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有上千上萬的劍徘徊一方天空,遮天逼人,鋒芒凌厲,一閃出擊。

廣成武一腳踏天,背負倚天劍,神武八荒,化作驚天巨劍,橫掃千軍。

「哪裡來的不長眼傢伙。」

孫紫暴怒滄瀾,目光赤紅,眼睜睜看著太上門許多弟子,淹沒在驚人的神通下,一個個倒下,最終剩下寥寥幾人。

此次計劃,本是預謀明月宮主不在月宮,突然執行,一舉讓月神宮從此支離破碎,落得一個解散下場。

沒有想到竹籃打水一場空。

「你們怎麼也來了?」獨孤不敗詫異望向老神棍等人。

獨孤不敗秉承獨自行動,太上門後台太大,不敢牽扯他們,如今卻一個個來。

老神棍不滿道:「門主有難,作為淘寶門的得力強人,哪能袖手旁觀?豈不是不忠不義。」

「不錯!太上門又如何?別忘記這裡是內門。」袁天冷冷道。

「早就聽說太上門的橫行霸道,慘無人道,會一會又何妨?」閻落花道。

「老子光棍一個,不在意。」廣成武背負銀尹光神劍,趾高氣揚的仰臉,跋扈道。

「我們早已將性命交與淘寶門。」袁天哪兩位忠心獨厚的弟子,滿不在乎道。

六人意興闌珊,卻擱置一詞的片面解釋,不道出真正情誼之言,實屬可貴。

獨孤不敗點點頭,無聲勝有聲的情誼,或許正是如此。

「嘎嘎…門主,又多了幾個送死的傢伙,若是我們吃了他們,上面能不能壓下來。」其中一個內門五王嗤嗤道。

他滿嘴獠牙,長出粗壯的三隻手臂,舔舔腥臭的嘴角,一副吃人不吐骨的兇殘相。

內門不許殺戮,否則處死,此乃恆古不變的門規,從來無人打破。

今日五個形若厲鬼的混血修羅,兇殘暴虐,張口閉口要吃人,令人髮指,不寒而慄。

太上門乃當即聖子放在內門的勢力,以他的地位,除非是太上長老與門主,或許是門中聖賢,否則誰別想撼動他的地位與威嚴。

一代聖子,以巍峨之軀,殺死幾個內門弟子,誰敢猖狂?

好比一些地方執法官,瞞天過海,橫列一方水土,誰敢猖狂。

「沒問題,只要不動重要的人物。上頭有交代,強行阻攔的不長眼傢伙,一一處死。」孫紫冷冰冰道。

眾人臉色一變,很清楚一點,不關事的小人物,殺了也無人敢吭聲。

面對充滿暴虐的內門五王,心底不由發寒。

「孫子,你敢殺你爺爺,不怕下油鍋?」老神棍突然暴虐道。

「死老鬼,你是作死…」孫紫臉色鐵青,「,咬牙切齒道。

孫子」一詞,自從當上太上門門主已成禁詞,何人敢提。

老神棍無意的一句,卻觸怒了逆鱗。

「給我好好的分吃了他們。」孫紫滿臉扭曲,從牙縫擠出一句切齒的怒言。

嗷!

五大修羅王興奮的仰天長嘯,聲如獸吼,兜天山崩海嘯,整個湖面動蕩翻浪,晶瑩月華的神宮,搖搖欲墜。

「我要了你的肝。」

「我要他的心臟。」

「我要他的肺。」

「我要他的靈魂…」

「我要他的頭…」

五大修羅狂魔亂舞,張牙舞爪的撕吼,凶形畢露,殘暴嗜血的雙瞳,腥紅如血,萬里迢迢的碧海藍天,突然血光染蒼,氣勢弊天,籠罩一方天地,遮蓋全部人。

「這是羅煞,遠古修羅殘暴嗜血的羅煞魔氣,一旦觸碰,狂性大發,心智癲狂,大家切莫…」



嗷!

「大家小心…」

沒等袁天分析完,臉色聚變。五大形象兇惡的修羅一閃,化作三頭六臂惡魔,猶如遠古凶獸,直接撕裂空氣,撲向了獨孤不敗。

「靠!怎麼針對我。」獨孤不敗破口大罵一句,凌波微步在虛空縹緲閃躲,一個又一個修羅,最終到第三個閃躲不去。

「嘿嘿…..混沌天體,遠古神體,絕世聖物,我先要嘗一口。」突然,一張臉迫不及待的張開盤大嘴臉,滿是兇殘的獠牙,撲向獨孤不敗。

「是嗎?」突然,獨孤不敗緩緩抬起笑臉,蓄勢已久的拳頭,青光洶洶,神紋如道,吐瑞驚魂,一股猶如山嶽的磅礴氣勢凝聚,狠狠的匯出一拳,驟然虛空一凝。

「混沌拳,給我破…碎。」

嘭!

啊!

一聲慘叫,血污漫天,鮮肉橫飛,空氣腥臭熏天。

獨孤不敗無與倫比的一拳,將那張臉盤大小的臭嘴臉轟碎,滂湃無匹的力量,似乎永無休止,再接將整個人化作殘渣碎片,血霧昭彰,散落一片。

嘶嘶…

無數人臉色扭曲,這一拳足以驚世駭俗。

「他…他是誰?一拳竟然打爆了內門五王之一。」一位貌美如花的月神宮仙子,震驚的結巴一句。

「少宮主的弟弟,獨孤不敗。」明月宮主撫琴一路,回妙如仙的一句。

「他…他真是傳說中的遠古廢體,天啊!這這…也太強了。」數百女弟子漲紅了臉,竊竊私語起來,無比的敬仰。

「古往今來,諸多神體當中,唯有混沌天體內外兼修,是最有資格肉體成聖的強者,可惜如今的天地不寵。」閻落花嘆息一聲。


獨孤不敗黑袍狂咧,偉岸天體,形若太古巨神屹立虛空,雙眸犀利,嘴角微翹,冷冷道:「還沒有完呢!」

嘭!

大腳一踏,以陰陽神圖墊腳,整個人嘭一聲踏出,碩碩神拳,青光繚繞,一拳撕碎空氣,磅礴大氣被扭曲。

「殺了我們五弟,我要你陪葬。」

嗷!

剩下四王咆哮狂怒,歇斯底里的癲狂,猙獰醜陋的臉孔,形若蠻獸熊烈撲出,祭出凶亮的長劍,混元盾,雙管齊下。

「二哥,我們也來。」

四兄弟早已心意相通,再次一起圍攻獨孤不敗,萬發齊發,靈寶閃爍,周天烈烈,颳起了咧咧狂風。

四道靈寶宛如流星出擊。其中有青光的劍,烏光的混元盾,藍光的遮天扇,金光的菱角塔,轟然鎮壓四方。

咻!

電光石火的一劍,青光當先,猶如封喉勾魂擊向獨孤不敗。

「給我破…」

獨孤不敗睥睨一切,一掌金光,將青光劍擊飛,輾轉反側的拳頭,青光橫溢,一躍翻身,再將一塊混元烏光盾擊飛。

獨孤不敗並沒有鬆緩半點,還有一股滂湃氣息浩蕩四方。

「不敗,小心上面。」獨孤漣漪驚呼一聲。

一座猶如宏通千丈的菱角塔鎮壓下來,金光閃閃,遮天蔽日,宛如天塌。

「不好…」獨孤不敗臉色狂變,剛想轉身跑路,卻見一把藍光閃閃的遮天扇,化作千萬道藍光,迎面射來。

咻咻!

獨孤不敗雙眸一閃,拳溢萬丈青芒,相迎傾出,一針針被打碎,漫天藍光飛舞。

「哈哈!你別想在逃,給我鎮。」

轟!

金光閃閃的菱角塔一舉鎮下,兜天劇顫,整座塔身墮入了深不見底的湖中,翻起滔天的浪花。

一個猙獰可怖的影子,閃身再次出擊,抬起巨腳,化作星空巨影,一腳將塔神踏入湖底深處,不見氣泡升騰,宛如天河三千弱水,神仙難度,無物不沉。

「不敗…」

「門主?」

「遠古廢體。」

除了太上門一方之外,全部人神色聚變,一種不好的念頭爬上心頭,忍不住望向敵方。

四道兇惡血光凝聚在前,一張張嗜血的臉孔,不停抽搐,醜惡猙獰,渾身羅煞洶湧,魔威狂暴,好像一條束縛的扎龍,等待一聲開鎖。

「好!」太上門門主孫紫揚言讚許,一步踏出,來到眾人面前:「剛才不是很囂張嗎?現在還囂張不?」

「你別囂張孫子,爺爺不怕你。」老神棍道。

「死老鬼,內門一等一廢物,你是尋死。」孫紫暴怒道。

「想動手?我跟你拼了!」明月宮主咬牙切齒,手中碧波蕩漾,祥光藍紫的古琴,流轉刺耳的茫音。

咻咻!

一把把犀利尖銳的虛劍,橫崗窮空,萬劍齊發,鋒利威茫,碩碩深寒,寒氣逼人,無數弟子為膽寒,紛紛後退。

十方天都,如萬古劍海,驚天變色,海湖嚎嘯。攝人利芒,徘徊在明月宮主周邊,宛如天劍下凡,炫麗劍芒,橫攝諸強,令人發顫。

腹黑老公別過分 這是什麼神通?」老神棍瞪大眼睛道。

「那是…月神宮傳承之法——無極道。」袁天驚呼道。

無數弟子月神宮門人,紛紛屏息呼吸,瞠目以待廣大神通發威。

「無極道!」孫紫臉色一沉,道:「傳聞,此乃無中生有的神通,竟然真的存在。」

無極道,所謂無極者,虛無之境。萬劍齊出,無中生有,乃虛無凝聚真靈度神通。

此法出,天地通神,直逼神法,擁有半步神術之道,足以傲世天下神通。

「很好,我倒想領教一下月神宮的傳承之法。」

轟!

孫紫虎軀一震,罡氣如潮,紫金如虹,盛昭日月的神彩,形成一把斬馬刀,闊達刀身紫光流轉,碧海金光,衝破穹頂。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東方明:考驗我的時候到了!

冷月:什麼意思?

東方明:我為了長大當醫生所以看了許多醫書,對付個發燒說什麼的,小意思!

冷月冷玉!

冷月/冷玉:有!

東方明:去燒水!我要…….動手術了!

郭小康:動手術!?!!!大哥我是發燒,你動手術管屁用!

東方明:不好意思,我太投入了!以後你要得了什麼要動手術的病,一定要來找我!

郭小康:你這是在咒我嗎?

東方明:不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太爽了!

欒小雷(進)怎麼聽著這麼像殺豬!?

東方明:你進來幹什麼?!

欒小雷:我認為這樣不科學,我們應該快把他送進醫院!

東方明:我本來就像這樣做啊!!!

欒小雷:那你還讓冷月冷玉燒水?

東方明:燒水做飯啊!大哥!我一晚上沒吃飯了!

郭小康的畫外音:蒼天啊!大地啊!哪位天使姐姐能告訴我我上輩子做什麼壞事了?!讓我碰到了這樣一群人!

郭小康:飯給我留點。

在東方明的幫助下,郭小康被送到了醫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