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紅璧沒有再競拍開元鹿鼎,最終,慕容月花費兩萬枚聖石,將開元鹿鼎拍了下來。

慕容月有些詫異,道:「孔紅璧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放棄開元鹿鼎,他肯定別有目的。」

「不用管他,開元鹿鼎屬於聖明中央帝國,絕不屬於明堂。」

張若塵將一萬枚聖石交給了大司空,又將兩罐神血交給慕容月,讓他們分別去提取青甲聖象的象魂和開元鹿鼎。

支付一百二十枚聖石,提取了兩枚枯木丹,張若塵帶着石美人,先一步離開拍賣場。

兩人走出拍賣場,外面傳出淅淅瀝瀝的聲音,不知不覺之間,竟是下起了一場雷雨。

一道道閃電,猶如龍蛇一般,橫穿天際,發出耀眼的光芒。緊接着,震耳的轟鳴聲,從雲中傳了出來。

雨,下得更大。

歐陽桓撐著一把油紙傘,從雨中行來,身上有着一股風輕雲淡的氣質,含笑道:「顧兄,我已在天樂間,為你準備了一間最好的上房。」

張若塵向石美人看了一眼,用手指,溫柔的撩了撩她臉上的髮絲,隨後,才是向歐陽桓盯過去,道:「多謝。」

「帶顧公子去天樂間。」

歐陽桓的手指,輕輕的一招,兩位秀麗端莊的侍女走了出來。

兩位侍女,將張若塵帶到天樂間,她們便退了下去。

三層高的紅木閣樓,附帶有院落,院中栽種有古老的松竹。松竹在雨中搖曳,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閣樓的第三層,點着一根紅燭。

隨着寒風吹拂,紅燭的燭光不停跳動,使得氣氛顯得十分詭異。

張若塵與石美人盤坐在地板上面,相距一丈,相對而坐。

張若塵盯着她的雙目,道:「凌飛羽,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你應該醒一醒了,要不然,我們兩人,恐怕很難見到明天的太陽。」

剛才,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去,在閣樓的四方,發現了十多股強大的氣息。他們隱藏在風雨之中,帶有殺氣。

石美人坐在地上,長發如雨瀑一般散落,燭光下,身上的肌膚,顯得格外晶瑩,猶如一層細膩的玉蠟。

張若塵觀察着她的雙目,試探性的道:「與青天血帝的那一戰,摧垮了你的意志嗎?」

石美人的睫毛,輕輕的一顫。

同時,她十根纖細柔長的手指,也在不停顫抖,猶如一隻弱小的鵪鶉。

張若塵見她有反應,立即又道:「凌飛羽,三百年前的不世奇才,在同代人之中,堪稱無敵,從未敗過一次。你很驕傲,你的心中充滿了自信,你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裏。」

「你的修鍊之路,實在是太順利,沒有經過任何挫折。或者說,任何挫折在你的面前,也能輕鬆化解。」

「正是如此,你的聖道,才有巨大的缺陷。」

「你就像一件精美絕倫的陶瓷花瓶,沒有任何瑕疵,充滿美感,無論放在什麼地方,也都最為引人矚目。但是,只需用鐵鎚輕輕的一擊,你便會支離破碎,再也無法修復……」

「別說了!」

石美人的雙眸,流淌出眼淚,嬌柔得就如風雨中的梨花。

在這一刻,張若塵終於可以確定,凌飛羽的確是心境出了問題,精神意志受到嚴重打擊,從而一蹶不振。

張若塵盯着她,道:「敗給青天血帝,一點都不可恥,誰還沒有敗過?我敗給你了多少次,可曾倒下?」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凌飛羽,只是一個石美人。」

石美人閉着雙目,不敢與張若塵對視,輕輕搖頭,道:「今夜,我們不會死。」

隨即,石美人緩緩褪下衣衫,露出一具玲瓏剔透的嬌軀,主動向張若塵走了過去,兩片柔軟紅唇,印在張若塵的臉頰上面。

她的嬌軀,如同溫香暖玉一般,順勢倒在了張若塵的懷中,想要解下他的腰帶。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

緊接着,石美人飛了出去,嘭的一聲,撞擊桌案上面,將燭台打翻。

燭光熄滅,整個屋子,陷入一片漆黑。

「呼。」

窗外的寒風,不斷倒灌進來。

張若塵走了過去,盯着倒在地上哭泣的石美人,不禁捏緊了手指,搖了搖頭,道:「我從不打女人,你卻讓我破了例。我之所以打你,是不想看到你繼續墮落下去。」

今夜,張若塵若是苟且求全,破了石美人的處子之身,的確是能夠瞞過魔教的修士,從而安全離開珠光閣。

而且,石美人顯然是不想張若塵為難,所以選擇了主動。

但是,張若塵卻很清楚,若是真的那麼做,那麼,她也就徹底死去,再也不可能恢復精神意志。

今後,只有石美人,再也不會有凌飛羽。

張若塵最終還是有些不忍,輕嘆了一聲,將石美人拂了起來,重新將衣衫給她穿上,道:「放心吧!天無絕人之路,今夜,我會拼盡一切,殺出一條血路,將你帶出去。」(未完待續。) 千骨女帝的劍道造詣很高,但,在時間之道上的造詣更高。

從一開始,雷羽就被壓制,毫無還手之力。

當,女帝拿出時間源珠,引動時間奧義后,雷羽被時間印記光點和時間規則包裹,囚禁到循環時間中。

明亮的光團中,雷羽不斷揮錘,重複著同一動作。

他身上爆發出來的雷電,蘊含毀滅性力量,但,始終只能擊穿空間,無法破開循環時間。

他壽元快速流逝,越來越虛弱。

張若塵看見千骨女帝已經結束戰鬥,心中猛跳,也太強了吧,雷羽可不是弱者,居然這麼快就被困死。

論肉身力量,論修為,論近戰,她的確和玄一、荒天還有差距。

但,憑藉時間源珠和大量時間奧義,真要鬥起來,女帝絕不弱他們太多。掌握了時間,就算你速度再快,肉身再強,也無法靠近她。

幸好小黑不在,否則肯定當場膜拜。

「妙離啊,那時間源珠中,不會還有你的神力吧?雷羽敗得太快了,逃都沒有逃掉。」張若塵道。

正在與雷素靈鬥法的修辰天神,心在滴血。

何止是神力,連神魂都殘存了不少。

時間源珠既是神器,也是她的神源啊!

千骨女帝執掌著時間源珠,等於是掌握著一個弱化版的修辰天神,完全壓制了雷羽的精神意志,無法自爆神源,無法施展同歸於盡的拚死招數。

張若塵道:「你不是要讓我們見識天神的手段嗎?我都以無極神道調動天地之力全力助你,為什麼鬥了這麼久,你還沒將她拿下?你這樣不爭氣,我怎麼去和女帝談?」

「別藏著掖著了,拿出天神手段。女帝看過來了,你若再拿不下她,女帝必會親自出手,到時候我的面子往哪擱?」

修辰天神氣得很想直接撂挑子,太過分了,張若塵一直站在少陽神山上說風涼話,全靠她在前面拚命。

是,沒錯,少陰神海中,的確湧出源源不斷的天地之力,讓修辰天神有了與雷素靈一較高下的力量支撐。

但,終究還是差距太大了!

若神魂能夠達到二成無量,修辰天神有十足把握,擊潰雷素靈。若是有三成無量的神魂,她就有把握,將雷素靈生擒。

奈何她現在的神魂連一成無量都沒有!

張若塵滿臉失望,道:「算了,還是我親自動手吧!」

不得不動手,因為雷羽被困在循環時間中后,雷素靈已是動了退走之心,可不能讓她逃走。

張若塵衣袖一揮,六柄神劍錚鳴顫動,烈焰焚天,齊齊揮斬下去。

劍光瞬間照亮黑暗虛空,數之不盡的劍氣,如雨一般飛出。

「斬元!」

修辰天神長發如瀑,身上迸發出刺目的玉色光華,以手臂為刃,施展出一種時間類的無量神通。

手臂斬下,時間力量洶湧,像月牙刀刃劈落在雷素靈身上。

太快了,雷素靈避無可避。

「嘩啦啦!」

水流聲響徹天地。

雷素靈手中的黑色金屬法杖,迸發出幽沉神光,一條黑色大河顯現出來,將她身體包裹,擋住修辰天神劈出的無量神通。

黑色金屬法杖威力絕倫,形成的精神力防禦,連時間都無法衝破。

「黑水神杖!」

修辰天神認出她手中法杖,露出一道異樣神色。

「轟隆隆!」

六柄神劍斬落下去,劈得黑色大河浪起千丈,波濤洶湧。

一道道劍氣,不斷衝擊雷素靈的精神力防禦。

雷素靈體內像是有億萬雷電交織,皮膚都熔化了一般,只剩雷電體,神音浩蕩且充滿戾氣:「想找死,便成全你們!」

「黑水連天,五雷臨身!」

以她八十四階的精神力,加上黑水神杖,爆發出來的戰力異常驚人。黑色大河的河面被電光充斥,湧向張若塵和修辰天神,六柄神劍和時間神通無法擋。

「不就是一件精神力神器,還真以為自己無敵了?」

對上遠勝雷素靈的四大人,張若塵尚且無懼,他有多種抵擋精神力攻擊的手段。

張若塵站在巍峨神山的峰頂,雙手緩緩虛托起來,逆神碑在混沌神氣中浮現,並不算巨大,但顯得厚重而神秘。

逆神碑擋在身前,張若塵向雷素靈飛去,與黑色大河衝撞在一起。

「轟隆!」

見到逆神碑和張若塵越來越近,雷素靈神色緊張起來,精神力神靈最怕被近身。

張若塵此子很古怪,修為雖不算強大,但,修鍊出來神道,很可能是天下一品。

先前交鋒,她已看出詭異。

雷素靈直接施展精神力神術,攻擊張若塵神魂。

「縱你再如何驚艷,也不過是新生代的小輩。」她手中黑水神杖,直指過去。

逆神碑化解了大部分精神力攻擊,張若塵激發體內佛祖舍利和真理之心的力量,以自身精神力守護神魂,神魂依舊刺痛。

但,可以忍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