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老子聞言。

一陣陣汗顏。

內心狂跳。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全部售罄?!

連那價值100萬洪荒幣夜明珠,也瞬間秒出?!

龍族這是賺了多少錢?!

關鍵是,在展櫃的上方,明確標識著,洪荒幣和龍幣的兌換比例。

10個洪荒幣等於1個龍幣。

也就是說,想要來這裏採購,必須先去這座商城的隔壁,貨幣兌換中心,將手裏的洪荒幣兌換成龍幣。

老子雖然不太懂經濟。

但老子如何不明白,這麼做,直接將龍幣的價值太高了數十倍。

而且,未來洪荒中。

龍幣很有可能成為引領市場的第一貨幣。

到時候,龍族的實力,不用多說,穩站洪荒前十名不成問題。

老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家當,和自身的實力。

更是心慌不已。

不行,必須要抓緊時間修鍊。

將首陽山的名聲,儘快的打出去。

否則,這附近的修士,有實力的修士,去都被龍族招攬去,還有自己這首陽山老子什麼事?

元始說的對,吾三清乃堂堂盤古正宗,怎麼能被這區區龍族個比下去。

想到這裏。

老子直接身影閃爍,前往八景宮道場。

與此同時。

通天也即將到達處於海域中的道場——金鰲島! 等到南宮經略再次回到戰船之時。

手中正提面色蒼白的白面郎。

此時的白面郎不僅渾身濕透,氣神更是萎靡不堪。

這一戰他確實是輸了,但他卻極其的不甘心。

若非是南宮經略靠着一手物種之間的天生克制屬性。

他未必會如此迅速地敗北。

而一旁的謝千山打死他都想不到。

昔日自己原以為的白面郎,只是毒術無雙而已。

沒想到,此人的實力竟然可與六王抗衡一二。

如此重要的合作夥伴,如今竟然被南宮經略擒下。

他不由的開口求情到。

「南宮王,事出有因。

先是蠱尊動手在先,加之南境王毀其愛寵在後。

白先生怒火攻心,也是情有可原。

請南宮王手下留情。」

聽聞此話,一旁的薛五爺,也將目光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只是,這謝千山說的也是事實。

對視一眼之後,他便不再言語。

轉而薛五爺便看向了南宮經略以及被他提着的白面郎。

而此時的南宮經略靜靜的思索了一會,而後才開口說道。

「留他一命,自然也不是不行。」

謝千山頓時眼前一亮。

「南宮王,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就是。

只要我們謝家有的,定會全力滿足。」

南宮經略認真的說道。

「只要這千蛇郎君答應加入武盟。

成為武盟之人,我可以留他一命。」

若說之前他還有心垂涎白雲洞窟的秘密。

但與白面郎一戰之後,他便改變了這個想法。

他南宮經略一開始的打算,就是想通過自身的鷹勢,壓制對方的蛇勢。

從而快速拿下白面郎,避免薛五爺與其兩敗俱傷。

從而因影響他往後的無盡海計劃。

但從剛剛的交手之中,他驚喜的發現,此人潛力非凡,未來竟有成王之姿。

雖然此番白面郎的境界與戰力,只是日積月累的靈力突然爆發而已。

但假以時日,華國必定再添一尊王境強者。

一時間,南宮經略便暗生愛才之心。

故而最後,他也只是將白面郎擊傷了而已,並未下死手。

且那白雲洞窟,就算再神奇,也不可能培養出如此天資之人。

不然那白家早就成為華國第一世家了。

而當男宮經略提出這樣的要求之後。

白面郎頓時目光一亮。

沒有任何猶豫他便直接答應了下來。

「可以,此番過後,我便前往京城,正是加入武盟。」

畢竟他還背負着血海深仇。

而且自己愛寵,五彩煉獄蛇的仇還沒有找薛五爺算。

如今的他還不能折戟於此。

而且他之所以如此果決,還有另一層原因。

今日即便是南宮經略不對他下手。

一旁姓薛的也決定不會放過他。

而只要他答應加入武盟,便是多了一層保護傘。

此時,謝千山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感謝,海東王手下留情。

白先生,我們便先下去休息吧。」

打了一聲招呼之後。

他便帶着白面郎離開了南宮經略的戰船。

至於一旁的薛五爺,則是早已預料到了這個結果。

從南宮經略替他出手之際,他便明白對方的目的就不是為了斬殺白面郎。

而且經過他南宮經略的一頓操作。

不僅報保下了這白面郎,而且還讓對方答應加入武盟。

限制了他薛五爺的同時,也為他海東之王在武盟安插了一個未來強力的盟友。

這南宮經略不愧是海東梟雄。

手段與心胸可見一斑。 聞言,陳明點點頭,說道:「好吧,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這好像也不是一件好事吧?」

「呵呵,怎麼不是一件好事,只要沈川動手,到時候濤哥一定會反抗,到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內訌?」

陳明不知道用這個詞語形容到底對不對,皺眉說道:「可是,濤哥未必會和沈川鬧,要是他完全不反抗,這件事情怎麼辦?」

「哼,他不反抗,還有咱們,到時候,只要咱們準時趕到,濤哥就算不指出這件事情是沈川所為,咱們也能讓沈川承認,這件事情想要解決還是很容易。」

「好吧。不過,咱們怎麼知道沈川什麼時候動手?」

「快了,我聽說沈川最近缺錢,估計就在這兩天他就會動手了。」

「你盯着?」

「嗯,有情況,我給你打電話,不過,你最好不要一直在醫院,這樣,唐亞東才會有更多時間外出。」

「好,沒問題。」

……

孫龍將陳明送回到了家,院子裏,陳明拿着手機說道:「喂,亞東啊,我有急事,我已經先回家了。好好好,就這樣,先掛了。」

掛掉電話,陳明剛把手機放到包里,身後傳來金墨萱的聲音:「陳明老闆!」

陳明回頭看去,穿着一身米色連衣裙的金墨萱從外面走了進來,金墨萱沖着陳明一笑,說道:「陳明老闆,我來拿那些貧困學生的資料。」

「好。」

陳明點點頭,正要進屋拿資料,突的,門外傳來桂清靈的聲音:「陳明老闆,聽說你回來了,今天需要講課嗎?」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