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蘇葉那個變態的從者,現在已經能夠擊殺黃金級的次元魔獸了,別說是各大學府的新生了,就算是那些二年級,三年級的老生,都不一定有多少能勝過蘇葉的。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在從蘇明月口中知道蘇葉需要十件精品級海洋聖遺物時,蘇家的高層便紛紛發動自己的關係,不到三個小時就將東西送到了蘇明月的面前。

「嘖嘖,今天的這場會議沒有白開,靠我自己收集這些東西,還不知道要多久呢!」

滿意的將十件聖遺物收起,蘇明月緩緩走到自己房間的窗戶前,靜靜看着窗外的夜色不知在想着什麼。

與此同時,在這漆黑的夜空下,白鬍子獨自一人戰鬥在荒蕪的大地之上。

「咕啦啦啦……只剩下你們兩了啊!」

右手揮舞著叢雲切一刀劈飛一頭尼多王,白鬍子左手握掌成拳,武裝色霸氣覆蓋其上,一拳將一隻從後面撲過來的尼多后轟飛。

在白鬍子四周,數百隻尼多力諾與尼多娜的屍體無力的躺在大地上,那肆意流淌的血液將整個大地染紅。

遠處,上百隻還沒進化的尼多蘭和尼多朗正躲在一片不大的樹林中,瑟瑟發抖的看着遠處的這場戰鬥。

「吼……」

看着在夜色下仰天長笑的白鬍子,尼多后在怒吼一聲后,猛的張開血盆大口。

大量的能量開始不斷朝尼多后口中匯聚,很快就出現一顆完全由能量組成的能量球,恐怖的能量波動甚至讓四周的空間開始微微顫動了起來。

要是蘇葉在這裏,一定能夠認出來此刻尼多后即將釋放的,就是在遊戲里威力達到一百五的破壞死光。

「咕啦啦啦……這就是御主說的絕境放大招嗎?果然有點意思!」

通過見聞色霸氣捕捉到尼多后的動作,再一次將尼多王劈飛的白鬍子已經來不及閃躲了。

只見白鬍子周身同樣散發出一陣強大的氣勢,一圈乳白色的光暈出現在他左拳之上。

「轟!」

下一秒,在尼多后釋放破壞死光的同時,白鬍子同樣一拳猛的轟出。

乳白色的震動之力與金黃色的破壞死光在空中碰撞,散發出恐怖的衝擊餘波,將附近土地與大量尼多力諾與尼多娜的屍體一同吹飛。

「吼……」

另一個方向,被白鬍子劈飛的尼多王在瞬間穩住身形后,同樣開始在口中匯聚能量,那恐怖的能量波動令白鬍子也忍不住為之動容。

毫無疑問,白鬍子身後那隻尼多王的實力要遠超他面前的這隻尼多后,如果在毫無防備的狀況下硬接尼多王釋放的破壞死光,就算是白鬍子也免不得會深受重傷。

但在見聞色霸氣之下,尼多王的一舉一動又如何能夠瞞得過白鬍子。

猛的握緊叢雲切,白鬍子頭也不抬的一刀朝尼多王所在方向刺出。

「震空突刺!」

一道璀璨至極的刀芒劃破長空,在那震動之力的推動下瞬間來到了尼多王面前,在破壞死光被噴射出的前一刻,洞穿了他那怒張著的血盆大口。

「轟!」

下一秒,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被白鬍子刀芒破壞了穩定性的破壞死光,直接在尼多王的口中爆炸,恐怖的能量直接將尼多王撕的粉碎。

另一邊,硬抗尼多后破壞死光的白鬍子,在破壞死光消散的瞬間,一步邁出來到陷入僵直狀態的尼多後面前,武裝色霸氣覆蓋叢雲切,一刀揮出將尼多後腦袋斬下。

自此,今天晚上的第三場戰鬥結束。

拄著叢雲切,白鬍子目光望向遠處躲在樹林中瑟瑟發抖的尼多蘭與尼多朗,目光有些深邃。

良久,在長長吐出一口氣,白鬍子轉身朝下一個次元魔獸族群所在走去,連看都沒看那些掉落在地上的聖遺物一眼。

今晚,他要肅清巨犀山谷附近所有次元魔獸族群。

時間流轉,當天邊的第一縷晨光碟機散了黑夜,白鬍子手持叢雲切回到空木峰,叫醒了在修鍊之中的蘇葉。

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剩下的就要交給蘇葉了。

與白鬍子靈基融合,蘇葉從空木峰內飛出,見聞色霸氣肆無忌憚的朝四周擴散,很快就找到了昨天晚上白鬍子的第一個戰場。

「起!」

蘇葉手一揮,飄飄果實的能力發動,大地上那一具具已經失去了生命氣息的次元魔獸屍體瞬間漂浮到了他身後,那些掉落的聖遺物,則是直接被蘇葉收進了系統空間。

目光投向遠處那些被是白鬍子放過的次元魔獸幼崽,蘇葉再次一揮手,大量的泥土無視了那些次元魔獸幼崽的掙扎,瞬間將其包裹着飛到他身後另一邊。

看着因戰鬥而被破壞得不成樣的大地,蘇葉再次發動飄飄果實能力,將其恢復成之前的模樣。

如此反覆,在兩個小時后,蘇葉成功將白鬍子昨天擊殺的次元魔獸屍體都收集了起來,一共六個次元魔獸族群,數量超過了兩千隻。

來到巨犀山谷上空,蘇葉大手一揮,那靜靜懸浮在他身後遮蔽了小半個天空的次元魔獸屍體,便被他丟到了重甲巨犀屍體所在的那片區域。

處理完那些次元魔獸屍體,蘇葉目光望向身後那些還在不斷掙扎的次元魔獸幼崽。

「轟隆~」

隨着蘇葉心念一動,巨犀山谷內響起一陣陣轟鳴聲。

一面面高大厚重的石牆拔地而起,在重甲巨犀幼崽驚恐的目光中,將巨犀山谷分成了八個區域,每一個區域都被蘇葉放養了一個族群的次元魔獸幼崽。

在確保那些次元魔獸幼崽不會跑到外面后,蘇葉朝每個區域裏都丟了三十具次元魔獸屍體,確保在他下次回來之前,這些次元魔獸幼崽不會被活活餓死。

當然了,蘇葉出於人道主義考慮,在喂那些次元魔獸幼崽的時候,都是錯開喂的,並不會出現同族相噬的局面。

做完這一切后,蘇葉滿意的點了點頭回到空木峰內的別墅,將系統空間里的聖遺物都倒了出來,開始盤點起昨天白鬍子的收穫。

黃金級次元魔獸掉落的精品級聖遺物四件,白銀級次元魔獸掉落的優良級聖遺物件二十六件,青銅級次元魔獸掉落的一百四十四件,僅次於他之前在考核評比的那次收穫。

至於更低級的一般品質聖遺物,則是一件都沒有掉落,因為黑鐵級次元魔獸全都是那些次元魔獸幼崽,白鬍子昨天一隻都沒殺。

揮手將聖遺物收起,蘇葉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發現已經快到早上九點后。

「也不知道姑姑那邊怎麼樣了。」

一邊想着,蘇葉一邊朝空木峰外走去。

扶搖直上三萬米,蘇葉在找准了方向後,全速朝魔都基地市所在飛去。

在吃午飯之前,蘇葉再次回到了青藤小區門口。

拿出手機,無視了因為再次有信號而不斷冒出的信息,蘇葉直接給蘇明月發了條信息。

這一次蘇明月沒有讓別人來接蘇葉:「小葉這個給你,是我隔壁的那棟別墅的鑰匙,以後那裏就是你的家了。」

蘇葉:「……」

看着手中的那串別墅鑰匙,蘇葉在考慮自己還要不要在魔都基地市裏買房。

好像在外面買的別墅沒有青藤小區里的好吧。

不過在考慮到蘇家年輕一輩的存在後,蘇葉決定還是在外面再買一棟別墅,雖然他不怕蘇家的那些人,但他討厭麻煩。

另一邊,蘇明月在把鑰匙給蘇葉后,看向在一旁站的筆直的青藤小區保安隊長:「老陳,蘇葉是我侄子,以後直接讓他進來就行。」

交代完保安,蘇明月帶着蘇葉回自己的別墅,中途蘇葉路過蘇家送給他的那棟別墅時,蘇葉還是沒忍住多看了幾眼。

看到蘇葉那控制不住的目光,蘇明月眼中閃過一抹溫柔的笑意:「小葉,你知道這棟別墅的主人是誰嗎?」

「額……該不會是我父親吧……」

蘇葉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

當年他父親可是和魔都蘇家斷絕了關係,魔都蘇家給他的一切應該也都收回去了,怎麼還會有一棟別墅留在他父親名下。

「是啊!」

蘇明月感慨道:「雖然當年發生了不少事,但有些東西一直都沒變過。」 整體事件並不複雜,沈林只是簡單的闡述了與朋友圈的衝突,並隱瞞了與鬼當鋪的交易。

沈林有他的考量,與鬼交易終究是禁忌,鬼當鋪的恐怖暫時不適合擺在眾人面前。

秘密只有一個人掌握的時候才叫秘密,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牆,沈林深知這一點。

他簡略的敘述了一部分內容,只闡明了交易的部分,至於與誰交易,為什麼交易,怎麼交易,一概含糊其辭。

李孟幾人很默契的沒有問。

在幾人的注視下沈林掏出了那張灰白的老照片。

很普通的一張照片,沈林曾經試圖動用鬼域進行滲透,沒有發現任何端倪。

他猜測鬼當鋪的要求可能有兩個。

第一個是為鬼母描眉,這個想法有些驚悚,而且幾乎不可能實現。

第二個是找到畫面上的那桿筆,鬼當鋪丟失了一桿筆,恰好這照片上出現了一桿筆,絕對不是巧合。

這兩個要求無論哪個都難如登天,他暫時沒有頭緒。

「你別說,這姑娘長得還怪漂亮的。」李孟嘖嘖稱奇。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風骨,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韻味。

照片上的民國姑娘那種大家閨秀的氣質很難在現代出現,尤其配上老照片這種古色古香的配置,十分的具有韻味。

沈林沒多嘴,他猜測照片上的姑娘大概率可能是年輕時候的鬼母,甚至惡作劇的想如果把這個消息告訴李孟這貨不會當場嚇的萎掉。

「沈先生,這具體是個什麼意思?」徐放老成,沒有兩個年輕人那麼跳脫,他敏銳地覺察到了沈林隱瞞了什麼,不過出於敬畏他沒有多問。

「僱主給的信息,我的任務線索,目前我還沒有太多的頭緒。」沈林回答。

也正在這時,周斌輕哼了一聲,有些疑惑的語調引起了沈林的注意。

「你發現了什麼?」

這張照片他看了很多遍,沒有發現太多的線索,他將照片拿出來也是存了集思廣益的心思,一個人的視野終究是有限的。

一萬個人眼中有一萬個哈姆雷特,旁人總是能發現一些你看不到的東西。

周斌被沈林問的愣了一下,剛想搖頭就對上沈林的目光,支支吾吾的開口。

「我就是覺得那桿筆,有點眼熟。」

「嗯?」

沈林瞬間瞪大了雙眼,他沒想到這麼輕而易舉的得到了部分收穫。

「你在哪兒看過?」

場面頓時有些焦灼,周斌感受到了來自沈林的急切,再次開口。

「我不確定是不是,只是眼熟。」

「你們還記不記得我們在鬼樓梯事件中曾經碰到一部詭異的放映機。」

幾人皺眉,那段經歷實在不怎麼美好。

那台詭異的放映機恐怖級別很高,似乎可以將人困在一個詭異的世界,沈林曾經用盡全力也無法逃脫,如果不是打更鬼恰巧來到,他們一行人早就交代在那裡。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