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女兒,真是又美又乖,怎麼能不疼她入骨?

吃完豐富的午餐,母女倆下午趕回大李子村。

雖然捐糧事件已有官方定論,但管不住人嘴和人心,私底下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傳到大李子村,導致李星星剛到家就面臨村裡人的詢問。

一個個的,對這件事感到相當好奇,全聚集老李家蹭火盆取暖。

你一言我一語,問得她頭禿。

如果變成禿頭少女,那就不美了。 第945章

宋三喜怔住了,真的。

驚訝的看著蘇有容。

她的臉色冷冰冰,眼裡一點猶豫也沒有。

「有容,你這,是認真的?」

「你看我,像開玩笑嗎?」

「不是,你這太突然了」

不等他說完,蘇有容已道:「並不突然,我已經決定好了。」

「你不是說,等賺夠了十億,我想離婚都行嗎?」

「現在,我不需要那麼多錢了,我想通了很多。」

「地產、影視,給我就可以了,反正也是我的名字。剩下的,葯業、你的農業生態公司,都歸你,而且也是你的名下產業。」

「別墅,在我名下,你可以住你的,我不干涉。」

「對外,我們還是夫妻,但,婚姻關係,已解除。你懂嗎?」

「你簽了協議,明天上午,我們去民政局,把手續辦了就好。」

宋三喜淡笑,「離婚不離房啊!」

「隨便你怎麼講吧!」

「看來,你知道我做生態農業的事情了?哦,或許是因為這件事,沒有和你商量,你很生氣,一直與我冷戰。當時,大姐也在,你不想鬧出來,怕影響到她懷孕?」

蘇有容淡冷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吧!宋三喜,謝謝你的補償,這一切已經夠了。我也不用羈絆你,不能阻止你追求你的幸福。」

「瞧瞧,你這說的都是什麼話呀!」宋三喜搖搖頭,把最後的菜蓋子揭開。

滿桌子的精緻菜肴,醉人的香氣。

再配上香濃的熱藍莓汁,從保暖瓶里倒出來的。

蘇有容,都感覺很餓了。

但,宋三喜不簽字,她是不會動手的。

「有容,其實我覺得現在,已經挺幸福的。

孩子們,聽話懂事,有個好的學校。我們的事業,做的很不錯,只會越來越好。最多,是我有這個病,你沒法忍受,可我自己能忍受啊」

蘇有容擺擺手,「說什麼都沒有用了,我想的很透徹了。就這樣吧,簽字吧,明天辦手續。」

「對不起,明天上午,我沒有時間。我要去辦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所以,不能去辦手續。等我辦好了,再簽字吧!」

說完,他把文件收起來,放進自己的包里。

蘇有容盯著他,如同審視,冷淡道:「什麼驚天動地?別說的這麼離譜。」

宋三喜把餐具拿出來,放到她面前,擺好。

「來,動手吧,一邊吃,一邊說。今天的食材,都是從省城帶回來的,和韓老進山打獵得到的,非常純正。」

說罷,他自己動起手來了。

優雅的,用刀叉切了起來。

蘇有容也架不住那美味兒,只能動起手來。

說真的,確實太好吃了。

但她的心裡,卻隱藏著深層的悲傷。

只是,她不想說了。

說了,也沒什麼用。

宋三喜一邊吃,一邊慢慢的把生態農業用地的事情講了出來。

蘇有容滿心驚震。

完全想不到,宋三喜會有這樣的布局。

一旦成功,那意味著多少錢的收益啊?

以億為單位?

不過,蘇有容冷淡道:「你現在說的這麼熱鬧,自信十足。萬一,拿不到手呢?就你養的那些雞,哦,還在弄場地呢,雞都沒有,能有什麼賺頭?」

宋三喜淡道:「這不用慌」

「不是慌!顧東前天說過,市辦公大樓和體育館,將用到他的北部新城一大半的土地。這是王文洪市總說的,不會有假吧?」現在玉商璽也將梵傾天她們包圍住,遲早自己也是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就算卡斯王否認也沒有用。

那還不如現在和梵傾天等人共存亡,和玉商璽決一死拼。

卡斯王的話確定了卡斯的身份,…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七百四十九章、比你野心尤過不及 我原本以為莫蓓穎已經輸的徹徹底底,應該會和盤托出,接下來就是直入正題。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卻令我始料未及。

莫蓓穎黯然的神情在我的問詢中,忽地閃爍過一道光,就在我警惕得到剎那,她竟忽然一把將我按在車廂壁上,整個人就這麼吻了上來。

「嗚嗚嗚……你幹嘛?你放開我——」我想要推開她,然而這洗手間空間狹小,動作太大恐怕引來外面的注意,既不敢大聲呼喊也不能用力過大。

這一刻,我陷入了進退維谷之地。

而莫蓓穎似乎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的狀態,紅潤的雙唇吻住了我的嘴巴,我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腦子一片空白。

驟然被莫蓓穎堵住嘴巴,感受到她那柔軟的香舌,我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自己叫什麼,那種香甜的美妙也讓我徹底的淪陷,那種酥麻的感覺讓我為之着迷。

「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當我腦子重新開始思考的時候,第一個念頭便是莫蓓穎一定是個瘋子,她的舉止如此反常,令我難以用正常人思維對待她。

在她的帶動下,我的另一隻手也不自覺的放在了莫蓓穎的腰間,下面是一條裙子,手指順着裙下滑,落在了她的腿上,那是比漢白玉還要光滑的腿,確實擁有無與倫比的吸引力。

莫蓓穎的呼吸更加的急促,她的身體甚至開始顫抖,「吻我……」莫蓓穎急促的呼喚道。

我漸漸冷靜下來,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到底還要整什麼么蛾子,可能她現在的所在所為,也不過是她的表演而已。

因為不甘心失敗,而故伎重施。

「可真是夠下血本的。」我心底冷哼一聲,決定繼續配合她把戲演下去,於是說道:「好的呀,姐姐!」

「那姐姐讓你更舒服一點……」莫蓓穎說着嘴巴離開了我的嘴唇,看着我的雙眸,她的眸子也是一片泛濫。

看着莫蓓穎那張美艷的臉龐,這一刻的我甚至希望這輛列車永遠也不要停下。

「咚咚咚……」就在我幻想着列車不要停下之際,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瞬間將陷入迷離中的兩人拉回了現實。

「列車即將到站,裏面的人快點出來!」讓人討厭的聲音更是在這個時候響起。

這一刻的我甚至有一種直接將鐵門砸碎,然後將外面那人大卸八塊的衝動。莫蓓穎的表演也被這個聲音給瞬間制止,很是幽怨的看了我一眼。

我表現出同樣的一臉委屈,「姐姐,你說這他嘛叫什麼事?這世上那有這麼巧的事!」

「裏面的人聽到沒有?馬上出來,再不出來,我要開門了?」外面再一次傳來了列車員不耐煩的聲音。

「好了,馬上,馬上……」儘管心裏很是不爽,但我還是扯著嗓子吼道,沒辦法,人家都要開鎖了,自己等人再不回應,萬一真的打開門,那可就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

莫蓓穎也是滿臉遺憾,理了理自己凌亂的衣裳,一邊幽怨地說道:「沒關係,乖,你記住姐的電話,到了西安,隨時給姐打電話,到時候姐一定好好的補償你…

…」說完之後,還在我的嘴唇輕輕一吻,然後大大方方的拉開洗手間的門,在列車員驚詫的目光中昂首挺胸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而我也是狠狠的瞪了列車員一眼,也是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嘴唇上卻余留着莫蓓穎的香味。

「草,偷情偷得這麼光明正大,老子算是見識了!」看到我兩人竟然完全沒有羞恥之心,那名列車員很是小聲的咒罵了一句,可是這一句話卻正好被我聽到。

我很想轉過身子回罵列車員一句,不過看到車廂內眾人羨慕妒忌恨的目光,終究是忍住了這股衝動,我的臉皮終究沒有練到水火不侵的地步。

只是在路過莫蓓穎的時候,我朝着她投去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而莫蓓穎也是朝着我嬌媚的笑了笑,那勾魂的眸子更是撲閃撲閃。

這樣的一幕,看得不遠處的一個男生暗恨不已。

而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取下自己的包裹之後,卻總覺得哪裏不對勁,按理說就算列車到站,列車乘務員也最多是提醒一下洗手間的人快點出來,怎麼會威脅說要開門?除非他知道裏面有兩個人,根本不是在方便?

只是他怎麼知道的?

想到這裏,我目光轉動,卻正好迎來了一道滿含嘲笑的眼神,看到那名對我不怎麼友好的男子臉上的得意之色,我心中大定。

「狗日的,絕對是你這個混蛋妒忌生恨,悄悄通知了列車乘務員,別讓老子在沒人的地方看到你,否則看老子怎麼收拾你!」我心裏咒罵道。

這個時候,列車的廣播響起了到站的聲音,而奔騰的火車也緩緩停了下來,車廂的人一個個擰著自己的行禮一起下了火車,我自然也是追隨着莫蓓穎一起走出了車站,正想說讓我送送你的,誰料到在車上攪了自己好事的男生已經走了過來。

「這位美女,一會兒我兄弟馬上要來接我了,不如讓我順路送你一程吧!」在知道莫蓓穎很好勾搭之後,這名男生已經鼓起了勇氣,在他看來,不管是長相,還是穿着打扮,自己都比我強上太多,沒有道理這傢伙能夠勾搭上,自己沒辦法勾搭上。

「不用了,接我的人來了!」冷冷的朝着男子道了一聲,莫蓓穎已經一指一輛停在不遠處的黑色奧迪a6說道,然後又轉過頭來對我說道:「記得給我電話噢……」

說完之後,莫蓓穎朝着我拋了個媚眼,擰起自己的行李箱就朝那輛黑色的奧迪走去,而那輛奧迪車的司機早已經下車滿臉恭敬的上前幫助莫蓓穎將行李箱放在了後備箱,又為莫蓓穎拉開了車門,等到莫蓓穎上車之後,這才跑回駕駛座。

奧迪車緩緩啟動,而後座的車窗也降了下來,再一次露出了莫蓓穎那張美艷的臉龐,朝着我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然後又朝着我做了個飛吻,這才升起了車窗。

看着逐漸遠去的奧迪車,我的心裏卻五味雜陳,「如果這個莫蓓穎真的是來接頭的,那她為什麼一直沒有亮明身份,但我剛剛表明自己身份的時候她的表現明明是知情的,卻為何避而不談,她到底用意何在?難道是因為火車上不方便?」

就在

我陷入沉思的時候,突然一個討厭的聲音出來,「呵呵,你小子不會是以為人家真的看上你了吧?看人家那排場,不是女老總就是女領導,這樣的人怎會看上你?你不過是人家的玩具而已……」

原來是剛才那名完全被忽視的男子,他看着遠去的車子,朝着我譏諷的道了一句。

「兄弟,要怪就怪你太沒內涵,就你這素質也難怪人家看不上你!」我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你說啥,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敢說我沒有素質!」

「我說的就是你!」早已經憋住一肚子火的我忍無可忍,直接一拳砸了出去,就這麼砸在他的鼻子上,當場將他的鼻血給砸得出來,摔倒在地。

「你敢打我?你可知道我大哥是誰?」男子捂著鼻子,一臉不可思議的站了起來。

「我管你他大哥是誰,老子打的就是你!」很不解氣的我又是一腳踹出,踹在了他的肚子上,直接將他踹翻在地。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我告訴你,你死定了!」男子惱羞成怒道,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不過礙於我的威勢,卻不敢上前。

我根本懶得再看他,「在外面混,就得知道規矩!」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