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星邪竟然失敗了!他輸了!

帝星邪太大意了,他太狂妄了,竟然敢將直接面對火蓮的攻擊。

帝星邪也是玩火的高手,但他卻低估了十大妖火與普通火焰二者之間的差距,作為他來說,原本不該這樣大意,可對手是他想要除之而後快韓易!

所以他大意了,他想要用最簡單的方式碾壓韓易,想要最舒服的方式讓韓易去死!

所有人都吃驚的看著韓易,他竟然一招秒掉了帝星邪。

原本韓易的名聲都是來自巧合或者運氣,但是這一次,他確實證明了自己!

他幹掉了造化虛無境的帝星邪,這完全就是硬碰硬。

韓易的臉上浮現一種得意的笑意,所有人都以為自己那麼輕易的擊敗了帝星邪,殊不知他剛才在火蓮花之中足足燃燒了十億枚丹藥!

這樣的數量,足以殺死一個逆天三重境高手,這可是十億丹藥啊,就算帝星邪也未必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來。

但是,無數強橫的氣息已經降臨!

「九鼎天綱圖!沒人要我來!」

一個黑影從虛空中走出來,一隻大手就要抓取九鼎天綱圖。

「找死!」君御風狠狠的一擊轟過去,

砰!

君御風狠狠的摔在地上,在地上砸出一個數丈深的大坑!

「什麼!鴻蒙之境的高手!」

此時,這些弟子都四散而逃。

就算仙道十門的掌教真人,也只是鴻蒙之境而已,這個黑影到底是什麼人!

轟!

黑影的大手抓住九鼎天綱圖的那一瞬間,無數火焰從九鼎天綱圖中竄出來,直接將這隻大手包裹,開始燃燒起來。

瞬間擊潰了那隻大手!

但是,無數高手全部都圍攏過來,雖然沒有出現,但是他們的氣息卻充斥著這個空間。

九鼎天綱圖乃是無上仙器,就算這些大能也看的眼饞。 韓易微微一笑,除非真正的仙人,否則根本不可能將九鼎天綱圖與自己分離。

但是,擊潰的那一瞬間,無數大手從虛空之中衝出來。

足足十幾雙手,這說明十幾名大高手。

「轟!」

一聲巨響,這些大手全部再次粉碎。

九鼎天綱圖上的火蓮好似更加強烈。

好像,遠處交相呼應的,也竄起一道強烈的火焰。

兩團火焰都是衝天而起,彷彿都在相互吸引,要將對方吸引過去。

此時,韓易的心裡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彷彿這兩種火焰一模一樣。

自己的心念一動,腦海中所想是要將遠處的火焰牽引過來。

無數只大手破碎,緊接著出現無數個身影。

與此同時,遠方的火焰也跟著竄過來。

「韓易!你搞什麼!」

一聲厲喝,接著消失不見。

韓易眉頭一皺,這個聲音很明顯是天魔聖君,但是自己幹什麼為何會影響到他。

那團火焰衝出來的那一刻,韓易突然意識到,這竟然是焚天焱炎火。

「聖君大人!我不是故意的!」

韓易驚恐,現在這麼多高手要搶奪自己的九鼎天綱圖,要是再招惹了天魔聖君,自己肯定要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天魔聖君沒有理會韓易,但是韓易的易鼎卻出現在半空之中。

兩種火焰此時全部融合在九鼎天綱圖之中,易鼎想要吸引焚天焱炎火,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這相當於三股勢力在此地搶奪,但其中比較強悍的兩股勢力卻在暗處。

韓易能夠感覺,這些火焰竟然已經開始融合,而且融合在一起之後,竟然無法分離。

轟!

韓易眉頭一皺,其中一雙大手突然要抓想易鼎。

但是,就在那一瞬間,兩隻大手抓在易鼎上的那一瞬間,突然炸裂。

而且,根本沒有結束,同樣一雙大手從易鼎中衝出來,直接奔向虛空。

「啊!!!」

一聲慘烈的嘶吼,虛空之中一聲凄厲的嘶喊,緊接著無數血肉橫飛,炸裂在半空之中。

那雙大手也消失不見。

韓易驚恐的看著半空,天魔聖君終於動手了。

這些人憑藉自己鴻蒙之境,竟然想觸及天魔聖君,真是不知死活。

就在這一瞬間,所有高手都靜下來,竟然還有這等存在。

「韓易?」

一個身影突然出現,此人正是當年易鼎村的三爺。

韓易看著張三封,不禁驚訝,他竟然趕來了。

不過,他卻沒有動手,此時韓易靜靜的站在那裡,現在的戰局好似自己已經無法參與。

韓易這等級別的存在,根本無法參與其中,更為嚴重的是,九鼎天綱圖自己現在還無法收取回來,一旦收回來,自己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步履維艱,韓易竟然處在這樣尷尬的境地。

「到底是哪位高手,可否現身一見?」張三封對著虛空緩緩的說道。

他的眼中根本不在乎那十幾位鴻蒙之境的人物,他在乎的是現在掌控易鼎的大人物。

但是,天魔聖君根本不在乎張三封這樣一個小人物,在他眼裡,張三封就是這樣一個小人物。

「三爺,不用喊了,他是不會見你的。」韓易笑了笑。

「你知道這是什麼人?」張三封突然看著韓易。

韓易笑了笑,算是回答,不過卻並沒有多嘴,誰知道天魔聖君會不會一直給人皇面子。

此時,那些隱藏在暗處的鴻蒙之境之人,都在靜靜的看著,尤其張三封來了都不敢輕舉妄動,他們更加不敢。

「聖佛!你現在還想與我抗衡?」天魔聖君的聲音突然響徹整個虛空。

「聖佛?」韓易驚訝,這天魔聖君到底在搞什麼。

「你要拿著自己的本體與我拼?」

突然,一個古怪的話音從虛空中傳來。

「聖佛?事已至此,你又何苦守護?」

「我乃萬古不滅,只要有萬分之一個機會,我就不會放棄,讓你拿走了,我豈不是永世不得翻身?」古怪的聲音笑著說道。

「你以為如此我就不能奈何你?」天魔聖君冷冷的說道。

「我知道你能做到,可是你也得耗費上百萬年的壽命,到時候萬一被一些人投機找到你,豈不是得不償失?」古怪的聲音好似也是一種威脅。

「哈哈哈哈,好一個斗戰聖佛!」天魔聖君說完,直接消失。

韓易突然感覺自己與易鼎之間的聯繫恢復了。

「聖君?」韓易弱弱的問道。

「你小子!算是便宜你了。」

天魔聖君的話音依然在韓易的耳邊縈繞,但他好似已經消失不見。

「斗戰聖佛?」韓易喃喃的說道。

這個斗戰聖佛竟然能將天魔聖君逼退,可想而知,他的實力有該怎麼樣。

但是,聲音消失之後,突然,有一雙手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突然對九鼎天綱圖動手。

韓易的心神突然收回來,易鼎在他的操控之下,直接融入九鼎天綱圖之中。

「轟!」

這雙大手在觸碰九鼎天綱圖之時,整個火焰再次噴出,再次將其粉碎。

但是,此時的威力要比剛才強悍很多倍。

「怎麼會這樣!」韓易明顯感覺,這時候的妖火,要比剛才強悍上千倍。

因為僅僅一團火焰衝出來,瞬間就將其毀滅。

「不好!」

韓易突然感覺一陣強烈的危險傳來,瞬間躲開剛才站立的方位,同一時間,一雙大手狠狠的砸了過去。

「你們這群小人!對我出手還要偷襲!這麼多年都白修鍊了?」韓易直接破口大罵。

但是,對方並沒有因為韓易的叫罵而停止,反而變本加厲,既然已經出手,丟過一次面子,也沒有必要偷偷摸摸。

一雙手不停的跟隨韓易。

「你們太不要臉了!」韓易一邊飛奔一邊喊叫。

但是,根本沒有其他任何辦法,只能逃命。

這才僅僅三個呼吸,韓易已經狼狽至極,但是張三封卻沒有理會自己的任何意思。

「拼了!」

韓易再次採集一團火蓮花,向著這雙大手狠狠的轟擊而去。

砰!

這雙大手再次碎裂,韓易精神為之一振,這些火焰,終於有了保護自己的能力。 「焚天焱炎火!」

韓易大吼一聲,緊接著無數火焰出現在他的全身之上。

「哈哈哈哈,你們這一群不要臉的混蛋,來啊!你們不是想要九鼎天綱圖嗎?你們不是想要易鼎嗎?來啊,只要殺了我,你們就可以全部帶走!」

韓易全身火焰,但是這些火焰並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反而都在保護自己。

但是,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好似故意跟韓易作對一樣,那些原本攻擊九鼎天綱圖的大手,全部向著他轟擊而來。

張三封完全就是在看熱鬧,他倒要看看,這韓易到底有多少潛力。

換句話說,韓易是他親自發掘的,現在是時候檢閱一下了。

不過,能夠在元嬰境就抗衡如此強橫的對手,而且還不止一個,這樣的魄力,也足以做自己的徒弟了。

「三爺!你還不出手?當時我可是拜了你為師!」

韓易感覺一種不祥的預感,直接開口向張三封求助。

這種不祥的預感在以前從來都沒有出現過,自己難不成要真的隕落在此地。

「只要你能躲過此劫,我才會承認你是我的徒弟,否則,你根本沒有資格成為我的弟子。」張三封冷酷的說道。

「哈哈哈哈,三爺,你說的好!要是我今天躲過此劫,第一個要找的人就是你!我會好好跟你算賬!」韓易突然冷哼一聲。

砰!

身上的火焰竟然也被擊潰,韓易無奈,想要再次召喚火焰,但是對方的攻擊已經來到,他毫不猶豫,沒有給自己任何選擇的機會。

直奔九鼎天綱圖之中而去。

但是,身後的攻擊已經來臨,就在他沖入九鼎天綱圖的那一瞬間,攻擊也已經降臨他的身體。

但是,韓易雖然進去了,他們的攻擊卻無法侵入。

韓易的身體遭受嚴重創傷,整個人靜靜的躺在火海之中。

「我要死了嗎?」韓易突然感覺到一種悲傷。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