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小丹丹啊,求你個事兒唄。”秦少傑突然笑眯眯的看着薛丹說道。那表情,就好像大灰狼看見小白兔,加菲貓看見意大利麪一樣,雙眼放光。

“你……你又想幹嗎。”薛丹驚疑不定的問道。“別用這種眼神看着我。有事就說,如果我能幫的,就幫你。”

“嘿嘿。”秦少傑笑了笑。說道。“其實呢,這事也挺簡單的,我不是開了家武館嘛。這個,我就尋思着打個廣告,你幫個忙唄。”

“打廣告?”薛丹疑惑道。“這個你幹嗎找我啊?”

“這個,我是想讓你幫忙去發傳單。”秦少傑說道。

“發傳單?幹嗎非要找我啊。你自己不行嗎?或者找凌芳姐幫你發啊。”薛丹問道

“哎呀,那可不行。”秦少傑連忙說道。“我找你不是因爲你是美女嘛,美女發傳單,那不是有效果嘛,你說我一大老爺們發的傳單,估計效果不咋樣。現在都講究眼球效應了。”

“那不是還有凌芳姐麼,她比我可漂亮呢。”

“那可不行。你想啊,這可是大學啊,多危險啊。”秦少傑說道。

“危險?有什麼危險的?”薛丹一臉莫名其妙。大學有什麼危險的。發個傳單麼,又不是上戰場。

“還不危險?”秦少傑說道。“大二大三的師兄可都盯着大一的學妹呢,我怎麼能讓凌芳去發傳單呢,萬一被別人騷擾了咋辦?不是有句話說嘛,防火防盜防師兄。”

“那你就不怕我被騷擾嗎?”薛丹聽了秦少傑的話,撅着嘴氣鼓鼓的問道。

難道我就不是美女嘛,你也會被騷擾的。就算我不出去,都有好多人堵着送花呢。

“不一樣的,咋說凌芳都是我老婆,萬一她被騷擾,你說我是動手呢,還是不動手呢?再說,打架是影響社會和諧的。”秦少傑一本正經的說道。

好呀,好你個秦少傑啊,爲了凌芳姐,你就要犧牲我啊。

薛丹那個氣啊,想也不想,就大聲喊道。“那我也做你老婆好了,你找別人去發吧。”

這句話一出,教室突然安靜了下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剛去學校店裏看完的凌芳也正好走了進來。

薛丹一句話出口,便暗叫不好。看着站在門口一臉詫異的凌芳,還有那些似笑非笑看着她的同學。薛丹頓時雙頰飛紅。

秦少傑也被這句話給震住了。看着一羣同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又看了看門口的凌芳,秦少傑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完了,這又是一大八卦啊。不用明天,幾分鐘後,薛丹的這句話一定會出現在學校的論壇上。

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

藝術系的花,體育系的草,考古系的悶~騷滿地跑。

也就是說,漂亮的姑娘基本都在藝術系,而帥哥,大多都在體育系。而考古系則是盛產悶~騷。

你想想,畢業後每天抱着一堆古董跟死人腦袋研究來研究去的。再加上在學校的時候,考古系本來就是狼多肉少的局面,所以,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這羣以後註定要搞考古研究的男生,一個個都肯定被憋的夠嗆。

雖然有人說學哲學的也是悶~騷。但你架不住人家會吟詩啊。學哲學的,那腦子都不同尋常的,說出來的話,都是有內涵的。人家隨便說幾句有點頓挫感的句子,那就是吟得一首好詩啊。嘿嘿,你懂得。

“這個,芳兒啊,她開玩笑的。”秦少傑看着已經坐在自己身邊的凌芳,滿頭大汗的解釋道。

“我知道。”凌芳笑了笑說道。

“凌芳姐,你,你別誤會啊。”薛丹也吱吱唔唔的說道。

“剛纔是他故意氣我,我才說出來的。”

說着,薛丹怕凌芳不相信,又把剛纔跟秦少傑說的話重複了一遍給凌芳聽。

“你啊,就知道欺負人。”凌芳嗔怪的看了一眼秦少傑說道。

自己的師弟,現在是自己的男人,就是這個性格。從第一天到自己的時候,就是這幅德行了。

“這個……你們聊吧,幫我請假,我出去下。”秦少傑說了句,飛快的跑出了教室。

我靠,危險啊,這一羣同學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在呆下去會不會捱打也說不好。

正如他所想的,要不是快要上課了,估計他就得被羣起而攻之了。

咱考古系本來美女就不多,一個校花級別的凌芳已經成了你秦少傑的私藏品,現在另一個校花跟你表白,你竟然說她是開玩笑的。我的天啊,秦少傑,你這天殺的貨。我們都不好意思下手,你竟然拒絕了。

這就是考古系多數還單身的男同學的想法。

秦少傑這個不怎麼經常來上課的花花公子,已經成了考古系衆多男生要討伐的對象。

半小時後,薛丹的那句話果然出現在了學校的論壇上。

《班花主動表白,慘遭負心男拒絕》這個高亮置頂的標題,瞬間成了討伐秦少傑這個負心男的戰場。

而秦少傑,卻早已經跑到李援朝那裏去送小藥丸去了。 去李援朝那跑了一趟,秦少傑也沒事可做。這突然嫌下來,還真不適應。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那就是就算成了神仙,也是個勞碌命。

想來想去,便想起自己還沒來得及融合那雷神之翼呢。想了一下,覺得也只有特別行動處那地下訓練室最適合了。哪裏,不容易被人看到,也不容易被打擾。

“哎呀,少傑,你怎麼來了。你知道不,我可想死你了,你回來好幾天了,就那天給我打了個電話,你可不知道,你在RB失去消息那幾天,我還真以爲你完了。”剛走進特別行動處,正巧碰到剛來上班的秦賀,秦賀這個激動啊,張開雙手就要來擁抱秦少傑。

“停住。我可不習慣被男人抱。”秦少傑趕快制止了秦賀的熱情。

“靠,我又不搞基,你怕什麼。”秦賀對於秦少傑阻止他的熱情,很不滿。

“訓練室沒人吧?”秦少傑問道。

“怎麼沒人呢,人都在呢,對了,你那個警花朋友也在呢,據說訓練的還不錯呢。”秦賀說道。

“哦?你說王悅?”秦少傑突然想起,去年的時候,王悅那個小辣椒也加入了國安局,雖然還沒正式通過考覈。

“是啊,就是她。對了,你來幹嗎的?”秦賀問道。

“我要用訓練室,不如你先給他們放假吧。幫我把門。”秦少傑說道。

“行,這沒問題,走吧。”秦賀對秦少傑的話,從來都沒有懷疑,他說有用,那就是有用。

別看秦賀跟秦少傑一見面就沒大沒小的胡鬧,但他身爲特別行動處的處長,卻也是不小的官呢。按級別來說,他是屬於少將級別的。手底下算上文職人員,也幾十號呢。雖然大多數特工都在各地執行任務,就秦少傑這麼一個閒人。但秦少傑是什麼人,是他手下王牌中的王牌啊。

這正個特別行動處,除了孔銘,也就秦少傑敢踹他屁股。

“啪啪。”推開訓練室的門,秦賀拍了拍手說道。

“都停一下,全體集合。”

隊員們立刻放下手頭上的事,迅速的站好隊形。秦少傑掃了一眼,還真看到了王悅。這小辣椒,黑了不少,看來不知道這幾個月被秦賀給送到什麼地方去受虐了。

“這位我也不用介紹了,你們都認識。”秦賀指着秦少傑說道。

“他現在要用一下訓練室,你們全都出去,留下一個小隊,在門口看守,誰也不許進去。”

“是。”隊員們立刻立正敬禮,然後排着隊跟着秦賀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個小隊在門外看守,其他全都該幹嗎就幹嗎去了。

……

“老傢伙,你說就這樣把這東西放在雙手中灌注真元就行了嗎?”秦少傑看着手中握着的兩個形如翅膀一樣的石頭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的。”冥說道。

“理論上?”秦少傑一愣。“我靠,你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啊。”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就是這樣做。但能不能融合,這我就不知道了。”冥說道。

“這東西,要是是個修行人就能融合,那現在也不存在了。”

“那什麼人才能融合?”秦少傑問道。

“有緣人。”

“靠,等於沒說。”秦少傑鬱悶道。“既然是這樣,那我就看看我有沒有緣分吧。”

說着,秦少傑盤膝坐下,雙手中各自握着一塊靈石,緩緩調動起真元灌注了進去。

“呃,老傢伙。沒反應啊。”秦少傑看着手中好無反應的靈石說道。

“哎,那看來,你不是有緣人了。”冥嘆了口氣說道。

這麼好的東西,不能自己用,也着實有些可惜。

“靠,我還不信了,我再來。”秦少傑說着,便調動起大量的真元灌注進靈石之中。

“小子,你小心一點,可別把真元都浪費了。”冥提醒道。

冥剛說完,突然感覺到腦海中“轟”的一聲。緊接着,雙手中的靈石開始變的炙熱。竟然,竟然開始一點點的融化,不,確切的說,應該是開始一點點的融進秦少傑的雙手中。

“老……老傢伙,開始融合了。”秦少傑激動的說道。


“別說話,繼續灌注真元,慢慢的引導這股力量融合進你的天丹之中。”冥急忙說道。

秦少傑又開始瘋狂的把真元灌注進靈石,而靈石的融化速度也漸漸加快,沒一會,便消失在秦少傑手中。這時候,秦少傑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有一股非常暴戾的氣息在遊走。

“快,快點把這氣息引導進你的天丹,不然你會承受不了的。”冥焦急的說道。

這可是雷神之力,非常可怕的力量。

“老……老傢伙,我,好難受。”秦少傑說道。這雷神之力,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擁有的。

“快,心神合一,繼續引導,我會用護住你的心神的。”冥說着,便祭出了七竅玲瓏塔。把秦少傑罩在了中間。

“噗”秦少傑突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這雷神之力果然霸道無比。

“加油,繼續下去,你已經能控制住了。”冥飛快的說道。

秦少傑此時的感覺卻不是那麼好。整個身體就好像要被這股力量撐破一般。雖然一直在把這股力量往天丹中引導。但這始終是雷神之力。磅礴的力量在秦少傑體內肆虐,瞬間就讓秦少傑吐出幾口鮮血。

而現在,秦少傑在冥的七竅玲瓏塔護住心神的情況下,天丹飛快的運轉起來。來吸收這磅礴的雷神之力。

就在秦少傑把雷神之力融合進天丹中,剛要鬆了口氣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天丹中的雷神之力突然一下全部炸開,瞬間遊走到秦少傑身體的每一處。讓秦少傑覺得,自己好像馬上要爆炸了一般

“老傢伙,快收了塔。”秦少傑突然大喊道。

“怎麼回事?”冥急忙問道。

“快……快收了塔,我要控制不住了,會把你的塔毀掉的。”秦少傑咬着牙說道。

“唰”

七竅玲瓏塔瞬間被收回,而秦少傑,也再也控制不住這股力量。

“啊”

秦少傑一聲長嘯,頓時,身體中竟然竟然噴發出一道道紫色的電光。

“轟轟轟”磅礴的真元也隨着這一道道電光從秦少傑身體中爆發出來。

整個訓練室瞬間就被席捲其中,所有的器材,全部報廢。

“啊”

秦少傑又是一聲長嘯後,整個訓練室也安靜了下來。 在秦賀關上訓練室的門後,一小隊的隊員全都圍在了門口。秦賀見狀也沒說什麼,然後跟着就把耳朵貼在了門上。奈何等了半天,裏面一點動靜都沒有,正要離開,突然聽到裏面傳來秦少傑的一聲長嘯。

“怎麼回事?小秦?”秦賀一驚,拍着門大喊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