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當場死亡。

在臨死前的那一剎那,孩子們臉上還保留著純潔的童真。

他們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一個不留!殺!」陌生的軍令聲響起。

祥和山村霎時打破了昔日的寧靜。

大地開始顫抖,數千草原騎兵滾滾而來,如狂風掃葉般瞬間席捲整個山村。

山村在哭泣。

這是一個凄慘的傍晚。

天上的夕陽也不忍再看,快速沉寂下去。

無邊的黑暗席捲人間,籠罩大地。

不多時,一道道火光衝天而起,劃破夜空。

山村在燃燒,村人們在哀嚎。

隨後,哀嚎聲停止。

數千騎兵在火光的照耀中,奔向他方……

山村何辜?

村人何辜?

村童何辜?

……

東面。十里之外。

「前方出現火光!」

「快,快去看看!」

五名時空戰隊的兵王,騎著戰馬,向著前方瘋狂奔去……

不多時,他們到了。

「畜生!這些畜生啊!」

兵王們發出憤怒的吼叫。

「快找找有沒有活人,快,快點!」

兵王們奮不顧身,沖入火海,闖進燃燒中的山村,四處搜索著生命的跡象。

「醒醒,快醒醒……死了!村頭的人死完了!」

「隊長,南面的村民也死了!」

「隊長,北面的村民也死了!」

聽到此話,已被任命為斥候隊第十二分隊隊長的「雲飛揚」,急速奔向西面。

村尾。

一間不大的木屋,院門打開著,熾熱的火焰在院中燃燒。

雲飛揚趕到木屋前,隨即停下腳步,一眼望了進去。

這一刻,映入雲飛揚眼帘的是一張稚嫩的俏顏,像極了溪山村的「慧娘」。

俏顏的主人是一個年輕的少女。

少女倚靠在門窗前,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動人。

只是!!!

少女胸口,存在著一個偌大的血洞。

觸目驚心!

鮮紅的血液從血洞內流出,將少女的布衣染成通紅一片。

在熊熊火光中,血洞是如此的刺眼,如此的奪目,彷彿……這是天地間僅有的色彩。

冥冥中,彷彿看到漢兵的到來。

頻臨死亡的少女,霎時湧起一絲生機。

她努力張了張口,彷彿想用這最後的生命,向來者訴說些什麼。

然而……

她卻沒有喊出半個字。

雲飛揚不顧烈火,飛速沖了進去。

這時。

少女的身體一軟,無力癱倒下地。

「醒醒,快醒醒!別睡,不能睡啊!」

雲飛揚拚命按壓著少女的胸膛,似乎想要努力挽回這條年輕的生命。

可惜……

少女的瞳孔渙散了,最終陰陽兩隔,徹底死去。

致死,少女都大睜著眼睛。

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

「畜生,這些畜生!啊——啊——————」

雲飛揚撕心裂肺地吼叫起來。

吼聲響徹火海,響徹山村,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絕望……

隊員們奔了過來,齊齊發出怒罵。

「畜生,這些畜生!」

「他們都該死!全都該死!」

每個人心中蘊藏著無盡的怒火,怒火滔天,誓要埋葬人間一切罪惡。

在隊員們的怒罵聲中,雲飛揚抬起手來,輕輕地、小心翼翼地幫少女的雙眼閉上……

下一瞬。

雲飛揚猛然起身,發出鐵血至極的命令:「找到他們、消滅他們!」

「是!」

隊員們敬禮,隨即兵分三路。

一人留下等候;一人原路返回,好將此村情景告之二十裡外的羽林輕騎;最後三人則順著馬蹄印追去,誓要幹掉那些畜生……

一刻鐘后。

雲飛揚等人終於追上了那股屠村敵軍。

敵軍靠河紮營。

炊煙升起,營中傳來陣陣猖狂的笑聲。

聽到這些笑聲,雲飛揚等人憤怒欲絕……

「下馬!摸過去,小心對方的斥候兵!」

雲飛揚低聲下著命令。

眾人立刻下馬,將戰馬隱藏於某處叢林間。

隨即,三人借著夜色,向敵營慢慢摸了過去。

作為共和國最優秀的特種兵,雲飛揚等人從三百萬現代軍人中篩選而出,精通各種各樣的特種作戰技能。

不論是山林,還是平原,亦或是敵後暗殺……

他們無所畏懼!

途中,他們躲過三名敵軍斥候,漸漸接近了敵營。

三人趴了下來,藉助草叢潛伏,等待援軍。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突然!

前方敵營出現一股輕微異動。

隨後,四名匈奴人搖搖晃晃地走出敵營,向著隱藏之地走來。

雲飛揚三人趴在草叢中,一動不動,彷彿連呼吸都已經停頓……

漸漸地,漸漸地,四名匈奴人近了,越來越近了。

就在這時。

就在距離一米外,匈奴人停下腳步。

隨後,三名匈奴人拉開褲索,開始小解……

雲飛揚與兩名隊員一驚,暗道不妙。

因為,還有一人沒有小解啊!

果不其然,這時,剩餘那名匈奴人開始繼續向前走來,似乎他並不想和同伴一起小解。

他想再往前一點。

而前方一米,就是雲飛揚等人的藏身之處。

一米有多遠?

對於古人而言,就是:一步。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