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野指尖慢慢的挪過來,然後揪住傅繾的衣擺,讓男人的注意力在他這裡。

「我要吃費蘇伊釣的魚。」

傅繾寵溺之中帶著略微的無奈,「你還和一小孩杠上了。」

「我也是小孩…」姜野嘴癟得厲害,眼淚呼之欲出。

傅繾溫柔的俯下身,替他吻走眼角處的淚。

答應著,「好。」 藍曦若雙手抱胸冷哼:「說說你們錯哪兒了?」

屬下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是不看藍曦若。這個……哪個……他們……到底錯在哪兒了?

好像……並不知道。

一看到屬下那樣子,藍曦若已經要氣炸了:要他們有什麼用?嗯?天天惹她生氣嗎?

夜華傲緩緩過來,看着藍曦若要氣炸的樣子,然後握住她的手,冷冷的看着一群人:「敢惹若兒生氣,你們是活膩了,嗯?」

這一聲「嗯」聲調上揚,再配合夜華傲一身黑衣,滿臉冰霜,光看着就讓人有點心裏發顫。

「沒有沒有……不敢不敢。」一群人連忙低頭。剛剛這秀恩愛是個什麼鬼?又被秀了?好像……是的?

忽然感覺好憂傷。

等人都安頓下來,屬下也知道該怎麼伺候他們之後,藍曦若才開始策劃去收服第二個家族,然後暗中打探其他家族的消息,如果都沒有聯合的話……那就一次性全部收服。

藍曦若在上一次覆滅了一個大家族之後,剩下五個反抗之後還沒有歸順的大家族如臨大敵,紛紛開始尋找打敗藍曦若的辦法。

屬下打聽到的結果無意是最壞的:五個家族全部都聯合在了一起,而且一副不殺掉藍曦若誓不為人的架勢。

藍曦若眉頭微皺,點點頭就沉思了起來。

已經聯合了……她不可能現在幾個人去強壓五大家族的合體了。

可能單個家族是好打的,但是家族家族之間聯合,那可能就不只是112的問題了。結果可能遠遠大於二。

因為五大家族相互串聯之後,就會有一定的分工合作。根據每個家族高手的特點來進行分配,就會合理利用所有資源。

如果他們四個人一起上……能有多大勝算?

藍曦若不清楚,但如果想要保證所有人真的都安全,這絕對不是最好的辦法。她不能讓他們跟着她去冒險。

如果她打不過,交給混沌大帝,但是他們呢?他們不行啊!

於是,藍曦若打算搞離間了。只要能讓這五個家族裏出幾個內奸什麼的……應該就能將他們的關係挑撥開了吧?

就算不行的話……那就直接開打。他們也不一定就打不過那五個家族。

說干就干,藍曦若在確定自己的計劃之後,就開始迅速行動了。當然,和她一起行動的還有夜華傲,畢竟他也有混沌靈力。

兩人趁著夜色的時候溜進了家族裏,開始進行用混沌靈力進行精神上的干預。他們沒有隻在一家,五個家族都有一兩個人,這一趟下來,八九個人都干預完成,兩人也是鬆了一口氣,相視一眼就迅速回去了。

別人家不能久留啊!

剩下的幾日,藍曦若就開始派屬下們去打探消息然後反饋給她。但是一日兩日是沒有太大效果的,這種事情嘛~只有時間稍微長一點才可以。

但是,識海里的混沌大帝已經炸了,拚命反抗藍曦若的壓制,想要控制她,在識海里鬧騰個不停。

於是,藍曦若就在識海里和混沌大帝對話了。

「藍曦若,你現在到底是什麼意思,你能自主控制壓制我對不對?」混沌大帝的靈魂咆哮著。

藍曦若現在是不怕混沌大帝的,剛開始能自主控制的時候,生怕會出意外,所以才沒敢說。但是現在嘛,她發現已經完全可以輕鬆壓制,也就無所畏懼了:「對啊,只不過你發現的太晚了。」

混沌大帝鎮住,死死的盯着藍曦若,那半透明的身子有些晃動,似乎不太相信的問道:「你是……說真的?你可以控制?」

他記得,能壓制的過他靈魂的人,當時是沒有的啊,難道這麼多年下來,自己的精神力已經退化到這種程度了?

其實,混沌大帝的精神力退化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就是……藍曦若的精神力遠高常人,再加上不斷的提升,壓制混沌大帝就成了一件很輕鬆的事情。

藍曦若笑嘻嘻的點頭:「對啊,所以啊,混沌大帝,你就安心的在這裏獃著吧,或者你覺得悶了,就麻煩你從我識海里出去。我這身體不適合你啊,乖乖回家吧。」她的語氣就像是在哄小孩子,帶着幾分無奈。

混沌大帝怎麼可能照做?

他直接在識海里躺下,轉過頭不看藍曦若,就好像她不存在一樣。

不想走?

藍曦若撇撇嘴:等到時候那啥啥啥的時候……希望這貨還能淡定的起來,千萬別在她識海里折騰。

藍曦若不再理混沌大帝,出來之後就開始和夜華傲商量作戰方案,他們要準備兩套方案,如果挑撥離間成功,就是第一套方案。不成功的話,就是第二套方案。

冰茉微和赤玄一大早就去打探敵方的真實實力了,所以沒在這裏。

五個大家族也正在商量方案,但是同時,有兩個家族說了自己家裏很奇怪的事情,最近總覺得他們的家裏開始逐漸少東西,一開始是一些修鍊資源,然後是珍稀藥材之類的,現在連一些作戰用的武器之類的都開始少了。

難道是家裏開始有賊了?

但是很奇怪啊,以前為什麼沒有呢?

兩個家族說了這樣的情況之後,另外三個家族也開始想起來了,似乎他們的家族也有奇怪的事情,總感覺有人跟着他們,但是卻什麼都沒有。

五個家族同時出現這些情況,似乎就有些不對勁了。

「是不是藍曦若那妖女開始行動了?這次沒有大張旗鼓的宣戰,而是暗地裏搞小動作?」有的家主忽然開口。

其他家主也覺得有可能。

「我們現在可是五個大家族聯合呢,藍曦若那妖女覺得自己可能打不過,所以才出此下策吧?」這位家主看起來心情不錯,終於讓那妖女覺得忌憚了啊,哈哈哈。

「嗯,我們現在就要抓住那些暗地裏搗亂的人,識破那妖女的詭計,到時候我們一起找她算賬!殺了那妖女!」

幾個家主看起來都是一腔熱血,把藍曦若看成了十惡不赦的大魔頭。

其實藍曦若也挺想罵他們的:尼瑪,有這麼不要臉的嗎?她是混沌靈力,你們不讓我有生存的空間,你們想殺我,難道我還不能反抗了?卧槽,他們這腦迴路到底是怎麼長的?只許他們殺人,不許別人算計他?

這群家主們就回去了,然後吩咐高手們好好盯着家裏,一有風吹草動就要立刻報告,絕對不能拖延!

高手們感覺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也不敢大意,瞪大雙眼,那叫一個日夜不休啊。

很快,就有家主找到了鬼鬼祟祟的人,將他拖出來審問之後,問題就大了。這竟然不是藍曦若那邊的人,而是……另一個大家族的?!

抓到細作的家主憤怒不已,很快就直接拎着人找到了另一個家主,將人直接放下,臉色極為難看。

「哎呀,這不是好幾日都沒回來的人嗎,你是從哪裏找到的,謝謝啊。」這家主顯然還不明白是什麼情況,看着自家的手下那叫一個高興啊,他還以為這麼大的人也會丟呢。再加上現在是特殊時期,急需用人。

「從我家裏找到的。」那家主寒著臉,「你倒是好手段,好演技啊,要不是人贓俱獲,我差點都相信了!」

這人懵逼:「啊?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懷疑我?難道這麼長時間你還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嗎?而且現在我們都在合作,我還能傻到派人去找你麻煩?這可能嗎?」他也說着就氣憤起來,望着那家主簡直要炸了。

那坐在凳子上的家主直接扔出一個瓷瓶:「那你好好看看這是什麼,我告訴你,這是我從你們家那高手身上找到的!」

家主撿起來,看了半晌之後直接變了臉色:「這……這……不可能,不可能!」他說着,怒視着身邊的高手,「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這不是害我嗎!」

但是這一切,在另外那家主的眼中,就變成了笑話。

「家主啊,你什麼責任都推給嚇人就不對了,自己的責任,要自己承擔對不對?」他眼中帶着寒意,盯着家主的眼睛一直都沒有放鬆。

承擔責任?

這家主就毛了:承擔什麼責任!

狗屁的責任!

他什麼都沒幹行不行?

這件事情越鬧越大,另外三個家族也知道了,卻不知道誰說的對,只能先勸著兩人要以大局為重。

但是這樣下去,還怎麼以大局為重?這可是出內鬼了啊!

兩個家主斗得不可開交,一見面就吵,一見面就打,甚至都升級到了攻擊家族的地步了。

與此同時,又有一個家主揪住了家裏的細作,竟然也是這五大家族裏的。

這下……另外三個家族就坐不住了,紛紛加大的監察的力度。不會……他們所有家裏出現的這些事情,都是他們內部的人乾的吧?

已經有人覺得不靠譜了,直接罵開來,覺得這些人簡直都不是東西,他和他們和做,他們卻背地裏算計他!

。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太陽也從東邊移動到了頭頂。雲既明因為要一邊下棋,一邊還要留意廣場上的動靜,所以已經連續輸了很多局了。對面的老大爺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小夥子,我看你心不在焉的,還是讓其他人來吧!」

雲既明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正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一名男子從觀棋的人群中急了進來,說道:「讓我來吧!小夥子你看好了,象棋不是你那麼下的!」男子說話時有意無意的給了雲既明一個眼神,後者只好起身,正準備離開,卻又被男子一把拉住,道:「別亂跑,好好看我是怎麼下棋的,不會影響你其他事情的!」

男子不經意的最後一句話卻讓雲既明似乎明白了什麼,他微微一笑,說道:「好!那就讓我看看這位大哥是如何一心二用的!」

兩人的對話把對面老大爺聽的雲里霧裡,說道:「下棋就要一心一意,注意力不集中怎麼能下好呢?」男子笑著一邊擺棋一邊說道:「大爺說的沒錯,下棋當然不能三心二意!來我陪您好好殺一盤!」

此時的廣場人來人往看不出半點可疑之處,男子和老大爺的棋局殺的難解難分,就在雲既明不知不覺深陷其中的時候,男子突然說道:「小夥子,那邊帶耳機旁若無人的,是你的朋友吧!」雲既明這才從棋局中回過神來,點了點頭,說道:「對,你是怎麼知道的?」

男子笑著說道:「他做的都比你好!」這句話讓雲既明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兩人的對話也通過雲既明的耳機傳到了其他三人那裡,周慕名皺眉道:「既明,你旁邊這男的很可疑呀!」

這時候男子又說話了,道:「下棋的時候,一定要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如果注意力分散在並不重要的車馬炮上面,反而會讓自己變得盲目!所以眼睛只需要盯著對方的老將,然後其他的東西都是圍著這個目標移動,這樣一來,你不僅不會被其他棋子干擾,也不會輕易落入對方的陷阱!」男子這看似隨口說出來的話,卻讓雲既明如同醍醐灌頂一般。

「對嗎!我怎麼就沒明白呢?人販子的目標肯定是小孩,所以我只需要頂著哪些小孩就行了!」雲既明心中豁然開朗,暗自嘀咕道。

「大哥說的對,是我太注重一兵一卒的得失了!」雲既明笑著說道。男子扭頭看了一眼雲既明,臉上也露出了微笑。

說話之間,雲既明已經用餘光重新掃視了一圈廣場,雖然人很多,但是帶小孩的卻屈指可數。

就在這時,雲既明突然注意到一個不到十歲的小男孩正在人群中獨自徘徊。「誒呦,我得去趟洗手間!」雲既明假裝說道,然後走了出來,同時對周慕名說道:「老周,我的正前方,注意那個小男孩,他似乎和家人走丟了,很有可能成為人販子的目標!」

就在雲既明朝小男孩走過去的時候,他看到一位打扮非常樸素的女人走到男孩面前蹲了下來。雲既明心中大叫一聲:「不好!」剛起步要跑起來的時候,卻看到那女人給了男孩兩個棒棒糖,並且指向另一邊的一個小女孩,男孩拿著棒棒糖走到了女孩面前,將自己的好東西分給了女孩一個。

看到這裡雲既明才鬆了一口氣,原來是自己過度緊張了。時間仍在流逝,雲既明也開始逐漸疲倦,羅易早就坐在一旁休息了,周慕名和宋世墨兩人也都不知道喝了多少咖啡了。

當雲既明再次掃視廣場時,剛才那個小男孩已經和小女孩玩成一團,雙方的母親也就坐在不遠處盯著自己的孩子。

「看來今天人販子可能也休息了!」雲既明說道。羅易有氣無力的說道:「我都困了,好想回去睡覺!」

突然,雲既明發現那個小男孩和小女孩同時消失在了視野當中,而他們的母親還在有說有笑,全然沒有發現孩子已經丟失。

「別愣著了,跟我來!」下棋的男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雲既明身邊,說道:「剛才那個男孩其實就是人販子的誘餌!」

「什麼?這怎麼可能,他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呀!」雲既明跟著男子一邊快走一邊問道。

「先別問那麼多,按我說的去做,讓你朋友的無人機盯著小男孩的母親,她可能就是嫌疑人!」雲既明再次一愣,道:「她不是和小女孩的母親在一起?」說著回頭看去,卻發現兩個人都不見了。

「老周,快找剛才那個小男孩的母親!」雲既明說道。咖啡廳內的周慕名眼睛緊緊盯著電腦屏幕,宋世墨手指向屏幕說道:「找到了,在這裡!」

「已經找到了!」雲既明對男子說道。後者點頭道:「你的朋友還不賴,告訴他馬上會有警察接手他的無人機,讓他無條件配合!」

「明……明白!」雲既明磕磕絆絆道。果然耳機里很快就傳來了周慕名的聲音:「既明,有警察過來接管了無人機!」

「老周,配合他們!」雲既明道。

說話間,雲既明跟著男子已經找到了小男孩,此時他正帶著小女孩上了一輛麵包車,而這個麵包車剛才還不在這裡。

就在雲既明準備上前救下小女孩的時候,卻被男子攔住,並對他說道:「不要著急!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刻,必須將他們老窩給端了!」說著男子拉著雲既明來到了一輛摩托車旁,他翻身上車,然後對雲既明說道:「雖然我很不願意帶上你這個累贅,可惜雷隊早就叮囑過了,上來吧!」

雲既明跨上摩托問道:「這些也都在你們的計劃當中吧!」男子帶上頭盔,然後又遞給雲既明一個,說道:「沒錯,順便告訴你一下,其實雷隊就是單純的想要利用一下你的被動技能而已!」

「被動技能?什麼意思?」雲既明帶上了頭盔。男子發動摩托,說道:「就是有你的地方,就會遇到不法分子!」

說完一腳油門,揚長而去。不過雲既明發現,男子行駛的方向並不是人販子驅車逃離的方向。

「喂,我說你是不跟錯目標了?」雲既明大聲問道。男子點頭道:「我根本就沒有跟著目標!」

「那我們還怎麼找到他們的老窩?」雲既明追問道。「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好好看著吧!」男子自信的說道。

儘管帶著頭盔,雲既明依舊能夠聽到耳邊呼嘯的風聲。馬路兩邊的行人一閃即過,他們如同一條靈活的小魚穿梭在車水馬龍的街道。

突然,雲既明便發現那輛麵包車出現在他們的前面。男子對雲既明說道:「現在我要追上去了,你千萬不要往車裡看!」

話音未落,男子一腳油門,摩托便追了上去,和麵包車平行的瞬間,雲既明緊記男子的話,沒有去看麵包車。過了一會兒,男子減速,跟在了麵包車的後面。

轉過幾個街口之後,男子再次跟丟了麵包車,並且停了下來。這裡已經不是市中心了,周圍零零星星有幾個趕路的人,幾間廢棄的工廠看上去有些年份了。

「怎麼又跟丟了?」雲既明摘掉頭盔問道。男子甩了甩頭髮,說道:「什麼叫又跟丟了?這叫戰術跟蹤,你不懂,休息一會兒,等消息吧!」

男子靠著摩托點燃了一根煙,然後問道:「來一根?」雲既明擺了擺手道:「來不了!」

「你也是警察嗎?怎麼看著不太像?還有,你能解釋一下剛才的種種情況嗎?」雲既明問道,他有太多的疑惑了。男子撓了撓腦袋,說道:「反正這會兒也是閑著,那就告訴你吧!一開始不跟是因為有其他同事跟著,我們一路跟的話會被對方懷疑,這也是我為什麼後來能找到麵包車的原因!不讓你去看也是為了不引起懷疑,雖然他們的車玻璃有反光膜,不過我已經用攝像頭拍下來並傳給局裡了,孩子就在車上。現在你明白了吧!」

雲既明恍然大悟道:「真不愧是專業的,厲害!如果是我的話,肯定早就被發現了吧!」

「你雖然笨,但難得有自知之明,我並不討厭你!」男子深吸一口煙道。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雲既明道。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話音剛落,男子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道:「找到他們的老窩了!」

「那還等什麼?快走呀!」雲既明催促道。男子皺眉道:「如果我讓你留在這裡幫我看著摩托,你應該不會聽的吧!」雲既明笑道:「你都知道答案了,為什麼還要問?」

男子從摩托車上取下一個一米來長的盒子背在背上。然後帶著雲既明就往廢棄的工廠裡面跑去。

「我們為什麼要爬樓?一會兒如果要追壞人的時候會影響時間的!」雲既明看著向一座五層樓高的倉庫頂端爬去的男子說道。後者道:「只有站的高,才能看的遠!」說話間男子就已經輕鬆爬上了樓頂,然後對雲既明說道:「這個高度,你自己應該可以上來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