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友芳點頭,「奇怪,當然奇怪。你怎麼會沒有包過粽子呢?那麼多種創新的食品你都會做,居然不會包這麼簡單的粽子?」

柳喬喬苦澀的笑了笑,她在記憶中,原主好像在小時候包過粽子。來到許家之後,連飯都吃不飽,別說粽子了。但凡得了些米回來,就要細細計算著加入紅薯或者野菜熬成粥,才能夠一家人吃飽肚子的。所以根本沒有多餘的米用來包粽子。以往每一年的端午節,孩子們都能從老宅里得到兩三個粽子,就這兩三個粽子,她都捨不得直接給孩子們吃。等到回家后,放在鍋里,加水煮成糯米粥,夠他們三個人吃兩天的。

「想到這裡,我記得以前每年你都會送兩個粽子給我們。我拿回家之後把它熬成粥,夠兩個孩子吃兩天呢。」柳喬喬苦澀的笑著對張友芳說。

張友芳也跟著笑了起來,說道:「是啊,那時候我們這一房也很窮,只有你大哥一人在外務工掙點錢,我呢,在家一邊照顧孩子們,一邊種點糧食,每月除了上交生活費之外,還要再交幾斗米。我也是為了讓孩子們能吃上粽子,很久之前就開始存米。都是一點點的從牙縫裡擠出來的。我也知道你們的情況。可大嫂也確實自身難保。」

「明白,大嫂。咱們都不容易。平時你也經常想著我們,經常偷偷的給瑞瑞塞吃的。這些我都記在心裡呢。」柳喬喬想到這裡,眼眶都濕。潤了。那些酸楚的記憶,她一直都不願意去回憶。過去的日子實在過得太苦太累了。大家都不容易。

張友芳一想到過去的日子,眼眶就紅了起來。她過去在許家過得日子一點也不比柳喬喬強。

「大嫂,過去的日子咱們就不提了。以前的日子過得確實是太苦了。苦了自己不說,還讓孩子們跟著咱們一起受苦受累。咱們是要記著過去的苦,珍惜眼前和以後的日子。但是你看,咱們現在的日子過得越來越好了。以後肯定也會更好的。」

張友芳擦了擦掉落在臉頰的淚水,再次揚起了笑容,「是啊,喬喬,咱們現在的日子,那比起過去,真是要好上百倍的。每日里終於不必再為了一日三餐的溫飽問題而煩惱,也不必擔心天冷了沒有過冬的棉衣,擔心孩子會受凍挨餓。現在還能讓孩子們穿上好看的衣服,還能讀書。我真的是要感激你的。這樣好的日子,換做以前,我是萬萬不敢去想的。」

「大嫂,別這樣說,這樣的日子不只是我帶來的。也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咱們是母親,是孩子們的依靠。在遇到一切困難與危險的時候,都必須要以替孩子著想為優先。只要這個觀念轉變過來了。加上自己的努力,一定會給孩子們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

是這樣的,過去那樣的苦日子是真的因為他們許家窮的揭不開鍋了嘛?

自然不是。都是因為張友芳與她太過聽話,劉氏讓他們給錢,他們就得先緊著劉氏,寧願自己的孩子餓肚子,都要上繳月銀。這種觀念是最要不得的。

「嗯,對,你說的對。其實咱們正應該一切都以自己的孩子為先才是。自己的孩子自己來保護好。」

跟著柳喬喬後面,張友芳的觀念改變了許多,也很慶幸自己當初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選擇跟在柳喬喬後面認真的工作掙錢。

「好啦,咱們不要再聊那些深沉的滑梯了。說說這個粽子吧!」柳喬喬看著眼前一堆的粽葉,和已經弄好的粽子餡發愁。

過去她看別人包粽子總覺得很容易,後來一次媽媽包粽子,她就想學,學了一整天仍然包不會,最後就放棄了這個念頭。總覺得日後想吃,就找媽媽好了。卻不知,媽媽總有不在她身邊的時候。

「大嫂你說我是不是有點太嘚瑟了?明明不會包粽子,居然想起來要做賣粽子的生意。」柳喬喬說完,大笑了起來。

「不會沒關係,我們都會包。你若是想學,我可以教你。若是不想學,把這些東西交給我們去包就行了。你只要負責告訴我們要包成什麼樣,弄什麼餡兒的就成。」張友芳是個爽快人,也明白柳喬喬不可能有時間成天都坐在這裡包粽子,這種小事情就交給工人去做好了。

「嗯,可是我想學會包粽子。」柳喬喬有些想媽媽了,她想學會包粽子,然後親手包給孩子們吃。也做一個會包粽子的母親。

「行,你想學,那我一定負責把你教會!」

張友芳想著明日小叔子就要回部隊了,可自從她住到柳喬喬家裡來了以後,就發現他們夫妻倆居然是分房而睡的。若是說孩子小,睡一張床怕壓著擠著孩子,可萌萌現在也不小了,可以分床睡了。再說了,柳喬喬那張床足夠四五個人同時躺下的。怎麼還分開呢?

「喬喬,我有個事情想跟你說。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合適——」

「嫂子,有啥事你儘管說,用不著跟我客套。」

「那我說了,你可不能生我的氣,也不要怪我多嘴。」因為這種事情本就是柳喬喬的私事,本不該她管的。可是,柳喬喬對她這麼好,她不能放任兩人就這樣僵持著下去而不去管。

「嫂子,你啥時候說話會繞彎子了?有話就直說嘛!」

「好,那我就直說了。」張友芳鼓起好大的勇氣才決定說出口。 「自從我帶著妞妞住到你這裡之後,我就發現了一件事情。」張友芳看了看周圍,確定四下無人,才轉而小聲的對柳喬喬說:「你跟許懷璟一直以來都不是睡在一張床上嗎?」

張友芳話音一落,柳喬喬的臉立馬紅了起來。

「你臉紅什麼呀!咱們都是過來人了。我也聽說過那些個大戶人家,男人都是有自己單獨的房間的。可咱們都是農戶出生,也不必那樣講究吧。我以為你是為了帶孩子睡的更好一些,所以才專門弄了個房間給懷璟住。我原本以為你們會在孩子睡著以後,再睡到懷璟的房間里去。可是——」張友芳說著說著也有些不好意思,頓了頓,又說道:「你別生氣啊。我這個人吧,平日睡覺很輕,一點點聲響就容易把我弄醒。所以我晚上一般都睡的非常晚。這段日子我發現,你們晚上真的沒有在一起過!」

柳喬喬尷尬的的笑了起來,「哈哈,那個,大嫂,你真的很有心呀!哈哈——」

「別笑呀!我可是很認真的在跟你說這件事情的。現在花琪可是虎視眈眈的在一旁盯著,就等著你倆出點啥問題,好伺機而動呢。你可不能自己先出問題!」

張友芳不能確定,他們倆沒有同在一張床上入睡時之前一直都這樣,還是自打花琪出現后,柳喬喬因為生氣才這樣的。於是再次確認道:「你們這樣有多久了?是花琪來了之後,你生懷璟的氣所以才這樣的嘛?」

柳喬喬有些尷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這個問題。因為她自己並沒有刻意的提出要跟許懷璟分居。可自從許懷璟從邊疆回來以後,就很自覺的沒有碰過她。後來有了一些錢之後,就帶著瑞瑞睡。再後來搬到了縣城之後,便自己要求有一個房間。

回來也有近四個月了,卻從來沒有向柳喬喬提過那方面的要求。柳喬喬一介女子,不可能自己主動提出那樣的要求。於是,就這樣,兩人一直是這種分居的狀態。

「嗨,這都有了兩個孩子了,有什麼可害臊的。」見柳喬喬紅著臉半天不說話,張友芳也不好再追問下去,「好吧,既然你不好意思說,那嫂子就不再問下去了。可你真的要聽我一句,男人呀,都是那方面思考的動物,你若是那方面不滿足了他們,他們定是要像只貓一樣,去外面偷腥的。」

古代為什麼稍微有錢一點的人家,很多都是在妻子懷孕的時候,不方便伺候,於是便親自為自己的丈夫找個小妾回來,代替她去伺候。

柳喬喬。

所以張友芳說的話並不是全無道理。

所謂這世上沒有不偷腥的貓,更何況是在這個可以自由擁有多個女人的時代里。有個七八的老婆那都是常事。不會有人說任何閑話。反而,若是這家的妻子不同意丈夫納妾,反而會被人罵說不能容人,不夠賢惠。

「我知道了,謝謝嫂子的提醒。」柳喬喬說道,雖然心裡明白這個道理,卻也不能為之做些什麼。總不能主動去怕許懷璟的床吧。

雖然原主已經生過兩個孩子了。可柳喬喬並沒有呀,她還是個連戀愛都沒怎麼談過的姑娘呢。主動往男人的床上爬這樣的事情,她是真的打死也做不出來的。儘管這個人現在已經是她的丈夫。

「可千萬不要給花琪任何接近懷璟的機會,過幾日我若是按照你所計劃的,去打理東街的店鋪。那你對花琪就更加防範不了了。總不能讓你娘家嫂子再派個人看著她吧。所以我還是建議,讓花琪跟著我一起去東街店鋪吧。」

張友芳給出的建議其實是最實用的。只有讓花琪遠離他們,遠離許懷璟,時間長了,花琪明白自己是找不到任何機會,說不定就放棄了。

「大嫂,東街的店鋪,我原本是像交給你和大哥一起去打理的。我也不想留個外人放在你那邊。」

「我明白你的顧慮,那有什麼關係,你大哥是個老實人,不敢有什麼花花腸子。再說了,花琪也看不上你大哥那樣的粗人。」張友芳明白柳喬喬為何不願意將花琪分派到東街分店去,也是怕花琪找不到接近許懷璟的機會,最後為了找個男人作下半生的依託,便去勾引大哥。

張友芳自然不會給花琪任何機會。再說了,大哥足足比花琪大了十二歲,因常年干力氣活,在外風吹雨淋的,長相確實粗鄙了一些。心氣高,性子傲的花琪,自然是不會看上許懷璟大哥這樣,長相老成,又沒什麼錢的男人的。

「我聽說,花琪又作妖了?」

張友芳看見花琪紅著眼眶回到店鋪里的樣子。

「恩,沒事。她會作妖,但是我會作法捉妖,所以也不必刻意忌憚她。至於讓她去東街分店做工的事情,就等過完端午節再說吧。」柳喬喬的計劃是,東街分店盡量能在端午節過後就開張,想起快要過端午節了,便問張友芳,大哥與大侄子何時回家。

「後日便能到家了。」張友芳笑嘻嘻的說道,「我已經讓人帶信給你大哥,希望你大哥能夠在過節前就回家,這樣一來,咱們一家人還能在一起熱熱鬧鬧的過個端午節。昨日便收到了你大哥的回信。說是後日傍晚便能跟兒子到家了。」

「是嗎?那後日.你親自下廚給大哥和我大侄子好好的做上一頓可口的晚飯吧。這人啊,都是這樣,在外面待久了,就想嘗一嘗家裡的飯菜。」

「恩,這些日子在外地干粗活,也是苦了孩子和他爹了。等他們回來后,我一定要做些好吃的給他們補一補。」

「好,我去西郊的農戶家裡,定了兩隻雞,明日便會有人送到店裡來。到時候你就將那兩隻雞給燉了吧。一隻紅燒,另一隻燉湯喝。」

「你定了老雞?」

「恩,我記得你提起過我大侄子喜歡吃毛豆燒雞。對吧?」 「對,我每次都是去集市裡買些人家不要的雞塊,雞爪呀,還有內臟等等這些雜碎,然後回來之後用毛豆燒。其實都是兩三塊雞塊,一大盆毛豆。所以,基本上也沒什麼雞的味道。」張友芳說的何嘗不是大多數窮苦人家的現狀呢。

一說起這個,兩人的眼眶裡面又濕。潤了起來。

「好了,不說了。兩隻雞,一隻燉湯,一隻燒毛豆。不過,咱們一家人也多。所以肯定也還是要多放點毛豆才夠大家吃。不過,肯定是每個人都能吃上兩三塊的。」柳喬喬說著便笑了起來。

「嗨,咱們現在的生活跟過去比起來,那簡直是跟在福窩裡一樣了。怎麼老聊過去那點事呢」張友芳這才成功的被柳喬喬帶跑偏了,「!怎麼說的好好的,說到雞上面去了?」

柳喬喬笑了起來,回應說:「不聊吃的,難不成還繼續聊那點事情嘛?行啦,大嫂,你說的我都懂。我會看著辦的,你放心吧!」

「行,那我就不再說了。」張友芳聽到柳喬喬給出肯定的話語,這才發現放心。

這件事情,張友芳不提還好,一提起來,便像是在柳喬喬的心裡扎了一根刺一般的難受。

主動的去投懷送抱,柳喬喬是絕對干不出這種事情的。可若不那麼做,時間長了,總是能讓花琪,或者是其他女人鑽到空子的。

雖說她對許懷璟還沒有那麼深刻的愛意吧,可畢竟在一起相處幾個月了。無論是許懷璟的為人還是生活習性,那都是可圈可點的。是個可以一起過日子的好男人典範。況且長得也還算不錯,身材也——

加上之前許懷璟不論是在劉氏面前,還是在花琪面前,實力護妻的模樣,讓哪個女人見了,不為之著迷的?

想到這裡柳喬喬的嘴角不自覺的開始上揚。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她早就已經將許懷璟放入心底了。

到了晚上,柳喬喬將張友芳包好的粽子放在鍋里煮熟,再拿出來放入乾淨的竹匾裡面納涼。第二日便能讓許懷璟帶去軍營分給其他人吃。

柳喬喬也包了二十多個,但是都在煮的過程中開了口子,糯米全都散了出來,她不打算拿出去丟臉面,這樣賣相難看的粽子,還是留著躲在家裡面吃吧。

晚上全家人用過飯,洗漱完畢,都各自回房歇下了,柳喬喬將萌萌哄睡著,寫完當天的日誌,躺在床上之後,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了。

五月的夜晚還是有些涼意的,柳喬喬披上一件薄薄的紗衣,走出了房門。經過許懷璟的房間時,房門緊閉,蠟燭也已經熄滅,想必已經睡下了吧。

柳喬喬對著緊閉的房門望了許久才緩過神來。

兩人現在的關係不好不壞,就像是那些結婚多年的夫妻一樣,已經是從愛情演變成了親情,夫妻之間的關係大多數到最後都變成了親人,

這還是算比較好的情況了,還有些變成了搭夥過日子,就像是同居室友一般的關係。

可是她不要跟其他人一樣,過那種將就的生活。既然上天給了她重生的機會。沒有抹去她前生的記憶與技能。讓她能夠靠著自己的努力把日子過得越來越好。那麼,在感情上面,她也會做出很高的要求。

踱步到庭院里,柳喬喬看見一個高大的影子。

許懷璟?

這個家裡面能有如此高大的影子,也只有許懷璟了。

這麼晚也不睡覺,跑到庭院里幹什麼呀!

柳喬喬立即轉身上樓,卻被影子叫住了。

「喬喬!」

柳喬喬只能硬著頭皮折返回來,尷尬的對許懷璟笑了笑,假裝自己是下樓上廁所的,說道:「你,怎麼還沒有睡啊?」

「你不也沒有睡嘛!」許懷璟拉了兩把竹椅,示意柳喬喬坐下。

柳喬喬搖頭,「我是下樓如廁的。」

柳喬喬就是這樣一個矛盾體,其實很想找許懷璟好好的聊一聊,培養一下感情。可是,當她看見許懷璟的時候,又突然害怕的想要飛速逃離。

所以當她以上廁所為由準備逃離的時候,內心也還是矛盾的。

但是,最終還是被許懷璟一手給抓住后脖頸的衣領,一把拉了回來。

「院子里的茅房都已經拆掉了,你上哪去如廁?」

說完,柳喬喬就更尷尬了,這不是明擺著在躲他嗎?

「哦,呵呵。拆掉啦?哦,那個啥,我給忘記了。過去不是習慣了嘛。」柳喬喬自己都覺得找不到任何的借口了,說話都結巴了起來。

「我怎麼感覺你是在刻意躲避我?」許懷璟的敏。感程度超出了柳喬喬的想象,僅僅一個躲避的眼神,他都能及時發現。說明他的眼神關注點一直都在柳喬喬的身上。可這些,柳喬喬並不太清楚。

「啊?不會呀,我怎麼會刻意躲你呢?我為什麼要躲你?」柳喬喬每一次心虛,都會用一堆的疑問句和反問句來掩飾。

「那就坐下來,陪我乘會兒涼。」許懷璟說話間,便將柳喬喬扔進了椅子里,自己也坐在她旁邊,滿意的將全身力氣都靠在躺椅上。

「乘涼?這,天氣又不熱,乘什麼涼呀!」嘴裡雖然嫌棄著,行動上卻很誠實的攤進了躺椅裡面。

「最近你瘦了很多,是因為那個減肥藥物的關係嗎?」上一次聊完這個話題之後,許懷璟有留心去看店裡面售賣的減肥藥。也去找梁亞博了解了這個藥物裡面的成分。當他知道這個藥物是對身體沒有傷害以後,才安下心來。

他這次回來小住了幾日,發現柳喬喬並沒有再吃梁亞博開的減肥藥了,也沒有再泡減肥茶喝。每日里喝的就是很普通的白茶,為何還瘦的那麼快。

是因為太過辛苦操勞導致的嗎?

他不在家中,家裡所有的事情就丟給柳喬喬一個人去操勞。若是換做從前,柳喬喬只要在家照顧兩個孩子,那還稍微沒有那麼勞累。

可現在她不僅要照看孩子,還要為一大家子的生計而操心勞神。 他媳婦經營著這麼大的鋪子,要不斷的去創新去研究新的食品,要想著如何去管理員工,而且還要處理人與人之間的各種亂七八糟的關係。

現如今還給自己確立了一個那麼宏偉的目標,這個女人,瘦小的肩膀上居然能抗下那麼多的重擔,並且從無任何怨言,這才是讓許懷璟最心疼也是最心動的原因。

柳喬喬搖頭,回答:「我已經有半個月沒有再吃任何的減肥藥或是減肥茶了。」

「為什麼突然停下了?我記得你說你的理想體重是像大嫂那樣。」

許懷璟說的沒錯,柳喬喬曾對他說過,自己瘦到像大嫂那麼瘦就可以了。

張友芳的個頭比柳喬喬略微矮一點,但是卻很清瘦,看上去體重估計頂多只有九十斤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