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伏瀛擔心,她沒有直接問無殤的狀況。

只把昨晚的事詳述一遍。

「對國師行壓勝之術的道士,是一個年逾萬歲的吸血鬼。此人是天竺人,據說可掌控天地的力量,刺了心也不死。」

「抓到了?」

「昨晚皇祖父,父皇,一劍和雲端都去找了,沒有找到,不過,額可以斷定,那人就藏在皇宮裡,定是用了障眼法,偽裝起來了。」

御藍斯看向伏瀛,「師父,您可有法子抓他?」

「我還被他封著穴道,動不了,魔球也無反應。你去宮外找幾個道行高深的來試試。」

「是。」

御藍斯起身,便以牽引傳音,命御謹去刑部暫相助無殤抓捕達爾瓦迪,又讓其他子嗣去準備黑狗血備在寢宮裡。

*

無殤返回皇宮時,大家剛用過早膳。

為防人看出他頭髮受損,他特意穿了鎧甲,戴了頭盔。

先給母后請了安,讓母後放心,他才返回自己的寢宮。

一入門,就見龔姣兒坐在宮廊前的台階上,和御如意,御如畫,以及恆王和穎王的幾個小世子小郡主們,在圍著黑焰,喂它吃生牛肉。

看到那個暗紅錦袍的倩影,無殤強忍著飛奔過去的衝動,放慢腳步走過去。

龔姣兒手上拿著牛肉微怔,沉寂無聲的心,忽然就咚咚咚咚的震響……

因頭上籠罩著連衣的紅色錦帽,遮擋了朝陽,也遮擋了他。

她抬眸,只看到一襲璀璨的金色鎧甲,一雙翹首金紋鉚釘龍靴,修長的腿大步邁著,霸氣四射地趟過一群小不點,到了她的近前。

「都去後院里玩。」

一群小不點鬨笑著奔去了後院里,大呼小叫地嚷著。

她忙把牛肉丟給黑焰,激動地站起身來,不知所措地拿手帕擦手,耳根燃了一團火在燒。

她注意到,他手腳完好,只是腰間那半塊玉佩不見了。

無殤注意到她視線盯在腰間,忙低頭看,看到她腰間那半塊兒玉佩,才恍然大悟。

「呃……昨晚去抓人的時候弄丟了,那裡無人往來,想必還在,一會兒我就去撿回來。」

「不過是個小物件兒,破財免災。」

說著,她的眼眶不禁灼紅,抬頭,正看到他俊顏溫柔含笑,棕色的眸子輕灼,頭盔的鬢角處,一點奇短的碎發驚艷地捲曲著。

她凝眉深吸一口氣,不著痕迹地沒有多問,卻忍不住心疼地撲進他懷裡,緊緊地抱住他。

「傻丫頭,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你穿鎧甲的樣子太美了,忍不住想占你便宜。」

「既然如此,我天天穿給你看。」說著,他便吻她,前所未有的瘋狂。

她第一次沒有抗拒,且努力的迎合,心裡悲喜交加,酸楚難抑。

怕自己失控暴露了重傷,他及時推開了她。

她眸光迷離疑惑,問詢仰視著他。

他不自然地輕咳兩聲,拉著她坐下來。

「我們坐著好好說會兒話,一會兒就要回刑部。」

「哦。」

兩人就在台階上坐下來,他大手摸到黑焰毛茸茸地大腦袋,寵溺揉了揉,卻又不知該說什麼好。

一路上心裡堵了一團話,這會兒腦子裡卻只剩的空茫一片,卻又忍不住看她。

紅錦帽映襯的肌膚嫣紅,那眉眼唇瓣,嬌艷奪目,嫵媚秀雅,動人心魄。

「無殤,昨晚你……」

她的話未能說出口,便被他拉入懷裡,剛離開的唇,又覆上來,同時疏解了兩人心底的渴望。

*

後院里,孩子在捉迷藏。

御如畫負責找人,她捂著眼睛,在樹下背對著大家,喊了一二三,便警告道,「我要開始找嘍,都藏好!」

御如意,康恆家的幼子六歲的康祺,蘇錦煜家的七歲的蘇靖一起鑽進了假山深處。

卻突然,走在最前面的蘇靖,不見了蹤影。

御如意和康祺慌得忙停住腳步,只看到面前一團黑霧,然後,大片血污從黑霧裡流淌了出來……

「啊——血,血……」

「蘇靖死了,蘇靖被殺了……有怪物!」

兩個小娃兒,驚聲尖叫著,嚇得一群藏在暗處的孩子們都奔了出來——

題外話——二更,很快來!O(∩0∩)O~ 前院,擁吻的兩人,瞬間彈開,驚怔相視……

確定不是幻聽,兩人同時起身,瞬間奔至後院。

黑焰也棄了新鮮的牛肉,矯健地跟著主子飛奔過去。

感覺到兒子出事的蘇錦煜和御胭媚,也趕過來。

一群小不點,恐懼地尖叫著,從後院沿著亭廊奔出來…溲…

蘇錦煜迎上去隨手抓住了御如畫,「蘇靖呢?!」

御如畫恐懼地渾身直發抖,小手指著後院哭嚷,「如意和康祺說,假山裡的怪物吃了蘇靖。」

蘇錦煜和御胭媚衝進後院,就見無殤正騰於半空,揮劍砍向半空里飄著的一團黑雲…恧…

那黑雲古怪,忽東忽西,真氣砍過去,卻似砍在刀槍不入的金剛之上,力量反彈四射,火花飛濺,林木、花叢、涼亭,變得一團狼藉。

黑焰在下面朝著那團黑雲憤怒嘶吼著,不時高高地躍起飛撲……

龔姣兒從假山從里,抱了一個虛弱的小人兒出來。

小人兒冰藍色的小錦袍被血染了大半,所幸發現及時,並沒有如一群被嚇壞的孩子們所言,被「怪物」吃掉。

「怪物」藏身此處多時,飢不擇食,見著鮮甜可口的孩子靠近,便擄劫了咬噬。

但是,「怪物」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嗅到的甜美之氣,是御如意的,卻錯抓了蘇靖。

蘇靖是狼人和吸血鬼混血兒,血液難喝,又澀又腥。

他喝兩口,就嫌惡地大倒胃口,直接吐在地上……

因此,御如意和康祺被地上的一灘血,嚇得魂飛魄散……

蘇錦煜飛身去幫無殤,御胭媚奔向龔姣兒,從她懷中抱過兒子,便帶離,並去向御藍斯求救。


龔姣兒從腰間抽了鞭子,也加入戰局。

「怪物」被她甜美的氣息吸引,不躲不閃,反而迎著鞭子而上……

無殤看出端倪,迅疾砍斷了鞭子,對龔姣兒怒斥,「滾!別添亂!」

添亂?她在他眼裡,竟如此廢物不如么?!

她很想幫忙,她也在努力,為何在所有人眼裡,都是「添亂」?

龔姣兒一股真氣頓時潰散,當即墜在地上,轉身就負氣奔出去。

「怪物」緊隨要追,無殤和蘇錦煜同時出招攔截。

打鬥之計,蘇錦煜不忘怒斥外甥,「殤兒,她只是想幫忙!」

無殤當然明白她的苦心,但是,憑她那點內力……「她只是自不量力的尋死。」

無殤一腔爆燃的怒火,全部發泄在那團黑雲上,霸道的蠻力加之強大的真氣,只往一個位置砍,那黑雲生生地被他砍出一個巨大的缺口。

蘇錦煜長劍凝灌真氣,趁機刺進那缺口處……

黑雲反刺出一柄長劍,直襲無殤的心口。

蘇錦煜大驚失色,「殤兒,小心!」他要抽劍回來,卻抽不動。

半空里,一股狂猛的冷風襲來——御藍斯揮展宏大的羽翼,瞬間騰飛而至,龍鰭長劍強硬地劈下去。


黑雲煞然消失,一個身穿異族袍服,長發曳地的男子摔在了地上,獠牙血眸,憤怒而警惕地嘶吼著……

因萬年力量護身,陽光傾照下來,他竟毫髮未傷。


他握劍的手臂,被御藍斯砍斷墜地,那斷臂處卻以飛快地速度,在滋生著血肉和筋骨……

蘇錦煜和無殤,同時把長劍架在了他的脖頸上。

御藍斯不容違逆地陰沉命令,「把壓勝人偶交出來,朕放你一條活路。」

男子因連日為冷夢舞做法起死回生,力量已然損耗大半。

他就算有巫術防衛,也抵不住這龍鰭長劍和他深厚的內力。

他用那隻完好的手,從懷中取出一人偶。

人偶長發傾散,脖子上掛著一枚吉蝠如意腰佩,周身卻刺蝟般,刺滿了銀針。

御藍斯不敢想象伏瀛所承受的痛苦,眼中殺氣殷紅,怒不可遏。

男子卻道,「御藍斯,你最好……說到做到。」

御藍斯波瀾無驚地伸手,從人偶身上取下了那枚腰佩,掌心同時爆發兩股霸氣如騰龍的真氣……

一股真氣呼嘯,封住了巫師周身幾處穴道,另一股真氣環繞席捲男子周身,轟然變成一股大火,將他整個身軀吞沒。

男子恐懼地嘶叫著,因被封住穴道,周身動彈不得……

「御藍斯,你耍我?!」

「你燒朕的兒子,朕也當讓你嘗嘗,被火燒的滋味兒!你不是殺不死,燒不死的不死之身么?朕倒是要看一看,你到底能不能死?!」

御藍斯說著,龍鰭長劍一揮,劍刃之上,揮展出數道光刃,巫師著火的身體,被碎成了數段。

一劍、雲端、彌里、凌一問詢趕來時,巫師的身體已灰飛煙滅。

*

因玉鱗江死傷多位血族少女,皆是天竺太子所為。

血族王異常仁慈,抓了天竺皇帝,與皇族的數位皇子,捆綁於莫黎城的刑場之上,並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手段,將天竺生生變成了血族的疆土。

諸國國君們,方才恍然大悟……

在御無殤,御琛,御緹生辰之際,血族王已然秘密派兵防護邊境。

只需一張調兵密令,那些訓練有素的血族大軍,就會在短短一兩日之內,將他國吞沒。

吞沒的手段詭速便罷了。

更令諸國挫敗的是,血族王下令,不殺民,不擾民,還拿銀子分發於百姓,收買民心,如此手段,叫人望塵莫及。

曾經苛捐雜稅沉重的天竺子民們,甚至為血族王的統領,而叩謝聖恩,歡呼不已。

據說,血族大軍入城之際,百姓們,竟荒唐地夾道歡迎。

而那些死賴在血族皇宮不肯離開的使臣們,因血族王如此發了一弓,如驚弓之鳥般,各自回國去了。

玉鱗江上,不曾再發現有女屍體。

大齊京城內,卻頻頻發生命案。

於是,刑場的天竺國君和皇子們,亦是震驚於達爾瓦迪的兇殘,卻還是每日有不少死者家人,過去砸些菜葉,石頭和雞蛋……

大齊刑部派人送官函給血族刑部,要求無殤和御謹渡江過去,協助抓捕達爾瓦迪。

伏瀛康復之後,皇宮裡曾經訂下的兩樁婚事,同時舉行。

滿城百姓們,被喜慶的氣氛感染,暫時忘了血案的恐懼。

蘇盈和御瑟上花轎之際,等待眾姐妹添妝送禮。

錦璃、御胭媚等做長輩的,從旁欣慰地瞧著,皆是發現,眾公主之中,少了一位。

是龔姣兒。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