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及至此,方陽一劍斬下!

一劍出,青芒化利箭,向著頭頂上黑芒之間飛馳而出!只要這一劍穿透,那定然能夠將這道紋絞滅,萬鬼破域!

「不!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戰生平也是知曉著方陽有著螭龍眼瞳之事,能夠看穿道紋,因此看到方陽施展出直指道紋的一劍時,他當即大驚,隨即也是面容扭曲,連忙調動著剩餘的屍鬼橫身撲上,想要藉此抵擋住方陽的攻擊。


只要擋下這一劍,這小子就完了!

屍鬼之數尚是不少,一旦靠著這種人肉抵擋的戰術,分化了方陽這一劍之力的話,能否破開,還真是猶未可知。

方陽面色一沉,而此時他眉心處藍光顫了顫,螭龍眼瞳已然閉合,已經沒有時間再用出下一劍來。

就在此時,底下的火扇和風舞兩人再次爆喝,兩人也是一口氣將自身的玄氣全部運用而出,赤紅烈火纏繞在身,火氣昂然瞬息爆發,風舞身形化風,雙臂搖曳,宛若巨扇揮舞,使得噴涌而出的烈火火勢大漲。

風火渦旋!

兩人不辭損耗,再次用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來。

龐大的火焰勁氣爆發,瞬息而出,超過了方陽的這一道劍芒,轟地先行炸裂在面前擁擠而來的屍鬼身上。

巨大的聲響之間,無數屍鬼湮滅,本來厚厚一層的抵擋屍鬼,在這風火渦旋的炸裂之間,消失的七七八八。而沒了密集的屍鬼抵擋,方陽的劍芒也是直接穿過,直直的竄入到了黑芒的渦旋之內。

嗤。

一聲輕響,劍芒沒入到了頭頂的渦旋之內。

火扇和風舞面色蒼白的癱軟在地,本就是受傷之身,還釋放出如此損耗的一招,也是已經將他們的餘力給消耗的乾乾淨淨,在這時,兩人也是完全提不起半點的力道了。

他們獃獃地看著頭頂的黑雲之間,面色微微發白。

「難道沒效果?」火扇呢喃。

一旦這一招攻擊不能奏效的話,那豈不是說明他們都是再也沒法抵擋黑龍的殺招了?

風舞不發一言,抿著櫻唇看在方陽的身上,她相信方陽……

在下一刻,轟然震響回蕩而開。

隆!

如同牛皮鼓震天,本來黑霧瀰漫的蒼穹之間,瞬間爆發出無窮的青光來,青光流轉,劍氣縱橫,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動四散,即便是隔著這麼遠的距離,風舞和火扇兩人都是目露驚恐。

好強的劍氣……

這就是方陽的實力?

火扇的嘴角露出濃濃的苦澀笑容,虧得他以前對方陽還萬般不服,認為他不過是沽名釣譽之輩,可現在一看……他們兩人的實力差距,真不是一個檔次的……

青芒劍氣迸發,直接撕裂了頭頂的黑芒渦旋。

在劍氣的絞殺之下,每一個屍鬼體內的道紋都是瞬間被斬碎消融,本來藉助屍鬼之氣的凝聚,已經再次形成了許多的屍鬼,剛要撲向方陽的身旁,但還沒等他們有任何的動作,黑芒渦旋的消失,也是使得他們體內的道紋沒了效用,身形如煙,飄渺散去。

本來充斥在此地的黑霧,有若大風刮來,當即消散的一空。

「撲哧!」

黑龍被黑霧遮掩的身形再次顯露而出,受到領域被破的反噬之力,戰生平大口一開,黑血噴吐,面色瞬間萎靡而下。

他已然是受到了重創!

… 「不!不應該是這樣子的,你竟然真的能夠破掉我的萬鬼殺域!我不相信!」

戰生平的黑龍法相再次顯露,可此番卻沒有了先前的張狂,儘是一臉頹然和不甘的神色,在他面前的黑龍龍元也是暗淡下來,原本其中濃郁的屍鬼龍力此時已然是損耗了七成有餘。

依照著他此時的狀態來看,幾乎是已經沒了什麼戰力。

「你已經完了。」

方陽持劍而立,冷然地看在戰生平的身上。

戰生平聞言大怒:「不!我乃是屍鬼之身,不死不滅!你這小子即便有著幾分手段又如何!還想殺我,痴人說夢!!」

他狀若瘋癲,操控著黑龍法相再次撲了上來。

方陽也是沒有猶豫,雖說螭龍眼瞳的效用消失,但本身陰陽亂的狀態仍在,要把握著此時的狀態,將戰局了結才是。否則一旦赤龍龍力壓制不足黑龍之血,法相消失,那可就玩完了。

想到此處,方陽手持九宮劍,也是劍斬而出,在陰陽亂的狀態下,方陽的實力提升極大,這黑龍法相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更不用說此時的戰生平還處於受創的狀態之下。

因此,只見的方陽的劍光繚繞,一道道劍氣的斬落之下,每一劍的劈砍,都會在黑龍的身軀上掀起一片鱗甲翻飛。

不消片刻,黑龍法相身軀殘破,模樣凄慘。

由於龍元內屍鬼龍力的消失,使得他連恢復自身創傷的龍力都供應不上,在方陽如此的攻擊之下,明顯是落入敗勢。

可饒是如此,瘋癲的戰生平依舊是不管不顧,一味地消耗著自身的玄氣。他乃是戰家先祖,自龍淵王朝開闢之際便是歷經廝殺,直至今日,即便是化為屍鬼之身都不曾有半點懈怠,一路殺伐,鮮有敗績。輸在龍淵這種仙人的手中,他是心服口服,可現在,這曲曲一個現今時代的方陽,竟然要殺他?!

如何能忍!

戰生平的爆發就如同是火堆上澆下的酒精,一剎那的烈火洶洶是絢爛的,但卻根本就沒有持久性。

在方陽劍刃的橫掃之下,也是輕鬆地抵擋了下來,而眼見得他的屍鬼龍力消耗過大,已經有些跟不上自己的催動,方陽也是沒有猶豫,轉而強攻。

無數劍影紛飛,劍氣貫穿,招招直指黑龍法相上面。

在龍元受損的情況下,光憑黑龍法相,是難以支撐太久的時間的。

果然,隨著方陽劍氣繚繞,再是一招紫破穿透而下,瞬間刺穿了黑龍龐大的身軀,黑龍一顫,光影顫動之間,實體的身軀也是支撐不住,隨著煙雲繚繞,開始緩緩地散了開來。

再一劍斬下,整條龐大的龍身便是嘭的消散。

戰生平一聲痛哼,口鼻冒血,顯露出了自己的本身,他此時的模樣狼狽不堪,氣息萎靡,本來籠罩在周身上下的那團氤氳的黑霧都是已經消散的七七八八。

他目光怨恨地盯在方陽的身上,聲音嘶啞冷然:「你殺不了我的!我乃是屍鬼之身,就算你贏了又如何!我只要不死,就能夠再次恢復,下一次我回來之時,一定要將你們給殺的片甲不留!!」

底下的火扇和風舞兩人聽到此話,面上都是有著一抹驚懼之色。

客家等郎妹 ,對於戰生平的如此威脅,的確是有著幾分的懼怕。

屍鬼,這種奇特的存在,可是自身神魂意志不滅,藉以陰氣形成的產物,化作屍鬼之後,同人類不同,恢復能力超然,而且只要留有著一絲自身的氣機,藉助陰氣就能夠再次重生。

戰生平是屍鬼,那就註定著他不會那麼容易消亡,即便受到的創傷再嚴重,可只要給他時間的恢復,一旦再次凝聚身形的話,方陽可以不怕,可他們風火部落的這些人就要遭殃了……

方陽不可能一直守在這邊,而戰生平先前的實力他們更是清楚的看在眼裡,一旦他重生,沒有方陽的幫助,誰人能擋?

一想到到那時候要面對的情景,兩人便是心頭揪起。

方陽目光冷然,聽到他的叫囂話語,面上也沒有任何的波動。

「你說完了?」方陽抬了抬眼帘,嘴角露出了一抹譏笑,「屍鬼之身?不死不滅?你對自己,還真是有著很大的自信啊。不錯,如果是換做以前,你的屍鬼之身之最大的保障,可現在……」

方陽「呵」了一聲,突然腳下生火,焚火步施展而出。

在方陽說這話的時候,戰生平心頭就是一突,隱隱覺得自己是不是忘記了什麼,此時看的他的動作,更是警兆大生。

方陽突然消失,再次出現,他掌心之間純陽玄氣瀰漫,便是一把抓在了戰生平的身前。

在看到方陽抓到的事物時,戰生平勃然色變:「不!」

戰生平突然明白過來自己忘記的事情是什麼了,他的最大命門!

只見落在方陽掌心中的,乃是一顆如同墨魚般漆黑的珠子,其中黑雲繚繞,股股森冷之氣瀰漫而出。

正是龍元!!

黑龍龍元!!!

戰生平的面色陡然變得極其難看。先前他凝聚黑龍法相時,藉助著黑龍龍元才施展出萬鬼殺域,被方陽一招破開,一時間龍元受創,沒能收回,沒想到就給了方陽機會,竟然你被這小子給抓了過去。

戰生平當即面容扭曲猙獰,怒聲大吼:「你還我!!你快還我!!」他再也顧不得什麼,直接撲了上來,無論耗費多大的代價,也要從方陽的手中搶回此物。

自己的龍元!

戰生平現在的屍鬼之身,已經不是完整的存在,原因便是在這龍元上面。

龍元雖然幫助戰生平得到了極其強悍的實力,黑龍龍息融合屍鬼,威力莫測。但同樣的,因為龍元的特性,吞噬神魂,也是使得戰生平同黑龍龍元完全結合在了一起。他的身體還是屍鬼之身不假,可一旦龍元被毀,那因為性命相關,戰生平也就只有死路一條!神魂一旦滅亡,根本就沒有存活的機會。

因此眼見得龍元被方陽給抓.住,他才是完全瘋狂。

但此時方陽既然已經取得此物在手,又怎麼可能再給戰生平機會。他目光冷然,在將龍元取得在手時,掌心中的純陽玄氣便是突然的爆發開來,至剛至陽的氣息股股地向著手中的龍元之內度入而去。

黑龍的龍元本來就是陰冷所屬,恰好被方陽的純陽玄氣所克制,此時純陽玄氣的度入之下,也是直接滲透入的龍元之內。赤紅帶金的光芒流轉,這黑龍的龍元根本是無從抵擋,只見的純陽玄氣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竄入到珠子之內,裡面的黑龍龍氣撲一接觸到方陽的純陽玄氣便是激烈的廝殺了起來。

純陽玄氣同黑龍龍氣彼此不相容,互為殺伐,紛飛消融。

如是完勝狀態下的黑龍龍元,方陽的純陽玄氣還真是難以奈何,可此時黑龍龍元內的龍氣損耗七成,單憑剩餘龍氣自然是難以抵擋。

在純陽玄氣的包裹煉化之下,黑龍龍元快速地縮小,其中的龍氣也是一散再散。

戰生平受到龍元煉化的影響,慘嚎連連,只見他周身上下也是不斷有著一蓬黑霧瀰漫而開,整個人似是遭受太陽曝晒的雪人一般,正在快速地融化。

官途:第一秘書傳奇

方陽見狀,便是乘勝追擊,掌心中流轉著的純陽玄氣一盛,全面爆發而出,轟地就盡皆度入到手中的黑珠子之內。隨著嘭的一聲炸響,在純陽玄氣的瀰漫之下,方陽手中的黑龍龍元,當即被炸裂開來,化為一團黑氣繚繞消失。

「不!!」

戰生平慘叫,隨著龍元的損毀,他的血肉也是瞬間鼓.脹,隨即嘭的爆裂開來。

轟的一聲,戰生平的身體炸的煙消雲散,黑雲飄渺,緩緩消失。

而先前戰生平站立之處,除了一團似是滲透到地面上的黑痕之外,卻是什麼都沒有留下來……

「死、死了?黑龍死了?」底下的火扇和風舞兩人瞪大雙眼,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

剛剛還不可一世的戰生平,竟然就這麼簡簡單單地從他們的眼前消失了。

「方陽……他竟然真的殺了龍君。」火扇呢喃著,此時心中再也沒有先前的輕視,滿心剩下的只是敬服。

方陽作戰的情景,他可是看的一個完完整整,從開始的落入敗境,到後面的一瞬爆發,法相凝立,氣息昂然的情景尚在眼前,尤其是方陽先前螭龍眼瞳開啟,以及陰陽亂效果提升的氣勢,已經在火扇的心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是對敵,他根本不可能有半點的勝機……

「這才是真正的武者。」火扇驚嘆。

而在此時,方陽面色一白,悶.哼一聲,本來凝聚的法相瞬間退散而去,識海內遭受到赤龍龍力壓制的黑龍之血再次翻湧而出,將方陽從法相的狀態之中逼了出來,再次回歸了普通的模樣。

而且陰陽亂的狀況消失,使得方陽也是面有發白,損耗不小。

「方陽!」

火扇和風舞兩人勉強直立著身子迎了上來。

「我沒事,你們呢。」方陽看向兩人。

火扇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扯了扯嘴角:「還好,就是有些脫力,找時間調養一下就可以了。」

方陽點了點頭,那樣就好。

「那黑龍……」風舞問道。

「戰生平已經完全死了,你們大可放心。」方陽道。

「完全死了?他不是屍鬼之身……」

「沒用了,他的神魂同龍元融合,我將龍元毀滅,他的神魂自然也是不存,即便他是屍鬼之身,在這種完全的滅亡之下,也是不會有恢復的機會了。」

聽到方陽如此說,兩人都是精神大振。

他們最怕的就是戰生平不死,能夠靠著自身屍鬼的特性重新復活,現在既然已經死的一個通透,那自然是最好不過!

「不知道部落之內的情況怎麼樣,我們先行回去。」方陽說道,「你們兩個還能走嗎?」

「沒問題。」兩人也都是恢復了幾分的氣力,雖然依舊無法作戰,但走路還是沒問題的。

於是,三人也沒有在此地逗留,向著部落之內趕了回去。

… 方陽三人回到部落時,恰逢是遇到外出征討的江河山莊和風火部落內的人歸來,一番匯合,士氣大振。自幾人哄吵的話語之中,方陽也是了解到,在他們三個同黑龍交戰之際,江河山莊和風火部落之人突襲龍淵王朝府兵方陣,大勝而歸。

那些府兵最為依仗的就是黑龍君戰生平了,方陽和戰生平大戰的情景樹立在天,光影變換,引得他們好一陣的關注,也是怎麼都沒想到如此關頭,會遭遇到突襲。

因此在風火部落和江河山莊內的人突然殺出時,府兵方陣這邊都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第一波衝殺,就死了萬餘人,隨後接連衝殺,擴大戰果,沒了黑龍君戰生平坐鎮的龍淵王朝府兵,戰力大減,最終被江河山莊和風火部落之人接連斬殺六萬多餘,殺的丟盔棄甲,恰逢黑龍君法相被破,士氣跌落谷底,也是被殺的狼狽逃竄,方陣不存。

本來駐紮在此地的十萬府兵,經此一役,算是已經完全崩潰了。

這也就是風火部落,換做其餘的部落,真的未必能夠達到如此的成果。

一般伽羅王朝內的武者同龍淵王朝府兵作戰,靠的是伽羅王朝的地地利優勢,正面硬拼對上龍淵王朝的龍力都是難有什麼好下場的。但是風火部落不同,風火部落藉助著馳名的風火戰法,最是擅長正面作戰,在廝殺之際,即便是龍力都未曾能夠佔據到多少的優勢。

靠著這等強悍的手段,才能夠在此次的大戰中,得到如此的成果。

此次一戰,風火部落士氣大漲,而沒了黑龍君和十萬府兵的駐守,也是使得他們這段時間的安全有了保障。

而比之風火部落更為揚名的,就是方陽了。

再斬黑龍君!!

本就是斬殺了赤龍君丁炫、蔣天冰的方陽,在風火部落一役之中,再次斬殺了一個龍君。此番過後,再也無人膽敢忽視方陽,方陽名聲大振,響徹雷麟,更是得了一個「屠龍者」的名號。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