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志一聽是宋如雪的聲音,略帶驚喜的道:「我以為是騷擾電話呢,我現在在sx這邊出差呢,有事嗎?」

宋如雪突然哇的一聲哭了。

姬志聽著電話另一頭不說話卻突然哭的宋如雪,瞬間感覺手忙腳亂,不知所措道:「怎,怎麼了?怎麼突然哭了,不會是因為我掛你電話吧?有什麼事告訴我。」

宋如雪好似找到了救星一樣哽咽道:「周志朋又來找我,而且我感到這次他一定不懷好意,我幸好有飛不在tj,但他好像知道我的航班一樣,一定要今天在機場等我,並晚上約我,你能不能過來幫我一下。」

姬志一聽就感覺不妙,道:「好,電話里也說不清楚,你告訴我你幾點到tj,我去接你,有我在,肯定沒事。」

姬志聽到電話那頭的宋如雪明顯舒了口氣才道:「我下午七點十分到機場。」

姬志道:「好的,我會趕回去的。你放心吧。」

宋如雪道:「好的,謝謝你,你一定要來喲。」

最後一句「你一定要來喲」又恢復了宋如雪甜美動聽誘人的聲音語氣,讓姬志又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陣酥麻。

「一定,下午再見,先掛了。」姬志說完趕緊掛掉電話,再不掛自己這個正常大男人的小弟弟該昂首挺胸了,雖然自己並不認為自己是個齷齪的色︶狼。但不知為什麼自己只要聽到宋如雪那要命的喋聲,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小弟弟的活躍。更要命的是好像宋如雪只對自己那樣過,雖然做為空姐說話柔美,動聽那是必須的。但那聲音都是那種特職業化的語氣,與跟自己說話的語氣有很大的差別,不過還好宋如雪也並不是總那樣說話,只是偶爾而已,要不自己的小弟弟非吐血而亡不可;要不自己就會把持不住做了不該做的事。

好不容易將小弟弟平息下去,嘆氣走向白虎的辦公室。

「我突然有一些私事要回tj,這裡就交給虎哥處理吧,反正我在也大部分都是你處理,呵呵。」姬志尷尬的道。說好的要給白虎幫忙,這還沒一天呢。就又要遛了,姬志確實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

「什麼事情?青龍那邊嗎?」白也不抬的埋在桌上那堆文件道。

姬志道:「不是,是私事,宋如雪找我。」

白虎聽后,猛一抬頭看了看姬志。沒說話,只是一副瞭然的樣子笑了笑。

姬志本以為白虎怎麼也得說兩句,沒想到只是一笑,卻笑的那麼有含義,使姬志更尷尬了,本來要是白虎說兩句不著邊的玩笑話,姬志還可以反駁。可現在卻一句話沒說,那姬志再開口解釋,那不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了,這比說兩句可厲害呀。

姬志只得道:「我走了,忘塵他們留在這裡幫助你吧。」

白虎直直身子笑道:「這麼著急見她呀?想啦!忘塵他們還是跟著你吧,等到了tj你要覺得他們的度數太亮。再將他們支走也不遲。」

姬志無語了,轉身走了出去,獨留下笑聲越來越大的白虎。

姬志下樓找尋忘塵與凌風在幹嘛,找了一大圈在二樓的酒吧找到了坐在吧台上的二人,只見忘凌二人坐在一起。交頭接耳,東張西望,又低頭竊竊私語是玩的不亦樂乎。

sx神龍幫白虎分部的總部也是一處綜合的娛樂場所,現在是上午九點,二樓是營業的為數不多的樓層,因為二樓主要有酒吧,撞球廳,遊戲機等大眾娛樂設施,所以不受時間限制全天二十小時都開業。

姬志出於好奇,打算悄悄的過去聽聽這倆傢伙到底在說些什麼?不聽還好,一聽差點將歪著身子的姬志栽個跟頭。原來是被忘凌二人的對話雷到了,這佛門、道門大師級別的人物也泡妞?

「看,那個美女,這身材,多苗條啊,還是黑絲,不知道是什麼顏色的小內內。」忘塵看著右邊道。

「是挺瘦的,只不過太過消瘦了,沒屁股也沒胸,而且外表雖然穿的挺時髦,可是那小內內就實在有點不搭了,居然是很普通的大四角褲衩。」一旁的凌風竟然也與忘塵討論起來,而且還知道人家穿的什麼。

「哎呀,我說你的要求也太高了,要想找又瘦又有大屁股與大胸的可不是容易的事啊,就更別說臉蛋長得好看了,這年頭豬八戒他二姨一化妝,一打扮從背後看也十分帶勁,從遠處看也漂亮啊,對了你怎麼知道她穿了個普通?「忘塵嘚吧了一大堆,才想到重點問道。

凌風嘻嘻一笑道:「她剛才過來要酒時我看到的。」

忘塵道:「你用法術看女人屁股?」

凌風趕忙道:「沒有,是地面反光看到的。」

忘塵道:「那長的什麼樣啊?我怎麼剛才沒注意到她過來過。」

凌風呵呵笑道:「還行,你不是說了嗎,豬八戒他二姨化了妝都好看,這個肯定比豬二姨好看。你剛才只注意著左邊那個長發mm來,怎麼會注意到這邊呢。」

忘塵道:「是嗎……」突然興奮道:「快看,那個美女,哇哦,網絲,哇哇,大長腿高跟鞋,呦吼,齊b小短裙,緊身小背心,呦喲,太來勁了。我猜一定是鏤空丁字褲。你猜呢?」

凌風也是望著那個女孩道:「確實惹火呀,看這苗條的身材,這s曲線,這麼瘦屁股卻這麼翹這麼大,呀呀,這胸更不得了,得有36吧。確實是難得的好身材呀,就是不知道那胸和屁股是不是墊了的假貨。」

忘塵繼續贊道:「快看,這小臉蛋長得的也很標緻呀,惹得我真有一探裡面風光的衝動呀,嘿,這小*過來了,我們打賭,在不用法術的前提下,看誰能最先看到她到底穿什麼如何?」

凌風點點頭同意道:「行啊,不過肯定是穿的很性感的了,不如我們加大賭注,猜是什麼顏色的如何,我覺得的是紅色丁字。」

忘塵不滿道:「我已經說過是丁字了,你學我,那我猜不僅是丁字還是系帶的黑色。」

說完忘塵已經拿起吧台上的酒杯,起身向迎面走來的女郎走去,凌風罵了句真不厚道說走就走,也起身跟了過去。忘塵蹲下假裝系鞋帶在女郎走過去的瞬間偷瞄向那位女士的裙底。而凌風更過分與女郎擦身而過以後,突然下蹲轉頭從女郎的背後看向裙底。

兩人相視一笑,非常的又找了個吧台空位做了下來。

「額的佛祖呀,太霸氣了。」忘塵最先開口道。

「這怎麼算?咱倆同時看的,但都猜錯了。」凌風臉色略微發紅的道。

「沒的說了,我們還是太不了解這個社會了,來干一個吧。」忘塵說完將酒杯里的酒一口氣喝完了,長舒口氣又道:「罪過,罪過。」

凌風沒在說話只是也將杯中酒一口氣幹了。

過了好一會,忘塵又開始喊道:「看,那個,這個可是個小清新……嗷……」

「是誰敢偷襲老子……啊……老大。」

「少,少爺,你怎麼來了?」

忘塵與凌風捂著被打的頭,看著姬志說道。

姬志一直在後面看這對活寶的所作所為,差點被他倆的話將肺氣炸了,這是自小就修習道法與佛法的人嗎?這是養心靜氣的結果嗎?這是他們該有的表現嗎?在看著他們鬧了一陣停下來后,本以為到此結束了,沒想到又從新開始了,姬志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去雙手齊出在二人頭上就是狠狠的一下。

姬志道:「呦呵,這位高僧與這位道長在討論什麼呢?這麼開心,說出來也讓我這個凡人高興一下。」

忘塵與凌風一見姬志就知道不妙,現在又見姬志說的話裡有話,明白姬志一定知道他倆都幹了什麼,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沒有說話。

姬志也知道對於他們這種從小生活在山裡沒有接觸過外界的人,這花花世界對他們的誘惑是有多大。尤其像他們正是青春年華,也許活的這小輩子都沒怎麼接觸過女人,對異性的探知是要比任何人都強的。別說他倆了,姬志已過青春期,生活在這世界這麼久了,算是有些抵抗力了,但自己現在也還是只菜鳥,異性對他的吸引力也是很強的,自己也曾幻想過異性的身體和看過av國的大片。可是這是公共場合,這樣做也太過分了,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也沒讓人家發現,要不然還不當色︶狼被叔叔抓走呀。

「好了,下次注意點,別太囂張了。「姬志也不知道說他們什麼,只能扳著臉說道。

忘塵與凌風同時點頭趕緊道:「嗯。」 姬志道:「走跟我回tj,有急事。」

忘塵與凌風正要邁步走,卻被姬志後面的話徹底雷倒了。

「告訴我,你們剛看的那個女的到底穿的是什麼樣式的?什麼顏色的?」姬志換成一副賊兮兮的樣子道。

倒在地上的二人狂汗,剛才還一本正經的老大還在明說暗諷的批評我們呢,這轉眼就一副色︶狼的樣子,還猴急猴急的。

要是姬志知道他們在想什麼,肯定會反駁說道:「別這麼看我,你們這種修習多年的世外高人都禁不起誘惑更何況我這凡夫俗子呢,大家都是年輕人嗎!都這樣,誰不知道誰呀。」

姬志見二人這麼大反應,沒好氣的道:「怎麼了?不願意告訴我呀?」

忘塵乾咳一聲道:「老大你不是說有急事嗎?我們還是快走吧。」

姬志一經忘塵提醒,拍著naodai道:「都是你們,害得我忘了正事了。」心裡又補了一句:「都是丁字褲鬧的,哎,算了,在這沒看到,回去有可能看空姐的,嘻嘻。」姬志發現zi被忘塵他們傳染了,竟然也開始邪-惡起來。搖搖頭揮掉zi齷齪的思想快步的走了出去。

回tj要誇省,最快也要五六個小時,遇上堵車就更別說了,姬志可不願意zi開車回去,找了個小弟司機,開著商務車,zi悠閑的坐在後排,邊感嘆有錢人真好,邊喝著綠茶想著。

這個小弟似乎是經常跑長途的。對線路十分熟悉,也可能是要在老大面前表現一下,是一會走高速一會走國道。甚至有時候走小道,fanzheng是七擰八歪,遇到堵車就變道,一路上竟然奇迹般的沒被堵,用最短的時間就到tj了。

回到tj后看時間還早,去青龍那裡看了看,找了個理由將忘塵與凌風留在了那裡。他可不想帶著忘塵這個長舌婦與即將要練成長舌婦的凌風去。那樣白的都能讓他們說成黑的,現在姬志發現忘塵與凌風在一起就如同說相聲的,一個逗根一個捧根。忘塵這個逗根不用說了,到哪都是話多屁臭的,而凌風還真起到了捧跟的作用,雖話少。但能配合。添油加醋,火上澆油,那還是能勝任的,甚至說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雖然只與忘塵在一起時才這樣,但關鍵是不與忘塵在一起的時候很少。所以說無論如何是不能帶這一對活寶的。

在總部耽誤了不少世間。姬志出來后,想到既然幫宋如雪,又要冒充她男朋友了。那就將戲做足,找了個花店。買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這在以前姬志可沒這麼奢侈過,以前zi沒錢,不能這樣,現在每月青龍會固定打不菲的錢到姬志卡里,說是工資,而且後來占的一些別派地盤下的產業,很多都歸入姬志的名下,所以現在說姬志是個富翁也不為過,這點花錢還是有的。以前沒錢就不會有女人跟他,沒有女朋友的他當然不知道怎樣哄女孩子開心,但談戀愛的他見多了,聽某個戀愛高手說過沒有一個女人能抵過花的誘惑,沒有一個女人說不喜歡玫瑰的。所以他決定送花,在店主的教唆下姬志買下了一大捧。最主要的是這位空姐大美女有事meishi就找zi,放著大公子哥不要,卻總找zi,是不是她喜歡zi呢?同時姬志也感覺對宋如雪十分親切(廢話,誰面對一個絕世大美女也會感覺親切的),冥冥中感覺他們早就認識。

姬志邊在心裡yy著邊捧著花坐車去了機場。

kankan時間六點五十,還有二十多分鐘呢,姬志獨自杵在接站口,卻成了注目的焦點,所有從他身邊過的女人都看向姬志,眼神中有羨慕,有欣喜,也有嫉妒,姬志這時候終於知道那名高人說的是如何的正確,所有女人確實都很喜歡玫瑰花,從來往的人群就能看出。

好不容易等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一身職業裝,動人的身材,漂亮的臉龐,只是沒有了迷人的笑容,因為旁邊有一個很不諧調的身影在手舞足蹈的跟宋如雪說著什麼。姬志很納悶這公子哥怎麼chuxian這麼早,還一同與宋如雪從職工通道出來了。

宋如雪一直魂不守舍的四處張望,在看到姬志后冰封般的臉才露出迷人的微笑,快步走了過來。

姬志也同樣向宋如雪走去很自然的說道:「寶貝,終於見到你了,都想死我了。」姬志都暗自驚訝zi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這還是zi嗎?

宋如雪也是腳步一停,明顯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繼續向前,只不過雙頰chuxian一抹紅。

姬志將手中玫瑰花遞向走過來的宋如雪並道:「送給你。」

宋如雪驚喜的道:「謝謝。」並伸出雙手抱住了姬志,靠在姬志並不寬厚的肩上想道:「這如果是真的該多好呀。」但她知道這隻不過是用來欺騙後面那位公子哥演的戲而已。

姬志很自然的將宋如雪推開,道:「好久不見,想我了嗎?」

宋如雪點點頭低了下來。

姬志正要說話,就聽「咳,咳」兩聲。

一旁的公子哥周志朋想,無視我的存在嗎?親親我我的,宋如雪我就那麼不著你喜歡嗎?他又算個屁啊,既然你這麼無情就不要怪我無義,是你們逼我的,我從來不做強迫的事情,但這次我一定要得到你,還有你這個混小子,敢壞我的好事,我會讓你死都不痛快。

「我說二位,沒看到這裡還一個大活人呢嗎?」周志朋已打定主意,也不急於一時,既然他想做的事在tj還沒有什麼做不成的。

姬志假裝才見到周志朋,打哈哈的道:「喲,這不是太子嗎,幸會幸會,你幹嘛呢?這裡美女多,來物色一個呀?不過來晚了,最漂亮的一個已經屬於我啦。」

周志朋這個氣啊,卻不動聲色道:「呵呵,沒有,你忘啦,我跟小雪是朋友,今天過來接她,一起吃個飯。」

姬志道:」哦,對,小雪的朋友,多謝你的照顧啊,不過現在我來了,就沒你什麼事了,你該幹嘛幹嘛吧。」姬志像轟蒼蠅一樣擺擺手,也許是姬志之前聽到周志朋要對宋如雪不利,也許是其他原因,fanzheng這次看到周志朋姬志就感到十分不順眼,所以對他說話也不再客氣。

周志朋臉色一變,還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呢,眼前這傢伙已經第二次這樣囂張了,之前他還以為姬志也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呢,沒輕舉妄動。回去后讓他老爸一調查,原來只不過是一個外地來的打工仔,還被開除了,這有啥牛比的,捏死你比捏死個螞蟻都容易。道:「你是小雪的男朋友怎麼總消失啊,我現在想讓你成小雪的前男友,要不然我讓你永遠的消失。」周志朋本想先玩玩,沒想到這傢伙這麼囂張,沒了耐性,直接裸的威脅。

姬志好像沒聽明白一樣道:「我消失是出差工作了,我以前是小雪的男朋友以後也是,不光是前男友。」姬志特意將后三個字加重了語氣。

宋如雪見充滿火藥味的對話,怕對姬志不利,背後拽了拽姬志的上衣,示意他趕緊離開。

周志朋咬牙切齒道:「跟我裝傻是不?」

姬志毫不示弱的道:「怎麼著,我還沒說你呢,趁我不在勾引我女友,你是太子了不起啊,我還沒說什麼呢,你卻先威脅我了,本來沖小雪的面子我不與你計較,你卻沒完沒了了是吧?不識好歹,別得寸進尺。」

姬志冷冷的語氣與凌厲的目光還真將周志朋嚇了一跳,但畢竟是太子,很快就反應過來,伸手就要發作,周志朋也算是練家子,小時候跟隨很多散打、柔道名家學過,自信能打倒眼前這個對zi出言不遜的人。

但手剛動,還沒舉起就被姬志抓住了並聽姬志道:「這大庭廣眾之下一個太子與普通人打架,我到無所謂,您可是名人,假如有個記者什麼的將這事拍下,明天的各大媒體頭條可就是你嘍。」

周志朋可不吃這一套,還要用力,又聽姬志道:「頭腦簡單的廢物。」隨後周志朋就感覺zi的手傳來劇痛並聽到咯蹦一聲。

等zi反應過來,姬志已經拉著宋如雪的手走了,並聽到:「別以為你是市長的兒子就無法無天了,這只是個小小的jiaoxun,好自為知吧。」

姬志明明已經走出去很遠,周志朋卻感覺聲音就在zi耳旁,再看zi已經變形的兩個手指頭與痛徹心扉的痛,周志朋茫然了也害怕了。

這人到底是誰,一直都透著神秘,一隻手竟然會將zi的手指捏變形。「啊,痛啊,醫生,快來醫生,我受不了了。」反應過來的周志朋痛的在原地亂蹦,引來了一群人駐足觀看,也將暗中保護他的保鏢引了過來,趕快送去了醫院。(未完待續……) 「你這樣對他,不怕招來他的bao嗎?」宋如雪雖然對姬志感到莫名的安全感,但得罪了tj的太子爺,宋如雪同樣替姬志感到擔心。在她認為姬志雖神秘,但卻是身在黑道,本就與對立,別的躲還來不及呢,姬志竟然敢主動去招惹。

姬志毫不在乎的道:「他算個屁,話又說回來,我不這樣對他,他遲早也會找我麻煩,在你第一次說我是你男朋友之時,我這個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就已經是他的肉中刺眼中釘了,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塊。只不過他一直沒有查出我的底細而不敢輕易動手而已。」

宋如雪聞言神色黯淡的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是真對他沒有好感又不能得罪他,才……」

見宋如雪一臉愧疚的樣子,姬志有些不忍,開玩笑的道:「說什麼呢,我幫你是我自願的,更何況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麼個漂亮的女孩子被別的色︶狼搶去啊,要搶也是我這個色︶狼的。」

宋如雪臉色緋紅,怒罵道:「討厭了,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雖然宋如雪這樣說但是心裡卻是美滋滋的,並且臉色帶著淡淡甜蜜的微笑。

姬志繼續調侃道:「我怎麼了?你早已經承認我是你的男朋友了,難道你不是我的嗎?我這人很自私的,我的東西,尤其是我的女人是不允許別人碰的,惦記也不行,所以註定我是要於他對上了。」

聽著姬志的話。又看到姬志身上隱約散發出來的霸氣,宋如雪痴迷了,好久宋如雪才反應過來。嬌聲道:「誰說人家是你的女人了。」說完這句已經羞的說不出別的話了。

姬志望著眼前這絕世美女,也有些走神,雖然剛才的話像是開玩笑,但姬志卻知道這似乎是zi內心深處的實話,要說這麼長時間的與宋如雪接觸,zi沒有動心那是騙人的,拋開宋如雪的外表不談。宋如雪的性格,為人,內心等都同樣吸引著姬志。而讓姬志不能確定的是,第一次見宋如雪時那股似曾相識的感覺與姬志第一次見到乾坤二人時的感覺相同。在沒見到乾坤二人之時姬志一直沒能弄明白zi的那感覺到底來自哪裡,但見過乾坤二人以後,姬志突然有一些明白了。因為他想到了玄武曾經跟他說過「遇到一些不認識甚至沒見過的人你要是有一些特殊的感覺。比如是似曾相識,那極有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人,這也只能靠感覺……」也就是說以姬志的猜測宋如雪極有可能就是他要找的屬下之一,與青龍他們一樣。所以姬志現在就不確定zi對宋如雪的感情是因為同為一類人還是因為真正的愛情了。所以姬志一直壓著這種感覺,而這次再回tj一是解決宋如雪的危機,最重要的是姬志決定試一試宋如雪是否真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你不想做我的女人嗎?」姬志在不知情的狀態下說出了一句驚人的話語。

宋如雪一愣,心莫名的突突亂跳,臉頰也迅速升溫。但嘴裡卻道:「這次你動手jiaoxun了周志朋,能躲過他的bao再說我們吧。」

這算什麼。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但聽話的意思是能對付的了周志朋就有希望唄。

姬志卻沒有表現出太大的驚喜,只是不著邊際的道:「假如你真是其中一員,你也就不再懼怕他。」

「什麼?」宋如雪沒聽明白姬志在說什麼,疑問道。

姬志沒有理會,又岔開話道:「你相信這個世界有一些未知的事情嗎?」

宋如雪看著熟悉,可現在又有些陌生的姬志,疑惑道:「你在說什麼呀?什麼未知的事情?」

姬志看著宋如雪的表情,突然想到現在的她就如zi剛接觸青龍他們一樣,而現在的zi又像青龍一樣,姬志也明白了青龍當時的心態,想跟一個普通人解釋一些玄呼其玄的東西還真不知道從何下嘴,青龍這麼多年的人還能跟姬志解釋一點,姬志可是一點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無奈姬志選擇了青龍當時最直接有效的辦法,姬志伸出右手打了一個響指,只見姬志的食指噗的一聲冒起一束火苗。

「啊,你會變魔術?這是怎麼變的。」宋如雪見狀驚奇興奮的喊道,說著還要伸手觸摸一下火苗的真實性。

姬志趕緊躲開,並熄滅了手指上的火,開玩笑,zi打出的火苗可是用純正的內功打出來的,雖然比不上傳說中的三味真火,但也比普通的火苗要熱的多,宋如雪一個凡胎要是觸一下輕則手掌作廢,重則性命不保。

宋如雪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厲害,還為姬志剛才的那一手感到好玩,同時氣憤姬志為什麼不讓zi仔細研究一下道:「快讓我kankan你是怎麼變的,教教我這個魔術。」

姬志認真道:「這不是魔術,那些都是騙人的,這是真實存在的,再看一次,但記著不許觸摸。」說著姬志再次伸出右手食指,突然轟一聲,姬志的食指就燃燒了起來。

「啊,著火了,小心你的手指,看你,玩火玩過了,燒到zi了吧,還不趕緊弄滅。」宋如雪再次驚叫起來,早已經忘了姬志剛才的叮囑,又要伸手去撲滅姬志手裡的火。

姬志又收回內力,火苗立刻滅了,見宋如雪一臉著急與關心的表情,也不忍心再說她了。

這時候已經是傍晚,姬志他們走出了機場,機場本就遠離市區,所以所處的地方沒有人,要不然剛才的一幕肯定引起別人的注意。

「我kankan,沒燒壞吧,怎麼這麼不小心,是,不是魔術,有哪個魔術師燒zi的。」宋如雪邊說邊關心的打量著姬志的手,翻來覆去卻找不到燒傷的痕迹。宋如雪一臉的疑惑。

姬志道:「這就是我說的未知事物,你沒有見過的東西。」

宋如雪不屑道:「切,少在這裡糊弄我,一個魔術而已什麼未知不未知的,你肯定不知道是否會燒到手,好在你用的材料特殊沒有燒傷。」

怎麼與zi預想的不一樣呢?她怎麼就認準是魔術了呢?哎,不管了,說我也說不清,做也不明白,只能用強了。

「喂,你要幹嘛?別以為你救了我,別以為你會變個魔術,你就可以對我不軌,喂,喂,喂,啊,再這樣我叫啦。」看著突然姬志強拉著zi走向路旁的小樹林,宋如雪亂喊亂叫道,她感覺今天的姬志不正常了,難道以前那個溫文爾雅的姬志只是裝的?只不過是在換取zi的信任,只為等到這一刻?現在終於露出了禽~獸的面目,啊,對,他可是呀,老天呀,不會吧,我怎麼會相信一個?誰來救救我呀?

越想越害怕的宋如雪,都要哭了,可後面姬志的話是讓她徹底崩潰了。「呵呵,你叫啊,即使是叫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了,呵呵。」聽著姬志嚇人的淫笑,宋如雪真想那個叫「破喉嚨」的人趕緊來救zi。

姬志這個鬱悶啊,至於嗎?不就是來個沒人發現的地方嗎?這是為了保險啊,沒人打擾啊,要不進行到一半被人發現怎麼辦?姬志見宋如雪亂喊亂叫都有哭腔了,見已經進入樹林深處,無奈鬆開宋如雪,快速咬破zi的右手中指,伸手將血抹到宋如雪的印堂穴上。

宋如雪剛感覺姬志放開她,還沒有下一步反應就感覺大腦轟隆一聲,zi腦海里突然chuxian很多影像,全身一震,彷彿想起了很多從未經歷卻又熟悉的東西……

姬志見zi的血剛沾到宋如雪的印堂穴,就一陣強光顯現,宋如雪腳下一個八卦圖chuxian,而宋如雪所站的位置是八卦圖中心稍外一些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水的位置,而與此同時宋如雪身後的景象變得扭曲蕩漾,如隔水觀望一般。姬志明顯感覺到一絲絲冰冷之氣進入了宋如雪的體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