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兩人發動這樣的攻擊,肯定消耗了大量的元力。辰思力還可以應付過去,畢竟,他的元力量比赤幽的多上許多。而至於赤幽,則是非常勉強了呢?

「呼呼——」

赤幽站在半空之中,扇動著自己背後的翼翅。這時,他冷冷的望著眼前的辰思力,一股戾氣陡然自其眼中飛射而出。

周圍的人,已是遠遠的退後。他們明白,兩人已經戰鬥到了,即將分出勝負的那一刻。現在他們的攻擊,饒是那五位主家的大人,也不敢隨便應付的。

「無論你有多邪門,現在也該結束了!」

一邊的辰啟宗已經恢復了正常,眨動著一雙冰冷的眼眸,死死的盯向半空中的赤幽。他怎麼也沒想到,赤幽的實力,居然可以和辰思力戰鬥那麼久的時間。

……

赤幽並沒有聽到辰啟宗的話,此刻的他,只是淡淡的盯著眼前的辰思力。之後,他血紅的雙眼中,忽然湧現出一股驚天煞氣,而其身形也是率先朝著辰思力飛沖而去。

「砰——」

沒有任何停頓,兩人幾乎在動手的那一刻,便發動了至強的攻擊。他們二人的攻擊之力,居然讓這大型宮殿的屋頂,亦是飛去了幾十、亦或是上百個。

「砰、砰、砰!」

兩人眨眼間交手了上百回合,氣息盡皆減弱了許多。而後,兩人似乎有著什麼約定似的,同時面目猙獰的發動了至強一擊。

「至強戰體、血紅天眼!」

「咒法、咒逆術!」

……

雙方的攻擊驚天動地,迅速的攻向了彼此。他們二人,在發動完至強一擊后,亦是飛快的防禦己身。但很快的,這片空間,便再也看不見任何的人了。

……

也不知多久后。

眾人看見了場中的二人。

只見赤幽的口中,不住的吐出鮮血。可以感受到,他的氣息已經弱到了極點。但饒是這樣,他眼中的凶氣,依然還在,並沒有因為氣息的減弱而少上半點。

眾人的目光一動,停留到一邊的辰思力身上。他們發現,辰思力的胸口已經陷下去了大半,明顯是受到了重創。可雖說是這樣,眾人卻也是明白,辰思力還有一戰之力。

「呵呵,你還真強啊!」

辰思力似笑非笑的說道,臉色極為的蒼白。他從來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夠將自己逼到這種地步。你說,區區一個小傢伙而已,為什麼能做到這種程度呢?

辰思力猙獰著面色,臉色變幻不定。之後,他居然不顧胸口的傷,又一次沖向了赤幽。他一定、必須將赤幽滅了,這才能保住,自己身為一族之長的臉面。

眼前之人,必須殺!

……

… 辰思力的雙目幽綠,此刻突然向著赤幽衝來.他相信,現在的赤幽絕對沒有辦法防住他的攻擊。

「殺——」

辰思力的口中傳出一道低喝,而後沖著赤幽獰笑道。然而,面對著辰思力的強悍攻擊,赤幽的臉色依然沒有半點變化,只是,有心人可以發現,他的臉上已是爬上了瘋狂之色。

「殺我,沒那麼容易!」

赤幽強行從地上站了起來,雙目中的瘋狂之色愈加濃重。而後,他催動著體內僅剩下的一點元力,強大己身!

「不知死活。」

見著赤幽還想繼續反擊,辰思力的臉上滿是冷笑。此刻,雖說自己也受到了重創,可是比之赤幽,自己明顯還有一戰之力。 悠悠別出總裁心 ,他還不是讓自己殺的。

一念及此,辰思力亦是沒有半點停頓,當即邁出步伐沖向了赤幽。而赤幽見到辰思力的動作,低低的嘆息了一聲:「看來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呢?」

赤幽自語了一聲,旋即深吸了一口氣,身形亦是迎著辰思力飛快的沖了過去。而辰思力見狀,臉上的猙獰更甚。以他看來,赤幽這樣主動的衝殺過來,只會讓他死的更快。

兩道身形,皆是帶著一絲凶厲之氣,在眾多的目光下,不住的交戰在一塊兒。可以見到,他們的身形一閃再閃,根本看不清兩人,他們的具體位置。

這還不止,在一邊觀戰的人員,還可以聽到,一道砰砰砰的聲音。由此可見,他們雙方的戰鬥,已經達到了何種地步?

「砰、砰、砰!」

兩人身體交擊的聲音不絕於耳,讓人驚訝於他們交戰的激烈。而來自於主家的幾位大人,聽著那不停的傳入耳簾的攻擊聲,臉色皆是變的極為的陰沉。

「辰思力,時間太久了!」

「速戰速決!」

……

來自辰家古族的那名大人,忽然開口喝道。這辰思力是辰家古族的分家之人,現在這麼久沒拿下赤幽,他也沒有面子。

而辰思力聽著那名大人的話語,心中卻是暗自無奈。他也想快點兒結束戰鬥啊,可是眼前的傢伙,根本不是個省油的燈啊!

「給我死吧!」


兩人又交戰了幾次,辰思力突然一咬牙,當即加大了攻擊力度。而這麼做的後果便是,他的身上又多了幾處傷痕。

一直在地上的莫媛,看著場中鮮血淋漓的赤幽,不知為何,心中忽然一陣陣的發疼。那名少年,她不止一次花時間去想,但是,還是沒有關於他的一點記憶。

「你是誰?」

「為什麼為我做到這種地步?」

「我,我不配啊!」

……

莫媛盯著場中戰鬥的赤幽,早已是淚流滿面。這一刻,她已經從心裡下定了決心,絕對不能再讓眼前之人受傷了。一念及此,下定了決心的莫媛,當即便盤腿恢復去了。

由於此刻正在大戰,眾人的目光皆是被吸引到了大戰中間。所以,在莫媛的那處地方,並沒有太多人去關注。而這種情況,正適合其恢復著體內元力。

……

便在莫媛恢復的那刻,場中的兩人,早已經殺紅了眼。當然,這別說是戰鬥中的兩人,就算是那些觀戰的眾人,也是心驚的咧了咧嘴。他們能感覺的到,這場戰鬥的慘烈。

鮮血,不時的會從兩人身上飛濺而出,說不上是誰的。此刻,觀戰的那些人,額頭上亦是流出了細密的冷汗。他們絕對想不到,那名少年居然能做到這種地步。

「砰——」

又是一記狠狠的交擊聲,赤幽的肌膚上,有的只是紅色,那是鮮血的顏色。此時此刻,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傷、不痛。但是,他依然咬著牙,強行與辰思力交戰。

赤幽現在的狀況並不好,可以說是差到了極點。體內已經沒有了多少元力,而且,身體也到處是傷。另外,他的一雙手,也在剛剛劇烈的交戰之下,傷到了骨頭。

只不過,雖說狀況不佳,但赤幽雙目中的凶氣,卻是沒有減弱一點或者半點。他不會忘記,自己前來的目的,乃是為了救出,自己兒時的夥伴,也是自己的伊人。

自己、不能倒下!

……

辰思力望著那似乎到了極限的赤幽,臉上終於浮現出了一絲笑容。這麼長時間的對戰,也讓他有些吃不消了。只是,現在終於、終於可以結束戰鬥了啊!

「豹鳴拳!」

辰思力深深的望著赤幽,而後一道兇狠的拳風,便這樣向著赤幽攻擊而去。而當這道攻擊發出的那刻,空氣中,似乎響動了幾聲,驚人的豹鳴之音。

赤幽盯著辰思力的拳頭,並沒有立刻做出回應。而辰思力見狀,臉上的譏諷之色愈加濃重。他以為,經過了這麼劇烈的戰鬥,赤幽現在絕對沒有了再戰之力。

我,仙帝傳人 ,他很放心的沒有防禦。

全力攻擊、不留手!

辰思力的這種心理變化,很微小。戰鬥經驗不足之人,根本不會感覺到什麼。可是,赤幽的戰鬥經驗是何等豐富,所以,辰思力的這種心理便成為了他的致命之傷。

當辰思力的拳頭,到達了赤幽的面前之後。只見原本沒有任何動作的赤幽,突然間俯衝了過來。而他的拳頭,也是在辰思力的眼前,飛快的放大、放大著。

「砰——」

沉悶的響聲,陡然在這片空間中傳開。此刻,所有人盡皆一愣,有點反應不過來。赤幽不是沒有了再戰之力么,為什麼還能夠,發動出這麼強勁的一擊。

「混蛋,你是故意的。」


「我殺了你!」

……

辰思力氣急敗壞,死死的瞪著赤幽。與此同時,他的手中忽然間多出了幾片冰片。這些冰片非常尖利,從很遠處,便能夠感覺到,來自於它的可怕氣息。

後退、必須後退!

當赤幽見到了這幾片冰片的那刻,心中的本能,早已經讓其作出了反應。這些冰片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是上面的氣息,卻是讓赤幽感覺到了足以讓自己死亡的危險。

「死吧!」

辰思力冷喝,雙手陡然一甩。他手中的幾片冰片,在這刻,以極快的速度向著赤幽而來。

望著那飛速而來的幾片冰片,赤幽的汗毛盡皆冒了出來。這幾片冰片雖然看起來很小,但赤幽絕對相信,這些小東西,有著足以讓自己死亡的可怕力量。


後退、必須後退!

赤幽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一退再退。可是,那幾片冰片,速度已經達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他一時間,居然不能甩開。照這樣下去,他必然會被冰片擊中。

「咻——」

赤幽飛快的後退,但冰片的速度更快。他一側身,試圖避開冰片。可是令人吃驚的是,這冰片似乎有著追蹤之能,依然緊緊的咬在赤幽的後面,沒有一點偏移。

「我了個去!」

赤幽渾身一震,心中大罵了一聲。這要是在自己全盛的時候,可能還有方法防住這些冰片。可是現在,自己的元力,早已經在剛剛劇烈的戰鬥中消耗一空。

現在,拿什麼防住這東西?

真是簡直、簡直了!

……

赤幽心中大罵,但後退的速度依然一點不慢。可是,現在的冰片距離赤幽只有三米。他只要稍微一停頓,就會被冰片追上。辰思力幾乎可以想到,赤幽被冰片給割成碎片的場景。

「你還不死,哈哈哈哈!」

辰思力哈哈大笑,雙目死死的盯著飛速逃竄的赤幽。但在這時,也不知道是不是引動了身體上的傷,當即重重的咳了一聲。

在這道咳聲傳開的那刻,赤幽前沖的身形忽然一頓。之後,他居然向著辰思力的方向飛速衝來。

「咻——」

赤幽的方向一變,眾人的神色盡皆一愣。而後,他們看到了赤幽眼中的嘲諷之色。幾乎在赤幽改變方向的同一時間,一邊的辰資便開口對著辰思力大叫道:「辰思力,快閃開!」

可是,這道叫聲還是晚了一點。只見赤幽來到辰思力面前,停頓了片刻之後,身形又迅速的逃開。

那道冰片,因為反應沒那麼快,居然直直的竄了過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這冰片便進入到了辰思力的體內。

「呃——」

辰思力的臉色大變,急忙點中了自己身上的幾處大穴。可是,這幾處大穴點中之後,似乎並沒有什麼用。因為眾人看見,辰思力的身體居然一點點的漲大、漲大著。

「不,不是這樣的。」

「我不會死的。」

「啊、啊啊!」

……

辰思力全身忽然一麻,原本漲大著的身體也是停頓了下來。當然,這並不是說辰思力的危機結束了。因為眾人發現,他的身體,居然從內部崩開來了。

不凡神路 ,忽然崩開一道裂痕。而後,這道裂痕向著四周,迅速的瀰漫開去。只不過片刻,便到達了腹部、下身、大腿。辰思力,他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崩開,無力、不甘!

死亡的絕望,充斥了他的心扉。

他不甘心,死在這裡!

……

辰思力的眼瞳瞪的很大,明顯是死不瞑目。可是很快的,他的眼珠也忽然炸開了。之後又過了一會兒,他全身的肌肉,終於化作了,成千上百的肉片。

辰思力的死亡速度太快了,快的沒有任何人反應過來。饒是辰家古族主家的那位大人,亦是沒有反應過來。而他回過神來后,見到的也只有滿地的碎肉。

「可怕的冰片。」

赤幽看著滿地的碎肉,心中忽然湧現出一股徹骨的冷氣。剛剛不是自己機靈的話,恐怕現在變成碎肉的人,就是自己了吧?

不得不說,真是夠幸運的。

……

… 「你、你居然殺了辰思力?」

「你怎麼,怎麼敢?」

……

辰家古族的那位大人,望著滿地的碎肉,不由的自語道.這位辰家的分家之人他雖然不放在眼裡,可是,現在居然死在自己面前,而且還死的那麼慘?

「殺了這傢伙。」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