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虎,ming,gala:「……」

由於豹女回家的較晚,就算是換了掃描,時間也來不及在打野之前把璐璐做的眼位掃掉,所以寧越是清楚的知道豹女紅開。

而小花生卻絲毫不知道對面這個男槍會是一個怎樣的刷野路線!

這種優勢在野核版本的加持下,會被放大……

寧越是不可能放過這種機會的!

一股新的風暴將席捲聯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Ps:好了小可愛們,容悅要開始漫長的黑化道路了,之後的五十章里,她的篇幅會略微多過女主去,見諒~)

有良久的寂靜,陣陣酸楚犯上心頭。

婉媃忙吩咐了雲蟬快些將炭盆移出屋內,而後替換了紅羅炭來。

彼時容悅瞧見來人像極了婉媃,只是小腹平坦,人也消瘦許多。只待聽到她那熟悉的聲音,心中委屈一涌而出,眼圈微紅含淚道:「婉兒,你來了。」

容悅的聲音嘶啞中更透著幾分無助與絕望,婉媃心中一緊,匆匆上前牽起容悅的手,心疼道:「手這樣涼,這哪裏又是人住的地方?姐姐放心,我定會求了皇上去,要他將你重新迎回承乾宮。」

容悅兀自落淚,顧不上言語,只是搖頭。

後來雲蟬替了炭回來,二人才相繼入了內室並坐榻上,團著個炭盆,久久無聲相對。

容悅伸手虛晃在婉媃小腹前,咬唇慟哭:「婉兒,我對不住你。」

原本喪子痛極的婉媃,聽得容悅這一句,卻無淚淌出。

她面色異常平靜,不悲反笑:「是我與這孩子無緣,像皇上說的,只是我與他母子情分還未到,今日他先去了,來日定會又托生回我腹中。不過晚些時日,早晚若知能尋見我,便不算遺憾。」

容悅面色蒼白如紙,極力握緊婉媃手掌,目光堅定向她:「婉兒,那事兒不是我的心思,你要信我!」

她這話說得極用力,連着聲音與身子也跟着一併顫抖。

婉媃看着她,重重頷首:「若不信你,今日我又怎會來此。」

容悅又道:「那日之事我百口莫辯,可若知茴香於你身子有礙,我縱是千般萬般也不會犯下如此糊塗事,我……」

婉媃淺淺『噓』了一聲:「不需要說,姐姐與我,不需要如此生分。你只說不是你,我定信。你若說是你,我倒要存幾分疑影了。」

容悅大驚,她原本以為此事一出,婉媃與她必會生了嫌隙,可卻不想她竟信自己至此。

心頭感動之餘,更存了幾分隱憂:「從前有許多事,咱們私下裏想破頭皮也想不明白。如今生了這事,倒要我能瞧清幾分真相。」

婉媃取了個軟枕墊在容悅身後,端然道:「姐姐可是察覺出了什麼?」

容悅嘆道:「若我說這茴香熏衣的法子是安貴人教給我的,你可信?」

「曦嬅?」婉媃思忖須臾,驚道:「她時常來我宮中,身上氅衣纏綿香氣乃為狐尾百合,怎地到了姐姐這兒,會變作茴香?」

容悅含怒手掌用力一拍床榻,憤然道:「我見她日日以香薰衣博得皇上寵愛,私心裏也想着如此討好皇上。幾次三番向她求問而不得,偶一日還是她身旁伺候着的銀硃說漏了嘴去,這才令我得知茴香一物。咳……咳……」

因着情緒過於激動,容悅這番話落猛烈咳嗽了數聲,婉媃一面替她掃著後背,一面細細回想。許多事,原先並不覺著,可如今容悅這麼一提,她心中疑雲越布越密。

從前曦嬅與雲杉同居延禧宮,宮中鬧鬼一事也最先從她口中傳出。

後來雲杉死後,宮中被人灑下磷粉鬧出鬼火,那幾日也屬她來往坤寧宮與長春宮最為殷切。

再到前些時日容悅坐胎葯中被人下毒,初命琳蘭煎藥那日,恰巧了曦嬅身旁的侍女銀硃也跟去了小廚房。

至今日之事,茴香一物與膠艾湯相衝雖可尋遍醫典古籍尋出由頭,可合宮裏除卻自己貼身侍奉的婢女與白長卿外,是無人知曉自己在服用膠艾湯的。

若說有人……

婉媃遽然一驚,這才想起那日自己於宮中飲葯時,曦嬅曾莽撞闖入內,且目光游移在她手中端著的那碗膠艾湯上,久久不舍移去。

原來是她,竟然是她?

婉媃心頭登時升起滔天恨意,自己到底未曾做過對不住她的事兒,且平日裏有些什麼稀罕物什也總想着與她一併分享,她緣何恨自己至此?

她是被慧妃暗害經過小產之事的人,怎能忍心將這痛苦再加諸在自己身上。

婉媃不知該向翹首以盼她神色的容悅作何表情,只得無奈苦笑一聲:「若真是她,孩子的性命,即是我自己害了去。」

容悅聽她如此說,乍然有些驚異:「你也覺著不妥?禁足這些時日,我思前想後,越想越怕。恐怕從前許多事,不單隻是雲杉的主意。」

婉媃點了點頭,又問容悅可將此事告知了皇上。

容悅臉上拂過一絲失望,而後淡淡笑道:「他哪裏又會信我?眼瞧著後宮里,如今唯獨你說話,皇上還能入耳一二。我是不成了。在皇上心中,早已認定了我那溫婉賢惠,皆是費心佯裝出來的。」

她目光漸空洞,將披在身上的被衾裹緊些:「原本只道帝王善疑,卻不想自己在他心頭竟是如此不堪。」

聞得善疑二字,婉媃心中有所觸動,想開口勸慰,卻一時失語。

其實莫說容悅,便是自己立在皇上跟前,於彼此最為親密之時,也是瞧不清他心中所想的。

「罷了。」容悅用力深吸一口氣,轉而凝眸向婉媃:「你肯信着我,旁的事我也不求了。安貴人多行不義,總落不得什麼體面下場。你無需急於替我分辨,反倒引了她警覺更查不出馬腳來。」

婉媃輕輕『嗯』了一聲,言語中蘊著陰冷怒氣,沉聲道:「此事我與長姐會暫且按下不動,只仍信她親她,若這重重孽事確由她做下,如今我還好好兒地在長春宮居著,她自不會善罷甘休。只待我與長姐尋出她痛腳,皆是一併發作了,那才算徹底斷了她的活路。至於皇上那兒,姐姐安心。左右這事因我而起,我既信你不去追究,相信皇上也不會多為難你……」

「不必費心。」容悅揚手打斷了婉媃的話,她臉上凝著的神色猶如自己的身子一般倶是冰冷。

婉媃明白,她這是怨著皇上如此苛待自己,便如同自己昔日一樣。

可如今這道理她已想的透徹明白,正如昔日她蒙冤遭禁足時,懿妃同她說的那番話一樣。

若是一味自怨自艾,到頭來毀掉的便只能是自己。

今時今日,同樣的話,婉媃一字不落說與容悅,卻不料容悅只輕描淡寫問她一句:「我這前路,早隨慧妃那一碗牛乳羹一併斷了去。這麼些年皇上的憐愛,看今朝我落得如此境地便知,終究是『憐』甚於『愛』罷了。我且問你一句,如此飄渺不定的安穩,我搖尾乞憐求來作甚?」

她一時啞口,怔怔無言。

。 肖蓉的眼神發光,落在王賽仙的身上,無法再挪移開來了。

這個集顏值與才華於一身的青年天驕,王家大少,王賽仙。

沒想到,今晚居然真的再次見到他了。

肖蓉一下子感覺到自己的俏臉有些發燙。

「大哥。」王賽坤激動地喊了一聲。

跟王賽仙一同前來的也是一名青年男子,此時目光正好奇地打量著楚塵。

眾多目光的注視之下,兩人來到了楚塵的面前。

「大哥,這傢伙大言不慚,要將我們整個超跑俱樂部都拘留起來。」王賽坤迫不及待地開口。

聞言,王賽仙目光看向了王正岩,「那王所長還等什麼?為什麼不行動?」

王正岩暗暗叫苦不迭。

他很清楚王賽仙的身份,不僅僅是王家大少,同時也是特戰局的一員。

今晚這件事輪不到他來做主。

「這麼多破車子停在路上,嚴重阻礙的交通,不將它們統統都拉走還留著幹什麼?」跟王賽仙一同前來的青年男子眉頭一皺,「王所長,趕緊行動起來,儘快恢復這裡的正常秩序。」

眾人都懵住。

本以為王賽仙說的是反話,可青年人的意思,真的要將超跑俱樂部的車子都拉走?

「魚少……」王賽坤急了。

「住嘴。」王賽仙一喝,目光凌厲,掃了一眼王賽坤,「你當初要組建超跑俱樂部,我不反對,可是,你如果組建超跑俱樂部的目的,是在街頭鬥毆,那就趕緊將這個沒用的俱樂部解散了。」

王賽坤懵了。

大哥的出現讓他感到意外的驚喜,可沒想到,大哥居然沒有幫他。

王賽坤的面容一下子火辣發燙起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事態的轉變令所有人都料想不及。

楚塵也意外地看了王賽仙一眼。

倒是王正岩很快反應過來了,大少親自發聲要扣押二少的車,這根本不用選擇。

馬上扣押!

很快,拖車呼嘯而來。

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之下,一輛輛千萬級別的超跑被拖走。

人群已經驚呆了。

「這個楚塵,能量滔天啊!」

「超跑俱樂部居然栽在他的手裡了。」

「有王大少在,超跑俱樂部的那幾個人動也不敢動。」

「你們以為王大少身邊那位就是普通人嗎?他叫楚小魚,名字很普通,可在京城誰不知道,楚小魚跟王賽仙是鐵杆兄弟。」

超跑俱樂部的成員們聚集在了一起,敢怒不敢言。

所有人都看著王賽坤等幾個俱樂部的創始人。

這種時候,就看他們的能力了。

總不能讓超跑俱樂部吃這麼大的虧吧。

肖蓉臉龐的笑容也完全消失,突然間覺得王賽仙也沒那麼帥了,簡直可惡。

他居然連自己的弟弟也不幫!

「大哥,我不服氣!」王賽坤憋著一股氣,今天晚上本想衝冠一怒為紅顏,卻沒料想,這衝冠一怒,被自己大哥一盆冷水澆灌熄滅了。

「憑什麼拉走我們的車?」肖蓉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聲音尖銳,振聲說道,「現在我們都沒有車了,乾脆用警車將我們都統統拉走?楚塵剛才不是說要將我們都送進派出所嗎?來吧,把我們都送進去。」

肖蓉決定了,索性將事情徹底鬧大。

整個超跑俱樂部背後的力量,也不是王家大少一個人能夠抗衡。

她非常篤定,哪怕是王賽仙,也不敢將整個超跑俱樂部的人扣押。

「那就徹底玩大了吧。」文梵星的眼中也有火氣,冷冷地盯著楚塵。

楚塵的視線輕輕地一眯,「對於你們的要求,我很樂意成全。」

「王所長,還等什麼?」楚小魚樂了,開口說道,「將他們都帶走。」

王正岩呆住。

真要玩這麼大?

「帶走。」王賽仙也開口了,淡淡地開口,「而且,今天晚上一個人也不準離開,通知他們的家長,明天早上過去辦手續接人出來,還有……徹查超跑俱樂部。」

聲音猶如一道驚雷落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