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龍一就已經來到了木屋前,周圍很安靜,沒有什麼人聲存在。

龍一恭敬的對著木屋行了個大禮,試著問道:

晚輩龍一,前來拜見鬼王前輩!

沒有回應。

木屋安安靜靜地坐落在那裡,四周一片死寂,沒有人回答龍一的問話。

龍一當然不會放棄,他繼續問道:

晚輩龍一,特來拜見鬼王前輩,還請前輩能現身相見,晚輩有要事相求!

可惜,還是沒人搭理龍一,龍一現在感覺就像是自己一個人在一個空擋的房間里,自言自語,他甚至能聽見自己的迴音!

龍一不死心的開始問第三遍:

鬼王前輩,晚輩此次來,是為了幫一個人查清楚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萬年前,不知前輩可否現身相見!

龍一模糊隱約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但是還是沒人搭理他。

龍一沒有辦法,心想,這個鬼王老人果然是脾氣怪異,所以龍一隻好拿出了殺手鐧,讓對著木屋高聲說道:

鬼王前輩,晚輩龍一,此次來到萬魔宮,是為了幫助萬年前的魔域的魔神楊修,查清楚當年他的被害之謎!還請·····

這一回,沒等龍一話問完,木屋中就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打斷了他:

你回去吧,萬年前的事情,老夫早已經忘記了。

龍一心中一喜,他知道鬼王會搭理他就好,這就是成功的前兆啊!

龍一遂繼續說道:

鬼王前輩,萬年前,魔神楊修為了強行突破九天化無訣,而為魔域招來了莫大的災難,當時您曾與百名高手一同出手將其鎮壓,最後楊修惹來天怒,被天雷劈散身軀,將他的靈魂鎮壓的雪山地底,受盡了地火煎熬。而就在幾年前,晚輩在白鹿嶺無意間遇到了魔神楊修的殘魂,他將自己的血海深仇的真相交託給了晚輩,讓晚輩查清楚當年究竟是誰設計陷害了他。所以晚輩才來找您。

龍一的話說完以後,周圍又安靜了很久,木屋裡才傳出了一句話:

你既然已經知道事情的經過,又何必再來問我?

龍一卻是堅定地說道:

不,晚輩還沒有知道一切,據晚輩所知,當年參加圍剿魔神楊修的戰役中,只有十人生還,而煉魂宗中,除了前輩您,還有另外的兩位前輩存活了下來,所以晚輩才找到了這裡。

龍一的話,一直在這裡回蕩了很久,忽然,一個身穿灰色布衣的身影,像是空氣中的一抹塵埃一般,出現在了木屋前,龍一的面前。

這是一個老人,鬚髮皆是黯淡無光的灰白色,臉上溝壑縱橫,老態龍鍾,但是那一雙眼中卻是神光泛泛,一看就是修為高深的超級高手。

而此人正是煉魂宗的祖師爺,也就是鬼手的父親,鬼王!

年輕人,你是誰?

鬼王眯著雙眼,問道。

龍一盡量保持著臉上的淡定,說道:

晚輩龍一,只是魔域中的一個無名小卒。

呵呵,在面前,你就不必隱瞞了,你能身懷九天化無訣,得到九天神尊的承認,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鬼王經歷了太多年的滄桑,那份定力自然不是年輕的龍一可比。

龍一尷尬的一笑,說道:

鬼王前輩明鑒!

你來找我,想要知道什麼?

鬼王問道。

此刻,龍一也是收起了笑容,嚴肅了起來,他說道:

晚輩在白鹿嶺受魔神楊修之託,查找他當年被害的謎團,晚輩一路追尋,一直到了您這裡。

哦?一路追尋?看來殭屍山和枯骨山你已經去過了?

鬼王詫異的問道。

龍一老實的地說道:

是的,晚輩不久前,正是從枯骨山而來,那裡的張三丰前輩,告訴了晚輩一些事情。雖然晚輩一直在追查這件事,但是······

龍一有點說不下去了。

但是鬼王卻是接下了他的話匣子,說道:

但是你卻發現,你追查到的事情,和楊修告訴你的事情,完全是兩碼事對嗎?

鬼王一語道破了玄機。

龍一隻好承認,說道:

沒錯,楊修前輩說,當年是魔域的其他門派覬覦他的魔神之位,所以才聯手將其陷害,而且據晚輩暗中得到的消息,楊修前輩說的,的確是有一部分是事實。不過,等到晚輩從殭屍山和枯骨山走出來以後,卻發現,當年的事情,絕對不是楊修前輩說的那樣簡單。所以·····

所以你來找我。

鬼王淡定的笑著,說道。

龍一點點頭,沒有否認,他說道:

晚輩曾經答應了楊修前輩的託付,所以必須查明事實,所以晚輩想知道當年的真相,還請鬼王前輩如實相告。

哎。

鬼王聽完龍一鏗鏘有力的話,卻是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過了很久,兩人之間的空氣都是沉默著的。

直到在龍一快要忍不住的時候,鬼王才再次出聲說話:

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萬年了,我原本不想再提起,因為確實,當時發生的事情,確實非常令人震怒和震驚。

哎。

鬼王又是一聲長嘆,接著帶著無盡的回憶和緬懷之色,說道:

當年,魔神楊修橫空出世,以無上的元聖修為,橫掃了魔域的一眾高手,他聯合了魔域的很多門派,一同建立起了一個統一的同盟,而魔神楊修,並沒有止步自己的勢力,他靠著自己強大的實力,硬是將魔域其他和他對抗的,中立的門派拉進了那個聯盟之中,楊修則順利成長的被推舉為盟主,也就是這樣,楊修統一了魔域,當上了魔域史無前例的魔神。

但是,他的統治卻是十分的短暫,因為那個所謂的聯盟根本就是一盤散沙,那些曾經跟隨楊修的門派,各個都是居功自傲,氣勢凌人,根本不把後來進入聯盟的門派放在眼裡,而更糟糕的是,那些後來受迫於楊修的威嚴而加入聯盟的門派,也都不是什麼安生的主兒,他們之間的戰爭很快就打響了,一開始還只是小小的摩擦,並沒有真刀真槍的打起來。

說到這兒,鬼王停頓了一會兒,而一直聽的入迷的龍一忍不住問道:

難道當時的魔神楊修前輩沒有出手阻止嗎?又或是他根本不知道聯盟內的內訌?

哼。

鬼王先是冷哼一聲,接著說道:

他怎麼會不知道,只不過他一心向著曾經跟他一起打天下的那些門派,所以一開始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他們去爭鬥,楊修只是在表面上勸了幾句,根本沒有實施性的措施,而很快,聯盟的惡性事件越來越多,積累起來,終於在某一天爆發了出來,聯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分開成了兩個幫派,其中一個自稱是聯盟的正統,也就是由以前楊修的部下組成,而另一個則是由後來加入聯盟的門派,還有其他一些受夠了那些老門派囂張氣焰的門派,也加入了反抗的大軍中。於是,那一場魔域萬年不遇的大戰,拉開了序幕。

鬼王的話說的很低沉,而龍一聽著聽著,很快就沉浸在了時間設計的圈套里,入了迷,發了呆,這好像已經不是一個龍一要調查的事情,而是一個很遙遠,很古老的傳說。一個迷人的神話故事。

鬼王的聲音繼續響起:

那場大戰一發不可收拾,等到楊修反應過來,終於發現聯盟的分開已經不可遏制的時候,他已經無力阻止戰爭的爆發了,曾經楊修就是用鐵血的戰爭,將整個魔域統一,而他很快又降整個魔域,重現推入了戰爭的深淵。

那一場驚天地的大戰,死去了無數的人,魔域的各門各派,有無數的先賢和高手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在那場大戰中圓寂坐化,這也導致了許許多多的門派直接就滅亡在了那場戰爭中,而那場慘烈的戰鬥,給魔域造成了極大的創傷,直到現在,魔域的整體實力還在恢復之中,遠遠不及萬年前的鼎盛狀態。

龍一仔細的聽著,早就忘記了要詢問鬼王關於楊修被害的事情,而實際上,鬼王的故事,馬上就要說到了楊修了。

鬼王休息了片刻,接著說道:

那場大戰中,死傷最慘烈的超級門派大有人在,你知道,這些年魔域一直是由煉魂宗,殭屍門和枯骨門號稱魔域的三巨頭,其實這要是放在萬年前,那就是個笑話。

萬年前,實力比這三個門派強的門派,還有很多,而你身在的這個萬魔門,就是其中之一,但是那些古老的超級門派,全都在那場大戰中消亡了,即使沒有滅絕,也是遭受了不可挽回的重創,如今過了萬年,估計早已經消失了。楊修所組建的魔域聯盟,沒有將魔域統一,讓魔域更加強大,反而聯盟的分開成為了整個魔域大戰的導火線,當時魔域雖然門派林立,看上去十分鼎盛,其實各門各派之間的關係都是非常微妙,魔域也早就成了一個火藥桶,而這根線一點燃,瞬間就將這個火藥桶引爆了,到了戰爭的最後,那已經不是聯盟之內的戰鬥了,而是整個魔域都參加了進來,而戰爭的原因,也早就超出了聯盟分開這種小的概念,所以即使當年的楊修修為通天,也沒辦法阻止一切的發生了。

鬼王說到這裡,算是將萬年前的大背景給龍一說的清清楚楚了,但是龍一還是沒明白,這些和眾人圍觀楊修魔神有何關係,難道,真的就是如張三丰所說的,是楊修自己練功導致生靈塗炭,引起眾怒,才將其一同制服。

此刻,龍一心中升起了濃濃的疑惑,聽到鬼王這樣說,那麼龍一在殭屍山和枯骨山所聽到的東西,估計就沒多少是真實的了。

龍一此刻才發覺,姜一和張三丰竟然都是在騙他,他們隱瞞了魔域大戰的所有事實。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不告訴我?這裡面究竟有什麼難言的苦衷,還是他們只是故意隱瞞?

龍一在心中想著,而鬼王卻是繼續說道:

至於魔神楊修的死,你在枯骨山中聽到的並沒有錯,他的的死,的確是咎由自取,其實一開始,那些超級門派,並不知道,當年楊修之所以得到了強大的力量,從而橫空出世統一魔域,是因為他得到了這天地間的無上心法,九天化無訣。因為在這之前,幾乎沒有一個人聽說過楊修的名字,而就在一夜之間,楊修一飛衝天,並且迅速坐上了魔域之主的位置。其實我現在說的魔域之主,在當時並不算什麼真正的主人,因為魔域的那些超級門派,是絕對不會允許楊修這種人站在他們頭上的,他之所以默認了楊修組建的聯盟,並且名義上加入了聯盟,只是不想爆發魔域的戰爭,因為那些大門派,早已是對當時魔域的情況知根知底,他們不想爆發戰爭,所以就支持了楊修來統一魔域。但是終究還是事與願違,利益的衝突還是讓戰爭來臨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龍一點點頭,沉默著沒有說話。他這回算是真的明白了,所謂的魔神楊修,也不過只是一個超級門派手中的傀儡罷了,若是當年沒有那些大門派的支持,楊修也就不可能坐上魔主的位置。但是,鬼王還是沒有說到龍一最想知道的事情。

好在鬼王沒有讓龍一等太久,很快就說出了楊修的被害之謎。

鬼王已經收起了臉上的緬懷之色,只留了一臉的平靜,那些事情對他來說,已經是太過於遙遠了,遠到他已經快要記不清楚當時的那種感覺了。

鬼王繼續說道:

當年我煉魂宗,還不過只是萬魔門下的一個附屬的小門派,而那場大戰過後,萬魔門凋零,我煉魂宗集成了萬魔門的遺址和資源,才得以變得強大起來,到現在,坐上了魔域最強門派,天下七大門派之一的寶座。

至於當年楊修的死,你知道的,和我知道的應該不會有差別。楊修雖然得到了九天化無訣,但是並沒有得到九天神尊的承認,九天神尊是九天化無訣的上一任主人,沒有他的引導,即使得到了九天化無訣,雖然可以修鍊,但是絕對活不過第三層的元氣劫。而楊修就是倒在了第三次度元氣劫的時候,他強行突破九天化無訣,引來了天怒,直接降下了無上的天雷,將他的肉身劈散,留下了一絲殘魂,封印進了雪山地底,受萬年地火煎熬之苦。

楊修死後,魔域的大戰並沒有結束,相反卻是被引向了另一個激烈,就是爭奪九天化無訣的鬥爭當中。當時知道九天化無訣秘密的,大都是那幾個超級門派,其他的小門派根本不知道天地間竟然還有此本無上的心法,但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九天化無訣的秘密還是泄露了出去,外人都瘋傳,楊修就是因為得到了九天化無訣,才有了無上的修為,坐上了魔神的位子,所以魔域中的門派和散人,都開始瘋狂的尋找九天化無訣的下落。

但是,那些個超級門派是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所以在消息泄露的一開始,他們就在暗中開始了冷血的殺戮,他們將所有知道這個秘密的人統統殺光了,可惜,那幾個超級門派的醜事終究還是暴露了,而也就是從那時候起,魔域的大戰爆發了真正的激烈,所有的門派都聯合起來開始抵抗那幾個超級門派,萬魔門也因此遭受重創,從此一蹶不振,雖然超級門派的實力強橫,但終究不是整個魔域的對手。

鬼王說的話,一字一句的都傳入了龍一的耳中,龍一不敢有絲毫的懈怠,畢竟這種魔域中的秘辛,平日里是絕不對有人會告訴你的。

龍一側耳旁聽,鬼王接著說道:

以後的事情,就和你知道的差不多了,沒什麼可以再多說的了。

鬼王就這樣嗎,用簡單的一句話,虎頭蛇尾地結束了他的訴說。

然後,這片廣袤的墳地中,龍一和鬼王之間就陷入了長久的沉默,龍一是在回味鬼王的話,鬼王是在沉靜自己剛剛起伏的蒼老的心。

不知過了多久,在這片白骨累累的世界中,龍一打破了安靜,他開口問道:

鬼王前輩,晚輩還有一個疑問,就是當年魔域大戰,是否還牽扯到了其他的勢力?

鬼王倒是驚訝的看了龍一一眼,似乎對龍一能問出這樣的話感到跟奇怪,但是他還是回答了他:

沒錯,當年的魔域大戰牽扯非常廣,魔域的那幾個超級門派,由於頂不住整個魔域的追殺,就請來了妖獸世界的幾個強大的種族幫忙,其中就有當時妖獸世界的霸主一族,紫煙貂一族。

紫煙貂一族不是在幾十萬年前就被滅絕了嗎?

龍一現在已經混亂了,不止是時間上混亂了,他連劇情都快混亂了。

滅絕?那是不可能的,那只是紫煙貂一族對外面打出的幌子,因為當年龍一一族挑戰神獸龍鳳的威嚴,成功了,但是樹大招風,所以它們不想惹來太多的麻煩,所以將族群隱藏了起來,紫煙貂一族的真正落寞是在萬年前的那場魔域大戰,那時候紫煙貂一族幾乎是被屠殺殆盡,至於有沒有後代存活,不得而知。當然,你剛剛在外面看到的紫荊,也是當年魔域大戰的倖存者之一。

哦,原來是這樣。

龍一點點頭,恍然道。到此刻為止,龍一心中所有的疑問基本上都已經解開了,舒暢了很多,龍一此刻忽然感覺身上的擔子一輕,他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輕鬆地活著了。

不過,龍一還是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鬼王前輩,為什麼您和紫荊前輩會在這裡?這萬魔宮裡只有你們兩人了嗎?

鬼王一聽,無奈地苦笑了一聲說道:

你說的不錯,這個若大萬魔宮遺址,只有我和紫荊兩個人在這裡了,我守護萬魔墓地,紫荊則負責看護萬魔宮不讓外人闖進來。這個萬魔門的遺址,在萬年前沉入了地下,而我煉魂宗繼承了萬魔門的功法傳承,所以就開鑿出了這個地下世界,一邊守護著這最後的遺址,一邊發展。

哦,原來是這樣。

龍一說完,眼中忍不住閃過了一絲絲傷感,在這個古老的,已經被掩埋在地下深處的,永遠不會再被人知道的地方,曾經有一個門派,他站立在大地的巔峰,令萬魔敬仰。可惜現在,只有這個行將就木的老人陪伴著它,等待時間將它化為虛無。

隨後,過了一會兒,鬼王開始送客了:

好了,該知道的你也知道了,這裡不是你久留之地,儘快離開吧,去做你該做的事情。

鬼王的話,打斷了龍一的沉思,但是他現在又該去幹什麼事情呢?

龍一思索著,鬼王卻是繼續說道:

你身懷九天化無訣,註定一生不凡,但是你要知道,強悍的實力,天大的機遇往往都是伴隨著巨大的危險而來,如果要是其他人知道了你得到了九天化無訣,你以後的日子,永遠都會得到安寧,除非有一天,你能夠窺破大道天機,突破那層壁障,達到那元帝之境!但是,你記住,雖然你得到了九天神尊的認可,修鍊九天化無訣沒有問題,但切不可走上楊修的老路,世間的權力地位皆為虛幻,望你能善用九天化無訣,善待上天給你的天賦,不要胡作非為,否則,九天化無訣乃是應天而生,濫用者,老天也不會放過你的。

龍一聽著鬼王的話,在心裡苦笑一聲,他自語道:

現在不用說了,整個魔域,乃至整個天下恐怕都是已經知道了他有九天化無訣的消息了。

但龍一還是很感激,鬼王沒有覬覦他的九天化無訣,反而給他了善意的提醒,令龍一不得不佩服,這個歷經滄桑的老人,早已經看破了世事,早已不在乎爭權奪位,不在乎實力高低,只想在這清靜之地,守護著先人的魂靈,了此一生。

多謝鬼王前輩,龍一一定謹記前輩教誨,絕對不會辜負前輩的期望。

呵呵,我對你沒什麼期望,不用如此說,我心裡早就不再期望元帝的境界,能夠安安靜靜地度過這一生,也就知足了,何必非要登上帝位,達到那令天地都畏懼的境界呢?

鬼王淡然一笑,說道:

你走吧,不要再來了,你的那位紫煙貂一族的朋友,他跟隨紫荊修鍊完畢后,自然會再去尋找你,不必擔心。

龍一聽到鬼王已經這麼說了,便不再多言,他知道,是時候該自己離開了,這裡已經沒有了自己的事情了。

遂龍一恭敬地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