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喬夜宸的手機提示音叮咚叮咚的響了好幾下,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給辰辰和露露的消息設定了很特別的鈴聲,所以只要他們兩個給他發消息,一聽那個鈴聲就知道是他們發來的。

喬夜宸立刻點開了消息,看了一眼裏面的照片。

底下還有辰辰發來的一條語音消息。

喬夜宸迫不及待的點開了消息,聽了一下。

「喬叔叔,今天是我們過生日,雖然沒能邀請你來我家過生日,但是我們希望可以一起跟你分享生日的喜悅,如果可以,我們希望明年可以邀請喬叔叔到家裏來跟我們一起過生日,可以嗎?」

喬夜宸聽完小傢伙的話,莫名的覺得眼眶有些發酸。

紫筆文學一定要刷新,基本算是重寫了。

《從黑光病毒打穿世界》二章修改版已好,基本重寫,記刷新。 第968章

王文井點頭,默然。都有個小決定了,必須拉攏宋三喜,跟他把關係搞好。

說不定,以後的升遷啥的,還得這小子出個力。

王文洪又說:「這麼的吧,你過幾天再聯繫宋三喜,告訴他,我可以答應他的要求,但要見識他是怎麼搞定的。他要是膽敢騙老子,老子不會讓他在中海落個好。」

王文井暗道:這就剛愎自傲了,土皇帝思想啊!

不過,他點頭,應諾了下來。

他也懂,洪哥說過幾天,其實是個顏面的問題。

不能宋三喜你現在說了,老子就照你的辦,顯的王文洪太沒考慮,太沒腦子了。

「對了,洪哥,容喜的這份孤兒院重建計劃,你的意思?」

王文洪順手拿起那份報告,只是大體的掃了幾眼。

「媽的,宋三喜,第一次,老子這麼給你面子。」

他有些自嘲,內心略有些不爽。因為不服宋三喜,為什麼可以這麼能?

然後刷刷幾筆一揮,簽字同意,丟給王文井,「把印幫我蓋上,行了。」

「好的,洪哥!」

王文井走過去,取了王文洪的大印,操作了起來。

說實話,這個時候,王文洪還是很享受權威帶來的爽感的。

就幾筆一揮,幾個字而已,也能決定一個八千萬的項目,正式上馬,還是否定。

這要是去省城了,那權威就更權了。他,心癢啊!

王文井,看着堂兄這瀟灑的簽字狀態,其實,心裏也熱著呢!

印章蓋好,他拿着就出去。

本來可以這排手底秘書組的成員,電話通知容喜公司派人來取的。

但,王文井的示好之心,

很顯然的。

所以,叫了一個手下的小秘書過來,讓他親自開車,送到容喜公司,交給執行總裁林洛嬌。

必須親自送,親手交到。要是辦不好,別幹了。

小秘書巴不得替老大做點事呢,愉快的就答應了。

這一類的人成長,就是給老大辦事跑腿中,慢慢積累呢!

不能讓宋三喜手底的人來跑腿了,這種事,王文井安排的倒是妥貼。

之後,馬上給顧東打個電話。

王文井很會處事,一番交流之後,把顧東說的沒辦法了。

顧東只能鬆口,表示十天之內,宋三喜能搬完就行。

王文井,自是高興。

總算是,又替宋三喜辦了件事,緩衝作用很明顯。

但顧東,心裏是不服的,暗下毒心:宋三喜你的鬼石場,想發財嗎?沒門兒!老子要不惜一切代價,從上往下,否了中海市的這個決定!

而宋三喜呢,下樓,在樓底,就打電話安排林洛嬌了。

不管花多少錢,用多少人力物力,儘快的把天星競拍所得,拆了拖走,運往永紅鄉容喜製藥。

林洛嬌雖然有些犯難,畢竟一時要調集那麼多機械、車輛、人力,很有難度,但她還是答應了下來。

宋三喜掛了電話,驅車前往劇組,打算把這個好消息,親口告訴蘇有容。

但,半路上,王霞的電話打過來了。

「喲?霞姐,什麼好事情」

話沒說完呢,耳邊響起了王霞的尖叫聲:「狗R的宋三喜,你個殺千萬的,你個不要臉的,你個陰險小人,姐恨死你了,恨死你啦!!!」

「我去咋啦?」

宋三喜鬱悶 半個小時之後,坐在椅子上的姜遠彈了彈重新長出皮膚的食指。

確認新皮膚除了嫩了點,白了點之外沒有其他問題后,他就把注意力放到了桌上的金屬圓球上。

這東西是他準備用來接引諸天星辰之力布陣的。

藍星以前是不存在陣法的,所以姜遠想要自己布陣,那在沒有打開那些通往仙俠世界的門戶之前,也只能靠自己一步步摸索。

在姜遠念頭裡,以他現在的知識儲備,就算能布下陣法應該也只有兩種。

一種是沿著地脈布陣。

用一些蘊含靈氣,法力的物品做陣法節點,借用地脈之力來達到陣法應有的效果。

這種陣法其實可以稱為護山大陣,適用于山門之中。

其不能移動,甚至作為陣眼的物品都不能移動分毫,動了就會有破陣之虞。

第二種則是模擬識海、氣海之中的星圖,接引天上的星辰之力,布下星辰大陣。

在姜遠的想象之中,只要能接引到星辰的力量,並且擁有充足的布陣材料,那這種陣法就應該是隨時可以布下的。

所以他將這種陣法稱之為殺陣,意為隨時隨地可以布陣殺敵。

現世之中沒有靈氣,也沒有地脈之力,所以布護山大陣短時間內是別想了。

所以此刻姜遠就把念頭打到了殺陣之上。

隨手敲了敲桌面,桌上的十顆金屬圓球隨即在法力的作用下凌空懸起,而後法力涌動間將每個圓球分成了十一份,每份同等大小。

攤開手掌選了十顆不同材質的圓球讓其於手掌之上懸浮,而後以精金為陽為恆星,讓其他材質的圓球為行星,圍著精金所化的恆星緩緩轉動。

控制著法力不斷修改著圓球的運轉軌跡,但讓姜遠沒想到的是,每次手上的小圓球在運轉軌跡要跟星球完全一致的時候就會出現各種意外。

不是自己精神突然走神,就是法力突然失控,要麼乾脆就是小白熊反身撞到了椅子讓他功虧一簣。

所以這是某種未知原因在不允許自己創造出陣法?

可要說藍星不允許出現超凡,那自己可以修仙,甚至允許笑傲世界的靈氣倒灌到藍星又是怎麼一回事?

揉了揉因為精神力消耗過度而有些發脹的腦袋,將各種疑問壓到心底,姜遠隨手將小圓球扔到了桌子上,然後抱起一旁還在吸收丹藥藥力的小白熊走回了房間中。

今天經歷的事情足夠多了,接下去他準備好好休息一下。

修道註定是天長地久的一件事,其他的事情,就留待明天吧。

————

皓月升空,入夜時分。

依舊是那把躺椅之上。

伸手拍了拍啃著桌角拆家的小白熊,姜遠隨即伸出了左手。

下一瞬間,十顆金屬圓球從袖口飛出落在掌心上空以星圖方式運轉,而後一圈圈迷濛的光暈自圓球中心泛起,將其周身映的如夢幻般絢麗。

捲動手指,看著手上的星圖不斷散發出一道道漣漪,姜遠臉上露出了一絲愜意的神色。

此時距離姜遠回到這崑崙後山的居所,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個月時間。

兩個月時間中姜遠不斷對陣法進行探索,發現並不是藍星之上不允許出現陣法,而是那一晚自己被陣法給影響了。

陣法是什麼?

按照仙俠、玄幻的理解之中,陣法就是聚眾生、天地之力,讓修道者可以發揮出於自身幾何倍數的手段。

又或者是依憑陣法之力,束縛、壓制、殺戮眾生的手段。

而按科學的解釋,姜遠覺得陣法其實是用修道者獨特的手段,對天地間磁場進行的修改,讓陣法內的磁場隨著布陣者的念頭變化。

在陣法範圍之內,布陣者可以通過操縱磁場做到一念幻境生,一念山河隕。

這就是陣法。

隨著對陣法理解的深入,姜遠覺得殺陣應該有幻陣之能,幻陣應有護陣之能,而護陣也有殺伐之力。

不過現如今的他顯然沒有這種實力。

他手上參照體內星圖布下接引星辰之力的陣法,此時只有殺伐之力。

當姜遠布下陣法后,陣法便會接引星辰之力凝聚在陣中,而後就可以對進入陣法之中的目標發起毀滅性的攻擊。

當然,因為陣法新創,肯定還有許多不足之處。

首先是能量有著上限。

因為陣法是參考體內星圖運轉軌跡創造,所以姜遠稱這陣法稱為星辰大陣。

又因現如今只有十顆星辰組成陣法,是以這陣法別名十星陣。

十星陣因為布陣材料的原因,攻擊最大強度相當於姜遠運用體內十分之一法力進行的一擊。

當然,這只是直接造成的傷害。

除了直接傷害之外,因為現實中的星辰之力蘊含無盡輻射,所以被攻擊傷到的人還會被輻射所污染,被污染后所造成的傷害可以稱之為二次傷害。

暫時而言好像沒多大用處,但姜遠終究是把陣法的地基給打了下來。

以後不斷在這個地基之上添磚加瓦,終會讓其成為高樓大廈的那一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