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天涯和姜天芳大急,可是,澹臺紅妝依舊頭也不回的返回了樓上。

「兩位,這邊請!」

流流嘆息了一聲。

姜天涯和姜天芳兩人臉色慘白不已,跟着流流走到門口,姜天涯看向流流:「流流,你能不能幫我們勸一勸大嫂,畢竟,這是關乎思瑤和聰明的安危啊!」

「我儘力吧!」

流流點點頭,她道:「你們快離開吧,以免引起小姐的不快!」

送走了姜天涯和姜天芳后。

流流重新回到了三樓。

「小姐!」

流流看着坐在陽台處看書的澹臺紅妝,張了張嘴。

「怎麼?」澹臺紅妝放下書。

「小姐,我覺得,咱們還是派幾個高手,暗中保護思瑤小姐和聰明少爺吧!」流流張了張嘴,說道:「這樣,咱們也可以安心一點!」

「怎麼?你也怕他們受到傷害?」澹臺紅妝一笑。

「小姐,自從你宣佈離開姜家,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嚴氏集團那棟樓呢,都想從思瑤小姐手中奪走那棟樓,思瑤小 火之國的東北邊境處,戰況慘烈。

某片與湯之國交界處的雪林中,五六名僅存的木葉忍者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他們多數身上都帶着不同程度的傷,但卻依舊保持鎮靜,且戰且退著。

幾人的身後,是大片成群的雲忍,在緊追不捨。

轟。

轟隆。

穿梭在雪林樹枝之間的大批雲隱忍者群中,忽然接連爆發出兩道火光烈焰,毫無疑問,這是最常見的起爆符被引爆產生的效果。

巨響聲中,觸及起爆符陷阱的幾名雲忍,頃刻間便被炸的鮮血淋漓,隨即便跌落了下去。

旁邊,離得較近的雲忍們,看到同伴的慘象后,面上忍不住立時的多幾分凝重之色,同時追趕的步伐不由自主的放慢下來,追擊過程中也變得更加小心謹慎,生怕步了他們後塵。

發覺追擊的雲忍速度微微放緩后之,前方後撤的數名殘存木葉忍者,也隱約得以稍稍鬆了口氣。

「該死,沒想到木葉的這幫傢伙,竟然提前設置了這麼多的陷阱。」

雲忍的先頭部隊中,一名身軀壯碩,皮膚黝黑的男子,遙望了一眼前方稍稍拉開了些距離的敵人身影,忍不住啐罵着道。

作為先鋒隊長,自從突襲火之國東北邊境的行動開始后,他便隱隱感覺到有些奇怪。因為他們遭遇到的這些駐守邊境的木葉忍者小隊成員,在他們還沒有偷偷摸入火之國邊境的警戒範圍時,就已讓感知忍者給提前發現。

而雙方在短暫交手之後,他很快就察覺到,這群駐守邊境的木葉忍者,不但數量上超出了常規編製,就連實力好像也都要更強於普通的邊防忍者。

而這些還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火之國與湯之國交界處的這片雪林裏面,竟事先特意設置了海量機關起爆符等陷阱,這些陷阱的存在,極大的拖慢了他們的行動速度,這無法不讓人懷疑,他們雲隱突襲火之國,對木葉不宣而戰的作戰計劃,是否遭到了外泄。

難道高層謀划已久的戰略行動,實際上早就已被木葉所識破?

不,這不可能!

雲忍的先鋒隊長飛快的將這個荒誕的念頭擯棄,隨即在前行中,搜索附近陷阱的感知敏銳程度,陡然又提高了些許。

在開始次這襲擊火之國的作戰前,他可是知道雲隱村內部,暗中很早就開始了備戰與人員調動。

尤其是嚴密封鎖雲隱村並大肆清查間諜的行動,幾乎是有史以來,力度最大的一次。

光是他聽到的傳聞,其他各大村子潛伏的間諜,前後被清查出來的就有十幾人之多。所以在他心中,這樣嚴密的消息封鎖下,還能讓村子的作戰意圖被泄露出去,是基本上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沒錯,木葉只不過是因為草之國戰事,未雨綢繆的提高了警戒而已。

這名雲忍的先鋒隊長,此時下意識的這樣想着。

另一邊,前方被追擊的木葉忍者們,實際上也並沒有表面看到的那麼輕鬆。

邊境雪林中的海量陷阱,確實是他們提前佈置的,但這僅僅只能稍微延緩雲忍先鋒部隊入侵的速度而已,他們靠着熟知個個陷阱的位置,雖一時間得以令雲忍們無法追上,但這樣下去,終究不是什麼長遠之計。

畢竟用不了多久,這片陷阱區就會穿越過去,而這個邊境位置的雪林就算再大也存在着盡頭……

「麟角隊長,我們馬上就要穿過陷阱區域了。」

木葉忍者中,一名捂著受傷流血的手臂,吃力的保持着跟隨眾人前行速度的邊防忍者,此時看了眼前方,有些焦急的提醒道。

他是木葉眾人里倖存下來的唯一邊境駐軍,其所有的中忍部下,不久前便已全部戰死。

能一路上跟隨麟角幾人撤離到這裏,還是因為他自身有着上忍實力的緣故。並且在數天之前,突然被調派到邊境執行加固防禦和警戒任務的身邊這幾名暗部忍者,也在之前的撤離戰鬥中,儘力的掩護了他。

本來,麟角帶領一個班的暗部成員,幾天前突然到來東北邊境,這名邊防隊長初時還不以為意。

以為他們是受火影命令,借口來檢查他們邊防駐軍的執勤工作的,但後來在麟角的帶動下,又是設置了海量陷阱,又是加大了警戒範圍,這一系列舉動之後,他才漸漸明白過來,也許東北邊境真的要有戰事發生了。

果然,今天上午時分,自湯之國方向,突然之間便湧現了大批的雲隱忍者部隊,徑直入侵而來。

他們先是立即向木葉傳去了緊急情報,隨後才且戰且退的後撤至此。

麟角今天的着裝不是暗部裝扮,連同他身旁的暗部班成員三人,全都一齊頭戴木葉護額,身穿戰術馬甲,以這種最常見的木葉忍者戰鬥服裝,混在邊防忍者之中。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雲忍部隊的先鋒隊長,才對他們的戰力感到奇怪。

木葉邊防隊長的提示,麟角自然是早就有提前注意到,他先是看了眼此刻眾人的狀態,隨後又以感知忍術偵測了前方的距離之後,這才神色不變的沉着應聲道:「無妨,火影大人給我們的命令是,盡最大力量延緩雲忍部隊的入侵。」

「等我們退出這片雪林后,就引動最後的陷阱,然後安全撤離吧……」

當聽到這個決定后,木葉的邊防隊長內心中才隱隱鬆了口氣。

五人之中,只有他的傷勢最重,此時不但查克拉所剩無幾,就連忍具也基本用盡,唯一還能戰鬥的左手,毫無疑問是不太可能為他帶來多大的戰鬥能力了。

所以他很怕麟角決定讓眾人拚死抵擋雲忍部隊,因為這絕對是螳臂當車……

能活下去,誰願意死呢?

好在,這名待人溫和,絲毫沒有殺伐之氣的棕色短髮的中年暗部隊長,做出的決策,還是非常的理智且合理的。

沒過多久,幾人的眼前終於瞬間開闊起來。

雪林外,是一片開闊的原野。

趕在雲隱部隊之前,率先離開了雪林的眾人,因為熟悉地形所以很快就辨認了方向,四散開來。

而唯有麟角,卻是幾個跳躍,快速落在了距離雪林邊緣五十多米遠的一處,有特殊標記的雪石旁邊站定,當他剛剛確認完腳下便是預留標記位置后,對面的岩忍部隊終於也尾隨而至。

「陷阱區域已經過去了,速度解決掉眼前這幾個傢伙,然後目標為西南方向,直襲木葉!!」

雲忍先鋒部隊的隊長,率先沖了出來,當他看到麟角與其餘幾個倖存木葉忍者,突然分散開站定,似乎要準備頑抗之時,心中卻是有些不以為意。

只是大聲的對着後方那源源不斷跟隨衝出的雲忍們,喝令著叫道。

說話的同時,他的腳步也並不停止,而是直奔麟角的方向殺來。

其身後,大片如蝗般出現的雲忍接二連三的也衝出了雪林,隨即,此起彼伏的應是之聲響徹不斷,此情此境,面對雲忍碾壓般的氣勢,也就只有心理素質較強者,才能不被如此多忍者同時間迎面衝來的氣勢給壓倒。

眼看着,敵人越來越近,已經距離自己近五十多米遠之際,麟角沉着的目光中,頓時暴發出一陣冷厲寒光,隨即則怒吼著開始結印:

「來吧,雲隱的混蛋們,這是給你們的最後一份禮物……」

在他開始結印的同時,另外三名暗部幾乎也同時默契的配合起來,手指靈活的翻動着。

幾乎是同一時刻,結印完成的四人,一齊將手掌拍在了雪地之上,異口同聲的喝道:「火遁·起爆炎之陣!!」

……。融洽的晚飯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唐橖和夏依吃飽后早就跳下了飯桌,再次回到夏依房間開始挑選樂器。

而夏明啟和楚弦音在多和唐宿聊了一會兒后也都下桌了。

兩人一個回到書房裡整理資料,一個去陽台照顧養的花草。

只留下唐宿和夏語昔兩人在餐桌處清理殘局。

「哐啷哐

《我居然有一半的時間要變成女生》第二百六十四章:就輕輕的一下 由於極其惡劣的氣候,就算是穿着了能增加舒適度的聯合軍也受不了在烈日下行軍,每天前進的時間只有清晨和傍晚,剩下的時間則是找個陰涼的地方搭起帳篷保存體力。

好在這裏是阿拉伯軍團的後花園,水源和物資補給什麼的完全不是問題,而且古代遺跡所處的位置恰好就是一片巨大的沙漠綠洲。

經過數天的行軍所有人陸陸續續終於來到了一片綠洲叢林跟前,而此時艾倫中士卻不再讓隊伍繼續前行,就在綠洲邊緣位置重新集合。

從這裏開始就已經算是進入到古代遺跡的範圍里了,聯合軍在付出了無數生命的代價后才大概探明了這片綠洲叢林里隱藏的危險,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如果士兵數少於一百人,冒然進入到這片叢林里,那他們全都別想活着出來!

天空中傳來一陣武裝直升機的轟鳴,當幾輛前方帶着鋼爪的T-2B型蜜蜂坦克(T-2BMeltyHoney)被空投至綠洲附近沒過多久,聯合軍前方的叢林就被開闢出了一條寬闊的通路。

當輛坦克來回碾壓數遍后連接古代遺跡的挖掘場就出現在了道路的盡頭,零號看着狼藉一片的叢林腦子裏又開始跑火車:「叢林本無路,坦克碾的多自然就有路了!」

當最後一隊駱駝馱運著物資來到綠洲邊緣加入大部隊后艾倫中士未留下任何留守部隊,所有人全都拿起武器背着物資進入綠洲向中央的巨大金字塔進發。

零號在靠近綠洲邊緣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在綠洲中部區域是一座規模極其龐大的金字塔,有誰能想到這座金字塔其實只是地下某個被掩埋建築所露出來的一角屋檐呢。

不知真相的傢伙如果進入到金字塔里尋寶,一旦向上走除了遇到陷阱和可怕的未知生物外只有死路一條,所以說古代火星人掌握的建造技術是真滴強!

來到綠洲邊緣的同時零號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明顯快了一些,他知道這是周圍存在危險時自己身體出現的本能反應,看着前方綠洲里茂密的叢林回頭再看看一望無垠的沙漠。

如果此時只有零號一個人讓他進行選擇前進方向那他絕對會選擇沙漠,這片綠洲下面似乎有某些可怕的東西正在蠢蠢欲動!

好在強大的鋼爪坦克來回碾壓的次數非常多而且開闢出的道路非常寬闊,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眾人所乘騎的駱駝居然打死都不進入綠洲。

摩登軍的一些老兵真的已經用皮鞭抽死了不少駱駝,但這些牲口也只是駐足不前,嘴裏「哼哧哼哧」的直叫喚,甚至靠近邊緣的駱駝已經有逃跑的跡象了。

艾倫中士見此情形也不再勉強,只是讓百十名阿拉伯牧人帶着這些駱駝回到小鎮,如果有需要的話他會另行通知,就這樣近四千人一路小心翼翼的進入到綠洲深處,而零號的心跳也在逐漸加快!

「幸虧咱們沒有偷偷摸摸的進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有着紅色烙印的契約者一臉后怕的捅了捅身旁的隊友,只見他額頭上冷汗都下來了。

「後果?我怎麼不覺得,可能是這片綠洲太安靜了點兒,應該是你多心了吧」黃色烙印契約者只是看了看身旁兩邊的綠色植被並沒有將隊友的話放在心上,滿不在乎的回答,說着還從口袋裏掏出一根煙點燃,看臉上的表情完全沒有緊張感。

「但願吧。」見隊友將自己的警告不當回事,紅色空間的契約者也不想多說什麼,畢竟跟這傢伙只是在進入世界時碰巧遇到的。

他們只是由於任務相同就一起組隊完成,相互之間並談不上有多熟,人家自己願意找死關他屁事,想到這裏他就暗自打起精神準備面對未知的危險。

零號此時雖然也察覺到了危險卻並不強烈,而且他感受到的危險來自附近的地下,這讓零號心中疑竇重生。

將三十位老兵叫到自己身旁並且告訴他們要時刻注意來自附近的危險后就在他們的簇擁下加速前進,不多時就來到了整隻隊伍的後半段,他覺得還是讓別人來探路比較好。

當最前方的聯合軍來到金字塔外圍的挖掘工地時,後方的部隊還在綠洲叢林中部緩慢前進,零號思考過後因為某些原因特地回到了大部隊的前端。

當他帶領着老兵們安全的來到挖掘場,一行人還未鬆口氣就聽到隊伍後方傳出了騷動,甚至還有一些士兵的慘叫和射擊聲。

零號無視了周圍保鏢們看向他的詫異眼神,自顧自地從背包里掏出瞭望遠鏡,在驚慌失措的隊伍中搜尋他的目標,果然很快就找到了那兩名契約者的蹤跡。

伊撒爾一臉緊張的握著一把機關槍混跡在人群里看着附近的叢林,當後方的慘叫聲響起的時候他立即把武器掏了出來,而他旁邊的吉斯此時好像才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拿出槍械甚至連保險都忘記打開。

作為生命空間契約者的伊撒爾對危險來臨的直覺異常敏銳,他和零號都有類似的感覺卻不知道危險來自何方,從進入叢林后他的精神都一直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不敢有絲毫大意。

吉斯這位科技空間契約者和他相比就差的太多了,他倆來到沙漠小鎮后展示出了自己願意加入反叛軍的想法並且憑藉契約者超越常人的身體素質很快就成為其中的一員。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