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璇鍩「深情」地忘了忘她,眨眨眼睛,吐舌買了個萌!哼!遲到算個什麼啊,惹支瑾萱不高興了,死罪一條啊!

「不吃這一套!」扭頭繼續跑!

宋璇鍩只好跟上。拚命的跑終於趕上電梯了!上了電梯,終於喘了口氣!累死了!

。。。。。。。。。

努力,努力,再努力。唉!終於趕上了!

站在教室門口,剛剛氣喘吁吁的兩人早已優雅,以淑女的形象展現在大家面前!

宋璇鍩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拿出書本,扭頭告訴支瑾萱上課時叫她!不,應該說那個插班生來時!便開始懶洋洋地拿手機玩了起來!也不管幾點了!

「你們聽說了嗎?」老師還沒來,同學們便開始組團說話。「今天要來的是亞洲堂主的兒子!」

「嗯,是從國外留學回來的,根據亞洲堂主的基因。他兒子一定帥爆了吧!好期待啊!」還用雙手拖住下巴,仰頭望著天花板,一副花痴的樣子,不是誰都能表現出來的!

「期待有什麼用啊!你又沒那個福分!」

「我要能當上他的妻子,此生足已!」

「你爹地有權有勢,有money!還要他幹嘛?」

「你不懂,誰能敢攀上他,榮華富貴,想之不盡,用之不完啊!」沒錯,她家的確有權有勢有money,但一旦有關黑道的,誰有一切,便誰是老大。

那女生本還想說些什麼,卻被。。。。。。。

「砰砰砰!」老師的敲門聲打斷了一切。所有人都望著老師,準確的說是她後面的那個「插班生」!

。。。。。。。。。。。。。。。(此章以完)

鍩鍩發現話的確很多,所以以後會努力改進的! 被厲念念這麼一說,這位同學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

漲紅著雙頰,顯得有些心虛的望向宋相思,略顯尷尬的做著辯解:「瞧你說的,我哪有欺負你啊。」

「你明明就有,昨天你還……」

未等厲念念將話說完,厲震霆便制止了他繼續說下去的想法。

緩緩的蹲下身來,義正言辭的瞪向厲念念,嚴肅的說著:「念念,話可不能亂講,我看這位同學老實的很,可是一點也不像是你所說的隨意欺負同學的那種人,作為同班同學呢,你們所做的應該是將關係處理好,對不對?」

後面的這些話,厲震霆是沖著那個男孩子說的。

心虛的男孩子自然知道厲震霆這是在警告他,低垂著頭,不敢多言。

最後還是厲震霆提醒他,現在是放學時間,他應該回家找自己的父母了。

小男孩這才恍然大悟的離開,臨走時還不忘恭恭敬敬的向厲震霆鞠躬表達著一份謝意。

「爸爸,他真的欺負我,昨天他還搶了我的文具盒呢。雖然後來還給我了,但是已經被他玩壞了,那可是媽媽給我買的文具盒,我超級喜歡的。」

提到這個文具盒,宋相思倒是印象深刻的。

那天下著大雨,厲念念之前用的那個文具盒壞掉了。

因此在家中大哭大鬧,宋相思得知事情的緣由后,便冒著傾盆大雨,前往附近的商場給她買了這個文具盒。

當時的厲念念在看到這個文具盒后,愛護的不得了,就連睡覺都要抱著。

也難怪她剛剛的情緒會如此的激動,如此的反感這個同學了。

「好啦,我的小公主,東西壞了可以在買,但是你與同學之間的那份友情若是沒有了,就真的沒有辦法在彌補了,這一點,你要搞清楚啊。不要因為這點小東西,就心生嫌隙,這樣做是不對的。」

在厲震霆和宋相思的一番教導下,厲念念似乎明白了。

輕輕的點點頭,很開心的牽著彼得的手,很認真的說著:「從明天起,我就可以和小哥哥一同上下學了,到那時,他們誰也不敢欺負我了,小哥哥,你會保護我的對嗎?」

面對厲念念所提出來的問題,彼得並未在第一時間做出回答。

內心則是掙扎著,猶豫著。

要是厲念念不是厲震霆的女兒,他自然會義無反顧的保護厲念念。

不為別的,就沖當日厲念念對他的那份照顧,他也會義無反顧這樣去做。

可造化弄人,厲念念偏偏是厲震霆的女兒。

可為了不引起宋相思和厲震霆的懷疑,當著他們的面,彼得的話雖然有些遲疑,但還是做出了肯定的回答:「當然了,哥哥保護妹妹是應該的。」

雖然說彼得的這番話有些遲了些,但厲念念還是因為這番話而開心著。

笑著拉著彼得的手,很是開心的說著:「我就知道小哥哥對我最好了。」

「好了,咱們有什麼話還是回去再說吧。學校也快關門了,彼得對這裡環境也有了初步的了解,等明天入學之後呢,念念,你的任務便是陪著彼得將這裡好好的熟悉一遍好嗎?」

面對宋相思的叮囑,厲念念自然是爽快的答應了。

在宋相思看來,厲念念和彼得的相處非常融洽,可實際上並非是這樣。

對於厲念念的熱情,彼得總是想著辦法去逃避,去拒絕。

厲念念一次次被傷了心,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沒有放棄。

依舊一如既往的對彼得好,他認定了彼得就是自己的哥哥。

「小哥哥,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好不好?」

下課之後,厲念念主動來到彼得的身邊,做出了邀請。

臉上寫滿了興奮,笑容燦爛的等待著彼得的回答。

對於厲念念的邀請,彼得皺了皺眉,最終做出了否定的答覆:「不了,我不餓。」

「你怎麼會不餓呢?你早上的時候吃的並不多啊,小哥哥,走嘛,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雖然食堂裡面的飯菜不是很好吃,但……填飽肚子還是可以的。」

厲念念就像是個粘糕一般,硬貼在了彼得的身上,期待著彼得能夠給與一點點的回應。

「厲念念,依我看你根本就是在撒謊吧?也不知道你是從哪裡找來的小男生,居然讓他冒充你的哥哥,只不過,你請來的這個小男生好像並不太願意配合啊,我媽說了,做生意的人啊,就是心眼多,你爸爸將生意做那麼大,肯定心眼不少,你的這個小哥哥是花了不少錢買來的吧?」

被同學們這般嘲諷,厲念念委屈的努著小嘴,之前拽著彼得衣服的手,此刻也識趣的鬆開。


眼睛中含著晶瑩的淚花,楚楚可憐的低垂著頭,小聲的嘟囔著:「我沒有,小哥哥的確是我的孿生哥哥,我沒有撒謊,我沒有撒謊,小哥哥,你倒是解釋一下啊,為什麼你不願意跟我玩?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啊?」

說話間,厲念念委屈的淚水吧嗒吧嗒的掉下來。

彼得之前是不打算管這些破事的,畢竟,厲念念被大家誤會的話,作為仇人的他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可是當他看到厲念念委屈的落淚后,他便變得不太淡定了。

一把握住了厲念念的手,帶著少許的怒意,瞪向那些個看熱鬧的同學,斬釘截鐵的說著:「念念說的沒錯,我就是他的孿生哥哥,我只是還不太習慣身邊有個妹妹糾纏著而已,我們家的事情用得著你們在這裡說三道四嗎?」

彼得霸氣的向眼前的這些人做出了質問。

彼得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這份氣勢,像極了厲震霆管理公司時的模樣。

隱隱散發著一份威懾力,令原本看熱鬧的這些同學變得鴉雀無聲。

厲念念吃驚的抬起頭,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彼得竟然開口為他辯解了。

「笨蛋……」

注意到厲念念抬頭望向自己的目光,彼得為了掩飾掉自己現在的那份尷尬,故作生氣的模樣,簡單的說出來這兩個字。

「只要哥哥承認我這個妹妹,我願意做哥哥的小笨蛋。」 老師慢慢挪開身子,一名15,6歲的男生站在展現在大家面前:一身帥氣純手工西服,黃色短髮,手上帶著勞力士218206型手錶,腳上一雙光滑的牛皮鞋子,沒有牌子,一看就是純手工製作的!最完美無瑕的是他那張尖尖的瓜子臉,高橋的鼻樑,濃濃的眉毛下有著比常人密,且長的睫毛。紅紅的嘴唇,更稱托出皮膚的嫩白。

完美無瑕的一個男人,不,應該說是男生站在台上,嫩白的皮膚讓人忍不住稱他為男孩,冷酷的氣質讓人以為這是個男人,其實他只不過是一個16歲的男孩而已,比12歲大,不是兒童;比18歲小,不是成年人!(看到這裡,我忍不住要吐槽了:哪個上高一的不是比12歲大,比18歲小啊?)

「哇!好帥啊!」「他的皮膚好白啊!」「一看就很有錢!」(孩子,你家沒錢嗎?沒錢你能來這裡上學嗎?)「不愧是亞洲堂主的兒子!」下面一堆白痴加花痴的聲音傳來。

支瑾萱聽著她們一聲聲的尖叫,眼中露出別人不易察覺的,或許連自己也不易察覺,有驕傲,有悲傷,甚至帶一點凄涼!


她用手拍拍宋璇鍩的肩膀,示意她那個插班生來了!宋璇鍩點點頭,她早已知道,這麼大動靜,她又不是聾子,讓支瑾萱叫她只是個形勢而已,這一點,支瑾萱早就知道了,她也樂意,反正顯得無聊!至於為什麼說這是一種形勢,那是因為一個故事,無關緊要,卻告訴了她們一個大道理!

宋璇鍩關掉手機,抬眸望去。哼,果然是他!她沒有說話,她知道,無論是支瑾萱這樣的皇室貴族公主,還是如她般身價過百億,甚至上千億的大小姐,此時也不該站起來,說話!

「咳咳!」老師咳嗽了一聲,示意他們停止議論!

同學們理所當然的停了下來。

「這位是我們瓔珞學院,高一,2班新來的同學,是亞洲首富任光程的兒子:任恩來!」老師右手扶住講台,左手五指併攏,放在離任恩來小腹一公分的地方介紹,並表明他的身份!

「大家好,本人姓任,名恩來,請多指教!」任恩來用他清脆,響亮的聲音又將自己介紹了一遍!

「哇,好有禮貌啊!」「聲音好好聽啊!」「我好喜歡他啊!」一群花痴加白痴又開始拍馬屁!

「呵呵!」在大家議論的正熱鬧的時候,一聲笑聲從第004章已完)

快到中秋節了! 「喲,這不是任小百合嗎?」她的聲音並不是很大,卻足以震撼人心,讓有心人覺得聲音,回蕩在整個教室里,一遍遍的,迴旋在耳邊!

額,我親愛的宋大小姐,你這是在損我男神嗎?

宋大小姐,你跟我男神熟嗎?(言下之意就是:你怎麼能跟我的男神熟呢!)

他是男是女?(這個好變態!你可以去泰國做個人妖手術啊!)

「兒時名稱,沒想到你還記得!?」這一句是問是肯定,或許只有任小百合自己知道了!

看吧!他果然是個男神!

啊啊啊啊啊啊!

下面女生心中在咆哮啊!

「那是當然!對了,既然你任恩來,都是有家事,有未婚妻的男人,怎麼還沾花惹草啊?」宋璇鍩不說話,不要緊,一說話,句句名言震撼我心啊!正所謂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我男神什麼時候有的未婚妻?

什麼叫沾花惹草?(終於來了正常的!)

啊啊啊啊啊啊!是男生好不好,對吧?恩恩!(吐槽:這個恩恩,還不如任小百合呢!)

什麼?我男神的未婚妻是誰?我要殺了她!

「告訴你恐怕你不敢殺吧!」宋璇鍩回過頭來,看著那個女孩!

宋大小姐,你會讀心術嗎?

「不會,只不過我在美國進修了心理學5年!」5年啊!什麼概念,用在別人身上可沒什麼過分,但她,基本上沒有一個東西能讓她—-宋璇鍩學5年了!

支瑾萱在一旁拿著手機玩著,絲毫沒有估計那邊的事情,反正那群人有不敢拿她們怎麼,對吧?

「5年啊!很長時間的哦!」那女孩子的旁邊站起一位女生!

很顯然,她與其他女孩子不一樣,一襲紅色衣服,雖是還有些寒意的4月,卻穿著紅色短褲,短到沒朋友啊!妖嬈!有點過分!紅色更顯得放蕩!在宋璇鍩眼裡她,只不過是一輛bus,別人想上就上!別人都是賣藝,不賣身!她是賣身不賣藝!

「的確很長啊!只不過,沒有你的短褲長!哦!那應該是裙子吧!」冷嘲熱諷,比口技嗎?看誰厲害!

「呵呵!」她怎麼能聽不出來宋璇鍩言外之意呢!她們,可是老「朋友」了!「當然了!也沒鍩鍩的抹胸禮服低!是吧?我的宋大小姐?」比衣服?來試試看啊!

「喲!我看看,這不是迪奧的衣服嗎?蘇萊籽你還真是大方啊!看來現在不怎麼缺錢啦!」

「你想怎麼樣?」她還不知道宋璇鍩嗎?每次都變著法的整她!這次。。。。。。。到底如何她也不知道!

「呵呵!我想如何?我想如何你還不知道嗎?」她頓了頓有道「蘇萊籽?」

「當然不知道了!」她要知道還要問她嗎?

「慢慢,」她故意停了下來「等!等是最好的方法!」同樣,也是最摧殘人類思維的東西!

「你。。。。。。。!」

「我什麼我?我說的不對嗎?」這一句,明顯是問同學的!

而此時,沒有一個人注意了她們的爭吵,而是被另一幕畫面鎮呆了。。。。。。。。

。。。。。。。。。。。。。。。(此章已完)

親們想知道是什麼畫面嗎?那就繼續往下看唄! 「你還真是個小笨蛋。」

我明明對你很不好,可是為什麼你永遠是這樣的天真?還是一如既往的粘著我?

作為富家千金,你不應該是高傲的像個小公主,遇到我這樣冷眼相待的,便憤然離去的嗎?

彼得的心中這般複雜的想著,臉色顯得格外凝重。

倆人一同來到了學校的食堂,厲念念因為個子有些矮,在挑選自己喜歡吃的食物時是有些局限的。

在排隊的時候,彼得便看到厲念念時不時的會踮著腳尖張望。

以肉眼查看厲念念與這些食物的高度,便猜出了其中的原因。

「想吃什麼?等會我給你點。」

彼得第一次主動向厲念念做出了詢問。

「我想要吃糖醋排骨,還想要吃紅燒茄子,還有蛋炒飯,小哥哥,你吃什麼啊?」

彼得並未回答厲念念所提出來的問題。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