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娘走進羽王主院,就看見了世凌坐在階梯上,無精打採的。

「我寧願王罵我罰我,也不要這樣子。」

世凌並沒有看人是誰,只是聽見有人在問,下意識說出這麼一句話。

說完,他頓了頓,等等,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世凌猛地抬起頭,便看到媚娘笑意吟吟走到他面前,他一個迅速起身,整個人好像打了雞血一樣,「媚娘,你終於回來了!」

媚娘好笑的看著世凌激動的神情,連忙安穩他的情緒:「咋滴啦?冷靜冷靜,姐不過出了趟遠門,你也不用想我想的這麼激動吧。」

世凌看到媚娘,都快哭了,噼里啪啦的跟她說這些日子他在世御華身邊是那麼的難熬……

許久。

媚娘余驚未散去,「你說的可是真的?」

世凌眼裡含著淚珠,連忙嗯嗯的點頭。

重生之帝后風華 誰料到媚娘用力一拍世凌的肩膀,忽略後者突然吃狗屎的姿勢,媚娘激動的說:「我就知道,我沒看錯那個小丫頭!」

世凌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你丫的能不能淑女溫柔一些?還有,你剛剛說什麼啊?」

媚娘看到自己用力過大,尷尬的笑了笑,清了清嗓子,「哎呀,人家這不是剛剛回來,好久沒有見你,怪想你了嘛。」

世凌沒好氣的嘀咕著,「有你這樣子想我的嗎?都快痛死我了,你看看你看看!」

媚娘翻了個白眼,「隔著衣服怎麼看啊?」

世凌氣呼呼的說,「要不要爺脫給你看啊!」 媚娘饒有興味的摸了摸下巴,赤果果的說,「好啊,脫啊。姐看著。」

世凌看著她眼裡劃過的惡趣味,才反應過來剛才都說了什麼,他憋紅了臉,修長有力的手指著媚娘,「你你你…」

媚娘笑起來很有韻味,她說:「我我我?」

世凌沒好氣的說:「媚娘,你變了!」

媚娘好像沒有聽出他言外之意,摸了摸自己的臉蛋,點點頭:「嗯,我也覺得我變了,變的更加美了。」

說完,還自我陶醉一下。

世凌抽了抽嘴角:「……」

「剛剛都被你帶跑題了!」世凌揉著肩膀,問她:「你剛才說什麼沒有看錯人?」

玩笑點到為止,媚娘道:「就是雪暖歌那個小丫頭。」

世凌:「那你直覺還是蠻準的。」

媚娘嘚瑟的笑著道:「那是。女人第六感可是很準的。」

「對了,王在哪裡?我要彙報一下雲上中洲那邊的情況。」

世凌想了想將自己鎖在書房裡的世御華,他嘆了口氣:「還是改天再彙報吧,王現在的樣子,有點嚇人。」

媚娘好奇,「怎麼了?」

世凌想了一個比較委婉的理由,「鳳七小姐,就是雪暖歌,和王吵架了。」

想了想,說的好像有點不是特別的準確,他又補充一句:「不,應該是分手。」

媚娘眼裡閃過驚訝,「怎麼弄成這樣子,你剛和我說不是只是吵架嘛?」

「沒有那麼簡單。」世凌嘆了口氣。

要知道這中間可是橫著三條人命。

媚娘不知道事情是有多嚴重,她罷了罷手,隨意的語氣道:「不要緊的,王悶.騷又少說話不會表達感情,吵架是正常的,等我進去教王幾招哄哄暖歌就可以了。」

世凌搖搖頭,王不會表達感情是真的,不然也不會鬧到這個地步。

他說:「你最好不要進去,你會後悔的。」

媚娘揶揄他,「不過數月未見,你怎麼就變得這麼慫了?王和暖歌吵吵架,情人之前的小情趣,很正常啊。」

世凌翻了個白眼,看了看周圍沒人,沒好氣的說:「正常?哪裡正常了,這中間橫著三條人命,你說正常?」

媚娘臉上的笑容消失,她蹙著眉心,聽的有些稀里糊塗的,「什麼三條人命啊?你能不能把話一次性說完?」

世凌一噎,「你還怪我了?剛剛要不是你岔開話題,我會忘了說?」

媚娘:「……那你現在說,我不岔開話題咯。」

世凌撿重點說,媚娘雖然聽的腦子有點暈,但大概還是聽懂了。

「你的意思是,跟在暖歌身邊那個小丫鬟死了,兇手是池仙子,而王就幫著池仙子,與暖歌對著干,還囚禁暖歌所有的契約獸?」

媚娘將他說的,大概用語言竄在一起。

世凌想了想,好像是這樣子,於是他點了點頭。

「卧槽!大大的渣男啊!」

媚娘見他點頭,猛的離世凌幾米遠,沒控制住內心的野獸,說了出來。

世凌的魂差點就被嚇散了,他連忙做噓的動作,沒好氣的對媚娘壓低聲說:「你要死啦!這麼大聲說,王可是聽得見的!」

媚娘可沒管那麼多,她攥緊拳頭,聲音還是壓低一聲,「真的沒有想到,王竟然是個渣男!」

想著自己一直以來效忠的王是個渣男,媚娘就感覺好像吃了蒼蠅一樣噁心……

王怎麼能是個渣男啊啊啊————

要知道她最痛恨的就是渣男!

媚娘想到自己曾經經歷過的一段感情,她咬牙切齒。

世凌沒好氣的打斷媚娘的話,不贊同的說:「王對鳳七小姐用情至深,你竟然說王是個渣男?」

華娛從1980開始 媚娘對於世凌這個想法,嗤笑:「世凌,你這是在逗我嗎?就算是效忠王,也不能這麼睜眼說瞎話吧!」

世凌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你才睜眼說瞎話!王不殺池仙子,一直護著鳳七小姐,是為了鳳七小姐的性命安危好嗎?」

媚娘沒有想到神轉折,她有些懵逼的啊了聲,怒氣開始下降。

「我剛剛話都還沒說完,你又打斷我,還亂說話!」世凌道。

媚娘對他翻了個白眼,「你自己不把話說完,怪我咯?」

世凌:「上吊也要給人喘口氣吧!何況我一口氣說了那麼多,就不能休息一下!」

媚娘擰著他的耳朵,「那你剛才點什麼頭!」

世凌連忙喊痛痛痛,「那我說的確實沒有錯啊,只是我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而已。」

「嗯?」媚娘危險的眯起眼睛,手上的動作又重了些。

「你們在幹什麼?」

「我們在討論王是不是渣男這個問題。」

媚娘背對著世御華,並沒有看見來人。

可是世凌不一樣了,他正面看見世御華……然後聽到媚娘毫無意識說的話……

世凌好想立刻暈過去,但是,他他他……體質好暈不過去!

「哦?媚娘你倒是說說,本王怎麼渣了?」

世御華聲音聽不出喜怒,媚娘聽到「本王」二字,她的背脊突然一涼,整個人僵硬在原地!

她的眼神死死的瞪著世凌,「你丫的怎麼不告訴我王來了!」

世凌無辜的回了她一個眼神,「是你自己說的太快了!」

「回答本王的話。」

世御華深邃的眼眸看著面前姿勢怪異的兩人。

媚娘立刻鬆開世凌的耳朵,她跪下認罪,「王,剛才是媚娘逾越,屬下願承擔懲罰。」

「本王倒想聽聽,本王是不是渣男。」

世御華說的時候,表情充滿嚴肅與認真。

媚娘哪敢說啊,她心裡已經將世凌的小人插滿了針=-=

世凌這丫的,真是害死她看!

媚娘硬著頭皮發麻的說,「王,您聽錯了,屬下說的是別人。」

世御華卻不吃她這套,「你說說,王怎麼渣。」

媚娘從來都沒有見過王原來這麼纏人的……

她十分艱難開口,「王,屬下不是……」

「說!」世御華冷道。

媚娘咽了咽口水,「經過討論,我深刻的知道,王不是……渣男……」

後面兩個人,聲音小的如同蚊子聲……哦不,比蚊子聲還小……

世凌在一旁假正經心裡的小人在大笑。=-= 媚娘,你丫的叫你擰我耳朵,報應來了吧!

世凌在心裡幸災樂禍的想著。

但有時候,人吧,不能幸災樂禍。

這不,世御華聽完媚娘說的,突然就對著世凌說,「現在到你說說。」

世凌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空氣突然一片安靜,他才反應過來,「啊?」

世御華:「嗯?」

「不,不是,王……」

到世凌苦著臉說不出話了。

「你們兩個很有閑心。」

世御華輕啟薄涼的唇畔。

媚娘低下頭道,「王,是我們逾越。」

世凌也道:「王,我們甘願領罰。」

世御華聲音若有若無:「你們說的對…」

媚娘和世凌震驚的對視一眼。

「…若是你們領罰,她能回來,那該多好…」

世御華嘆了口氣,他現在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只要有關於她的東西,他都會走神。

好想她,可是她決然的態度……世御華不免黯然神傷。

不過,怪誰呢,都是他自己的錯。

媚娘還沒有見過王這樣,她小心翼翼的道:「王,現在鳳七小姐在哪裡? 重生后我有了美顏系統 興許我是給她說說,開導開導,就沒事了呢?」

媚娘還是喜歡往恢復以前的樣子,因為他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是令她內心太不安了…

表面看著好好的好像沒有什麼事,可是實際怎麼樣誰知道哦……

世凌也附和道,簡直就是為世御華的感情操碎了心,「王,屬下也贊同媚娘所說的。」

世御華如同死水的眼眸掀起一些波瀾,他道:「他不喜歡本王的監視,已經讓風影回來了…去鳳族吧。」

媚娘起身,正準備往外走時,世御華又說了一句:「本王,和你們去。」

媚娘沒有異議,不過三秒,又聽見世御華補充了一句:「不了…還是你們去,本王在這裡…她說過,不見我…」

媚娘還真的開了眼界,她真的沒有想到這樣的情緒竟然會落在王的身上…

在沒有遇到雪暖歌之前,她一直都以為他們的王是不需要愛情這玩意…

即使是在遇見雪暖歌之後,媚娘也只是認為,愛情這玩意只是為王增添樂趣,誰知道,現在這個情況看著,好像王陷得有點深…

最終還是媚娘一個人去了鳳族。

也許是她運氣好,剛剛好遇見了要出門的鳳暖陽。

「鳳三小姐,我是媚娘,羽王身邊的人,不知道鳳七小姐現在可在族中?」

媚娘笑起來很美,舉手投足之間都是滿滿的女人味。

鳳暖陽搖搖頭,「你回去告訴羽王,小七不在族中,她去了雲葯谷。」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