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大師姐心裏多多少少有些失望,本以為小師弟能拿出來一些好東西,沒想到……

算了,畢竟小師弟只是凡人,還沒有開始修鍊,怎麼能拿到真正的好東西?

能給她送來烤鴨、水煮魚和東坡肉還有大量的美酒就已經很好了,不能再奢求別的了。

青陽真人則是露出好奇的神色,打開封面看了幾眼,發現完全看不懂。

除了那些方塊字看起來有點熟悉之外,其他東西完全看不懂,尤其是那些跟小蟲子一樣的東西填在九成九的格子裏,就更看不明白了。

「何遠,這本書,裏面寫了些什麼東西?」

「數獨啊!」

何遠停頓一下,又解釋道:「上次你研究的九命格和十六命格,和這個東西有些類似,不過記錄的方式不太一樣,來,我跟你詳細說說。」

接下來何遠把漢字和阿拉伯數字教給青陽真人。

漢字和修仙界所用的文字有些區別,但區別不大,以青陽真人的修為,很容易就能明白;阿拉伯數字就更簡單了,幾乎是一點就通。

青陽真人弄明白阿拉伯數字的含義之後,再看數獨,眼睛慢慢變得明亮起來。

「這,這……何遠!這本秘籍你是從哪裏得到的?這個數獨,分明就是極為深奧的陣法之道,比之九命格、十六命格都要深奧了許多!此等秘籍,極為珍貴,萬萬不可輕易示人!」

大師姐紫霜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雖然她不怎麼研究陣法之道,但修鍊這麼多年,對陣法之道還是有些了解的,九命格和十六命格對於她來說就已經是非常晦澀難明了,如今這九成九的八十一命格,豈不是如同天書一般?

在這件事上,她和青陽真人的看法是一致的。

「小師弟,你跟大師姐說實話,這本秘籍是怎麼來的,還有沒有別人知道你手裏有這本秘籍?此等絕世寶物,若是走漏了風聲,怕是會惹來殺身之禍!」 對安德烈的拐彎抹角,以辰近乎崩潰:「主管,大叔,哥哥,我們能不能不再拐彎抹角了?」

「司馬遷說得好,『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看開一點,死有什麼好怕的?不要那麼。」

「你還知道司馬遷,他真該好好謝謝你。」以辰扶額,對安德烈這時候亂入《報任安書》也是感到無奈了。

安德烈輕咳一下,恢復正常,盯着莫凱澤:「所謂橫禍,指的就是他。是否進行元素刺激全憑道劍之主的意願,可是一旦開始,主導權就會發生變化,由道劍之主變為道劍。道劍有靈無智,為了增強劍息,它會無休止地主導下去,直至此地的元素稀薄到不足以支持元素刺激。」

「那就一直增強唄,有什麼問題?」以辰聳肩。

「一直吃,不消化,會怎麼樣?」安德烈看着他,雙手在肚子前比劃起來,「先是吃飽,再會吃撐,最後吃爆。」

「吃爆!」以辰瞪大了眼。

「超閃高鐵能研製出來,運氣佔了很大一部分,其實大多數的科技都是運氣的使然。這裏的風元素之濃郁,你根本無法想像。如果【道劍·塵冕】無休止地主導下去,莫凱澤身上的劍息就會持續增強。當達到極限,莫凱澤就會——轟!爆炸!」安德烈忽然雙手一揚,大喊道。

「爆炸!」以辰目瞪口呆,着急道,「還愣著幹嗎?趕快阻止啊!」

「說過了,無法阻止。」

「那你還帶莫凱澤進來,他要被你這老師親手害死了!」

「什麼叫我親手害死他?我也在這兒!你以為他爆炸了我們會沒事?一起死!」

以辰臉色惶恐:「你沒開玩笑吧?把我嚇出心臟病對你沒一點好處。」

「本主管這麼正經的人,會和你開玩笑嗎?」

「預防工作呢?為什麼不做?太不負責了!」

「進行元素刺激的條件那麼苛刻,方法又不適用,誰會整天記着這個?恐怕也只有王殿才會每天念叨,畢竟那種地方能加快他們力量的恢復速度。」安德烈站起來,「更何況超閃高鐵是近些年才完工的,德魯斯那時候連「超閃高鐵」這個名字都沒有。」

以辰垂頭喪氣:「完了,我們完了。」

「也不是一點辦法沒有。」

「什麼辦法?快說啊。」以辰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就是它。」安德烈伸手,一把拉下紅色把手,「搞定!」

嗡的一聲,平緩的梭型座艙再次劇烈震動。

座艙內響起格子的聲音:「015號入谷座艙緊急制動,『影線』進入二級戒備!」

安德烈雙手緊握座椅,憑藉超強的定力沉穩地站着,以辰和莫凱澤在安全帶的作用下坐在座椅上,身體小幅度搖晃。

座艙的速度驟減,沒過多久便停了下來。玻璃窗外黑乎乎一片,管道上的指示燈已經變成了紅色。

座艙內,【道劍·塵冕】懸浮,深青色的艙壁上,大量的青色光點脫離,飄向莫凱澤,一切照舊,緊急制動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麻煩了。」安德烈神情嚴肅起來。

他原以為停止了動能供應,座艙內的風元素減弱,元素刺激就會終止。

但現在看來,他還是想得太天真了,元素刺激的界限不是座艙,而是整個超閃高鐵!

座艙內的風元素確實減弱了,但玻璃管道內的風元素卻沒有減弱絲毫!

圓台上,小孔射出一道光束,在半空形成虛擬投影,畫面是一個充滿科技感的大廳,數十台計算機和數十名工作人員。

「格子,屏蔽。」安德烈不耐煩地揮手,投影瞬間消失。

「影線」的運行控制大廳,喬麗婭鬱悶地站在液晶拼接屏前。

座艙緊急制動的警報一響,她就立刻讓人調出緊急制動座艙的畫面,結果剛一調出,還沒等她看清,屏幕上又一片模糊,顯示已被屏蔽。

喬麗婭秀眉緊蹙,格子中斷了控制大廳和座艙的連接,這無疑說明座艙內的人許可權比身為「影線」負責人的她還要高。

她喃喃低語:「金級許可權。」

015號入谷座艙,莫凱澤咬緊牙關,他的身體略微腫脹,額頭汗珠密佈,面部肌肉不時抽搐,身上的青光已經令人難以直視。

「格子,現在該怎麼辦?」安德烈沉聲問。

「檢測到風之主正在進行元素刺激。」

「我知道,我是問你有什麼解決方法。」

格子言語平淡:「兩種解決方案,啟動座艙的真空層強行隔絕風元素,間接終止元素刺激;坐等風之主爆炸,雖不同生,但能共死。」

「在你的邏輯里死亡也是一種方法嗎?」安德烈翻起白眼。

「『死亡並不是生命的毀滅,而是換個地方』,古羅馬政治家西塞羅的話。」格子溫文爾雅,「有時候死亡也是一種解脫。」

「上帝,感謝你把格子這麼稀有的物種賜給俱樂部。」安德烈雙手合十。

「你們可以再多聊一會兒,我已經做好了『飛升』的準備。」以辰扭轉身子背對安德烈,苦着臉說,「塞內加說過,『人生是通往死亡的一次旅行』,看樣子我多交了旅行費,要提前達到終點了。」

安德烈皺眉:「塞內加又是誰?」

「也是古羅馬政治家。」

「文化人,願耶穌保佑你!」安德烈捂臉,在胸前划著十字,「格子先生,能告訴我如何強行、暴力、直接終止元素刺激嗎?」

「當然可以,布朗先——」

「還是先告訴我危害吧。」安德烈打斷格子的話。

「用您的話來說,受到驚訝,用餐的人很容易嗆著或噎著,而狼吞虎咽、飢不擇食的人,自然也就很容易嗆死或噎死。」格子淡淡地說,「冒昧插一句,格子推薦第一種方法,那是最優解決方案。」

「是我錯了,再有下次,我會直接問你最優解決方法。」安德烈雙手舉過頭頂,無條件投降,「那麼格子先生,趕快啟動座艙的真空層吧,再晚你可能就看不到我了。」

「很高興為您服務,尊貴的布朗主管。真空層即將打開,請乘客坐回座椅,機械固定三秒后.進行。」

聽到格子的話,安德烈一邊朝座位坐去一邊大喊:「快!坐下!」

然而,坐下后他才發現剛才站着的只有他,以辰自始至終都在坐着,連安全帶都沒解開,莫凱澤更是想動都不能動。

「得到金級授權,接管『影線』指揮系統。」充滿磁性的男中音在「影線」運行控制大廳響起,格子出現在液晶拼接屏上。

察覺到下屬投來徵詢的目光,喬麗婭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停下手中的工作,交由格子指揮。她隱隱覺得,事情可能比她想像的嚴重。

「入谷管道進行定位清道。」

「015號入谷座艙啟動真空層。」

「谷台做好座艙接收工作。」

…………

格子以最快的速度下達一連串的指令。

咔!啪!咔!啪……015號入谷座艙內儘是清脆的聲響,座椅上出現奇形怪狀的金屬,將三人的手腳、腹部、肩部等固定住,那幅場景就好像三人坐上了美國20世紀常用的一種死刑執行工具——電椅,只不過相比之下,座椅更高級一些。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以辰有種不好的預感。

「處於真空環境,座艙會失重,真正的天翻——」

安德烈還未說完,座艙一震,猛地180度前滾翻。

剎那間,底部變頂部,頂部變底部,三人由朝前正坐變成了頭上腳下朝後反坐。

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以辰大叫,剛平靜下來的胃再度翻江倒海。

安德烈鼓勁:「堅持住!這只是前奏!」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這個該死的座艙會不停地翻,直到新秀谷!」

以辰大驚失色:「會死人的!」

「最多半死不活,耶穌會保佑我們的。」

「不能停下嗎?」

「超閃高鐵是永動的,停不下!」

座艙一個前滾翻,以辰就大叫一聲。如此五次后,格子權當三人適應了,開始逐漸減小座艙前滾翻的時間間隔。

於是,015號入谷座艙漸漸被一個尖銳的喊叫聲所充斥。

自真空層啟動,艙壁的青色就開始由深變淺,雖然現在依舊是深青色,但與之前相比明顯淺了很多。

沒了管道的供給,座艙內的風元素很快就會稀薄到不足以支持元素刺激。

「效果良好。」格子給出評價,但顯然不會有人回應,此時座艙內的三人分不出一絲精力。

莫凱澤的表情有些猙獰,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意識時而模糊時而清醒,模糊的時候他感到彷彿全世界都拋棄了自己,而清醒的時候他又感到全身劇痛,似乎身體受到了外力的拉伸,肌肉、皮膚等組織充血腫大。

某一刻,莫凱澤達到了極限,再也無法忍受,痛苦地大喊,略有沙啞的聲音蓋過了以辰的大叫,身上的青色劍息閃爍起伏。

「他……沒事吧?」以辰有氣無力地問,他臉色煞白,抓着座椅的雙手和離地懸空的雙腳都在不斷地顫抖。

「鬼知道他有事沒事。」安德烈深呼吸,「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還有多久……結束?你不會也是……第一次坐吧?」

「鬼知道多久結束。」安德烈緩緩地說,「我第二次坐,不過第一次……是測試。」

「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