商業世界的地位被結束后,新的商業世界亟需確定下來,因為各大世界每年的貿易量都十分巨大,需要一個如元泱界一般的地方作為貿易進行的基地。」

蘇寒突發奇想,打算堯龍道:「那,人間界怎麼樣?」

「有點難。」堯龍說,「不過天和你的銀蒼閣,現在正在推動這件事情的進行,天也徵得了你的分身的同意,我這邊算是在替天知會你。」

蘇寒想著人間界的情況,道:「但是人間界現在的情況有些特殊。」

「是的。」堯龍說,「暫時還不行。」

人間界所面臨的麻煩是顯而易見的,和萬星界一樣的散亂,而且封閉,沒有一個強有力的門派對人間界進行統一。還有一個相對於其他世界非常大的不同點,便是人間界寂滅境以上的強者都藏起來了,不願意露面,這會讓人間界的環境變得相當複雜,沒人會放心在這樣的世界上做買賣。

但是除此之外,人間界有一個成為商業世界得天獨厚的巨大優勢,便是它地處三千大世界的中央。而事實上,曾幾何時,人間界在這方面的地位可是遠比元泱界還要重要的。

「分二他們會怎麼做呢?」蘇寒心裡想著,現在,他開始有點想回去看看了。

一路上,蘇寒見到了各種各樣的黑暗勾當被拿到光天化日下進行交易。在走過一條街最中央最大的鋪子的時候,他看到一個裝飾華麗的店面外車水馬龍,人氣鼎沸。

他好奇往裡面看了一眼,便見到內里一排排的架子上,分為三層,每層都站著赤身*的男男女女,他們昂首挺胸,背負著雙手,有人神色木然,有人悲痛羞愧,也有人已經昏過去了,不過被術法控制著,懸浮於架子之上。

大門口沒有任何標識說明這是什麼店,但是蘇寒已經知道,這是個爐鼎鋪子。

他覺得心中要噴出火焰來了。


「這種東西,雖然萬星界號稱三千大世界唯一可以安全做這種生意的地方,但其實在很多世界,這種生意都少不了。」堯龍說,拍拍蘇寒的肩。

蘇寒站在門口看了半晌,嘆了口氣。

門口的兩位實力不俗的守衛鄙夷地看了蘇寒一眼,而堯龍拉著蘇寒繼續往前走。

「這些人都來自哪?」蘇寒問。

「很多,私鬥的俘虜,門派戰爭的俘虜,世界戰爭的俘虜,還有蠻荒世界各個國度戰爭的俘虜……這個宇宙人類實在是太多了,於是人命根本就不再被當做重要的東西。城外被一茬一茬豢養的凡人如是,這裡被擺在貨架上的修士也如是。」(未完待續。) 就在堯龍帶著蘇寒閑逛著鹽河城的四處轉悠的時候,於安瀾與伯子安也一道來到了這裡。

海行門原本在這個世界就有生意,原本布置的人馬其實也不少,但是和原來的元泱界相比,自然是遠遠不如的。

元泱界遭遇了這樣的變故,海行門一場努力,不但未曾來得及分一杯羹,反而還得罪了元泱尊者這樣一個大敵,實在是得不償失。

不過隨著三千大世界第一商業世界的轉移,許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距離元泱界並不是很遠的萬星界。這段時間,萬星界取代元泱界的呼聲很高,並且許多世界的人都正在為這樣一種說法驅動,開始付諸行動。

一旦這些行動的人積累到一定的程度,那麼無論這種說法是誰傳出來的,抱著怎樣的目的,萬星界都有極大的可能會成為三千大世界新的商業中心。

杜岩山在元泱界失利之後沒多久,便果斷決定進軍萬星界,於安瀾與伯子安便帶著幾百號門中高手,前來此地。

他們一來,便也在門中門人的陪同下在街上轉著,熟悉著此地的風土人情,就在這個時候,伯子安忽地頓住,拉著於安瀾走到一邊,「我們從這邊走吧。」

於安瀾一怔,意識到不對,扭頭向著他們原本前進的方向看去,問道:「怎麼了?」

「不要看過去。」伯子安說。

兩人帶著隨從進入了旁邊的一條大街,伯子安道:「是蘇寒,他也來了。」

「蘇寒?」於安瀾微微一怔。

若說原來他還不知道這是何許人的話,現在她對這個人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擊殺赫克利斯的人中,就有他的身影,而且看樣子。他在其中還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對於這一點,於安瀾一直不是很能接受,那樣弱小的一個人。如何可以接近赫克利斯那等可怕的存在。

但是,這種想法。在掌門杜岩山告訴她,連荊雨和九歌的死也都很有可能有蘇寒的身影的時候被基本打消了。

不管信不信,現在她知道自己對這個人應該敬而遠之。

「真是憋屈。」但是於安瀾卻又很不甘心,這個時候說道。

「我有了一個想法,你要不要聽一聽。」伯子安微微笑道。

「快說,別婆婆媽媽!」於安瀾道。

伯子安道:「都神教信任教主伊萬諾夫,可是遠遠不如他的哥哥赫克利斯,你看上次他與掌教說話。一副頤指氣使的模樣,看著就來氣。」

於安瀾眼睛一亮,「好主意,伊萬諾夫向來被赫克利斯壓制,如今出任都神教掌門,恐怕也非常想要證明自己。只要把這個消息透漏給他,那麼事情就有看頭了。」

兩人相視一笑,已經不打算再轉,當即往回而去。

杜岩山在元泱界那邊還有一些手尾要處理,所以暫時還未趕來。不過赫克利斯急切想要做點事情,在門中證明自己的地位,因而早就趕了過來。雙方作為盟友。海行門想給他傳個消息還是沒那麼困難的。

這邊蘇寒渾然不知麻煩上身,他還在和堯龍四下閑逛,忽地聽到前方傳來激烈的打鬥聲。

轟轟轟轟!

響聲連連,也就在蘇寒聽到聲音目光投過去的時候,那邊升騰起一團巨大的蘑菇雲,旋即光焰衝天,而人們的哭喊聲已經被完全掩蓋了。

「要不要過去看看?」蘇寒問。

「看看吧。」堯龍道。

二人一道向著那邊走去,轉過一個街角,便到了事發地點。便見一個女子正在一群男人的夾擊之中遊刃有餘地遊走,不時便點倒一人。而那些倒地之人。一個個抽搐不已,眼看便是活不成了。

「下手好狠辣。」蘇寒慨然道。

「是個爐鼎鋪子。」堯龍在一邊道。

蘇寒向著旁邊看了眼。果然,這是個比起他先前看到的那個爐鼎鋪子還要大,裡面被售賣的鹿鼎比起先前的爐鼎鋪子至少要多了兩倍。

蘇寒在向場中看去,只是說句話的功夫,那女子已然將所有對手點倒,傲然屹立場中,看起來頗為有些英姿颯爽。

而蘇寒的眼睛則慢慢睜大,難以置信地看著對方,道:「百里慕雙?」


那邊百里慕雙聽到蘇寒的聲音,向著這邊看了一眼,便沒再關注過來,她向著店內的人道:「馬上放了這些人,不然我拆了你們的鋪子!」

她言語冷冽,並不含多少殺意,但此時在她身周倒躺的幾十具逐漸變得冰冷的屍體,卻讓人們看向她的目光透出恐懼。

那鋪子的掌柜此時嚇得傻了,他道:「仙子,我,我實在是做不了主啊。」

百里慕雙聽到掌柜的話,向著他走近幾步,淡淡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不咯?」

也不見她怎麼動作,那掌柜的便氣絕身亡。

她看著其他人,目光從一個個驚恐的面龐上掃過,「我說,馬上。」

其他人忙不迭進了裡面,片刻時間,一群爐鼎被帶了出來。

他們神色木然,獃滯,似乎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被拯救了,喜悅這種情感似乎早就從他們的生命中消失殆盡。

更甚至其中的一些人,蘇寒想,連痛苦或者悲痛這樣的負面情緒,也早就被剝奪了吧。

即便經歷了那麼多事,可蘇寒還是沒辦法想象,這些人都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

百里慕雙道:「給他們穿上衣服。」

沒人說話,那些店員默默給爐鼎們穿上衣服,這一切做完,店員們默默退到一邊。

「你們每個人,我都記住了,下次不要再讓我在這樣的場合看到你們,不然殺無赦。」百里慕雙淡淡道,旋即便要帶著這幾百位爐鼎離開。

「姑娘不知是哪個門派的,緣何竟然來攪擾我鹽河城?」

這時。一個聲音淡淡道。

百里慕雙停了下來,道:「快出來,我很忙。別傷了這些爐鼎,不然殺你全家。」

蘇寒身子微微趔趄。這百里慕雙的個性,倒真是特殊地緊。

一個書生模樣的人走了出來,「在下姜志詠,敢問姑娘芳名?」

百里慕雙沒有答話,她身形瞬間消失,緊隨而上,往姜志詠掠去。

「亂來。」姜志詠淡淡一笑,輕巧讓過。而後身形一動,便出手反擊。

百里慕雙被一股巧勁給輕描淡寫地推開。

這個時候,百里慕雙才微微皺眉。

「堯龍,他們倆誰能贏?」蘇寒問。

「看起來半斤八兩。」堯龍說。

「不,百里慕雙穩贏。」蘇寒說。

「哦。」堯龍淡淡道。

「我們上去幫忙吧。」蘇寒道。

「不是穩贏嗎?」堯龍一怔。

「就是穩贏,我們才要去幫忙啊?」蘇寒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堯龍語塞,而蘇寒已然縱身飛掠而出,喝道:「何方鼠輩!敢在此放肆!」

蘇寒跳到百里慕雙身邊,道:「百里姐姐,你沒事吧?」

百里慕雙微微皺眉。道:「我們門派駐地就在前面不遠,你帶這些人過去吧。」

「一個也別想走。」姜志詠冷冷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而在這時。一群人飛掠進場,將百里慕雙和蘇寒等人團團圍攏起來,這批人實力比起方才被百里慕雙點倒的一群人,實力便要高出許多了。

「轟!」

百里慕雙不再說話,當即出手。

蘇寒緊隨其後,也立即動手。

這些人實力都是不俗,但是蘇寒眼下即便不動用斷天尺,實力和一位中等的寂滅境高手其實也相差不了多少。

因而一時之間,這麼多人依然是拿蘇寒和百里慕雙沒奈何。

而蘇寒更是留了個心眼。雖然有人施展規則禁法,可蘇寒卻並不去施展他對規則禁法破解的絕招。即便如此,有百里慕雙不時照應。蘇寒完全可以遊刃有餘地殺敵。

交手沒幾息,堯龍嘆了口氣,也殺了進來,他有些無奈,天臨走時,可是千叮萬囑讓他們一定要低調。

「轟!」

而四處還源源不斷有人趕來,蘇寒見狀,對堯龍使了個眼色,看向姜志詠。

堯龍明白蘇寒的意思,當即上前,為蘇寒開路,蘇寒緊隨其後。

很多人圍攏過來,蘇寒此時使了個巧,放出了一點點斷天尺的威力,而後靠近他們的人,身周規則頓時全無,被堯龍和蘇寒砍瓜切菜一般地斬殺殆盡。

而蘇寒和堯龍,也在剎那間接近了姜志詠的所在。

姜志詠露出震驚神色,身形一動,通過空間規則逃走,竟不敢和蘇寒堯龍二人交手。

「真是,差一點點就能殺他的。」蘇寒苦惱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