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語焉兄妹在導師的安排下返回了學院,程煙月和黃亦軒留了下來,一部分原因是他倆知道沈木的身份,還有一部分原因就不好說了。

財神團總部。

黃岩去了松枝城主持商業活動還未返回,此時沈木缺成了商會的最大話語權擔當,可惜這個擔當意志消沉,回來之後就在自己的房間閉門不出。程煙月幾次前去安慰都無果,只好也呆在房裏陪着他。

城外大批難民無處安置,聖羅蘭城雖大,可惜人口本就衆多,除了一部分貴族能直接入城以外,那些平民只是被一些建議設施簡單的安置在了城南處,雖然在城南,可是如果獸潮真的來襲的話他們必定首當其衝。

兩天後。

傭兵公會總部再次發出召開緊急會議的通知,此次會議在聖羅蘭城舉辦,不僅邀請了前二十的傭兵公會團長,而且還邀請了審判會的教皇殿下。會議時間定在了一週後。

財神團副會長房間。

“木哥哥,吃午飯了。”程煙月連續兩天住在這裏了,期間對沈木的照顧也算無微不至。

“嗯,月兒,黃少還在忙着處理商會事物嘛?”沈木淡淡的說道。

“可不是嘛,想着財神團當家的一個都不在,諸多事務要處理,”程煙月似乎想了想,接着又說道:“木哥哥,你不回暮雪傭兵團看看嗎?”

一提到暮雪,沈木立刻陷入了沉默之中。

“木哥哥,你要面對現實,琳雪的犧牲換來了大部分人平安的撤離,這也是她想要看到的吧。

但是留下的暮雪你不能不管啊。逃避只是一時,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程煙月雖然平時愛撒嬌和無理取鬧,但她其實是非常聰慧的。

沈木長嘆一口氣,說道:“月兒,我又何嘗不知道呢,只是要我怎麼面對暮雪的兄弟們。對了,月兒,你家在林水城吧,那邊的情況怎麼樣?蓮花鎮離那裏挺近的。“

“那邊情況暫時穩定,依舊和以前一樣,妖君圍而不攻。只是蓮花鎮戰事就吃緊了,今天一早的消息說已經陸續出現了15頭以上的妖將,不過還好這些妖將都是分批出現的。森林傭兵團折損了幾人堪堪擋住。還有我家裏的事你就不要關心了,我只求他們別來找我!“程煙月似乎很不滿意家裏的人。

“其他城池的妖君都沒有攻擊?唯獨蒼北城!“沈木自言自語道。

小蘿莉聽到後搖搖頭,“也不是呢,棘齒城也受到了有史以來最強的一次衝擊,第五妖君和第四妖君同時出現,戰鬥異常慘烈。還好柳院長輪到坐鎮在那裏,配合兩個A級傭兵團的攻擊,才抵擋住。不過下次就不好說了。”

“看來大陸局勢危矣。蒼北城的獸潮要是一路南下,不知道多少小鎮和村莊會被摧毀啊。”

“這也是傭兵公會現在面臨的大難題,木哥哥。所以暮雪的事情?”小蘿莉輕輕搖晃沈木的衣角說道。

“吃好午飯陪我返回一趟暮雪總部吧,就像你說的,總要面對的!“沈木神情呆滯,似乎只是把這件事情當成了任務一般。

程煙月暗自想着,總算把他騙回去了,自己一定要盡心幫助他,不能讓他這麼消沉下去了。

兩人簡單的收拾了一番後出了門,財神團中的大部分人其實根本不認識這個所謂的副團長,所以對於沈木的出門也沒人在意。

聖羅蘭城暮雪傭兵團總部。

總部的大門依舊,從外面完全看不出什麼,沈木率先進了門,隨着門鈴聲響起,裏面也傳出了一聲“歡迎光臨”。

“嗯,是你啊,”門口接待的依然是那位少年,沈木朝他點了點頭後環視屋內,發現沙發上坐着一人,確切地說是睡着一人。“蘇淺淺。他怎麼在這裏?”

門口少年見到是沈木回來了,立刻恭敬的上前,眼神中帶着些希望和興奮之情,“沐大哥,蘇淺淺他一直在這裏等團員們回來。”

“等團員們回來?”程煙月站在沈木一旁,有些納悶的問道,“暮雪蒼北城分部有很多人嗎?”

那少年望了一眼程煙月,臉頰紅紅的似乎有些害羞,但依舊是認真的說道:“不多,就是十幾人,不過目前還有好些人沒有回來。”

沈木大驚,沒有回來,那豈不是!想到此處,沈木也顧不得正在休息的蘇淺淺,立刻上前喚醒了她。

“嗯?沐蜃,是你回來了啊!”蘇淺淺睡眼朦朧,卻見到沈木時候發出一聲驚喜的呼喚,“見到你太好了,暮雪還有希望!”

“蘇淺淺,快說一下哪些人沒有回來!”沈木情緒顯得有些不對,竟然無視蘇淺淺的驚喜,抓着她的雙肩搖晃着問道。

蘇淺淺雖然有些吃痛,但是依舊回答道:“好些人沒有回來,當時獸潮爆發的時候暮雪分部就只有四人,分別是我和蕭蕭,刺蝟,本寒。獸潮爆發的突然,我們直接呼叫了支援,一時間也聯繫不上團長。總部的廣叔,帶着所有待命的人一起過來支援,足足有十幾人,都是武師。但最後撤退的時候無一人回來。我也沒和他們在一起,當時我去巨石傭兵團聯絡援兵了。”蘇淺淺說到此處,有些抽泣了起來,許久的相處,顯然他雖然不是暮雪的一員,但已經勝似暮雪的一員了。

“什麼!廣柑他們都沒有回來!一個都沒有嗎!”沈木雙眼漸漸充血,聲音竟然有些沙啞。

蘇淺淺點點頭,也是紅着眼睛,小聲地說道:“昨天阿暴他們回來我才知道了,除了阿暴飛鼠以及赫九三人剛好不在團內,其餘人無一人返回。”

“阿暴他們還活着!”聽到此處,沈木立刻快速上樓,阿暴的房間並沒有鎖着,防備亂糟糟的一片,牆上貼滿了一些畫紙海報,地上酒瓶倒了一地,牀上一人蜷縮着。聽到沈木進門依舊毫無反應。

“阿暴?”沈木呼喚着。

似乎認出這聲音是沈木,阿暴竟然從被子裏跳了出來,“沐蜃!真的是你!你沒死?廣叔他們是不是也回來了?”

沈木看着阿暴那充滿期待的眼神,卻也不忍心騙他,低着頭嘆了一口氣,“我沒和他們在一起,我之前陪着琳雪。”

阿暴像是失了魂魄一般,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自言自語道:“早知道我就拉上廣叔一起去財神團了,都是我不好,我和廣叔說三個人就夠了,要是當時能多拉上幾個人,就不會…”一向嬉皮笑臉的阿暴竟然略微抽泣了起來,眼淚滴落在地板上,發出滴答之聲。

沈木也是站立許久不語,房間氣氛一下子壓抑了起來。

程煙月其實一直守在門口,此時聽到房內氣氛不對,立刻進屋,見到兩人都一坐一站的在那裏無言,她不明白兩人的傷痛,但卻又不得不去安慰。悄聲來到沈木身後,輕輕抱住了他,“木哥哥,我們把大家召集起來開個會吧,暮雪需要重新振作起來。”

程煙月的聲音很好聽,很溫柔,一點也不像那個時常會暴走的小蘿莉,也許她又在壓抑自己吧,就和當初剛進學院一般,壓抑住自己本性的一面,釋放出讓周圍人接受的一面。沈木雖然悲痛,但是程煙月的心情卻被他捕捉到了,確切的說是被他的靈魂洞察捕捉到了。自從融合了暮白的靈魂,他變得很擅長分析,分析武技和法術運行的原理,擅長分析別人的內心,這也是他時常能預判敵人攻擊的原因所在。

“月兒,你放心,我知道該做什麼了。琳雪不在,就讓我帶領暮雪重新振作起來吧,這肯定也是她希望看到的。”沈木輕拍程煙月抱着他的小手,送去一個安心的眼神。

小蘿莉見到沈木這個笑容,知道以前的他回來了,也是甜甜一笑。

“阿暴!像個男人一樣站起來,我們下樓,規劃一下暮雪今後的打算。”沈木也不做過多的安慰,放下話後就拉着程煙月出門而去。

飛鼠和赫九的情況和阿暴差不多,沈木一次傳話後便在樓下開始等待。

“丁零當啷!”門鈴突然響起,沈木坐在沙發上擡頭望去,竟然是小優回來了,一起的還有黃岩和王韓!

“小沐,你果然回來了,我剛到財神團去找你,卻被告知你一小時前就離開了。你看,我把黃老闆和王副團也帶來了。他們剛好也在找你。”小優進門見到坐在當間的沈木,有些高興的說道。

“小優!”沈木起身,剛好小優後面二人也走了進來。

“沐兄!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黃岩進屋直接攤開雙手,一個擁抱就給了過去。 “沐蜃兄!”王韓葉也打了個招呼笑着說道,“前些日子多謝搭救了,說好的請你喝酒我不會忘的。”說完從身後拿出了三壺也不知是什麼酒,直接放到了桌上。

黃岩鬆開懷抱,“沐兄,這次的事件對我們來說打擊着實不小啊,永夜傭兵團損失過半,我爹也是戰死,現在碩大的S級傭兵團羣龍無首,我打算和王韓還有夜玫把永夜的總部安置到松枝城,這邊要撤防了。”

沈木大感意外,“黃兄,你是說聖羅蘭城不準備守了?”

“也不是,永夜畢竟是老爺子的家底,我也不想它就這麼被打光,以後夜玫就是永夜團長了,王韓加入我們財神閣,財神閣將死守聖羅蘭城!”黃岩說着,拳頭捏得死死的。

“可是據我所知只有邊境城池纔有護城大陣吧,這裏的話聖羅蘭學院似乎有護院大陣,聖羅蘭城能否頂得住妖君的攻擊!”沈木嘆了口氣說道。

“頂不住也要頂,沐兄,你應該也知道大陸陣眼吧。大陸陣眼一共六處,兩處在黃秋城,兩處在聖羅蘭城,一處在海藍城,一處在林水城。六者不可或缺,一旦陣眼損失超過四處,大陣也將逐漸瓦解,妖帝降臨後果不可想象。”

“妖帝,這就不是我們考慮的了,不管怎麼樣,盡我們所能吧。“沈木成思後說道。話應剛落,卻聽到樓梯上的腳步聲。

三道人影走了下來,阿暴帶着一副墨鏡,一馬當先。

“沐蜃,哈哈,我阿暴又回來了!”

赫九和飛鼠緊隨其後,三人直接坐到了沈木對面的沙發上。

“很好,暮雪的發展離不開你們,要是你們都倒下了,難不成要求那些新加入的還在蓮花鎮打拼的年輕人來肩負重任嗎?”沈木微笑着給三人遞上酒杯。

小優會意,拿過王韓帶來的酒,給在場所有人倒上。

“沐兄,你們今後怎麼打算?”黃岩喝了口酒率先開口問道。

沈木望向其餘幾人,見衆人都不開口後直接說道:“黃兄,我想把暮雪總部搬到蓮花鎮,我想那邊的情況更加嚴峻,正如你所說,這邊其實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我相信聖羅蘭學院的導師們會協助防禦的。小優,待會你安排下吧,青山鎮暫時按兵不動,但是需要安排專人進行撤退演練,一旦聖羅蘭城失守,青山鎮必須第一時間撤離,方向爲松枝城!”

沈木說完,望向了黃岩,“黃兄,沒問題吧?”

“哈哈,沒問題,松枝城歡迎你們。松枝城也可是邊境城池,有護城大陣,而且沒有其他A級傭兵團駐守,我們永夜可謂是一家獨大了。”黃岩好爽答應,舉起酒杯和沈木兩人一飲而盡。

“木哥哥,少喝點。”程煙月推了推沈木,皺了下眉,並把自己桌前的牛奶杯推了過去。

沈木笑笑也不推辭,當初琳雪不就是不讓他喝酒的嗎,現在琳雪不在,竟然換成了程煙月。


“哎,煙月,男人嘛,喝點酒正常。”王韓替沈木續杯,沈木也不好拒絕,杯中酒又被倒到八分滿。

“阿暴,你們三人對我的決策有什麼意見,說出來大家聽聽。”沈木再次望向幾人。

“就這麼辦吧,待在這裏算什麼事,不能衝在一線的A級傭兵團還叫A級傭兵團嗎?我也贊成去蓮花鎮,再說了,沒準燕子和熊子幾人得知了這邊的消息還需要我去安慰呢!”阿暴推了推他的墨鏡,酷酷地說道。

“琳雪不在,小沐,我們聽你的,”赫九和飛鼠也是同意。“不過小沐,琳雪真的死了嗎?”


談起這個,氣氛瞬間又沉重了起來。

“琳雪沒死,我感覺得到,”沈木的回答堅定而有力,“她遲早會回來的,而到時候,我回還她一個完整的暮雪傭兵團。”

“是的,黃老頭肯定也沒死,我不信那老頭就這麼死了。”黃岩緊握雙拳說道。

“下週傭兵總部會議在這裏召開,黃岩,我們先走吧,把這裏留給年輕人吧。”王韓察覺到該說的都說了,也不想久留,屆時大家無話可說再聊起琳雪和黃翼凌,那可就不好了。“沐兄,改天繼續請你喝酒,但是今天團裏確實事務較多,告辭了。”

沈木也不挽留,吩咐小優送客後剩餘人重新聚集在了大廳之中。

“這邊以後就是暮雪分部,小優,你安排人駐守一下吧,隨時傳遞情報給蓮花鎮那邊。阿暴,我們幾人明天就動身前往蓮花鎮。下週的會議就讓小優代爲參加吧,有什麼安排你全權負責吧。”

小優嘆了口氣,“好吧,好像上次也是我參加的,在蒼北城,算了,我習慣了。你們路上注意安全,沒準有獸潮遊蕩在外面也說不定。”

“嗯,我們會注意的。對了,小優,徐語焉和徐語義是最近加入我們傭兵團的,如果他們回來的話把他們也送到蓮花鎮吧。”沈木想到了徐家兄妹,內心又嘆了口氣,看來蒼北城一役後學院的內選又泡湯了啊,否則他們小隊有兩大靈師屠殺妖獸的情況下,積分想不是第一都難,算了,順其自然吧。

“好的,不過小沐,既然這裏已經沒人了,那是不是把我們的裝備製造進度也停掉呢?我覺得挺可惜的,那個旺財小鋪的學徒挺好使喚的呢,鍛造技術也不錯,已經教會了我們好多孩子簡單的打造技術了。”小優說道。

“哦?那個李輝的徒弟已經到位了嗎?這麼快,那這樣,你把一些擅長鍛造的孩子們和那個小徒弟一起安排一下,明天隨我們一起去吧。”沈木終於聽到了一個好消息。

“那最好不過了,不知道明天那邊能準備好嗎?”

“沒問題的,一會我就用通訊器傳遞消息,今晚連夜收拾鍛造工廠,把一些設備和人員全部帶上,明早就能到這裏。”小優自信地說道。

計劃已經商定,衆人各自回去收拾東西和採購物資,打算明天一早出發前去蓮花鎮。

程煙月見衆人散去,大廳又只剩下他倆,不由得又和沈木坐近了幾分。

“月兒,你沒什麼東西要收拾嗎?”沈木見程煙月沒有要走的打算,有些好奇的問道。

程煙月自然的挽住沈木的手臂,低着頭說道:“木哥哥,我沒有親人要告別,也沒有東西要收拾,唯一的幾件衣服和日用品都在這個包包裏了。”

沈木看着程煙月拍了拍他隨身揹着的一個紅色小包。“這麼小的包,放不下很多東西吧?”

“嗯,不過夠了,你有什麼要收拾的東西嗎?我幫你?”程煙月試探着問道。

“我也沒什麼好收拾的了,哦,對了,廚房櫃子裏有個藍色小球杯子,明天離開的時候把它帶上吧。”沈木的聲音平緩,不攜帶什麼感情地說道。

“嗯。”

這一晚,沈木獨自在琳雪房間度過,程煙月也沒去打擾他,睡在了沈木的房間。

蒼北城,原傭兵公會總部。

樺洛懶洋洋的躺在首座的椅子上,大廳裏面並無其他人,其他座位上竟然也都是樺洛的身影。

“姐姐,奧茲那些小弟太噁心了,外面路上都是粘液,你不去管管嗎?”其中一個分身樺洛說道。

“我哪裏管的過來,現在滿城都是他的小弟了,地面有,地下也有。哎呀,好想離開這裏啊,不知道月姬姐姐現在去哪裏。”首座上的樺洛說道。

“姐姐,我們都是你的分身,你都不知道我們那裏會知道呀?要不我們幫你守着這蒼北城,你去找月姬姐姐玩?那個叫琳雪的團長好像還在她手裏吧,也不知道抓她搞什麼鬼。”

“對哦,我怎麼沒想到,你們留在這裏,我走了。這幾天可真是無聊死我了,那些人類也真膽小,地盤被我們搶去了也不知道來搶回來。虧我還守了這麼多天。要不是月姬姐姐的命令,我早就回我的洛離宮了。”樺洛說完便起身,竟然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啊,姐姐這就走啦,姐妹們,我們要不也出去玩玩?”其中一個分身樺洛建議道。

“我纔不要呢,我要替姐姐守着着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