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個厲害的小大夫,一眼就能看穿他。

「本王睡眠有些障礙,不知蘇小姐可有良藥?」他試探著問,他欠小姑娘的藥費估計越來越多。

那斷玉膏,一看就是千金難求,他還沒有想好給多少藥費合適。

。沈宥為尷尬地笑了兩聲,他倒是想有這麼好的女婿了,可是天底下有這麼掉餡餅的好事么?

「你是不是誤會了?人家空手來的,再說真要是給我拜年,他幹嘛不和棠兒一起?」

方瀾抬眸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上床躺着,沉默片刻道,「訂沈家的茶葉,這麼一份……

《粉墨》第140章私下做的事 「那陛下是在煩什麼?」

「沐清之下朝後給朕一本奏摺,稟明了袁春智的案子始末。他說去查了袁春智的府邸,發現了不少金銀財寶,都是他搜刮的民脂民膏,數量之大讓人瞠目結舌。」

「好在陛下把這個大貪官給揪了出來。」

「朕在想啊,這麼隨便查出一個,就貪得這麼厲害。那朕不知道的又有多少呢?外公輔政三年,其實也是難做,一有大動作,就很容易被扣上把控朝堂的帽子。」

小連子聽得雲里霧裏,二丈摸不著頭腦。

「算了,不和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懂!」

「奴才不懂這些,只知道陛下英明!」小連子嘿嘿地笑兩聲,只知道一臉崇敬地看着趙承晞。

「你這小子,看你表現這麼好,過段時間就是萬壽節了,朕帶你去看花燈會!」

「花燈會?」小連子恍然大悟,「陛下,孟丞相不是不讓您出宮嗎?」

「朕可沒答應,宮外還有好多地方朕還沒去呢!」趙承晞不以為然。

「不過陛下,奴才聽說民間的花燈會可熱鬧,可漂亮了!」小連子其實也心動了。

「是吧,朕也聽說呢……」趙承晞也兩眼滿是憧憬。

「五妹妹,待會兒的宴會上你可要好好表現,可不要丟了咱們北周國的臉。」呼延覺倚在馬車裏,打量著身旁的嬌俏女子。

「三哥,放心吧,就憑我的美貌,到時候肯定讓東陵國的小皇帝一看到我,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呼延清舞杏目朱唇,肌膚勝雪,媚眼如春,說起話來柔柔軟軟的,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眸像蒙了層水霧似的,果然是個人間尤物。

「五妹妹,這個小皇帝雖然長得矮小瘦弱些,但是容貌還是一等一的,也不算辱沒了你北周國第一美人的稱號。」

「三哥先我們抵達京陵城,想必是見過那皇帝了?」

呼延覺只笑不答,自顧自道:「最重要的是他現在尚未納妃,五妹妹你要是能得他青眼,三哥不求你當個皇后,只願你做個寵妃,本王和父皇也就安心了。」

「三哥,我知道了。你和父皇不就是想我吹吹枕邊風,離間東陵國皇帝和那個秦崇州么……」

「五妹妹,話可不能亂說,要是被有心的人聽去當真了可不好了……」呼延覺星目稍眯,危險的氣息不覺讓呼延清舞打了個寒戰。

她這個三哥可不是好惹的,雖然面上一直都掛着笑,可是兄弟姐妹里最心思深沉的就是他了。呼延清舞趕緊識趣地笑笑,嬌嗔道:「哎呀,三哥,妹妹知道錯了,再也不亂說。」

「記住便好。」

趙承晞端坐在高位,目視着呼延覺和幾位來使緩步走至殿前。

「小王北周國呼延覺參見陛下。」呼延覺微低頭給趙承晞施了個拱手禮。

「三王爺免禮。」趙承晞暗暗打量著這個北周國的三王爺,這個三王爺倒是生了副好皮囊,這肌膚比姑娘家還白嫩幾分,那眉眼生的更是不俗,聽說這呼延覺母妃是北周寵冠六宮的寵妃,今日從呼延覺身上便可對這寵妃的風姿窺得一二。

「陛下,小王奉父皇之命前來,願與東陵國握手言和,為表示我國的誠意,小王為陛下準備了三樣禮物。」

「哦?不知是什麼禮物?」趙承晞的好奇心被吊起來了。

「回稟陛下,這一個禮物嘛,想必陛下已經收到了,便是兩國邊境的五座城池,如今已屬東陵國管轄。」

趙承晞冷哼一聲,這北周國真是不要臉,自己技不如人輸給我們的,現在到他嘴裏反倒成了禮物了。

呼延覺瞧出了趙承晞的不屑,心裏暗笑,這個東陵國陛下果真是太年輕,想什麼都寫在臉上了,看樣子沒什麼城府呢。

「陛下,這第二件禮物是父皇數年前尋得的一樣珍寶,為了表示對兩國友好關係的重視,忍痛割愛,命小王千里迢迢運來獻給陛下。」

「貴國陛下真是客氣,請三王爺回去后一定要轉告朕的謝意。」趙承晞嘴上言謝,心裏卻暗自腹誹:那個北周國皇帝有這麼好心么,朕倒要看看是什麼寶貝。

「小王遵命。」呼延覺便一擊掌,示意殿外的屬下可以進來了。

趙承晞好奇地望去,只見十個大漢分成兩列,把一個矇著紅布的東西抬上殿來。趙承晞見那些大漢沒走幾步就大汗淋漓的,一步一步走得緩慢又沉重,看來抬的東西真的不輕啊。

十個大漢數着一二三,動作統一地把擔子放下,碰的一聲落地,感覺整個大殿都抖了抖,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陛下,這便是父皇送給陛下的禮物。」呼延覺捉住紅綢,一揚手便扯了下來。

趙承晞定睛一看,頗有些傻眼,這是什麼玩意?不就是一把黑漆漆的巨劍嗎?

不僅是趙承晞,在場的大臣們也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顯然對這個禮物很是不滿。

呼延覺見狀,不動聲色地斂下眼底的笑意,正色道:「陛下,這便是父皇在數年前在我朝聖山腳下掘出來的巨劍,此劍通體黝黑,重達五百公斤,吹髮即斷,父皇深以為只有此劍才能配上神武英勇的陛下。」

趙承晞挑挑眉,這個小破王爺的話朕怎麼聽得像在罵朕呢?送來這麼個破銅爛鐵還吹得天花亂墜,簡直不要臉到極點。

雖然趙承晞在心裏把呼延覺罵得狗血淋頭,但是面上還是要保持着一國之主的風度的。

趙承晞清清嗓子,笑道:「那便謝謝貴國陛下了。先抬下去吧。」

沒想到呼延覺的下一句話讓趙承晞差點把桌上的杯子丟下去。

「陛下,您要不試試?」呼延覺一臉恭敬,彷彿自己的提議理所應當一般。

趙承晞強撐笑臉,找了個借口道:「朕前幾日感染風寒,如今痊癒了,身體還是有些虛,提不起力氣,試劍之事今日就作罷吧。」

「陛下神勇非凡,想必不用什麼力氣,只需稍稍抬手,便可揮舞起這把巨劍。」呼延覺說的一本正經,不認識趙承晞的人只怕聽了都要信了。 此刻的楊梟,卻是將狙擊槍拿了出來,而後在彈夾內裝入了三枚透明彈頭的子彈。

這是天外金屬,是一種全新的金屬元素,整個地球的分量就只夠造五枚子彈的,其中有三枚給了他,剩下的分成數份,留在地球做研究。

隨著修為的提升,楊梟也是察覺到,槍械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已然是失去了作用。

比如說現在,如果他開槍打自己,恐怕未必能打穿體表的皮膚。

在有準備的情況下,下品飛劍都無法將自己砍傷,更別說子彈了。

槍械,打的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畢竟沒有靈力波動,習慣了神識探測戰鬥的修仙者們,很容易捕捉不到靈力波動而吃大虧。

「若是將來有機會學習煉器術,我一定要研發一把靈力動力的狙擊槍!」

楊梟將光學狙擊鏡,瞄準了戰場,只有兩百米左右的距離,即便是高速移動,他也能準確的命中目標。

倒不是說楊梟的槍法有多強,而是這隻紫菱通天蟒的身軀太大了,就算是想不命中都做不到。

不過楊梟要做的,是命中紫菱通天蟒的眼睛,這就需要戰機!

這紫菱通天蟒也只是勉強進入道基境,甚至還不是完整的道基境,饒是如此,在這片被限制的空間下,仍舊戰力天花板。

「清徽劍訣,通天劍!」

劍來峰的王北河的確是劍術超絕,多次阻擊紫菱通天蟒的進攻。

可以說除了林海之外,最強戰力輸出。

令人沒想到的是,洛靈兒在這次圍殺中同樣大放異彩,甚至在戰力上,不輸王北河!

「清徽引雷訣!」

天空中,烏雲直接被撕裂,一道驚雷從天而降,將那紫菱通天蟒的鱗片,都是掀翻了數塊,血肉模糊!

「這洛靈兒從入宗門開始,就被稱之為天才,連靈根都是被嚴格保密,沒想到短短半年內,便能夠擁有此等戰力!」

「恐怕她已經被當成真正的接班人在培養了,沒想到這道一峰竟能夠同時出現兩位天驕!」

很多人在見識到洛靈兒的戰力后,才算是真正認識這位神秘的道一峰弟子。

有關洛靈兒的一切,都是被嚴格保密,甚至很多人動用凡間的勢力去查,查到些許眉頭時,卻被某些不具名的能量阻礙。

如果強行查下去,恐怕會有大危險。

是以,洛靈兒一直是眾多弟子心目中的夢中女神,甚至比禁制峰的楚月還要受歡迎。

所以先前見洛靈兒青睞於楊梟的時候,眾多弟子都是大跌眼鏡,頗有些痛心疾首的感覺。

「清徽劍宗的後輩弟子,已經強到這種程度了嗎?當初我在劍來峰的時候,你們都還未曾入門!你們以為清徽劍宗的道法,對我有用嗎?」

「天魔九變!」

那紫菱通天蟒竟然口吐人言,周身有黑色的霧氣翻滾,先前的傷口,卻是隨著濃霧的翻滾,逐漸復原!

「這紫菱通天蟒五十年前坑害掌門,導致掌門至今未歸,下落不明,若是力所能及,當誅殺此僚!」

道一子當即傳音下令,卻是動了殺心,若不是顧及大陣的壓制之力,他此刻已然是準備出手鎮壓。

在場的人當中,除了楊梟之外,其餘人都是提前知曉這紫菱通天蟒,是以在藏傳長老下令撤退的時候,沒有一個撤回。

反倒是楊梟,是一個意料之外的變數,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主動留下。

「清徽引雷訣!」

那紫菱通天蟒竟然施展出清徽劍宗的絕學,頓時,天空中雷霆大作,這一道法術,卻是比洛靈兒的強出數倍!

「轟!」

在紫菱通天蟒無差別的進攻下,禁制峰的楚月,符籙峰的張鶴山,以及雷崖峰的李華,直接被打的咳血。

而後,三人便毫不猶豫的捏碎了傳送令牌,瞬間消失在原地。

若是逞強留下,恐怕會身死道消!

此刻,紫菱通天蟒的周圍,只剩下了清徽劍宗靈息境最強的三人。

道一峰的林海與洛靈兒,以及劍來峰的王北河!

至於楊梟,早就被人忘記了。

「沒有符籙和禁制的遠程支援,我們不是對手!」

王北河也不得不承認,再打下去,三個人都要死!

「哼!你們會的法術,我都會,有我在,清徽劍宗的弟子,就休想進入水月洞天試煉,否則我見一個殺一個!」

唐三里對於五十年前,肉身被眾多清徽劍宗弟子摧毀的事情,耿耿於懷,他奉命卧底,本來都快要坑殺清徽劍宗的掌門了,卻在關鍵時刻出了意外。

導致他被困這水月洞天秘境內無法突破,不然憑藉他的天資,此刻恐怕已然有丹鼎之資!

「咻!」

就在這時,一道破空聲響起,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是以沒有引發眾人的警覺。

而後,正準備放棄的三人,卻是瞬間出手攻擊,直接施展了最強招數,想要一擊致命!

因為此刻的紫菱通天蟒的左眼,掀起了一捧血霧,它的左眼竟然被什麼東西打爆了!

「是楊梟!是他那個燒火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