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難得我有時間陪你就別去想那件事情了,天色也不早了,明天我還要去修煉的,我們還是早點休息吧,呵呵.”

洛凡見路曉語反而越來越傷心了,趕緊轉移了話題,直接就這麼光着身子把伊人抱了起來走向了牀邊,洛凡是因爲拒絕了伊人心中越發的覺着有愧,想好好的補償一下對方,而路曉語則是想到了相聚的時間寶貴,不斷的索取,這一夜小別勝新婚的兩個人徹底瘋狂了……

“嗯,怎麼會這樣?難道五倍的靈魂強度就是自己現階段的最高強度了?”

第二天洛凡早早的便又返回了崖壁修煉了起來,可是剛一開始吸收雲霧中的靈魂之力,洛凡就發現了問題,原來洛凡在發現了這個靈魂之力的寶藏後,本來是打算直接把他的靈魂強度提高到最高十倍的,可是當他的靈魂強度在達到五倍後,魂刃在吸收雲霧中的靈魂之力時就不在增長魂力強度上限了,而只是把吸收來的靈魂之力全補充到了空餘的魂海之中。

因爲現在的魂刃還在吸收着靈魂之力,而他又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雖然心中有了懷疑,但是洛凡並沒有停下來,依舊一邊冥想一邊使用魂刃吸收的靈魂之力加緊修煉了起來。

“查清楚了?”

十幾天後正如洛凡所預料的一樣,就在他的靈魂之力剛剛完全恢復之時,被派出去打探消息的暗回來了。

“是的主人,董家在混亂之城一共有大小產業二十四處,其中四處大型產業裏各有一名王級強者駐守,而楊家這些日子並沒有任何反常的舉動,顯得很是平淡,還有就是董家的大小姐董香飛已以在昨天返回了混亂之城,由於主人不允許屬下進入董府探查,所以具體的情況不明.”

暗雖然很想潛入董家去打探更加隱祕的消息,但是洛凡早在放他出去時就叮囑過了絕對不允許進入董府的範圍,所以就算剛剛學會化影術信心暴漲也只有忍住了,他可不敢違背洛凡這個主人的命令,恭敬的回答道.

“董香飛回到董家了?!看來董家和楊家的關係應該在楊天雄重新掌權後出現了變化了,這個楊天雄怎麼這麼差勁呀,就不能多拖一段時間嗎?!我勒了個去!這不是明擺着要逼董家動手嘛!”

洛凡在得到暗的這一消息後,心裏馬上就想到了現在的大陸局勢,董家和戰龍域暗地裏的聯合對他來說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楊家的這一變卦,很可能會直接把董家給惹急了成爲大陸戰起的***,楊家滅不滅他到是不怎麼在意,他在意的是一旦開戰,那戰龍域勢必會在第一時間跳出來支持董家,那中心域的孤獨世家還能坐得住?必然就會馬上給紫耀的百里世家施壓,那不就要影響到自己和素心的五年之約了嗎?!

洛凡暗罵了一句後,緊接着便又對暗吩咐道:“嗯,你先下去休息吧,順便把董家各產業的位置通知一下暗夜的其他成員,晚上到這裏來集合,我有事要吩咐你們去做.”

“娘,我回來了.”

打發走了暗之後洛凡在嘗試了壓縮了一滴魂精之後,果然雲霧中的魂刃又可以吸收靈魂之力了,這下就證明了不是魂刃的問題,而是他真得達到現階段的靈魂強度上限了,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洛凡還是沒能忍住來和孃親告別了.

“怎麼,你要離開了?”

正所謂知子莫若母,方影一看到洛凡那嚴肅的樣子,馬上就想到了什麼.

“是的,我這次就是來向娘辭行的,娘和曉語的仇也應該去收點利息了,請您放心,我會注意自己的安全的,曉語和外公那裏等我離開以後您再告訴他們吧!”

“凡兒,本來娘不應該多嘴勸你,可是你也知道董家那是有可能存在尊級強者的,現在就去招惹董家是不是太急切了呀?!”

“娘,不急不行呀,一來我無法在短時間內突破王級的事情您也知道,現在已經恢復到巔峯的我在這裏再修煉下去也是浪費時間,二來我得到了消息,董家很可能近期就要對楊家動手了,關於大陸的形勢我之前也和您說過,一旦大陸戰起,那麼各大勢力將會再也無所顧忌,到時肯定會把各自範圍內來次大清洗的,那樣我們影族要是在想發展起來可就更加艱難了,所以這個險我必須要去冒一下.”

洛凡當然知道董家的底牌就是他還惹不起尊級的強者,但是他又沒自大的想把董家給滅族,只是想要把水給搞混拖延一下董家的腳步而已,堅持的說道.

“唉,我就知道勸不了你,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娘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娘這裏你也看到了放心的去吧!呵呵.”

方影怎麼說也是王級的強者,早在洛凡選擇接受傳承時,她就料到了兒子以後將要走的路了,所以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生死離別的痛苦,爲了讓洛凡放心笑着回答道.

看着孃親那強作的笑容,洛凡沒有說話只是恭敬的磕了個頭後便起身離開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兩天後的深夜混亂之城的董家府邸,董家族長董天宇在聽到警報後第一時間就出現在了族中議事大廳中,面對着屋中的各大長老管事皺眉詢問道.

“族長大人,是這樣的,剛纔魂令堂中的王級族人魂令突然有一枚變色了,屬下本來是想去派人通知您的,可是緊接着幾乎在同一時間又有三枚給變成了白色,屬下知道事關重大這才發動了族中警報.”

一個長老急忙站出來回答道.

“什麼?!四枚!都哪四人的?”

本來還因爲聽到警報有些怒氣的董天宇在聽到家族一下子失去了四名王級強者後,馬上便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激動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是城內駐守天香樓的董華管事,駐守商行的董非管事,駐守。。。。。。”

看守魂令的長老馬上一個一個的介紹了起來.

同一時間剛剛潛入到董府中的洛凡看着不斷從屋舍中竄出來的董家族人,嘴角一翹,更小心的收斂起了自己的氣息,在靠近內院的地方觀察了起來.

董家四處產業的受襲自然都是洛凡吩咐暗夜親衛去辦的,害母之仇奪妻之恨他又怎麼能這麼輕易的算了呢!其實不僅是這四處有王級強者駐守的大型產業,就連那二十處中小型的董家產業也在洛凡的計劃之中,所以他給暗夜親衛下的命令就是血洗董家所有的產業雞犬不留!!

洛凡的性格就是不動則已,動就要來個狠的,現在他就是要看看董家是不是真得存在尊級強者,按照洛凡的想法,如果董家在突然損失四名王級強者後選擇固守不出,那就說明底氣不足在出現強大未知的敵人時首先想到的是自保,可要是選擇高手盡出根本不擔心府邸的安全,那也就可以證明這裏絕對有其放心離開的底牌,尊級強者的存在也就不言而喻了.

片劑之後,洛凡就感覺到董府內院中突然爆發出了數道王級強者的氣息,緊接着這幾道氣息就毫不掩飾的向董府之外快速的移動了起來.

“我勒了個去!看來董家還真的有尊級強者的存在呀,既然事不可爲,那……”


洛凡在確定了董家有恃無恐之後,剛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突然藉着府中的燈火看到內院中一座閣樓中閃過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董香飛!

這個人身影的主人洛凡可謂是恨之入骨了,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他馬上就認了出來,此人正是在楊家欺騙了所有人最後反噬孃親的丫鬟小如,現在的董家大小姐!!

看到這個生活在他身邊十多年的毒蛇,洛凡眼中寒光一閃,當下就放棄了離開的打算,向着那座閣樓悄悄的潛了過去. 另一方面董家一衆強者在族長董天宇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距離董府最近的董氏商行。

“咦,這不是城主大人嗎?這麼興師動衆的來這裏做什麼呢?”

“少說兩句吧,沒看到同來的光王級強者都有好幾個嘛,看那臉色也不是好事,還是趕緊離遠點吧,省得一會要是出現什麼狀況殃及池魚可就慘了!”

“對,對,對,好奇害死人的,我們還是躲遠點爲妙!”

由於混亂之城可以說是一座不夜城,現在雖然是晚上了但街道上還是人來人往的,在看到董家那橫衝直撞的衆人停在了已經打烊的董氏商行前時,紛紛的議論了起來.

“圍起來!你們兩個進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董天宇聞着空氣中那淡淡的血腥之氣,也沒有理會路上的行人,對身邊的兩個王級強者打了個眼色後,直接下令道.

董天宇身爲族長這種前面開道的事情自然不會親自去做了,一來是身份使然,二來簡單點說就是惜命,能當上族長有哪個會是傻子呢,對方不管是什麼人,能把族中的王級管事毫無聲息的滅殺在商行之中,那要麼是精於刺殺的王級刺客,要麼就是實力高絕的強者,不論是哪種情況,在沒有確認對方的真正目地前,他纔不會第一個衝進去呢!

“轟!”

兩個王級強者也不笨,來到門前就爆發出了王級氣場,直接就停在原地轟開了商行那緊閉的屋門,待看到屋中空無一人之後,這纔對視一眼同時衝了進去.

董天宇見兩人進去了,這才小心戒備的率人跟着走了進去,開始他還以爲這是針對家族王級強者有目地的刺殺,但是剛他看到商行內部無論男女老少,全部一擊必命,尤其是商行主管董非那死不瞑目的慘狀之後,他知道這不是簡單的刺殺,而是有人在對董家進行血腥的報復!

瞬間他就想到了那另外三個出事的地方,很明顯四人同時出事肯定是同一夥人所爲,要是另外三處的情況也和這裏一樣的話,難免會被有心人發現,這要是傳出去那董家可就出名了,馬上便又從商行中衝了出來,紅着眼睛對着遠遠觀看的路人們鼓動星力暴喝道:“今夜董家辦事,全城宵禁!無關人員如果膽敢逗留者,殺無赦!!”

董天宇身爲王級高階強者,這一聲毫無顧忌的暴喝差不多半個混亂之城都聽到了那殺氣十足的聲音,當下混亂之城就如其名字一樣亂了起來,凡是聽到警告聲的人馬上就慌亂的四下奔逃起來.

“留下兩人把這裏趕緊處理一下,把族人的屍體隱祕的送回族中,其他人跟我來!”

看到面前片刻間就空蕩起來的街道,董天宇這才低聲吩咐了一句,帶人向着另一處出事的產業衝去.

“隊長,董家的人看來已經出動了,我們真的要聽從主人的吩咐離開這裏嗎?”

一個完成任務回到集合地點的暗夜成員,再聽到了董天宇的喊話之後,對着暗傳音道.

“別廢話!難道你忘記主人的的命令了嗎?!只要發現董家的人出動,那就要在第一時間撤回谷中,明白了嗎?”

暗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他現在比誰都擔心洛凡的安全,因爲他比其他人知道的更多,那就是洛凡和他說過,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那就說明董家真得會存在尊級的恐怖強者,暗夜必須要撤離,一來減小對方追擊的目標方便洛凡從董府離開,二來避免尊級強者出手只要堵住一個,就會讓他們影族的身份暴露,所以他一定要穩住大家遵守洛凡的命令.

與此同時董家的內院閣樓中.

“什麼?全城宵禁?!究竟出了什麼事情才能讓父親如此的暴怒呢?!”


剛剛得到守衛通知回到屋中坐下的董香飛馬上就吃驚的站了起來。

“董大小姐你很想知道嗎?那本公子可以告訴你!”

突然站起來的董香飛就感覺到脖子間一涼,緊接着一道聲音就從她的腦中響了起來。

“啊!這聲音…公子?!原來是你!我早就懷疑你沒有死了,現在看來果然沒有猜錯!”

就像洛凡永遠也忘記不了丫鬟小如的聲音一樣,董大小姐在聽到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後,瞬間就想到了洛凡的身份.

“你是一個聰明人,廢話我就不多說了,現在我想要知道當時你是怎麼暗害我孃的,如果你痛快的說出來,我也許會看在以前的情份上讓你死的舒服一點,你自己選擇吧!”

“呵呵,既然無論我回不回答都要死,那本小姐爲什麼還要回答你呢?!本來本小姐自認爲比隱藏僞裝應該不輸於任何人,可是再見到你現在的變化後,也不得不說聲佩服!我在怎麼說也是一介女流,死前可以拉着你這樣的天才陪葬,還有什麼可遺憾的呢?!哈哈……”

董香飛說到最後突然的就開口大笑了起來。

“想叫人過來救你嗎?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早在進屋時我就已經。。。不好!你個賤人,去死吧!”

洛凡身在董家內院重地中怎麼會沒有一點的防備呢,從他一進屋時就已經暗暗的發動了靈魂隔音結界,可是還沒等他說出來,就發現董香飛身上升起了一種深紅的煙霧,緊接着就聞到了一種很特別的氣味,靈魂隔音是一種很隱晦的星力共振的應用而已,能隔絕聲音不假,可是隔絕不了視線和氣味呀!

當下就大罵一句,手中隕刀一劃直接割斷了她的脖子,哪裏還顧得隱藏實力星力瞬間就爆發出來,閃身從屋子的後窗竄了出去!

照洛凡的意思是想好好的“招呼”一下這個以前的小如丫鬟的,畢竟她對孃親的傷害不僅僅是肉體上的,更重要是她欺騙了孃親的感情,把孃親的心都傷透了,對於這種雙重傷害孃親的人,洛凡怎麼會輕易的放過她呢,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女人竟然會如此的瘋狂,想都不想直接就選擇了這種同歸於盡的做法.

“轟!”

“大膽!賊子哪裏逃!”

就在洛凡身體剛剛竄出後窗的同時,一道恐怖的氣息就出現在了董香飛的房間之外,伴隨着暴怒的大喝之聲,轟的一下就把緊閉的屋門給震碎了!

“這!!我勒了個去!這難道就是尊級強者的領域?!太變態了!”

洛凡剛剛落到地面上,馬上就給定在了原地,這種感覺和王級強者的氣場完全不同,王級強者的氣場只是一種星力共振,讓處在範圍之內的人產生一種明顯的重壓感覺難以行動,而洛凡現在的情況卻是絲毫感覺不到一丁點的壓力,星力也沒有任何的影響,但卻就是無法再移動分毫!就好像被下了一種無法言語的定身法一樣。

“咦!怎麼只是一個小小的星將級?”

瞬間洛凡的身前就出現了一道身影,這是一個身穿普通灰色粗布麻衣的老者,一臉的褶皺,深邃的眼眸讓洛凡對視一眼就有一種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感覺,本來全白的頭髮卻從根部變黑了,最讓人吃驚的是現在這個老者的雙腳居然根本就沒有沾地,整個人就這樣在離地半米高的地方虛空漂浮着。

“尊級強者!!”

尊級強者是星神大陸已知的最巔峯強者,無敵的存在,洛凡因爲影殺的記憶雖然並不像普通人那樣一無所知,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當真正見到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他在看到對方就這麼詭異的虛空而立後,還是沒能忍住內心的震撼失聲叫了出來.

“沒想到你這個藏頭露尾小賊居然還有這樣的見識,不過也好,那就省得我多費脣舌了,識相的趕緊把你的來意和目地說出來,不然本尊不介意親自動手,哼!”

老者直接就把洛凡那可憐的星將級實力給無視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蔑視道.

“親自動手?呵呵,沒看錯的話你突破也不過三兩個月而已,你捨得就爲了我這個小小的星將級實力者,使用那代價頗大的靈魂讀取之術嗎?!或許你這半吊子尊級根本就不會這種祕術也說說不定,你嚇唬誰呀!”

洛凡現在基本已經和影殺的強者性格融合了,再看到老者那不屑的蔑視目光時,當下就從最初的震驚中恢復了過來,心中怒氣頓升,眼中殺氣毫不掩飾的就爆發了出來,這時的他哪還有一點星將級面對尊級強者的樣子,分明就是以一種平等的姿態再諷刺着對方.

“你到底是誰?!”

老者聽到洛凡那信心十足的話語,猛然心中就是一驚,要知道靈魂讀取這種只有尊級強者纔可以使用的靈魂祕術,他還真的不會使用,只是聽說過而已,老者沒有想到面前這個深陷自己領域之內的黑色面具小子居然能如此的清楚,當即明白洛凡地來歷肯定不簡單,再也沒有開始時的漫不經心之態了,當下就臉色大變!失聲問道。 洛凡猜的沒錯,大陸上只有四大超級世家才允許有尊級強者的存在,只要是有人突破了尊級一旦發現,就只有兩種選擇,要不是就是加入他們成爲屬下,斷絕與原家族的一切,要不就是直接抹殺!對方突破後雖然僥倖躲過了那些超級勢力的探查,但是他哪來的尊級強者祕術,所以老者最多也就是個半吊子尊級而已.

可就是半吊子尊級已經可以使用領域的董家老者也不是他可以對付的了,洛凡雖然嘴上說的輕鬆,但是心裏現在卻是焦急起來,現在他身處對方領域之中根本就沒有逃跑的可能,怎麼辦?!

靈魂攻擊?洛凡能想到的也只有這最後的底牌了,可是擁有影殺這個老牌尊級強者記憶的洛凡十分清楚,尊級強者那可是已經可以使用靈魂祕術的存在了,其靈魂的堅固程度完全和王級強者不是一個檔次的,對於魂刃的偷襲他可是根本就沒有一點的把握!但是又不能這樣的坐以待斃,所以就在老者吃驚的瞬間,洛凡出手了!

魂刃出,攻擊!!

再擊!

三擊!

洛凡爲了取得最大的效果,直接就對着老者的腦袋連續的發動了三次靈魂攻擊!

達到五倍靈魂強度的洛凡現在總共的靈魂攻擊次數也就是六次而已,因爲並不清楚效果如何,所以洛凡還是給自己留下點翻身的本錢。

“這是?不好!這是靈魂攻擊!。。。”

老者剛剛問出話來就感覺到了魂海中的異常,由於尊級強者的領域本質就是用靈魂之力控制一定範圍內的空間,沒錯,就是控制,這比王級強者簡單的引起共振強大的太多了,魂海的突然受襲,老者雖然不像王級強者那樣痛苦的失神,但是還是無可避免的受到了影響,完美的掌控領域頓時就爲之一鬆,出現了破綻.

“好機會!水月身法,靈魂鏡像!”

洛凡在攻擊之後瞬間就感覺到身份爲之一鬆,哪肯放過這拼了一半的底牌換來的寶貴機會,一方面馬上就分出了只受靈魂控制的分身衝揮刀衝向了老者,而另一方面本體則向着旁邊爆發出了自己的最快速度閃了出去.


老者在判斷出是受到了靈魂攻擊時,要知道靈魂攻擊可是尊級強者獨有的手段,下意識的就是一慌,以爲附近還潛伏着同他一樣的尊級強者,領域的瞬間失效這要是被不知道藏在何處的強者攻擊,那可就要命了,所以大驚之下,一恢復過來本能的就竄向了視線開闊的高空。

殊不知老者這膽小的本能反應,卻正好把洛凡精心設計的分身惑敵逃跑之計給無形之中給破除了,不過這也難怪了,畢竟洛凡又沒有和會飛的尊級強者交手過,哪裏能想到老者會飛起來呀!所以洛凡那用來迷惑對方的分身再也起不到一點的作用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