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些資料上明顯原主是把公司發展成龐然大物,一路順風順水,明明顯現是一個標準的龍傲天啊。

可惜陳野出現了,顧慎這麼久的努力都成了水漂,給別人做了嫁衣。

同情原主一秒。

不過蘇沐有點頭疼,那就是她現在沒有原主的記憶。

她猜測原主的心愿極有可能是報復陳野,畢竟對於一個搶了他未婚妻,又吞併了他公司的人,顧慎怎麼可能會不恨呢。

但問題來了,蘇沐現在一窮二白,啥也沒有,還在處於努力脫貧的狀態,現在上去報仇,不就是雞蛋碰石頭,自找死路嗎?

。午夜,兩個房間之中誘人的聲音才剛剛停下不久,村子之中,就響起了大聲的呼喊,接着村子裏面火光開始閃耀。

「我去,啥情況?」蘇日安正摟着莎娜剛剛睡下,就被這聲音驚了起來。

「怎麼了?」莎娜閉着眼慵懶的問道,大半夜的折騰,就算是尊者的體質,也有些受不了蘇日安的馳騁。

「不知道,好像村子裏面出事情了。」蘇日安皺眉說道。

「那我們要不要去幫忙看看?」莎娜睜開了雙眼,眼中一抹春波閃過,差點讓蘇日安再次……

《圖騰甲》第671章不安穩的村子 「為什麼,為什麼抗拒我,封晏能做的,我難道不能做嗎?」

他怒吼質問著。

「那我問你,為什麼不立刻來救我。你不知道我被封晏關起來了嗎?你不知道一個男人囚禁一個女人,會發生什麼樣可怕的事情嗎?」

「你是男人,你不是比我還懂嗎?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知道,卻遲遲不肯過來?是因為和皇室的合作?我求救過你,可是你無情的掛斷了電話。我滿腔熱血,多麼希望我的未婚夫能像一個騎士一樣,出現在我面前,保護我帶我離開。」

「你呢……你在幹什麼?譚晚晚沒有跟你求救,我沒有求救?你任由我被一個男人關了十多天,卻來質問我,為什麼不可以。」

「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你沒來救我之前,難道沒做好心理準備嗎?你的未婚妻不幹凈了,已經被人玩弄十天了!」

唐柒柒也懶得解釋。

她以為陸昭會相信自己的。

她了解他的脾性,就像他也了解自己的脾性一樣。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他竟然質問自己,怒不可遏。

這是為什麼?

陸昭被這些堵得啞口無言,因為這些都是事實,他無法反駁。

他內心瞬間被愧疚淹沒,根本不敢對上唐柒柒濕潤絕望的眼神。

他為她蓋好被子,道:「該吃午飯了,我去讓廚房準備你愛吃的。」

陸昭轉身離去,只想逃離這個地方。

「陸昭,你信我沒有和封晏發生任何關係嗎?」

她盯著他的背影,一字一頓的說道。

陸昭停在門邊,內心極其複雜。

如果沒有那四年,陸昭絕對相信,因為他了解唐柒柒的秉性。

但唐柒柒失憶了啊,這就像是個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

他會不安會惶恐,所以很害怕他們再次見面。

這些不安就如同魔鬼一樣,漸漸變成了猜忌之心,縈繞在心頭難以徘徊。

他真的很想相信唐柒柒,可是一想到她身上那麼多吻痕的時候,一顆心又再一次沉入了海底。

他死死地捏緊拳頭,喉嚨沙啞:「你累了,好好休息。」

唐柒柒聽到這話,內心一片絕望。

她知道,陸昭還是不肯相信自己,這未免太可笑了。

她嘲弄的勾起嘴角,現在不僅是封晏生死未卜,她現在也困於泥潭。

她現在回想昨天的畫面,突然覺得封晏就是故意的。

這個男人可是商界王者,工於心計,計謀過人。

他是故意挑撥離間,留下這些吻痕,讓陸昭誤會。

任由她渾身是嘴都無法解釋清楚。

這種事情有利有弊,如果陸昭真的相信自己,那他們的感情就會堅不可摧,以後也不會有人能夠攻破他們。

因為他們內心都堅定不移的相信著彼此。

如果陸昭沒有懷疑,她肯定就認定這個男人了。

到最後,哪怕陸昭相信了,或者接受了這件事,但是他心裡還是會有一根刺,覺得她身子不幹凈,被別的男人碰過。

這根刺如鯁在喉,會時不時跳出來深深地扎他一下,他們在一起只會越來越痛苦,不會得到幸福的。

。 男人穿著衣冠楚楚有幾分斯文,與人多雜亂的黑市格格不入,魏嵐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男人在一個擺地攤賣菜的枯槁老頭跟前停下,隨即低聲道:「老劉,我的肉呢?」

被稱作老劉的老頭抬眼睨了男人一眼,伸出三根手指比劃一下,那男人立即從包里摸出兩張一塊兩張五角遞過去。

竟是三塊錢。

老劉接過錢,瞟了眼四周,方才把菜籃子里的菜往旁邊撥了撥,拎出一條兩寸寬的五花肉,「下次再要得提前打招呼,再這麼急,我可不做你這單生意了。」

年輕男人點點頭,摸出一個布袋裝好肉,塞進懷裡,轉身佝僂著身子出了黑市。

魏嵐穿著體面跟城裡大學生似的,模樣又是一頂一的漂亮白凈,一看就是出身家庭不錯的嬌小姐,跑黑市來打牙祭的。

從踏入黑市起,魏嵐就暗暗吸引不少人注意力。

看過剛才那個年輕男人交易的過程,魏嵐伸手拉了拉顧朝衣角,沖那叫老劉的老頭抬抬下巴,示意過去看看。

她鬆開顧朝剛邁出一步,面前冷不丁竄過來一個男人,驚得魏嵐往後退了一步,不偏不倚後背抵上顧朝胸口。

顧朝將魏嵐扶穩站好,硬朗眉宇輕輕蹙起,森然望著跟前矮個子的男人。

矮個子男人摸摸鼻子,本來是看魏嵐長得精緻,以為就是個沒經過世事的小姑娘,還想宰一刀來著,沒想到這小妞居然還帶了別人。

矮個子男人被那駭人的眼神威懾後退幾步,機智的和魏嵐保持一定距離,半晌才咧開嘴,擺手訕笑道:「別、別誤會,我叫山芋,就是想出貨來著。」

他這麼一說,身邊又有顧朝撐腰,魏嵐也不怕了,當即往前一步問道:「你這都有什麼?只出手東西嗎?我這有好東西,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收了?」

「紅薯白面、牙膏肥皂都有,你要是捨得出錢出票,沒有的我也能給你弄到。」山芋嘿嘿一笑,粗糙大手摸了摸後腦勺。

給他剃頭的人似乎手法不怎麼好,導致他腦袋上坑坑窪窪的,差不多每隔三五公分的地方都有一塊凹進去,跟禿了似的。

被他這一摸,顯得更滑稽了。

魏嵐看看山芋剃的凹凸不平的腦袋,又看看身後大平頭的顧朝,最終身體后傾跟顧朝說了句悄悄話,「你理頭可別跟他一樣,要擦亮眼睛,找個好點的師傅……」

一邊說,一邊小眼神往山芋那邊瞟。

山芋見她不表態,當下急促道:「要不要啊?要的多的話,我能再送你一盒火柴!」

「富強粉有沒有?怎麼賣?」魏嵐忙道。

富強粉精細、麵筋含量高、雜質少,是上好的細糧,就算不賣,平時做麵食自己吃也行。

「有票八毛,沒票一塊二。」山芋道,想起剛才魏嵐說有好東西,他又補充的問了一句,「大妹子,你手裡有什麼好東西?」

這年代能說得上是好東西的,除了糧就是肉,剛才魏嵐問了富強粉,山芋推斷她肯定不是要出手糧食的。

。 李存孝是晉王李克用麾下一員驍將,也是李克用眾多的「義子「中的一個,因排行十三,故稱為「十三太保「,而且也是十三太保中最出名的。

演義里說他「日奪八寨,夜搶三關,十八騎取長安」,每臨大敵,披重鎧,橐弓生槊,僕人以二馬騎從,陣中易騎,輕捷如飛,獨舞鐵槊,挺身陷陣,萬人辟易。

古人言「王不過霸,將不過李。」霸指的是西楚霸王項羽,李就指李存孝,他最為有名的是手下五百人的飛虎軍,多次同他並肩作戰,取得了戰無不勝的輝煌戰績,令對手聞風喪膽,名揚天下。

楚帝多次系統召喚都想將其收入麾下,可最後都完美錯過,今汝州城下相見,看著他威風凜凜,驚戰天下的雄姿,楚帝震撼不已,果真是名不虛傳。

強悍霸道之人不管在什麼地方依舊是絕世風華,風姿絕世,李存孝身為戰將高手,征戰疆場,血染江山,身上儘是傲然不屈的霸氣。

「可惜啊!」

「如此萬人莫敵的悍將,居然淪為戰爭學院的一顆棋子,真替他感到惋惜。」

「如果可以加入吾楚大軍,朕可讓其大放異彩,名揚天下,名留青史。」

可現在顯然已是對手,沙場交鋒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楚帝就算在惜才,也不會置當前麾下戰將生命於不顧。

李存孝身高九尺,強壯剽悍,滿身狂野傲然之氣,臉上神情不苟言笑,恐怖彪悍的戰意,讓人不寒而慄。

「皇上,此人好像來自屍山血海,鐵血殺氣如此濃烈,怕是死在他兵戈下的亡魂數以萬計。」

「恐怖如斯,怕是早已名揚天下,絕非庸碌之人,切不可掉以輕心!」

楊林出言提醒,楚帝微眯眼眸,他早已發現呂布,岳飛二將請戰的目光,可李存孝實力強大,就算兩人合力一擊,怕也非其對手。

「冉閔聽令,出城和奉先,岳飛一起迎戰敵將,此人修為強橫,小心為上。」

「得令!」

冉閔提兵戈而行,楚帝沖著城下呂布,岳飛二將輕輕頷首,只見兩人身上騰起興奮之色,飛縱戰馬,兵戈縱橫,快速向李存孝襲殺過去。

呂布,岳飛,冉閔三將迎戰李存孝,楚帝心中擔憂消失,縱使三人不可將李存孝斬殺,至少自保是絕對沒有問題。

此時。

典韋,李元霸二將聯手對抗惡來,三人之間的打鬥驚天地泣鬼神,惡來巨龍棒揮舞如龍,碎空的巨力不斷和雙錘,鐵戟撞擊在一起,三人皆是力量型戰將,兵戈磕碰下,一陣陣漣漪罡氣散開,虛空中飛沙走石,瞬間化為粉末,隨風而動,湮滅在天地之間。

城池上楚帝和北魏大軍陣形中曹操都異常的緊張,惡來悍勇,以一敵二讓曹操欣慰不已,現在見呂布,岳飛迎上李存孝,陰鷙的眸中寒光掠動。

「天下神將,難道盡歸於楚帝一人?」

「陛下,執畫戟之人為溫候呂布,往昔也是戰爭學院強將,不過戰敗被俘選擇臣服楚帝,今時不同往日,他的修為一日千里,恐怖如斯,不能小覷。」

賈詡出言說道,曹操側目瞥了他一眼,道:「同呂布一起,手執寒槍的戰將是何人,他的氣勢絲毫不弱於呂布啊!」

「陛下,此人乃是岳武穆岳飛,一桿瀝泉槍所向披靡,槍法不在趙雲之下。」

「賈詡,你在楚國藏匿多年,知道他們所有人的信息,為何不早些告訴朕。」

曹操突然覺得天道不公,要是自己擁有如此悍將,早就謹記四品帝國,豈會這麼多年一直停留在五品帝國。

「陛下,當日楚帝頒布招賢令,舉行科舉,微臣就向陛下提過可以效仿,可陛下最後拒絕了。」

賈詡神情黯淡,眸光渙散,往事歷歷在目,到現在他還記得當日曹操拒絕之言。

「過往之事,無需再提,今朕統領百萬雄師,戰將數百,豈會輕易放過楚帝。」

「楚帝死,這些將領都得乖乖臣服!」

「張遼,張郃,許褚,于禁,樂進,渾戰,夏魯奇聽令,惡來將軍,飛虎將軍正在牽制敵將,爾等八人帶領麾下士兵,趁機攻入汝州城中。」

曹操眸中寒光乍現,抬首向汝州城上看去,雄渾浩瀚的聲音響起。

「攻!」

「攻!」

「攻!」

八將下令,大軍推進,曹操率先打破了斗將的局面,楚帝見北魏大軍攜衝天雲梯,戰車,床弩,快速向汝州城襲來。

「鳴金收兵,通知城下諸位將領撤回城中,神箭營士兵準備,射殺追擊上前敵兵。」

戰鼓四起,隆隆震天,城池下趙雲下令麾下士兵先返回城內,他隻身一人留下接應五位將領。

李元霸,典韋二將聽聞擂鼓之聲,兩人身影同時從馬背上騰起,雙鐵戟和雙錘同時向惡來巨龍棒上轟撞過去。

聲如驚雷,震天動地,汝州城都好像微微輕顫,一擊之下,惡來胯下坐騎跪倒在地,其身形從馬背上躍起,快速向後倒飛出去,巨龍棒沒入泥土裡,將他的雄壯的身子穩住。

「可惡!」

「下次落入本將手中,一定要將你們二人的頭顱擰下來!」

惡來看著典韋,李元霸回馬向汝州城內狂奔,目眥欲裂,聲嘶力竭的咆哮。

八路大軍如飛箭流矢,快如火,疾如風,看著不斷逼近大軍,見岳飛,冉閔,呂布三人尚未撤走,楚帝臉上不禁騰起一抹憂愁之色。

「如果三將不能安全撤回,那與曹操的首戰即決戰!」

「楊林,定彥平,楊大眼,王彥章,龐德,李傕,郭汜,敬德,叔寶你們即刻離開,統領麾下士兵,等待和曹賊大軍決戰。」

一聲領下,諸將疾步向城池下走去,楚帝微眯眼眸注視著呂布三人,顯然此刻他們三人已經發現北魏大軍準備攻城,隆隆馬蹄聲此起彼伏,滾滾翻卷而來的塵埃徹底將他們吞噬。

「撤!」

「馬上撤退!」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