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右深吸口氣,她謹慎的將一個個玉瓶裝入符戒中,而後剎那離去。

「你也退去吧,記得,不要出手,靜觀其變。」林凡瞥了一眼夜叉王,又賜了他一顆補充精元的丹雲層次神丹。

夜叉王告別離去。

「你還要去觀戰嗎?」羅剎王看向林凡。

林凡搖頭,道:「不去,我需要休息,只需要知道結果就行。」

羅剎王皺眉,道:「昨夜動靜很大,瞞不過世人。

「很簡單。」林凡嘆了聲:「這是三魄凝神丹,你分別送與雙皇。」

羅剎王眼眸微挑:「如此甚好,便說你仰慕雙皇已久,昨夜苦煉此丹,那般動靜,皆因此丹藥起。」

羅剎王離去了。

林凡靜靜的盤坐在蒲團上。

時間倉促與緊迫,他恨不得下一剎那就消了這心魔。

但卻是不能。

……

「敢問羅剎王,木易兄為何不至?」

讓羅剎王沒有想到的是,當她來到雙皇宮時,第一個向她發問的,竟然是一直都在努力降低存在感的青目王。

「哼,本王有必要向你解釋?」羅剎王譏誚。

她不善於隱藏,更不懂偽裝,那便直接無視。

恰好也就是她這一如往常的無視,讓得青目王的心神鬆緩了太多。

「羅剎,昨夜的動靜可是太大,可是我們那尊第一神師煉製什麼驚天的大葯?」

幽皇也發問。

昨日夜間,天威濃郁,天劫不斷,粗如山嶽般的雷霆持續一夜,那羅剎寒刃也垂在天穹一夜,誰能不好奇?

羅剎王起身,道:「稟皇者,外子敬仰雙皇,早就想為雙皇煉製寶丹,但怕才疏學淺不能成,故而一直沒有稟告雙皇。」

「哦?」森皇一笑,道:「若是第一神師都言才疏學淺,那這天下的丹師,可都要羞愧死去。」

「吾皇過獎了。」羅剎王趕緊拜下,道:「外子昨夜冒死煉製三魄凝神丹,僥倖成功,此時,望雙皇笑納。」

「三魄凝神丹!」幽皇驚呼;緊急追問道:「確定是這種逆天大丹?」

「不敢欺瞞無上的皇。」

羅剎王再次拜下。

「速速呈上來!」

森皇開口,很急迫。

他們已經是臨神七境的大修者,在往上一步,只能再次的淬鍊自己的神魂,讓其向道果轉化。

但太難,一個不慎,身死道消。

但若是有這三魄凝神丹,則可提高成功概率。

故而哪怕他們兩人高高在上,喜怒不形於色,此時都震驚,期待。

青目王的眸子微寒。

但卻是忽而一笑。

直到此時,這木易依舊想着討好雙皇,看你這樣子,當是不知他的根本圖謀。

怕是只認為他想四王稱尊。

這段時間,是自己多想了。。 黃良和許冬雪卻是嚇了一跳,這些人不知道老虎的身份,可他倆知道啊。

老虎,那是他們絕對惹不起的人!

不等老虎開口,黃良便連忙道:「哎呀,虎爺問你們話,你們就老老實實回答嘛!」

「虎爺,他們有眼不識泰山,您千萬別放在心裏。」

一群人都是滿臉詫異,搞不清楚黃良為什麼會對老虎這麼畏懼。

「黃良,你幹什麼呢?」

「這不就是許半夏公司一個小經理而已。」

「這種只會巴結上司的狗腿子,你理他幹嘛啊?」

紋身男撇嘴道。

黃良幾乎快嚇傻了,誰敢這樣跟虎爺說話啊?

「你……你快點給我閉嘴!」

「什麼公司小經理,我告訴你,這位是虎爺!」

「南街虎爺的名號聽過沒有?」

「廣陽市誰敢不給虎爺面子?」

「你還不快點向虎爺道歉!」

黃良急道。

紋身男面色急變,南街虎爺的名號,他當然聽過。

「黃良,你別開玩笑。」

「南街虎爺怎麼會來這裏?」

紋身男聲音有些哆嗦。

許冬雪咬牙道:「誰跟你開玩笑了,這位真的是南街虎爺!」

紋身男雙腿一軟,差點癱在地上。

「虎……虎……虎爺,我……我有眼不識泰山……」

「您大人有大量,饒……饒我一次吧……」

紋身男哆哆嗦嗦地道。

四周眾人也都嚇得面色蒼白,一個個噤若寒蟬。

老虎瞥了紋身男一眼,冷聲道:「我再問一遍,剛才到底誰進房間了!」

眾人面面相覷,依然沒人回答。

老虎面色變冷:「沒人回答對不對?」

「好,那我就當你們都進過那個房間了!」

這一下,眾人頓時慌了,一個女子急道:「虎爺,我……我沒進過那個房間啊……」

老虎怒道:「你沒進過,那誰進過?」

女子頓時語結,半晌后才低聲道:「我不知道誰進過,但……但我真的沒進過……」

老虎破口罵道:「你說不出誰去過,那我就當你進去了。」

女子面色急變,突然道:「我……我知道誰進過,他們幾個都去過……」

女子指了幾個人,這幾人立馬罵了起來。

這女子也毫不示弱,大聲跟他們爭辯,屋內頓時亂成一團。

老虎大怒:「都他媽給我閉嘴!」

「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進過那房間的人,自動站出來。」

「不然,一會兒讓我調查出來,哼,我先打斷他的狗腿!」

這一下,眾人都不敢說話了。

陸陸續續有幾個人站了出來,這些都是進過那個房間的人。

其中一些人還有些猶豫,但最終也都老老實實地站出來了,他們實在害怕老虎。

老虎瞥了眾人一眼:「就你們幾個進過那房間?」

「你們知不知道,你們把那個房間都污染了。」

「今晚換這張床,就是因為你們在裏面胡搞的原因。」

「所以,樓上那張床,得算在你們頭上。」

「那張床,大概是十七萬買的。」

「你們幾個人均攤,一個人差不多兩萬吧。」

這幾個人頓時急了,紛紛嚷嚷起來:「這……這憑什麼啊?」

「我們只是進去坐了坐,就要給這麼多錢,這……這沒道理啊……」

「這不是明搶嘛……」

老虎怒道:「你們這些垃圾,在別人房間里亂搞一通,難道不需要付出點代價嗎?」

「憑什麼?就憑這是老子說的!」

「告訴你們,今晚這錢拿不到,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幾個人噤若寒蟬,一句話都不敢說。

老虎讓他們一人拿出兩萬,誰敢不拿?

「看來你們是沒什麼意見了?」

「那就這麼定了,今晚結束之前,錢必須到賬。」搜「掌中雲文學」公眾號,好看內容不用等,還有更多完本好書。

「還有,現在你們幾個王八蛋,去把樓上那張床抬下來。」

「這張床,就當賣給你們了,你們自己處理啊!」

老虎大聲說道。

幾個人面面相覷,一時間沒人行動。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