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以鐵血無情著稱的他們也是無法做到,這特么還有人性么?!

連自己戰友都殺!!!

「嘿嘿……諸位大人,可還滿意?」尤里斯賤笑道,就像是只乞討的狗一樣。

「不錯!你很不錯!」白骨團長贊掌道:「一個能為了利益出賣恩人,弒殺戰友的瘋狗,實在沒理由讓本團懷疑你,你提的要求本團答應你,如果你能殺死雷諾,本團便許你千萬魔石賞金。」

「當真?不會反悔?」尤里斯有些不敢相信,還以為白骨團長要討價還價一番呢,沒想到這麼爽快。

「哼!」白骨團長冷哼道:「我魔族一諾千金,既許諾於你,自然不會出爾反爾。」

「是是是……」尤里斯點頭哈腰的應道:「多謝大人,多謝大人,尤里斯全憑大人吩咐。」

「嗯……」蛇首冷吟道:「尤里斯,你之前的意思是雷諾絕對信任你,不會對你有絲毫懷疑嗎?」 尤里斯品味了一番道:「起碼接近雷諾絕非難事。」

「很好!」蛇首從空間袋中取出一個造型邪惡的玉盒遞給尤里斯道:「這個玉盒中是我以魔族本源天賦煉製成的『九衍噬心毒煙』,無色無味,無影無形,吸入體內瞬間便可爆發最猛烈的毒性,凝練九衍蛇,噬心腐臟,你接近雷諾后趁其不備就用此毒,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尤里斯連連應道,滿是欣喜的接過了玉盒,旋即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雷諾身邊那個臭小子可以提前預知到周邊情況,所以在我得手之前你們不要跟著我,最好……最好距離我三十里之外。」

「提前預知?!原來是雷諾身邊那小子搞得鬼!」眾魔族傭兵頓時恍然大悟,怪不得每次追殺雷諾總是撲空,而且『追魂絲』被破壞,害得他們在內灘畫了一晚上圈圈也是出自那個臭小子的手筆。

「正好連那小子一去毒殺!」蛇首恨聲說道,他可是快被風鈴兒坑出屎來了,此刻得知一切竟是風鈴兒在背後搗鬼,頓時對風鈴兒升起濃烈無匹的殺機!

「這是狼煙燭,得手后以此為信號。」白骨團長扔給尤里斯一根銘刻著魔法符文,火炬似的魔法棒。

「好嘞,好嘞,全包在我身上。」尤里斯將『狼煙燭』收入懷中,唯命是從的應道,對這群魔族傭兵簡直比親爹還要親百倍。

「那我這就先出發了,嘿嘿……」尤里斯奸笑著說道,醜惡嘴臉暴露無遺。

在眾魔族傭兵的目送下,尤里斯屁顛屁顛的向著雷諾離去的方向追了上去,白骨團長道:「我們也跟上吧,大家注意距離。」

……

……

百裡外,雷諾正在奔襲趕路,還不知道已經被尤里斯出賣,行至一片岩灘的時候,一陣『咕嚕嚕』的腹鳴引起了雷諾的注意。

「呵呵……」雷諾輕笑起來,想是風鈴兒餓了,畢竟風鈴兒只是毫無修為的普通人,不像他鬥氣充盈,體能綿遠悠長,就算三五天不吃不喝也沒關係。

當下雷諾來到一塊岩石旁將風鈴兒放下,笑道:「餓了怎不說?」

「還有燒雞嗎?」風鈴兒笑眯眯的問道。

「燒雞是沒了,這還兩個饅頭你湊合吧。」雷諾無奈道,這荒野之地有饅頭吃就不錯了,還燒雞?我還想來二斤牛肉呢。

「哎呀……真是夠夠的。」風鈴兒滿是挑剔的說道,但肚子餓了也沒辦法,只得接過饅頭嚼起來。

雷諾挨著風鈴兒坐下,取出水壺猛灌了幾口,遞給風鈴兒道:「喝點水,別噎著。」

風鈴兒倒也不嫌棄,邊吃邊喝起來。

「也不知道猴子現在怎麼樣,醒了沒有?」雷諾不禁向著深淵山谷的方向看去,距離他將猴子藏在山壁土洞中已經好幾天了,之前一直疲於奔命無暇顧及,如今終於得以閑暇不禁有些卦念起猴子了。

見雷諾有些出神,風鈴兒問道:「雷大哥,你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在想一個兄弟。」似乎想起什麼有趣的地方,雷諾突然笑了起來。

「那一定是個很有趣的傢伙吧?」風鈴兒道。

「也許還很裝逼。」雷諾道:「吃飽了么?吃飽了就趕路吧。」

風鈴兒拍了拍手上的滿頭渣,站起來說道:「好了,出發……咦!雷大哥,你看。」

雷諾聞言站起,順著風鈴兒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見一道人影喪命般狂奔而來。

「好像是那個臭魷魚。」風鈴兒眉頭一皺,神色滿是厭惡,拉著雷諾的胳膊道:「雷大哥,我們走,不要理這個噁心的傢伙。」

雷諾微微頷首,尤里斯的薄情寡義令人心寒,雷諾對其也沒有好感,當下便欲和風鈴兒離去。

然而,尤里斯此時也是發現了雷諾和風鈴兒,卯足了勁喊道:「阿雷兄弟!十萬火急,十萬火急啊!」

「嗯?」雷諾眉頭微微一皺,隨著距離接近他發現尤里斯身上滿是血跡,而且不見馬克和比爾,莫非出了什麼意外?

念及此處,雷諾已經邁出去的腳步不禁一頓,尤里斯氣喘吁吁的跑了上來,直接一下撲倒在雷諾面前,抱著雷諾的腳痛哭流涕的說道:「阿雷兄弟,你離開后突然來了一群魔族傭兵說要追殺你,然後就莫名對我們大開殺戒,馬克和比爾為了掩護我只怕已經凶多吉少,我也深受重創,他們實在是太強大了,阿雷兄弟你快逃吧,不用管我。」

「什麼!」雷諾和風鈴兒頓時臉色一變,定是『疾風傭兵團』,沒想到他們還沒有放棄,而且還因此牽連了比爾等無辜。

「嘿嘿……」尤里斯卻是低頭陰笑著,手掌緩緩摸向了懷中……

「不對!」卻在此時,雷諾猛然意識到了尤里斯話語中的漏洞,他對尤里斯等人用的是『阿雷』之名,尤里斯怎麼會知道他就是雷諾,而且一個被魔族傭兵追殺的人不應該慌不擇路逃生嘛,而尤里斯卻是非常明確的來找自己,那種奔跑速度根本不像是身受重創的人!

懷疑的念頭在雷諾的腦海中雖然只是一瞬,但為時已晚……

「去死吧!」前一刻還痛哭流涕像是死了爹娘一樣的尤里斯突然暴起,手握邪惡玉盒拋向了雷諾,一股濃烈的九色毒霧瞬間便是將雷諾和風鈴兒淹沒了……

「你該死!」雷諾反應敏銳無匹,幾乎就是在尤里斯拋灑毒霧的剎那,雷諾至怒至猛的一腳也是踢在了尤里斯的胸膛,無匹偉力瞬間將尤里斯踢得像是爆炸的皮球般飛了出去。

噗——!

尤里斯頓時只覺胸膛宛若爆炸了一般,凌空噴出一口濃烈的血霧,直如死狗般砸落百米之外。

「好猛烈的劇毒!」雷諾額頭的冷汗瞬間冒了出來,只覺臟腑如遭蛇蟻寸寸吞噬,身體機能被瘋狂破壞,無匹劇痛更勝凌遲之苦。

「風兄弟。」雷諾再看風鈴兒已是倒在了地上,面如紫茄,嘴角溢出墨汁般的毒血。

沒有任何猶豫,雷諾立刻從空間袋中取出『神聖祝福』藥劑給風鈴兒服下,凈化其體內劇毒。

「哈哈……」尤里斯爬了起來發出得意的狂笑,捂著重創的胸膛沖雷諾吼道:「雷諾,沒想到吧,你中的乃是魔族本源天賦秘制的『九衍噬心毒煙』,嗅之即亡!入體即死!」

「恨嗎!怒嗎!無奈嗎?哈哈……」尤里斯狂笑著,鮮血不斷從其口中流出,雷諾那暴怒的一腳險些沒將他心肺踢爆。

「人族竟然會有你這樣的敗類!」雷諾雙拳一握殺氣騰騰的站了起來,這一瞬間,雷諾直接判了尤里斯死刑!

『九衍噬心毒煙』是厲害,但天下萬毒皆是『水晶心臟』源能,雖然雷諾暫時遭受劇毒侵蝕倍感痛苦,但也僅僅是痛苦卻無性命之危,只待『水晶心臟』吸收轉化,『九衍噬心毒煙』也終將成為雷諾脈輪中的鬥氣。

然尤里斯卻不知道雷諾萬毒不侵,捂著胸口惡笑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啊!要怪就怪你雷諾的人頭太值錢了,你不死,我肚子餓了誰管?」

「是不是很想殺了我?嘿嘿……可惜你無可奈何啊!現在就讓我送你最後一程吧,哈哈……」尤里斯肆意狂笑著,催動了『狼煙燭』,滾滾狼煙頓時衝天而起。

「人渣!」雷諾雙腳震地一踏,轟然砸落在尤里斯面前,狂拳攜怒而出,裹挾著暴虐的拳能轟向尤里斯那罪惡的嘴臉。

「怎麼可能?!」尤里斯瞬間嚇得面無人色,雷諾明明中了『九衍噬心毒焰』怎麼可能還有再戰之力,而且戰力還狂猛如斯!

但生死一瞬已是來不及讓尤里斯多想,無邊恐懼直令其殺豬般慘叫起來,瞬間提起畢生修為揮拳阻擋雷諾的轟殺。

「恩將仇報!你該殺!」雷諾恨怒狂燃,出拳便是最極限的殺伐,再無一絲情分!

轟!咔…咔…咔…咔……

沉悶的巨響混雜著最刺耳的爆裂聲,尤里斯的手臂就像是豆腐渣一樣直接被雷諾一拳砸得寸寸崩裂,血肉橫飛!

嘭!

尤里斯就像是扔出去的垃圾袋似的斜飛了出去,極致的恐懼令尤里斯直接忘記了慘叫,整張臉完全扭曲成了霜打的菊花。

「見利忘義,你該殺!」雷諾如影隨形,又是至極一拳砸出,正中尤里斯的大腿,狂野而憤怒的拳勁瞬間將尤里斯的大腿轟成了齏粉!

「啊——!」遭遇最慘烈的劇痛,尤里斯瞬間撕心裂肺的慘叫起來,在空中打著旋滾落在沙灘上。

「不要……阿雷兄弟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尤里斯歇斯底里的大叫著,拖著殘肢斷臂掙扎著後退,直被雷諾殺得肝膽欲裂,無盡的死亡恐懼要把他嚇瘋了!

「呵呵……」雷諾冷笑,也不答話,一步一步逼近尤里斯,就是那尤里斯現在讓他祖宗十八代跪在這裡求饒,雷諾也要殺了這人渣!

「啊!啊!啊!不要殺我,不要啊……」尤里斯哭爹喊娘,雷諾那不緊不慢逼近的腳步就像是死神在測量著死亡的距離,無比恐懼的起到著,「白骨團長你快來啊,我就要被雷諾殺了,快來救命啊!」 唰!唰!唰……

似乎是尤里斯的祈禱起了作用,就在雷諾準備送尤里斯這個人渣去見冥王的時刻,刺耳的破風聲接連響起,赫然是看到狼煙信號的白骨團長等人殺來了,瞬間便是將雷諾團團包圍起來。

「嗯?」雷諾腳步一頓,眉頭皺了起來,對於尤里斯的恨意與殺機瞬間濃烈了百倍不止!

這一刻,雷諾算是明白了,這尤里斯不僅見利忘義,恩將仇報,還勾結魔族,狼狽為奸,真是人族的恥辱,萬死不足惜啊!

「嘖嘖……好一場人族自相殘殺的大戲,真是過癮啊。」蛇首砸著嘴陰陽怪氣的說道:「雷諾呀雷諾,真沒想到你也有今天,被自己人出賣的滋味如何?本團的『九衍噬心毒煙』有沒有讓你難以自拔?」

「哼!」雷諾環視四面強敵,冷冷哼了聲,瞳孔深處乍現最狂野嗜血的殺伐,伸手一指蛇首,一字一句道:「別急,馬上就輪到你了。」

「嘿嘿……」蛇首猙獰惡笑,「就憑你嗎?我看你待會兒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哈哈……雷諾,你完蛋了,白骨團長來了,你休想殺我,等死吧你,哈哈……」尤里斯喪心病狂的大笑道,掙扎著向白骨團長爬去,「白骨團長,快殺了雷諾,這混蛋想要殺了我,您快救救我。」

「你也配?」白骨團長不屑,直接一腳將尤里斯踹進了場中。

尤里斯頓時臉色慘變,又爬向白骨團長,賠笑道:「白骨團長,您是不是搞錯了?您是在和我開玩笑的對不對,我們可是一夥的,你看!我已經成功讓雷諾中毒了,還毒殺了風鈴兒……」

「滾開,瘋狗!」白骨團長再次將尤里斯踹進了場中,冷笑道:「你也不看看自己算什麼東西,就是條賤狗而已,有什麼資格與高貴的魔族為伍,利用你這樣的垃圾都是你的無盡榮耀,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可笑。」

「什麼!」尤里斯聞言瞬間頓時只覺五雷轟頂,絕望透頂,原來魔族只是把他當成一條垃圾狗,只是利用他,說好的千萬魔石賞金也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啊!!」尤里斯無比絕望,突然想起雷諾的仗義,雷諾的慈悲,立刻向著雷諾爬去,央求道:「阿雷兄弟,你最仗義了,你一定會救我的,一定會原諒的對不對,我們都是人族同胞……」

「人族沒有你這樣的敗類,你不配提『人族同胞』這四個字。」雷諾殺氣奔騰的斥道,尤里斯的所作所為簡直將人族的臉面丟光了。

「對對對,阿雷兄弟說得對,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求你救救我,我還不想死,我給你錢,給你魔蛟蛋,都……都給你。」尤里斯直接將空間袋摘下送給雷諾,央求道:「救我,救……」

然雷諾卻是絲毫不為所動,甚至尤里斯那孬種無恥的嘴臉直讓雷諾感到無邊噁心,登時劍眉一豎,怒道:「你之罪,無可饒!你不死,天難容!帶著你的卑鄙與無恥找冥王懺悔吧。」

轟!

雷諾霸掌轟出,再無任何同族情義,狂暴無匹的掌勁瞬間將有尤里斯整個人都是拍進了大地之中,生為人渣,死亦成渣。

「嘖嘖……精彩!精彩!」蛇首咂舌,滿是陰陽怪氣的說道:「雷諾,真是要感謝你幫我們清理了垃圾,現在也該好好清算我們之間的賬了!」

「不錯,是該好好清算了!」雷諾的眼神瞬間犀利無匹,無盡殺氣從身上衝擊開來,煞寒絕倫,直令方圓如入凜冬,渾無一絲感情的說道:「你的命也該盡了!」

「嘿嘿……」蛇首獰笑道:「好強烈的殺機啊,可惜以你中毒之身又能奈我何?今日你註定將萬劫不復,註定是你的死期啊!哈哈……」

「毀我一臂!廢我武道修為!滅我傭兵團!雷諾,我今日定要將你轟成渣渣,將你踩在腳下蹂躪,讓你最痛苦、最絕望中死去,唯有如此,方能泄我心頭之恨啊,哈哈……哈哈……」

「呵呵……」雷諾看著猖狂大笑的蛇首,也是笑了起來,只是那笑聲冷得就像是極地寒霜,一抹絕殺的死亡弧度從嘴角緩緩的,緩緩的擴散開來。

咻——!

雷諾瞬間爆射了出去,恐怖的速度直扯起空氣最刺耳的銳嘯,瞬間便是橫穿百米距離,強勢逼臨蛇首面前,霸拳不容分說,爆閃著刺目的銀光奪命而出!

轟!

恰此時,三道狂兵橫空殺出,一阻雷諾殺勢,瞬間爆發震耳的巨響,雷諾身形受阻,倒退了回來。

「雷諾,你當我們是空氣啊。」雪狼族傭兵戰刀扛肩看著雷諾冷笑連連。

唰!唰!唰……

話音甫落,『疾風傭兵團』八大斗帥齊齊出現在蛇首身前,勢如橫峰傾臨,搭建起難以跨越的天塹鴻溝!

「哈哈……」蛇首狂笑道:「雷諾,你拿我沒折啊!八尊斗帥,銅牆鐵壁,你拿什麼跨越,拿命嗎?你有幾條命?哈哈……哈哈……」

「呵!」雷諾鏗然冷笑,浩掌一拍空間袋,霎時間滾滾烏芒浩瀚刺目,打神棍威然上手了,雷諾的氣勢亦是隨著節節攀升,霸然一指蛇首道:「殺你,我一條命足以!」

「吹牛!」蛇首一凜,獨臂緩緩舉起了血色法杖,「雷諾,你特么真是狂得令人憤怒,我要將你轟成渣渣啊!」

「殺!」

雷諾眼神一寒,棍鋒獠空,二次衝殺便是不留餘力的頂峰強殺!

「天真!當我們是空氣么?!」

八大斗帥自信昂然,飽提渾身鬥氣,魔威撼世,狂兵盡出,劈天蓋地的殺向雷諾。

雷諾腳步一頓,手握打神棍正中橫擊而出,隻身硬撼八大斗帥!

轟!

力撼乾坤的雙方甫一交鋒便是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八大斗帥聯手的恐怖衝擊簡直如山如岳,雷諾首當其衝,嘴角瞬間溢出一抹觸目的血紅,整個人直接陸沉一尺有餘!

「擋得了么?」然雷諾卻是狂傲不改,更勝往昔,四萬斤的肉身偉力瞬間如同洪荒猛獸般傾瀉而出。

水德金身!

與此同時,雷諾體內鬥脈怒張,兩大脈輪瞬間以兩千三百轉每分的速度瘋狂運轉起來,雄渾鬥氣直如滾滾奔騰的長江大河,迸發出不可想象的爆發力。

『水德金身』一下施展開來,浩瀚煙水彌天蓋地,并吞**,一現皇階神功之威!

轟!

八大斗帥聯手之力直接被『水德金身』泄入地面之中,一時間大地震爆,八荒轟霆,怒揚百米狂沙。

「你們!不夠看!」雷諾巨力勃發,手握打神棍凌空怒旋,恰似泰坦巨神附體,驚天巨響聲中,八大斗帥直接被雷諾一棍掀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

「我的天!好……好恐怖的力量!」

「不可能!這簡直太不可思議!」

八大斗帥瞬間震撼到了極點,看向雷諾的眼神就像是見鬼了一樣,充滿了駭然!

一個斗將境的人族小癟三竟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戰力,一棍掀飛他們八大斗帥,這雷諾究竟是個怎樣的妖孽?!

一個人怎麼會強橫到如此程度,這特么還有沒有天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