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個年代過來的人,都有節儉的習慣,姜宇既然要迅速接近葉文潔,就不能放過任何一個表演的機會。

就算沒機會,也要自己給自己創造機會。

只不過在姜宇的計劃里,楊冬是個意外,她太能吃,大有把油條都吃掉的架勢,讓姜宇很是擔心了一番。 雖然霍華德個人對於前往湖人一直持懷疑態度,也從來都沒有針對湖人給出過續約的承諾,但是沒有人認為霍華德會不跟湖人隊續約,畢竟,那可是湖人隊!

作為巨星,在湖人隊,你不用擔心合同的金額,不用擔心球隊的競爭力,不用擔心自己的曝光率,洛杉磯還擁有最優質的生活環境,甚至於對男人來說,對有錢的男人來說,洛杉磯是全世界美女資源最豐富的城市,而湖人隊隊員這個身份是你把妹的神兵利器,武賈西奇這種角色球員都能泡到莎拉波娃,你要武賈西奇在別的球隊,莎拉波娃會不會知道有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一天之後,湖人隊再爆強援加入,老將安托萬賈米森宣布以底薪加盟,可以出任三號位和四號位的賈米森使得湖人隊的板凳陣容進一步加強。

而熱火隊,在遺憾錯失了雷阿倫之後,成功的將當年超音速雙子星中的另一位,拉沙德劉易斯招致麾下。2000萬先生劉易斯雖然高薪低能,但是用底薪簽下來賭他的狀態恢復總是好的。詹姆斯的打法很適合激發這種射手的狀態,一場比賽能頂個10分鐘,這筆簽約就不算虧。因為只能開得出底薪,所以熱火隊在自由市場上面老將的爭奪上占不到便宜,包括帕特萊利在內的管理層,更多的把目光瞥向了夏季聯賽,觀察其中有沒有什麼寶貝。

近年來新晉崛起的籃網隊,除了史蒂文斯的用兵如神之外,靠的就是江銘亮的慧眼識珠,包括林書豪,丹尼格林,懷特塞德,貝恩斯在內的二輪秀或落選秀,在籃網隊都能物盡其用,即便是當做交易籌碼換出去,也能換來一些好東西,給籃網隊積攢了大量的資本,也給球隊的騰飛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是以,聯盟各隊都在這方面加大了投入,熱火隊就是典型,這個休賽期,他們對於老將們的熱忱反而不是很高。

丁彥雨航來到東盧瑟福之後,隨即便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之下,住進了布萊德索離開留下的公寓內,在這裡,他跟得到籃網隊訓練營合同的球員們一起訓練三天,然後前往奧蘭多。本賽季的NBA夏季聯賽分為兩個賽區,分別是奧蘭多賽區和拉斯維加斯賽區,籃網隊將前往只有八支球隊參加的奧蘭多賽區進行循環賽,與他們一起的包括了奧蘭多魔術、波士頓凱爾特人、費城76人、猶他爵士、俄克拉荷馬城雷霆、印第安納步行者、底特律活塞。而另外22支球隊將跟兩隻NBDL的球隊一起在拉斯維加斯進行淘汰賽的爭奪。

本來,這個名額應該是屬於郭艾倫的,他的球風也更加適合美國籃球的氛圍。只不過,郭艾倫最終入選了國家隊征戰倫敦奧運會的大名單,所以,丁彥雨航成為了這個幸運兒。相比較奧運會,NBA才代表著籃球的最高水平。對於籃球迷來說,丁彥雨航這一次的美國試煉關注度不亞於國家隊在奧運會之前的熱身賽。,甚至於,在一些媒體的惡意引導之下,這一次夏季聯賽之旅甚至成為了丁彥雨航登陸NBA的前哨站。

跟江銘亮素有合作的HP體育派出了專門的團隊拍攝記錄丁彥雨航本次美國之行的全部過程,同時也是作為籃網隊在華夏國內的一次宣傳。嚴格意義上來說,在江銘亮接手籃網隊,姚明退役之後,籃網隊跟華夏籃球的互動甚至是要多於火箭的,雖然還不足以撼動火箭國民主隊的地位,但是,球迷基礎在慢慢的擴張,支持率也在慢慢的提升,甚至於,已經有國內的運動品牌盯上了籃網隊內的林書豪,計劃簽下這名在國內擁有相當人氣的華裔球員當代言人。

。。。。。。。

又是一天的課程結束,jessica回到家裡,還沒回到客廳便已經聞到一股濃濃的飯菜香氣。頓時,胃裡一暖。

放下手裡的東西,躡手躡腳的來到餐廳,廚房裡傳來了一男一女的打鬧聲。

鄭家姐妹花兩個人在做家務活方面都是懶得抽筋那種人,說得好聽點叫十指不沾陽春水,說的不好聽點就是兩個懶婆娘。給江銘亮這種有一定廚藝基礎,能做兩道菜肴的人打下手,Krystal沒少被吐槽、鄙視。

「來試試這個醬的味道。」江銘亮拿出了上次去塞班帶回來的當地的辣椒醬,使壞道。

這可是號稱全世界辣度第二的辣椒醬,一小勺放進一盤菜里,就能做出湘菜的效果。

「不要不要。」Krystal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被江銘亮的「一點點」打敗,張開嘴巴任由江銘亮塞進去一個勺尖。

「怎麼樣,辣嗎?」江銘亮明知故問道。

「還行,跟韓國菜常用的辣椒差不多。」Krystal臉色還行,末了還砸吧砸吧嘴巴,看起來意猶未盡。

「那就好。」江銘亮心裡在偷笑,手上往鍋里放辣椒醬的動作卻暴露了他整蠱Krystal的用意。

「哈~哈~」半分鐘后,Krystal的臉色開始泛紅,辣椒醬的餘味溢滿了她的舌根,忍不住的她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喘氣。

「怎麼了?」江銘亮憋住笑回頭問道。

「呼!」終於忍不住,Krystal跑到冰箱那邊,拿出一瓶飲料,咕嘟咕嘟一口氣給灌了下去。

「啊!」一罐冰鎮飲料一口氣喝了下去,口腔中的辣椒味道沒有緩解,冰鎮飲料鎮的她頭疼。

「呵~」江銘亮強行憋住笑,拍了拍Krystal的小腦袋,給她做了一個正確的示範。

一口水含在口中,「咕嘟咕嘟」幾下,把殘留在舌根處的辣椒帶出來。

「哼!」Krystal憤憤的看了一眼始作俑者,老老實實的接過水,按照他的方式,果真辣意降低了不少。

喘了兩口氣,Krystal拿過勺子,舀了滿滿一勺辣椒醬,準備強行往江銘亮嘴裡送。

江銘亮閃避了兩下,結果辣椒被送到了自己鼻子上,感覺情況比送進嘴裡還要慘,江銘亮一邊伸手制住Krystal的胳膊,一邊提醒她,「這個勺子你剛才用過了,我再用,那可就是間接接吻。」

說完,閉上眼,張開嘴,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哼!」伸手彈了一下江銘亮的額頭,Krystal氣鼓鼓的走出了廚房。。 「什麼想法,說來聽聽。」

我搖了搖腦袋,把睡意全都搖出去。

他的神色還是一如既往地淡然,緩緩開口道。

「我們不知道那具男屍的任何信息,找是找不到的,不如直接去問,村子裏有誰是上弔死的。」

我聽了一驚,這個想法太大膽了,昨天花花說的話我還記在心裏,這村子裏沒有好人,雖然不懂她為什麼這樣說,但從表面意思上理解,意思就是讓我們不要相信任何人。

「萬一被他們發現了我們的目的怎麼辦?」

我有些猶豫,這麼做風險實在太大了。

巫十三卻對我搖了搖頭。

「他們就算髮現了又怎麼樣,那個兇手殺了人還把屍體偽裝成弔死的模樣,他一定很樂意看到別人問那具弔死的男屍怎麼樣,說明沒有人懷疑他。」

我一愣,這麼說也沒問題,但還是不太保險,我有些猶豫。

巫十三見我正在猶豫,又平淡地提起一件事。

「你還記得噬嗑卦的卦象嗎?」

我一愣,絞盡腦汁回憶了一番,沒辦法,剛睡醒腦子有點跟不上。

「……哦對,意為不實之像,就是眼前所見是虛假的。」

這個我也思考了很久,但是沒想出來到底指的是什麼。

巫十三抬起眼瞼看我,他明明要比我們都小上一些,但是平日裏他的沉着冷靜讓人很容易忽略這件事。

「你想,會不會是指這裏?不實之像。」

我聽了一頓,細細琢磨起來,表情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要這麼說的話,也不是不可能……」

但我總覺得還有點深層意思沒有看透,不實之像,意思只是指對面的村莊是假的嗎?

仔細想想看,還有什麼是假的?

我能想到這一點,那巫十三沒理由想不到。

巫十三看着我,我的神色也凝重了一些。

「難道指的是,這村子裏還有東西是假的?可是說不通吧,明明整個村子都是假的。」

正說着,外面傳來了小孩子的笑聲。

孩子們起得早,又不用幹活,從被窩裏爬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小夥伴玩去。

這讓我覺得有點糾結,既然是假的,為什麼不和邪上村一樣用傀儡假裝村民,這裏的人都太真實了。

讓人很容易產生代入感。

巫十三摸了摸下巴,眸色閃了閃。

「不一定,說不定這個村子有一部分是真實的。」

「而我們要找的東西,有可能就和假的有關係。」

範圍太大了,只剩下兩天時間,我們該怎麼找?

我十分擔心這件事,時間一到,就算沒找那樣東西,我們也得趕緊回去。

巫十三也沉默了半晌,食指輕輕敲了敲桌面,緩聲開口。

「卞夢家說的那個故事,你發現了什麼嗎?」

我沉思了一會兒,卞夢家說了大大小小十來個故事,全都是他在這個村子裏聽來的。

想到這裏我忍不住想吐槽,這小子怎麼什麼故事都聽啊,甚至還有說狐妖的,先不說是不是真的,不覺得狐妖出現在這裏比較詭異嗎?

其他故事最後主人公都有一個明確的下落,死了殘了瘋了,只有這個故事是失蹤,父子倆一塊兒失蹤。

下落不明,很容易和那具男屍聯繫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那具男屍可能和這個故事有關係嗎?」

我問巫十三,他對我點點頭。

這讓我沉思了許久,除了這個問題之外,我還在想另一件事。

那就是從男屍上找線索是正確的嗎?就怕最後解開了男屍的死因,但還是沒找到那樣東西。

我怕我們走進了慣性思維的一個誤區,到時候無功而返。

但拋開這條線索,我們沒有別的線索可以找了。

只能放手一搏了,如果真不是這樣的話,那也沒有辦法。

「……那你覺得,男屍是那個父親還是大兒子?」

我嘆了口氣,問道。

巫十三想了想,回答我說。

「我覺得是父親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從屍體的年齡上來看,大約在五十歲左右……」

他說着突然一頓,表情變得微妙起來。

「也不一定,這裏畢竟不是外界,會發生什麼都說不定,說不準大兒子是消失了一段時間才被殺死偽裝成弔死的。」

的確,可能性都有。

我心情愈發煩躁,越來越想不明白這件事。

最後沒有辦法,我站起來嘆了口氣。

「走吧,我們出去,今天還是按原計劃,去一趟花花家看看,我總覺得那個小姑娘知道什麼。」

巫十三點點頭,隨後我們三個一塊兒出了房間。

卞夢家也正好在這個時候出來了,看到我和巫十三一塊兒從一個房間出來臉色微變。

「你們……」

我趕緊往後退了一步,挑了挑眉毛。

「我們嘮會兒嗑,有事嗎?」

卞夢家定定地看我們兩眼,突然冷笑一聲。

「隨便你們,我只是怕你們窩藏線索,不告訴我。」

我搖了搖頭,一臉正直。

「我們怎麼會是那種人?」

孫潔也笑了笑,慢悠悠地說。

「的確,怎麼這麼想?大家能一起拿到開啟墓門的鑰匙,再一起進墓里是最好的。」

「到時候墓里要比這裏更加危機重重,多一個人就能多一個替死鬼,和熊之林一樣。」

這時卞夢家才多看了一眼這個容貌秀美平常看着軟糯的女人,他眉頭一挑,估計沒想到孫潔也是個狠角色。

至於孫潔的狠厲我早就見識過了,所以說有腦子還心狠的女人最可怕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