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感覺身子發冷,一種無形的恐懼將她給包圍了,這麼久了居然連對面有人都不知道。

陳凡看著樂媛媛逐漸冷靜下來,靠著門框搖搖頭說道:「不知道……」

「你不是說有人要殺我嗎?為什……

《民間詭異筆記》第二百三十七章想讓我當誘餌? 「劍青前輩。」

「你也說了,我們都不是普通人。」

「既然不夜城是外人不知的禁地,那你可要告訴我們它怎麼成了禁地才行?」

「這萬一,哪天我們闖進可不夜城,會有很大麻煩的,還請劍青前輩不要吝嗇。」

禪德提起話題,卻因為劍青板著臉不願意說,讓禪德也不敢問,可心裡又是一大堆疑問。

雷凌神色古怪。

他看劍青那副有點緊張,刻意迴避回答這個問題時,他總覺得不夜城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就連站在劍青身邊的鐵墨,都一副濃眉緊皺,心不在焉的樣子。

「小友此話怎講?」

「這不夜城不在繁花市井,小友又怎麼會意外進入不夜城?」

劍青老奸巨猾。

從雷凌所說的話語中,似乎聽出雷凌要去什麼地方,很有可能途徑不夜城。

「實不相瞞。」

「劍青前輩可知道桃源山?」

「我們過段時間準備去那裡一趟,但我們聽說桃源山附近有有一座名叫『不夜城』的地方。」

「這不!」

「我們禪會長也就沒把您當作外人,多嘴打聽一下。」

雷凌微微一笑,談笑風生間,便讓對面劍青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桃源山?」

「難道你說的是小天山?」

不等劍青回答,鐵墨突然神色一怔,詫異的看向雷凌問道。

「小天山?」

「什麼意思?鐵墨兄弟,你我說的是一個地方嗎?」

雷凌皺眉。

他說桃源山,鐵墨卻弄出一個小天山,這讓他有些摸不著頭緒。

「小友不知。」

「小天山就是桃源山。」

「為什麼叫小天山,那是因為一千多年前,桃源山發生一件怪事。」

「至於什麼怪事,老夫到不知道詳情。不過怪事過了不久,本是四季如歌的桃源山,眨眼間變成可四季隆冬,甚至桃源峰,竟然變成可一座冰峰。」

「從此以後,外人稱呼那裡為小天山,與我天山一樣,霜雪不化……。」

劍青眉頭緊皺,到很有耐心向雷凌解釋這一切。

禪德聽的怔怔入神。

但雷凌,聽到桃源山冰峰可千年之久,差點讓他沒站起來。

茅十八說過,他師父為了不讓屍王害人,所以與屍王一同冰峰,但茅十八沒有說過多長時間了。

就算茅十八打娘胎里,拜師學藝,千年時間也不是幾十年就可可以相比的?

『茅十八活了上千年?』

『這怎麼回事?他難道故意在騙我?』

雷凌心裡很不平靜。

這個問題很嚴重,如果茅十八故意隱瞞,其中一定有見不得光的事情。

「劍青前輩,你說桃源山千年前變成可小天山,會不會是你記錯了時間?」

在禪德懵懂時,雷凌突然問向劍青,生怕劍青年紀大,將時間搞混了。

「呵呵……!」

被雷凌這麼一問,劍青突然笑了起來,手捋三寸鬍鬚搖了搖頭。

「雷凌,我都活了三百多歲了,那時候小天山就已經存在了。」

「我師父豈能跟你開這等玩笑?」

鐵墨不滿。

瞪大眼睛看著雷凌不忿道。

雷凌神情陰晴不定。

無意的一場閑聊,居然讓他發現了茅十八的秘密。

都他嗎活了上千年,還跟自己裝嫩?

他拿茅十八當兄弟,茅十八拿他當猴耍?

雷凌氣惱咬了咬牙。

這件事不算完,他必須要搞清楚才行。

禪德此時眉頭緊皺,雷凌問向劍青的這些話,聽的讓他好像意識到什麼事情,只是雷凌沒有說,他也不敢確定。

「小友,你去小天山敢什麼?」

「老夫記得沒錯,那裡有一道天然屏障,將小天山遮蓋,讓世人無法看見,已經自成一片禁地。」

「但要想進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小友是否有需要的東西,在小天山了?」

劍青看雷凌心不在焉,他開口有意試探雷凌。

「啊……沒什麼。」

「我有一位故友,曾去過桃源山,說那裡漫山桃花,如世外桃源,所以我想帶自己家眷去看看。」

雷凌略有些驚慌,隨後恢復了正常,憑空捏造一個敷衍的借口。

一旁的禪德聽聞,怪異的看了雷凌一眼,但他沒有說什麼。

「前輩,還是先說說這不夜城吧?」

「晚輩對那裡感到好奇,為什麼會成為禁地?那裡不是一座城池嗎?」

雷凌故意岔開話題,面露微笑問了起來。

「小友還真是不死心。」

「你知道它為什麼叫不夜城?」

劍青看拿雷凌沒轍,若不說出個所以然,雷凌是不會罷休的。

「不夜城?」

「難道這個城沒有黑夜?」

聽劍青這麼一問,雷凌但隨口一說。

「小友果真聰明。」

「沒錯!不夜城,就是因為他不分晝夜,只有白天。」

「而不夜城原名叫『酆都城』。」

劍青眉頭緊皺,神情變得十分嚴肅起來。

「酆都?」

「那不是九幽地府嗎?」

聽到酆都二字,禪德、青冥兩人可是震驚失色。

一個不夜城,竟然扯上可酆都城?

「沒錯!」

「老夫知道這些,也是從宗門內部前輩口中得知。」

「不夜城本前世就是酆都城。」

「聽聞,不夜城內部一直無人居住。可一旦到了晚上,那裡就成了有名的鬼城,裡面人來人往。」

「而且,老夫聽聞那裡存在『鬼市』,也有不少人慕名而來,想要去鬼市開開眼,但去的沒有一個人回來。」

「所以,那裡一直被視為禁地,就連我劍宗都有令,本宗弟子不可踏入不夜城半步。」

劍青越說越離譜。

弄得不夜城,好像成了鬼的天下。

有去無回?

聽著就讓人驚悚不安。

「那裡難道沒有活人嗎?」

「或是鎮守不夜城的強者?」

禪德神色凝重,看著劍青突然問了一句。

劍青雙目微眯,聽禪德詢問,他卻看著禪德許久沒有說話。

禪德內心有些發毛。

他之所以這麼問,完全是因為他曾經在投影里,看到了一位坐在城牆黑衣人。

正是此人的一番話,讓禪德對不夜城的嚮往,所以這才問向劍青,想要多了解一些。

「有沒有人,老夫不知道。」

「但老夫聽聞,不夜城有一頭鬼王,駐守。」

「有些事,聽聽就算了,但最好不要因為好奇,而白白賠上自己的性命。」

劍青收回目光,似乎他看出禪德內心所想,便有意再三提醒禪德一句。

「前輩說的沒錯。」

「晚輩實力低微,怎麼可能去送死?」

禪德尷尬的笑了,抱拳向劍青感謝道。

「這與修為無關?」

「好奇害死人,那種地方不是人能去的。」

劍青不在去看禪德一眼,一副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后看著雷凌問道:「小友若有閑暇,不如去我天山一坐?那裡風景,遠比小天山強多了?」

「去了不得凍死啊?」

「天山那種地方,高處不勝寒,我們普通人待不慣。」

青冥笑了。

劍青邀請雷凌去天山,那可是在自投羅網,他有意取笑劍青,打消劍青的如意算盤。

「呵呵……。」

劍青微微一笑,雙目微眯看著青冥,似乎帶有幾分不滿。

而他雷凌,卻一直看著站在劍青身後的鐵墨。

在劍青提到不夜城時,他劍道鐵墨神色古怪,似乎對他師父介紹不夜城感到不滿與不相符合的樣子。

正是這一點,雷凌覺得劍青可以把不夜城描畫成鬼城,極有可能在掩蓋什麼事情,而且還再三強調不能去。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若有所思選擇可沉默。

……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