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臉見葉東盯着他,對着葉東燦燦一笑,嬌嗔道。

“呵呵,你說我在看什麼呢?”葉東微微一笑,眼神之中流露出有意思的神情,這樣一個身懷巨力的人,居然是個娘娘腔,而且還喜歡男人,很讓人費解。

最主要是小白臉身體很瘦弱,那麼的他力量從哪來,這是一個值得葉東深思的問題,世人都知道,常人的肌肉和力量是相等的,一個肌肉發達的人必然比一個瘦小的人力量大,這是常識!當然修者例外……

“我想,帥哥,你一定是在看我,怎麼你該不會是對我有意思吧?”小白臉的笑意越來越濃,眼神深處卻有絲警惕,因爲他已經看出葉東和周雪兩人的不凡。

“你想多了,我性取向很正常。”

葉東笑了笑,並沒有做出什麼噁心的表情,他並不歧視同性相戀,因爲戀愛是自由的,但葉東卻並不看好同性相戀,因爲他們生不了後代,如果是全世界都是同性相戀,那人類且不是該滅族了。

“噢……好失望!”

小白臉做出一副傷心的表情,做回他的位置,繼續和高大肥頭男纏綿着。

經過這段插曲,店內恢復正常。

這時,服務生端來兩大碗牛肉拉麪,分別放到葉東和周雪面前。

看着眼前熱氣騰騰的大碗拉麪,周雪嫣然一笑,說道:“這裏的拉麪是整個江南市最正宗,最夠味的一家,我最喜歡喝這湯啦!”

“哦,看來小雪你很喜歡吃拉麪啊?”葉東笑道。

“嗯嗯,我挺喜歡麪食的,不過一般我都是爲了喝麪湯才吃的。”周雪甜甜一笑,便低着腦袋,喝着麪湯。

“呵呵……沒想到你這麼好養啊!”葉東忽然大笑了起來。

“怎麼說?”周雪擡頭問道。

“你不是喜歡喝湯嗎?這樣我就不用爲你準備主食了,把吃完剩下的湯給你喝,不就行了。”葉東壞笑道。

“噗呲……要死啦!”

周雪噗呲一聲笑了出來,嬌嗔道;“人家喜歡喝湯沒錯,但喝湯可喝不飽,你這個摳門想法可是行不通哦!”

“嘿嘿,行得通,我也捨不得這麼做啊。”

葉東咧嘴一笑,把嘴角湯汁用手給抹掉,眼神之中盡顯柔情。

“嘻嘻……吃麪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周雪會心一笑,心裏非常開心,這才她想要的愛情。

葉東和周雪的打情罵俏所表現出的效果,於小白臉和高大肥頭男打情罵俏造成的效果截然不同。

這會,店內許多人眼神之中都露出羨慕眼神,男的帥氣溫柔,女的美麗可愛,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飯後。

葉東和周雪牽手漫步在市中心廣場,看來熙熙攘攘的路人,每人都是腳步匆匆,現葉東和周雪這麼悠閒的人,真的很少;普通人每天都在爲了生活而忙碌,沒錢的想要變得有錢,有錢的想要有權,有權想要更有權,當這些人站到金字塔頂端,接觸到不爲人知的修真界,又想方設法要成修者,擁有長壽……

沒有一刻停歇,這就是生活!

其實偶爾放開一切,現葉東和周雪這般,悠閒散步,牽手愛人,生活必然會增添更多幸福。

中午十二點半。

葉東和周雪慢步到市中心影院,應周雪要求,葉東買了兩張電影票,花了六百大洋,看的是首映大片《封神笑傳》,這是一部大咖雲集的電影。

諸多影帝影后參演,耗費巨資,據說耗費了三十多億,光是宣傳廣告就花費好幾億。

一點整,葉東和周雪來都影院內部,坐在後排倒數第四個和第五個位置。

葉東和周雪兩人各自捧着一大桶爆米花,坐在位置上,等待電影的開始。

閒來無聊,葉東左右看了看,忽然一道熟悉的背影出現在葉東眼簾,許嫣坐在左邊相隔四十米左右的位置上,在許嫣身邊坐着老警員李福勝,而且還有許多刑警分散在影院各處,主要都是在出入口位置。


情況很不正常,如果只是許嫣和李福勝兩名警察,可以當作他們是來看電影的,但整個容納千人的影院分散着幾十名便衣刑警,這就很不尋常。

由此推算,葉東猜測許嫣他們來這是執行任務,一會這裏可能要發生槍戰,原本覺得無聊的葉東,忽然變得興致勃勃。

槍戰啊!自從葉東來到江南市,就沒怎麼打過槍,更別說遇到槍戰了,對葉東來說,接下來可能發生的警匪槍戰,比首映大片要精彩多了。

“東哥,你怎麼忽然這麼開心啊?”

周雪注意到葉東忽然升起的笑容,好奇問道。

“一會可能有好戲看,絕對會比電影好看。”葉東神祕一笑,並沒有說出爲什麼。

“好戲,什麼好戲呀?”周雪追問道。

“讓我賣個關子,一會你就知道了。”葉東可不能這麼說出來,在他周圍可是做滿了人,就算把嘴放到周雪耳邊說,也指不定會有人聽到,周圍都是普通人,讓他們知道這個影院一會可能發生槍戰,那肯定一傳十十傳百,破壞掉許嫣他們部署的計劃。

“好吧!”

周雪嘟着嘴,狠狠的抓了一把爆米花給塞進嘴裏使勁嚼,顯然有點生悶氣,彷彿她嘴裏的爆米花就是葉東一般。

終於,電子屏幕上出現畫面,首先一個背劍男子站在一座直入雲霄的山尖上,遙望着雲端之上懸浮山殿(天庭),接着一聲雕鳴,一隻雄風赳赳的大雕瞬間飛到背劍男子腳邊,男子擡腳站了上去,然後大雕發出一聲長鳴,直飛向青天……

原來播放的是一個預告片,還沒到播放正片的時候。

當預告片播完,從後臺走出一名身穿禮服的女主持人,開始滔滔不絕圍繞着這部影片做着宣傳……

居然是要舉行首映典禮,看到這,葉東才釋然,先前看到電子屏幕前有個T臺,一直不知道是用來幹嘛!

現在,終於知道那個T臺是幹嘛的了,也是,不然看個電影,用得着擺T臺嘛!

漂亮女主持講了幾分鐘,停頓了一會,然後開口大聲喊道:“下面,有請《封神笑傳》的導演以及一羣著名演員出場。”

隨着漂亮女主持的話音落下,坐在第一排特殊位置上的一衆人便起身走向T型高臺,有十幾人,第一個上臺的是爲留鬍子中年,這就是該影片導演;趙老任。他戴着一頂貝雷帽,穿着中山裝,身上有點武者氣息,可能會點太極拳啥的。

然後是一衆明星,都挺大牌的,葉東這個不怎麼看電視電影的人都能叫出好幾人的名字,當然這幾人是女的,挺漂亮的,但這些女明星和葉東身邊的女人比起來,還是差了一大截。

“清純玉女楊曼玉,火辣影后周子怡,硬漢曹子丹……哇,好多大明星,連我最喜歡的楊曼玉都來了,一會我要去找她籤個名去。”

周雪看着依依上臺的衆明星,如數家珍一般,把他們的名字給說了出來,當然其中有一大半周雪都認識,上過她的節目,但清純玉女楊曼玉和硬漢曹子丹卻沒有,一直排不出檔期來做周雪的節目,所以周雪有些遺憾,她來看電影首映,其實也是抱着這麼個想法,期望楊曼玉和曹子丹會出現在首映典禮上。

“小雪,一會咱們一起去,我給蓉蓉她們也要給簽名。”葉東可非常清楚林蓉蓉喜愛楊曼玉的狂熱程度,既然在這裏遇到楊曼玉,葉東肯定要給蓉蓉要個簽名,滿足一下林蓉蓉的追星心態。

隨着衆演員一一上臺,臺下左右兩個角落,忽然站起十幾人,然後從手中爆米花桶裏拿出閃亮亮的****…… 隨着衆演員一一上臺,臺下左右兩個角落,忽然站起十幾人,然後從手中爆米花桶裏拿出閃亮亮的****。

這些拿出手槍便對着T臺上衆人一陣掃射……

“啊……”

“殺人啦!”

……

整個影院頓時騷亂起來,紛紛往電影院出口爭先恐後的奔跑。

這時,許嫣等數十名刑警紛紛掏出警槍,和十幾名持槍匪徒進行槍戰。

一時之間,許多倒黴電影看客中槍,場面非常混亂。

T臺上的衆明星大咖,有些幾人倒黴被槍殺,剩下的大牌明星,趁着警方和匪徒對戰,欲從後臺溜走。

可當趙老任,楊曼玉和曹子丹等人跑進後臺工作通道時,又給退了回來,跟着出來的還有二十幾名持槍匪徒,爲首的是一名戴着墨鏡的三十歲青年,長相英俊,身高一米八五的樣子。

“臭條子,不想他們死的話,就趕快停火。”英俊男身後一名刀疤臉,拿出一柄匕首架在趙老任脖子上,向在場警員要挾道。

重生之腹黑軍嫂 ,許嫣是副隊,現在除了被槍殺的幾名二線明星,剩下的八人都是大牌明星,這些人死一個,都會給全國帶來娛樂動盪,根本就不容有人會閃失。

“砰!”的一聲,趙老任頓時發出一聲大叫,他的左腳被刀疤臉崩了一槍。

“我數三聲,你們再不把槍放下,我就殺了他。”

刀疤臉兇厲的用眼神掃向分散的刑警,他的眼神就像餓狼一般,那麼犀利,看到許多刑警心裏打了個冷顫。

不過,當刀疤臉把目光看向最後一排,和周雪摟在一起的葉東時,眼神徒然一頓,雖然相隔甚遠,但刀疤臉卻在葉東眼中看到危險信號,這讓刀疤臉不得謹慎。

刀疤臉的異樣,許嫣注意到了,於是順着刀疤臉目光看去……當她看到葉東那張笑嘻嘻的臉時,原本擔憂的心情一掃而空,是東哥,他怎麼也在?頓時許嫣信心十足,以葉東實力對付這些持槍匪徒,那是輕鬆加愉快啊!

“喂,後面的兩人,沒你們事,給老子趕緊出去。”刀疤臉一見就絕對他不是善茬,爲了不節外生枝,想讓葉東帶着周雪離開。

“老刀,爲什麼要讓他們走,你經過我同意了嗎?”英俊男忽然開口問道,剛纔他一看到葉東身邊的周雪,眼神頓時一亮,這麼極品的童/顏巨/乳型美人,可是他的最愛,現在刀疤臉老刀居然要讓他們走,英俊男頓時不樂意了。

“俊哥,那人不好惹,留他在,我們的任務可能會出現差錯。”老刀小聲的在俊哥耳邊解釋道。

“我們這麼多人,這麼多槍,就算那人武功再高,只要一下令,立馬就能把他打成馬蜂窩,哼……怕他!老刀你是越來越膽小了。”

俊哥不屑的教訓瞪了老刀一眼,隨手指向兩名手下,說道:“你們去把那女的給我抓來。”

“是。”兩名持***的西裝男,立即向葉東跑去。


許嫣見此,原本想帶幾個人,攔住向葉東走去的兩名匪徒,可是看到葉東投遞給她的眼神,立即放棄這個想法,繼續持槍和T臺上的匪徒對勢着。

由於許嫣等警員都是使用手槍,而且匪徒有一大半是使用***,雖然暫時停火了,但要是再次火拼的話,肯定會有許多人因公殉職,還會連累被劫持的大明星。

現在因爲葉東的出現,使場面暫時停止火拼,刀疤臉也沒有繼續威脅警方放下手槍,這是一個契機,或許會因爲葉東的出現,使整個局勢會逆轉過來也說不定,因爲刑偵大隊長也注意到葉東不凡,葉東在這種場面下表現的異常平靜,彷彿在看戲一般。

很快,兩名匪徒便來到葉東面前,並拿槍指着葉東,其中一人開口說道:“下去,快點。”

“好。”葉東沒有任何恐懼,對着匪徒微微一笑,便拉着周雪的手,往T臺走去。

“慢悠悠的,給我老子快點。”

一名匪徒忽然伸出推向葉東,葉東腳步一停,眼神一凝回頭盯着這名匪徒,那犀利的眼神就彷彿老鷹獵小蛇一般,看的匪徒內心直打顫。

“看什麼看,快點走下去。”

這名匪徒最終還是不敢推聳葉東,但出於面子上的關係,還是對着葉東喊了一句。

“呵呵”葉東輕笑一聲,收回眼神,隨即和周雪慢悠悠走向T臺。

“東哥,你真棒,一個眼神就把人嚇得屁股尿流的。”周雪做出一臉崇拜的樣子,同時故意輕蔑的看了一眼剛剛那個匪徒。

“那是,不然我怎麼保護你們這些如花似玉的美人呢?”葉東說着嘟嘴在周雪臉上親了一口,許嫣見到這一幕,有些生悶氣,葉東可還沒在大庭廣衆之下這麼親過她呢?

終於,葉東和周雪相依相偎的走到T臺之上,瞬間就有五把黑黝黝的槍口對準葉東,老刀也拿出一把金色****來到葉東身後,用槍口指着葉東腦袋。

“嘖嘖……好大的一對咪咪。”俊哥近距離見到周雪的**,忍不住嘖聲出來,隨即走到周雪面前,陰笑道:“大咪咪美女,想讓你男朋友活命嗎?”

“當然,你要怎樣才能放過我男朋友呢?”周雪對着俊哥拋了媚眼,做出一副很上路的樣子。

“這個好說,只要你跟我做,安心做我情人,我立馬就放了你男朋友,怎樣?”俊哥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伸出一手,便想摸周雪的豪/乳。

“哎呦,不要那麼急嗎?”

周雪腳尖一點,輕鬆躲開俊哥的魔爪,繞到俊哥右側,用手搭在俊哥肩膀之上。

“咦,原來會點功夫,怪不得這麼有恃無恐的。”

俊哥眼中露出興奮之色,越難到手的女人,他玩起來就越有感覺。

說完,俊哥回頭看向周雪,快速伸出雙手欲把周雪摟入懷中。

只見,周雪搭在俊哥肩上的手驟然發力,把俊哥往前一推,同時身子微微後傾,躲過俊哥環抱。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