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錦琛思索,心生猶豫:「要不咱們再找一找,要是實在找不到,咱們再報警。」

「好。」

這時楊臨嘉趕來。

詢問了他們有沒有找到小檸檬。

一看見他們搖頭,楊臨嘉心中升起了失落。

這打算派人到酒店樓下找找。

清脆的手機鈴聲響起。

楊臨嘉以為是席薇檸給他發信息。

點擊一看,結果是程亦珊發來的信息,以及還有一張席薇檸被綁著的圖片。

「叔叔阿姨,我知道小檸檬在哪裡了。」

「哪裡?」唐小芯急忙問。

「她在……酒店的天台。」

「什麼?」

楊臨嘉跟他們介紹,三人迅速衝到酒店的天台。

一推開門,他們就看見程亦珊拿著刀子,架在席薇檸脖子上,而席薇檸雙手被捆綁,動彈不得。

一看見他們,席薇檸又驚又喜,朝他們喊了一聲:「爸媽,臨嘉!」

「閉嘴!」程亦珊一聽到她喊楊臨嘉,如此親密,心生忌妒,不禁對席薇檸大聲喝斥。「吵死了!」

唐小芯三人心懷惶恐,趕了過去。

到了一定的距離時,就被程亦珊呵斥站住。

他們也是擔心程亦珊,會傷害到席薇檸,就站在原地不動。

「你到底想幹嘛?」楊臨嘉問。

「我想幹嘛?我想讓你跟我結婚!」

「你瘋啦!」楊臨嘉怒瞪她。

唐小芯一看見程亦珊握著刀子的手,離自己女兒越來越近了,她握住了楊臨嘉的手腕,小聲:「你別再刺激她了。」

楊臨嘉屏住呼吸,心臟的跳動如同鼓聲般響。

緊張又惶恐。

深吸了口氣,他才穩住了自己的情緒,以平常的語氣,跟程亦珊對話:「你想跟我結婚,我答應你,不過你要先把人放了。」

被挾持的席薇檸,聽到這話,雖然知道這不過就是權宜之計,但心臟還是忍不住抽著疼。

程亦珊絲毫不動,獰笑道:「你覺得我會信你說的話嗎?」

「你不信我的話,那你到底想怎樣?」楊臨嘉問。

「楊臨嘉,我懷疑你就是沒心的,如果有心,那為什麼我愛你了這麼多年,你連看都不看我?反而是她,一出現,你就喜歡上她了?」

楊臨嘉不斷地呼吸,腦海里不斷想著,該如何才能不刺激程亦珊,確保小檸檬的安全。

明天估計將會啟動新章,當然,主角就是咱們的小檸檬,而唐小芯也會出現! 多國軍艦艦隊上,一架架機甲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那來回移動的槍口更是讓那些多國部隊感覺心寒,他們這是在演習,沒想到卻變成這樣,看著那一具具死去的屍體,所有人都蹲在那裡不敢亂動……

參演軍隊達到一百萬人,兩個航空母艦群,幾百架機甲分散開來,那五米高的機甲站在那裡,從軍事衛星上看,那些參演艦隊突然消失了……

這個時候聯軍導演部慌了神,趕緊用一切辦法尋找,但是雷達上卻沒有任何顯示……

「出事了……」所有人的心中都這樣喊著,立刻召開會議,偵察機、無人機也快速的出動,搜索消失的艦隊……

「都給我認真一點,奶奶的,給我老實一點,不老實也行,嘿嘿……」噩夢這個時候手裡邪惡的笑著,手裡拿著一把巨大的沙漠之鷹,兩隻眼睛不停的掃著那些美軍,對於美軍他心裡可是一點好感沒有……

那些美軍有點恐懼的看著噩夢,這個男人的厲害他們是見識到了,自己的最高領導都被這個男人一腳踹飛,手裡的沙漠之鷹已經打死了幾個不老實的士兵了。在航母的駕駛台,幾架幾架站在那裡,給人一種喘不過的感覺。

艙室的地面沾滿了鮮血,那些死去的士兵都被機甲戰士扔到海里喂鯊魚了,僅僅這艘航空母艦上,就死了兩千多人,一百台機甲的火力不是他們能抵抗的,幸好他們投降的夠快,要不然還不知道死多少人呢。航空母艦已經在噩夢他們控制的了,所有的艦隊就在海上飄著,干擾系統完全讓艦隊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中……

「小李啊,小傢伙這次又玩大膽的了,這一次鬧騰的可不輕啊!整整兩個航空母艦群都被劫持,是不是那些孩子乾的事情啊……」老人看著李升雲,笑著問到。

「除了那些小傢伙有這個實力,還有誰有這個實力啊……」李升雲有點自豪的說。

「你猜小傢伙會怎麼樣……」老人笑著問。

「小傢伙的心思誰能猜透啊,連航空母艦群都敢進攻,真是服了他,在這樣下去,非讓他弄出世界大戰不可……」李升雲擔心的說。

「世界大戰,世界大戰那有這麼容易啊!小傢伙現在做的事情,已經觸動某些利益了,小傢伙的路還長著呢,真是期待小傢伙的成就……」老人嘆了一口氣,眼睛裡面充滿了驕傲。

「帝王之相,但是卻屬於那種妖孽之人,命中注定殺戮,還不知道有多少生靈要遭到屠殺呢,這樣殺下來,終究不是什麼好事……」李升雲看著老人,嘆息的說。

「哪一個帝王不是踏著千萬屍骨而來啊!聽天由命吧!」老人對著李升雲笑了笑,兩個人走出了房間……

黃然在越南收到消息,臉上露出了笑容。進入越南的特種兵被全殲了,而美國的艦隊又被俘獲了,這一次看美國佬還拿什麼囂張,自己手裡有這麼一個大型籌碼,自己一定要好好利用一下……

外面突然傳來吵鬧生,黃然臉色一變,直接出現在外面,一群士兵正圍著一個女孩,女孩看起來最多二十多歲,皮膚看起來很健康,大大的眼睛彷彿會說話,更重要的是她身上那種一塵不染的感覺,更是讓人著迷,女孩穿的更是誘人,下面圍著一個短的草裙,上面也是用草編成的肚兜,脖子上掛著骨頭項鏈,赤著腳,兩隻眼睛看著黃然……

「都讓開吧……」黃然擺了擺胡搜,那些士兵才慢慢的退去,一會兒功夫就剩下黃然和女孩。

「小妹妹,你來這裡幹什麼,你家大人呢!」黃然好奇的問,女孩好奇的看著黃然,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好像在思考什麼嚴肅的問題……

「你就是大壞蛋嗎?」女孩甜甜的問,雖然用的是越語,但是黃然依然能夠聽懂……

「為什麼說我是大壞蛋呢!」黃然此刻來了竟然,眼前的女孩真是太好玩了,給人一種很純潔的感覺。

「爺爺說大壞蛋就住在這裡,大壞蛋佔領了我們的家園,殺我們的兄弟,但是爺爺還說大壞蛋很厲害,我們打不過大壞蛋……」女孩用那清脆的聲音說到。那副可愛的摸樣,讓黃然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妹妹,為什麼說大壞蛋就一定壞呢,為什麼大壞蛋就不能做好事呢,你去看看現在你們的生活,是不是比以前好啊!你們看看你們住的房子,是不是比以前漂亮啊……」黃然看著女孩,對著女孩眨了眨眼,笑著說。

「也是哦……」女孩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點點頭說。

「對啊,所以我大壞蛋是來幫助你們的……」黃然鬆了一口氣,好像在哄孩子似地。

「大哥哥,你是不是很厲害啊!」女孩突然問到。

「大哥哥當然厲害了……」黃然拍著胸脯說到。

「那我能不能打你一拳啊!就一拳,你要是沒事,我就承認你是一個好的大壞蛋……」女孩看著黃然,眼睛一眨一眨的異常的可愛。

「好,你來吧!」黃然笑著說,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女孩來到黃然面前,一米六不到的個子在黃然面前就像一個孩子,特別是她伸出小小的拳頭,更是顯得可愛,女孩抬起頭嘿嘿的看著黃然,臉上露出可愛的笑容……

「哈……」女孩猛的一拳打在黃然的肚子上,嘴裡還發出一聲大喊,黃然臉色一變,從女孩拳頭上傳出來的力量簡直就不是人的,黃然感覺自己好像被一頭大象撞了一下,由於輕敵,黃然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還好黃然反應快,快速的在空中調整身子,才不至於出醜……

女孩看到黃然在空中停了下來,也很驚訝,然後嘿嘿的笑了笑,轉身就跑……

「嘿嘿,看你往哪裡跑……」黃然這個時候在後面不緊不慢的追著,然後身體突然加速,一把抓起那個女孩,女孩奮力反抗,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效果……

「飛嘍……」黃然大叫一聲,然後身體快速的提升。

「啊……」女孩大聲一叫,然後看著地面,黃然看著女孩,嘿嘿一笑。

「啊……」女孩這個時候大喊一聲,小嘴一下子咬在黃然的胳膊上,黃然感覺胳膊一痛,低著頭看著女孩,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女孩也不服氣的看了一眼黃然,此刻女孩哪有一絲可愛的表情,就好像一直小老虎一樣,可愛的臉上露出倔強的表情……

「你屬狗的啊!」黃然身體快速的降低,把女孩放在地上,看著女孩說到,女孩看著黃然,倔強的扭過頭。

「說你你還來勁了是吧!」黃然抓起女孩,女孩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屁股上被狠狠的打了一下,女孩的臉通的一下全紅了……

「手感不錯……」黃然這個時候嘿嘿的笑了笑,臉上露出邪惡的表情。女孩的屁股很有彈性,打上去就感覺好像打在果凍上似地,滑滑的,軟軟的。

女孩這個時候臉色通紅,兩隻小手捂著小屁股,眼睛裡面含著淚水,好像很委屈的樣子。這樣一來黃然受不了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害怕女孩子哭,女孩子的眼淚就是黃然的殺手鐧。

「好,好,別哭了,我的錯,別哭了……」黃然趕緊說到,不說還好一點,一說女孩更加委屈了,撲到黃然的懷抱裡面大聲的哭了起來,那個委屈勁頭,讓人看到都心疼……

「哦哦,不哭不哭,哥哥給你買糖吃怎麼樣,要不哥哥帶你去天上玩,要不然去海裡面玩……」黃然抱著女孩哄著,過了好長時間女孩才停止了哭泣,慢慢的抬起頭。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不哭了……」黃然擔心的問,女孩乖巧的點點頭。

「那就好,想去那裡……」黃然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笑著問。

不為凡人 「我餓了……」女孩這個時候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好,哥哥帶你去好吃的……」黃然笑著說,一把抱起女孩,向著遠方跑去,女孩兩隻手摟著黃然的脖子,兩隻大眼睛看著下面,眼睛裡面充滿了好奇……

黃然看著女孩,臉上露出了笑容,好久沒有這麼玩過了,這孩子身上的那種清純的感覺讓黃然那顆浮躁的心不知不覺的安穩了下來。

黃然的住處,黃然親自下廚給女孩做了很多好吃的,很久沒有下廚了,而海玉言給女孩找了一身合身的衣服,女孩顯然很喜歡漂亮的衣服,穿著衣服不停的看來看去,眼睛裡面全是喜悅……

「好了……」黃然端出最後一盤菜,笑著說,女孩早已經饞的流口水了,但是還是禮貌的沒有動手……

「吃吧……」黃然摸了摸女孩的腦袋,笑著說,女孩笑了笑,直接用勺子吃了起來,最後直接用手……

女孩的吃相讓兩個人不由的笑了笑,黃然坐了很多菜,有大龍蝦、大螃蟹、鮑魚……這些東西顯然都是女孩沒有吃過的東西,女孩猶如一頭小老虎似地,瘋狂的吃著,看著她那副吃相,弄得兩個人也胃口大開,三個人快速的吃了起來……

「小妹妹,你告訴哥哥你叫什麼名字……」黃然這個時候好奇的問。

「呀呀……」女孩嘴裡嘟囔了一句,又繼續接著吃,黃然和海玉言互相看了一眼,同時笑了笑……

(一更了,今天抽時間整理了一下後面的情節,更新的有點晚,大家多多投花花哦,呵呵,多多訂閱,後面的情節更加爽快,加油……) 「只要你放了她,我從這一秒開始,我就不會再愛她了,行嗎?」

聞言,程亦珊仰頭凄涼大笑,「我程家被你們搞得破產,我現在就是一無所有,你的話,你以為我會信嗎?我剛才不過就是玩你而已。」

刀子挨近了席薇檸的脖子,「我要的就是她死,我要你們所有人都後悔。」

「你殺了我女兒,你以為你能跑得掉嗎?」唐小芯目光凌厲盯著她。

席錦琛不出聲,腳步暗暗移動。

程亦珊:「我選擇綁架她,我就沒打算我自己會沒事。」

「你只想到你自己,那你有沒有想過你爸媽?他們養你這麼多年,你就這麼走了,他們會有多傷心啊!」唐小芯就想著試圖讓程亦珊,回想起家人的好,藉此機會,能將自己女兒救出來。

程亦珊腦海里想起,自己家還沒破產之前,父母都寵溺她,如今破產之後,她爸媽根本就是不在意她,反而還會指著她鼻子大罵,她是個掃把星,沒事非要去招惹楊臨嘉和席家。

她遽然沖唐小芯獰笑:「沒用的,我不會心軟,我要拉著你女兒一起陪葬!」

就在她斂回視線時,眼角的餘光看見了席錦琛離她距離只有一米之遠。

她立即憤怒喝斥:「你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殺了她。」

說著,程亦珊還用架在席薇檸脖子的刀子,指著席錦琛。

另一邊,楊臨嘉遽然上前,欲想將席薇檸從程亦珊手裡救出。

就在他剛將程亦珊的手腕握住,程亦珊警惕回神,另一隻手拿著刀子也就朝他揮過去。

當即楊臨嘉的手臂被劃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楊臨嘉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拯救席薇檸上,半點沒覺得傷口發疼。

他還趁機用手去握緊了,程亦珊手裡鋒利的刀子。

趁程亦珊一時動彈不得,席錦琛衝上前,將席薇檸從程亦珊手裡救了下來。

唐小芯也上前幫忙,抓緊了程亦珊另一隻手,讓程亦珊沒機會再動彈。

楊臨嘉手掌握住血淋淋的刀子,甩到一旁去。

徹底沒了威脅的東西,程亦珊宛如被人抽走了全身力氣一樣,軟癱在地上,面容悲涼,凄慘仰頭大笑,「哈哈哈……」眼淚伴隨著從眼角滑落。

席錦琛將捆綁的繩子解開,席薇檸終於恢復了自由。

第一時間就衝到楊臨嘉身邊,心疼地看著他掌心劃了一刀口子,還有手臂也是受傷的。

不知不覺,眼眶裡湧起淚光。

「嗚嗚……」

「別哭了,我包紮一下就會好了。」

席錦琛拿出手機撥打報警電話。

唐小芯從剛才就一直心慌慌,此時心跳聲終於平穩了不少。

程亦珊看著他們恩情,眼中只有他們自己,內心的嫉妒就好像是海水一樣,不斷上漲。

惡毒的心態逐漸失控,她不假思索就朝席薇檸沖了過去。

「啊!」

一聲恐怖的尖叫聲,在天空回蕩。

程亦珊墜樓。

楊臨嘉反應迅速,攥緊了席薇檸的手腕。

一個身子掛在外面的席薇檸,內心的恐懼促使,眼淚嘩啦嘩啦地往下掉。

席錦琛下意識將手機丟掉,和唐小芯一前一後,上前攥住了席薇檸另外一隻手。

而負傷的楊臨嘉,猩紅的血液沿著他手臂流淌,滑落到了席薇檸的手腕處。

漸漸出現了打滑。

楊臨嘉也使不上勁。

由於程亦珊的墜樓,引起一樓和酒店的人員注意。

再抬頭一看,就發現還有人上面掛著。

趕緊打報警的話。

正進行訂婚儀式的席東俊、胡貝貝等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個消息,不假思索就拋下一切,趕往到天台救人。

經過半個小時后,席薇檸終於讓人救了出來。

救護車一到,連同跟楊臨嘉一起被送到醫院。

兩個小時不到這件事,引起轟動。

而他們一心坐等在手術室外面。

向美蘭和楊國勝內心十分焦急。

席薇檸只是表皮收到了劃破,一包紮好了,就趕到手術室門口等著。

「叔叔阿姨,真的很對不起,臨嘉都是因為救我,他才會受傷的。」說著,席薇檸瞳孔泛起了濕潤。

向美蘭輕輕地撫了撫她手背,安慰她:「這件事不關你的事,要怪就怪程亦珊,是她心懷不軌,太惡毒了。」

唐小芯安慰她們兩個:「放心吧!臨嘉會沒事的。」

席東俊處理完後面的事,帶著胡貝貝快步趕來。

所有人等了五個小時后。

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

面容慘白,還在昏迷中的楊臨嘉被護士推了出來。

醫生:「大家請放心,手術非常成功,病人就是失血過多,以後慢慢調養就好了。」

向美蘭支支吾吾問:「那……那我兒子的手心,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動彈?」

「這個沒問題。」

「那就好那就好!」向美蘭也鬆了口氣。

接著,楊臨嘉就被轉移到了單獨的VIP病房。

向美蘭見唐小芯他們衣服上都還沾有血跡,看起來十分的狼狽,於是就讓他們都先回去,醫院這邊有他們看著就好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