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一美就是典型的激進派,當然,也是一名非常強大的攻擊型嚮導。

原本,嚮導一直處於弱勢,這三大派系雖然各有主張,但並沒有實質性的衝突,大家一致的目標還是為自由嚮導提供庇護,提高他們的自保能力,以及增加嚮導出生率等等。但自從黑珍珠事件之後,激進派的一些人開始提出不同觀點,認為聯邦過於弱勢,連民眾最起碼的安全都無法保障,只有藉助強大的遠航軍,才有可能在短期內迅速改變嚮導的生存現狀。

臨時徵用的線路非常不穩定,巫承赫和沐迅速交換了一下信息,就掛斷了通訊。因為有金軒在,巫承赫不能把自由嚮導組織的事說得太透,只能隱晦地告訴沐,組織可能面臨大規模暴露的危險,讓他早作準備。

「院長說小山一美老早就有和遠航軍合作的傾向。」結束通話之後,巫承赫對金軒道,「所以海因奎說『自願』什麼的,保不齊是真的。」頓了頓,又道,「不過我覺得即使他真是自願合作,最多也是自願提供配方和藥物,不可能自願參加**實驗,他是業界頂尖的科學家,應該很清楚這麼做的危險性,沒有人願意拿自己的身體和後代做實驗,他應該還沒有瘋狂到那種地步。」

「只有一個可能。」金軒沉聲道,「他被藍瑟耍了。」

「你是說……」巫承赫若有所悟。金軒點頭:「對,他一開始應該只是想提供配方,讓藍瑟提供研究支持,但藍瑟發現他本人就是個嚮導,所以乾脆把他關了起來,讓他拿自己的藥物給自己做實驗。」


巫承赫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不會吧,藍瑟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小山一美主動投靠他,他還……」

「有什麼不會的,為了利益,這些人什麼事做不出來?」金軒冷哼一聲,道,「遠航軍發展到現在,已經從根子上爛透了,什麼民主、人權、自由,只要擋了他們的路,一切皆可踐踏!漢尼拔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藍瑟……哼,藍瑟一手把漢尼拔提拔起來,他們根本就是一路貨色!」

巫承赫默然不語,確實,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喪病了,比起漢尼拔,藍瑟陰了小山一美這種事根本就不算什麼。

「而且嚮導太少了,他們上哪裡去找人做臨床實驗?」金軒又道,「遠航軍的嚮導都是有主兒的,配對不是高官就是政要,藍瑟怎麼會拿自己的下屬開刀,那不是自斷臂膀?小山一美是個自由嚮導,沒有被標記過,帶著藥品送上門,他豈能不笑納?什麼承諾、保證,在利益面前脆弱得跟一張紙一樣。」

巫承赫想了半天,不得不承認金軒說得有道理。

「所以說他現在應該是被脅迫的,不得不接受藍瑟的安排?」巫承赫道,「音波和他百分百相容,他根本無法抵抗,只能和他建立標記。天,那音波怎麼辦?如果他標記了小山一美,將來……會被流放嗎?」

「不一定。」金軒搖頭,「法律規定有些情況下異能者有豁免權,而且金轍也在想辦法改革《嚮導保護法》,我們這次要是能把第二集團軍拿下,收回聯邦,軍功一定不低,他還有轉圜的餘地。」

這麼說來巫承赫稍微放心了點,無論如何他不想音波出事,如果音波能標記小山一美,說不定能利用臣服性壓制對方……等等,小山一美是個強嚮導,意識力僅次於沐,他們倆誰控制誰還不一定!

想到這裡,巫承赫腦中忽然靈光一閃,道:「我想到了,小山一美之所以接受藍瑟給他一個異能者,不僅僅是因為無法抗拒,也許他想給自己找一把槍!」

「槍?」金軒不解。巫承赫道:「對,他也在給自己找異能者!海因奎說他體質特殊,他們一直找不到能讓他發|情的人,不是因為小山一美真的體質特殊,而是因為他的控制力很強,他能通過控制自己,篩掉相容度95%以下的異能者。」

金軒恍然大悟:「對,他是在等百分百相容的異能者,只有百分百相容的對象,才能和他達成完美通感,才能徹底被他控制!」

「是的。」巫承赫點頭,「他看中了音波,是因為他們高度相容,而且音波是個黑豹強異能者,一旦被他控制,殺傷力非常強大。」

金軒看著巫承赫,越想越覺得這件事充滿無數未知的變數——音波能不能利用小山一美和他們裡應外合,徹底掛掉研究所,甚至是第二集團軍?而小山一美,又能不能利用音波,突破研究所的封鎖線,逃出生天?

他們倆都這麼強,到底誰才能控制誰?

不過換個角度想,他們現階段的目標倒是一樣的,那就是對抗研究所!

巫承赫顯然也想到了這個,看著金軒,兩人思維通感輕輕一碰,就知道彼此在想什麼,相視一笑,都是一臉「卧槽世界太奇妙了」的表情。

「現在我們怎麼做?」巫承赫問金軒。

「等音波的消息。我已經介入了絕密區的通訊系統,等音波一個人呆著的時候,我會找個埠和他聯絡。」金軒道,「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有些事要做。」接通了軍需官的通訊,道,「我說過要幫他疏通,面子功夫總要做足,花了那麼多錢,也該讓軍需官發揮點作用了。」

巫承赫表示同意,這種時候水攪得越渾越好,讓軍需官和尤里准將也參合進去,他們能爭取到更多的時間,創造更多機會。

金軒打通了軍需官的電話,把音波被抓的事情說了,求他幫忙疏通一下。軍需官聽說是被「x-x」區域的人抓的,有點為難,但最終還是答應幫忙:「我先去探探口風……唉他也太不小心了,怎麼就去了那種地方!」

「你知道的,他有點路痴,但他是無心的。」金軒略顯焦慮地道,「我本來想把他留在天闕,也是因為大哥你,他才非要跟到這邊來,你看我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全靠你幫忙了。」

他這麼一說,軍需官感覺肩上的擔子重了好幾倍,道:「行,我儘力而為吧。」

掛斷通訊,巫承赫問金軒:「你覺得他還能幫上什麼忙嗎?」

「暫時還不知道,但他肯定是想把音波撈出來的。」金軒道,「音波賣起騷來天下無敵,男女通殺,軍需官早被他勾得魂都掉了。偏偏那小子滑不留手,給親給摸不給吃,軍需官到現在都沒把他弄到手,心裡憋著火呢,一定會盡最大努力折騰……讓他折騰去吧,我們說不定還能用到他。」

巫承赫對音波風騷入骨的演技也是嘆為觀止,有些人就是這樣,光是動作語言就能讓人high到爆,對三壘抱著無比美妙的想象……其實真能上到三壘的估計一個都沒有。

「好了,別擔心,他們還指望音波給小山一美生孩子呢,不會虧待他的。」金軒摸摸巫承赫的頭,作為一個醫科生,特工生涯對他來說太辛苦了,嗯,還是速戰速決,趕緊刷夠軍功和他結婚吧,這樣就能把他藏在安全的地方徹底保護起來了。

「叫點東西吃吧,今晚估計要守很久。」金軒打開房間主控系統,準備跟酒店餐廳定晚餐。巫承赫翻著全息菜單,嘆氣:「不知道音波吃的什麼,裡面伙食好不好……」

音波的伙食比他們想象得都要好,簡直好到爆!

不過他吃飯的方式就有點蛋疼。

x-x研究所,音波一個人坐在一間寬大的餐廳里,面前的餐桌上是精緻的懷石料理,壽司、魚生、茶碗蒸……難得塔爾塔羅斯這麼偏僻的地方他們也能整出如此像樣的日式料理,可見對小山一美確實非常優待。

不過音波最喜歡的還是中華料理,尤其是在見識了金軒的真實手藝之後。

餐桌對面的椅子上,「坐」著小山一美的全息投影,他本人則在這棟建築物另一頭餐廳里。這是海因奎的主意——既能讓他們正常交流,又不用擔心引發他們的結合熱。更妙的是他們的交流將被全息系統記錄,不會有任何信息遺漏。

音波對這樣的「共進晚餐」方式並不排斥,淡定地端起茶杯向小山一美示意:「很榮幸與你共進晚餐。」

小山一美淡淡笑了笑,眼神冰冷,也端起茶杯:「請多關照。」

他的結合熱已經徹底散去,整個人有種高知人士特有的高傲與疏離感,又帶著東方人種天然的神秘,雖然身材消瘦,皮膚白皙,但有一種非常剛硬的男子氣概,氣場分毫不輸於普通異能者。

音波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 異能者和嚮導隔著一整棟建築坐在了「同一張」桌子上。

精美的瓷器,精緻的餐點,英俊的對象,音波看著對面沉默用餐的小山一美,莫名有種相親的既視感。

好吧,不是既視感,是事實,他們確實在相親,非但相親,還要在不久的將來標記、生孩子……咳!想太多了,那只是海因奎的計劃,不是他的,他是ntu特工,即使在高相容度嚮導面前也應該保持理智。

不過聽上去很讓人嚮往就是了。

小山一美是個寡言的人,在那一句「請多關照」之後就不再說話了,只默默用餐,動作端莊優雅。音波是英裔,不大會使用筷子這種逆天的工具,一邊緩慢地適應著,一邊用眼角的餘光觀察小山一美。

雖然簽訂了合約,但音波並沒有決定是否要和小山一美建立標記,一方面怕觸犯聯邦法律,一方面擔心自己大腦中貯存的軍方機密被對方窺伺——對標記過的嚮導而言,異能者的大腦幾乎是透明的,很難保守什麼秘密。

當然,他可以用臣服性迫使對方緘默,不做出任何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但那前提是他夠強,強到可以完全壓制對方。但小山一美是一名自由嚮導,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這一點。

這樣的情況下,任何決定都像是賭博。

沉默,氣氛略有點尷尬,音波作為一名專職誘餌是非常擅長搭訕和**的,但此時此刻面對小山一美,卻莫名有些壓抑的感覺,對方身上似乎有種天然的壓力,即使隔著全息網路,也讓人無法輕視。

正思忖著要怎麼打破沉默,忽聽小山一美道:「他們說你是個白領?」

「呃,算是吧。」音波道,「我是一名拳館老闆的助理。」

「奇怪。」他垂著眼,手中纖長的竹筷夾著一片生魚片,淡淡道,「你明明這麼強。」

音波手一頓,作為一名ntu特工,他非常善於隱藏自己的氣場,但他只能瞞得過異能者,卻瞞不過嚮導。從門口到研究所,不過十幾分鐘的路程,小山一美已經窺伺到了他的意識雲,並感知到了他的強大。

那麼小山一美為什麼要選擇他呢?現在說這句話,又想暗示些什麼?

「性格使然吧。」音波平靜地回答,「我個性比較懶散,不大喜歡劇烈的工作,所以選擇了文職,呵呵,他們都覺得我浪費了自己的基因,我是一名黑豹強異能者。」

小山一美注視著他的眼睛,慢慢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淡笑,搖了搖頭,不知道是在示意他說謊,還是為他感到遺憾。

「你呢?」音波反問道,「他們說你是自願參加這項實驗的,你是科學家嗎?還是為了錢?」

「自願?」小山一美短促地笑了一下,像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好吧,就算我是自願的吧。」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忽道:「你喜歡賭博嗎?」

「賭博?」音波眉峰一挑,恰好他剛才也想到了賭博,看著小山一美黝黑的眸子,忽然有種模糊的,找到「同類」的感覺。想了想,道:「還好吧,必要的時候我也會玩兩把。」

他說的是「必要的時候」,而不是「閑暇的時候」。小山一美瞳孔一縮,像是聽懂了,點了點頭。音波頓了一下,問他:「你呢,你喜歡賭博?」

「不,我從來不賭博。」小山一美乾脆利落地搖頭否認,「前一陣突發奇想賭了一次,賭輸了,輸得很慘。」

音波心中一動,莫名覺得他意有所指。小山一美垂下眼瞼,眼中閃過一絲悔恨,自嘲地笑了笑,道:「我現在決定再賭一次,賭一把更大的。」

他的眼睛又黑又亮,閃著決絕的,破釜沉舟一般的光。音波與他對視,雖然沒有通感,沒有意識雲的碰撞,但讀懂了他的意思。

小山一美在告訴他,他不是自願的,之所以留在這裡,是因為「賭輸了」,至於怎麼賭,怎麼輸,音波無從得知,只大約明白他現在和自己一樣,沒有自由。

至於他說的「再賭一把大的」,應該是指和自己標記的事情,他們互相併不了解,迄今為止才第二次見面,而且因為海因奎的監視無法開誠布公地談話。這樣的情況下貿然建立標記,絕對是一場賭博。

那麼小山一美想在這場賭博中得到什麼呢?音波默默思考,一個強大的異能者?一把槍?

他憑什麼認為自己會聽他的?他不怕臣服性嗎?

或者,他對自己的意識力非常自信?

唔,那對他來說還真是一場豪賭呢……

「祝你好運。」音波放下筷子,端起清酒向他致意,給他一個內容豐富的微笑,「希望你能賭得贏。」

小山一美一愣,研判地看了他一會,端起酒杯和他遙遙相碰,道:「謝謝,但願吧。」

雲山霧罩的一頓飯吃完,音波被帶進了地下底層的一間宿舍。宿舍不甚奢華,但非常舒適,有一張king-size的大床,浴室的浴缸也非常寬敞,顯然是為兩個人準備的。卧室一角甚至擺著一張形狀古怪的復古沙發,音波躺上去試了半天,確定這玩意應該是情趣用品,可以供他們使用十種以上的姿勢製造胚胎。

嗯,真是一間配備齊全的「辦公室」啊!

因為這個稱呼,音波笑了半天,而後脫了衣服去浴室洗澡,他仔細觀察過了,這個宿舍只有浴室監控最少,在浴缸的某個角落,有一個盲區。

按摩浴缸非常舒服,音波躺在浴缸里,在盲區打開個人智腦,調出金軒編寫的程序搜尋信號。他確定之前通話的時候金軒已經滲透進了這邊的網路,這個時候大概已經等了他半天了。

果然,幾分鐘以後搜尋程序就有了反應,提示餐廚系統發來指令,要求和他確定明天的菜單。

打開通訊,當然是金軒——這種時候餐廚吃瘋了才會跟他核對菜單。

「你怎麼樣?」金軒問道,「有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暫時沒有。」音波道,「剛剛和小山一美吃完飯,有他的身份資料嗎?」

「有。」金軒將小山一美的履歷,以及從沐那裡打聽到的情報告訴他,「他應該是被藍瑟給陰了,現在正後悔呢,他找你應該是為了逃出去——他是個嚮導,太弱了,沒有異能者根本不可能逃走。」

這個結論剛好和之前他們關於「賭博」的討論暗合,音波快速掃了一遍資料,道:「你猜得沒錯,我也是這麼想,他想和我標記,通過意識通感控制我,想辦法離開這裡……於是我們下一步的計劃是什麼?」

「裡應外合,徹底抄了塔爾塔羅斯。」金軒道,「藍瑟在這麼荒僻的星球建立了一個密級這麼高的駐地,一定藏著很多違法的秘密,你現在在x-x區的核心地帶,得想辦法切入他們的控制中樞,收集證據。我通知了千花和長弓,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還有偃師,已經做好接應的準備。我們必須在大部隊趕來之前保護好證據,否則等他們全部銷毀就麻煩了,最後裁決的時候上面會很被動。」

「明白。」音波道,「但僅憑我一個恐怕很難,我想申請豁免權,我要標記那個嚮導。」

金軒沉默了一下,道:「豁免權沒有問題,你的情況應該附和豁免標準,但你確定你要標記他嗎?他是個強嚮導,一旦標記,你的大腦將徹底向他開放,如果你不能通過臣服性控制他,我們所有人、所有計劃將會面臨暴露的危險。」

「老實說,沒有絕對的把握。」音波實事求是地說,「他比我年紀大,意識力也很強,如果僅靠臣服性,我覺得很難說誰能控制誰。不過一旦標記我和他的生命會綁定在一起,他不會做不利於我的事情,而且就你們查到的資料來看,目前他的目標和我們有一定的重合度,我想我能說服他為我們保密,幫我收集和保護證據。整個x-x區他一定比我熟。」

金軒默默點頭。音波又道:「而且他可是個嚮導,我干特工這麼長時間,從沒遇到過這麼好的福利,老大,你就讓我上吧,我願意把我的存款都給你!」


金軒忍不住笑了:「誰上誰還說不定呢,你這個男-。」

「男-也是男人,我是異能者,我是總攻!」音波道,頓了一下,氣勢有所減弱,「好吧為了嚮導我願意變成o.5。」

「你們自己商量去,組織不管體位問題。存款什麼的,你還是留著給自己當嫁妝吧。」金軒道,「無論如何保護好自己的身體,你懂的,大戰迫在眉睫,我可不想在戰場上給你找肛腸科醫生!」

「小槍槍你真體貼!」音波沒好氣地道,「我雖然沒有實戰過但理論經驗可豐富了,一定會照顧好我的嚮導,才不用肛腸科醫生!」

「你就吹吧,等肚子大了我看你還怎麼吹……行了就這樣吧。」金軒沒空跟他打嘴仗,道,「千花和長弓趕過來還需要一點時間,我找了軍需官在幫你轉圜,我們的通行證就快到期了,我得想辦法延期。這幾天你儘快搞定小山一美,和他磨合一下,下一步的計劃全靠你們了。」

「明白。」

接下來的兩天,音波沒有再見到小山一美,海因奎倒是來看過他兩次,給他做了全面的體檢,並進一步核查了他的身份。好在ntu每個特工都有完善的假身份,所以他們並沒有查出什麼不妥。

第三天上午,海因奎再次來到了他的宿舍,將一口小保溫箱交給他:「這是試驗藥品,我已經幫你裝好了,一天一次,一次一支,靜脈注射即可。」

音波打開保溫箱,裡面是一排七支注射槍,槍膛里裝著半透明的乳濁液,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胚胎干擾劑了。他拿起一把注射槍,對準自己的頸靜脈,咽了口唾沫:「你確定我打了這個沒事?」

海因奎搖頭:「對你本人不會有大的影響,相信我小夥子,我們比你還緊張,小山一美先生是一名珍貴的嚮導,你就要和他標記了,說句實在話,就算不在乎你的死活,我們不會拿一名嚮導的生命開玩笑。」

「呃,這倒是。」音波知道想要標記小山一美,這一步在所難免,只好將干擾劑打進自己的靜脈。一股灼熱的感覺在脖子上散開,沿著脊椎一路下行,很快就到達了尾椎,然後整個骨盆都開始酸痛,頭也開始暈。

「你怎麼樣,有什麼感覺?」海因奎將他扶到沙發椅上,坐在他旁邊關心地詢問。音波將自己的感覺一一告訴他,問:「每次都會這樣嗎?這種感覺會延續多久?說實話要是一直肚子痛的話我可能沒辦法建立標記,跟大姨媽似的。」

「多注射幾次情況應該會緩解。」海因奎認真記錄著他說的話,道,「放心這種狀態不會持續到晚上的,提前十二小時給你注射,就是為了不影響晚上的事情……哦對,他們是不是還沒告訴你,小山先生準備好了,今晚和你建立標記。」

「哦。」音波臉上顯出忐忑而又期待的表情,「今晚……這麼快。」

「哈,我理解你的感受。」海因奎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髮,道,「做夢似的對不對,幸福來得太快,我都懂的,哈哈!」

「是啊,來得太快了。」音波感嘆地說,其實還可以再快一點!

十二個小時以後,藥效的副作用基本都消失了,除了還有點輕微的頭痛,音波再感覺不到其他不適。

晚餐是清淡的營養素,顯然是為了讓他的腸胃不承擔過重的負荷。音波乖乖笑納,飯後給自己仔細地洗了個澡,又清潔牙齒,打理頭髮,並感嘆自己幹了這麼多年專職誘餌,這次總算是學以致用,要把自己真的拋出去了。

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房門被敲了三下,接著又是三下,音波披著浴袍去開門,門外站著的是小山一美。

這是他們第一次在真實世界近距離見面,柔和的廊燈下,音波看到他身高與自己相仿,大約有一百八十公分左右,只是身材非常消瘦,穿著白襯衫,灰長褲,隔著布料幾乎能看到突出的肩胛骨。

不過他的五官輪廓十分英挺,劍眉長目,稜角分明,有效沖抵了身體帶來的孱弱感,加之身姿挺拔,氣質硬朗,顯得非常男人。

「晚上好。」音波微笑著說,讓開請他進門。小山一美面無表情,微微躬了一□,低聲道:「打擾了,請多關照。」

標準的日裔,刻板而禮貌,音波在他身後關上門,鼻端已經嗅到了淡淡的甜味——小山一美大約在他的門口站過幾分鐘,已經開始散發信息素了。

宿舍是通間,一進去就看到寬大的雙人床,小山一美的腳步頓了一下,站在沙發椅旁邊,道:「我已經讓他們關閉了監控。」

「哦,是嗎。」音波早就注意到了,從小山一美敲門開始他宿舍的監控就全部關閉,可見他們對這名嚮導還是非常尊敬的,不敢直播他們的標記過程。

「我有些話要跟你說。」小山一美坐了下來,他的坐姿非常標準,雙腿併攏,雙手放在膝蓋上,像是參加什麼重要會議。

「呃,好的,我們應該還有一點時間。」音波嗅到他身上甜膩的氣味,有些心猿意馬,但在結合熱徹底燒起來之前,還能保持那麼幾分鐘的理智。

「我知道你是一名強異能者,而且你在隱藏自己的氣場,海因奎問過我,我幫你遮掩過去了。」小山一美顴骨慢慢沾上一絲淡淡的紅暈,明顯正在抵抗結合熱,但他的控制力顯然非常好,在這種情況下眼神還是清明的,「他們不願意給我找強異能者,因為怕我控制異能者和他們作對,你猜得沒錯,我不是自願參加這項實驗的,我本來……算了這個我們先不說,總之我想離開這,我需要一個異能者幫我,而你符合我所希望的一切條件——強大、隱秘、外形具有欺騙性。」

結合熱在起作用了,他的眼神變得迷離,雙眸漸漸變成豎瞳,看著音波英俊魅惑的面孔,聲音變得低沉而磁性:「而且……你很英俊。」

「哦,是嗎,謝謝你的誇獎。」音波也是燥熱難耐,他們的相容度太高了,結合熱來得比預想的要快得多。他感覺自己眼中正漫上紅霧,視野變得扭曲而模糊,「我懂了,你想讓我幫助你,確實,這裡不是個好地方,如果可能我也不想呆,不過你確定有了我就能逃出去嗎?

「一半一半吧。」小山一美沉吟了一下,說,「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唔,無論如何值得一試。」音波點頭,打開浴袍的衣帶,將自己線條優美的上半身袒呈在嚮導的面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