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之前的實驗室還沒有把試驗品的範圍推廣到修行者領域。

辛川躺在一側的床上,心中忽然有了些忐忑。

自己怎麼就答應了呢?

這人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啊。

只是,那劍丸之說,實在是太動人心了。

他也看得出來,吳玄之張口吐出的劍氣,乃無質的存在,並非如他這般需要背負着劍匣。

辛川內心猜測,這可能就是劍丸之法。

劍丸之道,乃是內劍法門,平日裏蘊養一顆彈丸於體內,動念之間,則周身孔竅皆可出劍。利可削鐵如泥,柔能繞指環柔,隨心意變幻,非常厲害。

更強大的是,內劍之術能蘊養身體神魂,不僅可長生駐世,修到高處,更能神魂與劍丸相合,炁化而去。

也只有這等法門,才是堂堂正正的通天之法。

相比較而言,如今的劍術只能叫做外劍。

不僅不能蘊養自身,更因為殺伐之氣太重,可能會損傷自身壽命。

且每日裏需要以五英之金培養淬鍊,需要下數十年的苦工才能有所成就。

若是中途有所懈怠,則很有可能多年流水付諸東流。

唯一的優點,也只有威力大這一點了。

但因為攻擊手段過於單一,只要有心算計,想要剋制劍修並非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辛川用眼睛的餘光看着吳玄之手中的幾顆銀白色丹丸,心中忽的一動,莫非此物就是那劍丸,可是他是親眼看到這東西是從黑熊的體內掏出來的。

沒聽說過劍丸是從妖物體內生出啊?

吳玄之似乎感應到他的目光,旋即轉過頭來。

「這幾顆丹丸你要不要選一下?」他把幾顆丹丸遞到了辛川的面前,雖然外表看上去差不多,但在體積上還是有些區別。

「我選……這顆最大的。」

辛川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選擇了最大的那顆丹丸。

他連死都不怕了,現在就是想搏一搏,失敗了大不了一切歸零。

吳玄之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就喜歡這樣的,不怕死的試驗品才是好試驗品。

「好的,那我們現在就要……」

他還未說「開始」兩個字,便突然間出手如電,猛地向前探出。

原本修剪平整的指甲上,變得如刀一般銳利,直接插入了辛川的腹部。

辛川還未反應過來,肚子上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啊……」

劇烈的疼痛和恐慌的感覺湧上了辛川的心頭,他發出了一聲劇烈的慘叫。

他是不怕死,但是也不想被人折磨而死啊。

不過,這種疼痛的感覺,來得快去的也快。

很快的功夫,疼痛的感覺就麻木了起來,甚至吳玄之拉扯着他的血肉,他還有一種上癮感覺。

而他沒有注意到的是,那顆最大的銀白色丹丸已經陷入了他的臟腑之間,並伸出了一根根細密的管狀物,扎入到他的血肉中。

一邊汲取着他的身體的養分,一邊分泌出仿生長激素,來麻痹著辛川的感官。

隨着養分的汲取,丹丸上的足肢膨脹舒展了起來,與脊劍妖那蜈蚣般的體型不同,它更像是一個圓滾滾的蜘蛛。

並且,其體型的一端,生長出來一張長著尖銳牙齒的口器。

「你現在感應一下,體內是否有一股力量在遊走。」吳玄之的聲音傳入了辛川的耳中。

辛川躺在床上,一直仰著腦袋,至今還不知道自己的體內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到吳玄之這麼說,便按捺下內心的緊張情緒,仔細感應了起來。

他只是一沉下心思,便感覺到似乎真有一股微弱的力量在他血肉內亂竄。

但並不是按照周天運轉,查不出規律。

因為仿生長激素有麻痹的效果,也得虧是辛川精神遠比尋常人要敏銳,否則還真感知不到那丹丸移動的感覺。

丹丸一層層的撕開了他的血肉,遊離過他的胸腔,緩慢的來到他脊柱的位置。

「咔咔。」

伴隨着一聲輕響,那一根根細長的足肢,便插入了脊柱的間隙,一直接駁到了他的神經上。

「嗡。」

只剎那間,辛川的大腦中便有無數的信息憑空浮現。

這些信息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只有各種進食和殺戮的情緒信息。

而幾乎就在同時,辛川的瞳孔就泛起了銀白色。

「現在感覺怎麼樣?」吳玄之的聲音傳入了辛川的腦海中,他的聲音彷彿蘊含着無窮魔力,讓其一下子從負面狀態中蘇醒。

「我現在很難受,想要破壞,想要殺戮。」辛川的眼神恢復清明,但隱約還是能看到血絲的痕迹。

「運轉《混元劍經》的煉心篇,嘗試着與劍丸溝通,就像你平時淬鍊飛劍一樣。」吳玄之點了點頭,開口吩咐道。

辛川下意識照做,但他很快就覺得不對。

《混元劍經》是他門中秘傳,連晚輩弟子都只能傳授基礎篇,怎麼這人會知曉煉心篇?

他這個念頭一起,雜念便多了起來。

而剎那間,那劍丸便化作了兇狠的猛獸,大量的負面信息一下子衝破了他的心防。

他的雙眸先是變做銀白,而後變得赤紅,五指間迸發出絲絲劍芒,向著吳玄之攻擊過去。

「刺啦。」

吳玄之張口一吐,凌厲的劍氣剎那間揮砍而下。

把辛川一斬兩截。

血液內臟流了一地。

「唉,又失敗了。」吳玄之搖了搖頭,打了一個響指。

四周的場景猛然間倒退,彷彿時間倒流一般。

辛川緊張的躺在床上,心中萬分忐忑,自己怎麼就答應了呢?

這人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啊。

吳玄之轉過頭來,手中抓着三顆丹丸,臉上露出了笑眯眯的神情。

「這幾顆丹丸你要不要選一下?」 亡靈首先被林久排除,技法在選擇之中。而他感覺比較適合的是法系,他的天賦就是吸收靈魂之力,而在過程中又會強化智力,提升法力值。

相反強化智力屬性的同時也會反饋給靈魂,二者相輔相成。所以林久才會將智力加到最高。

雖說有個滅法之影在,但也是自己同僚。而且能力都是看人使用的,後面那個法爺所羅門不也和蘇曉相處還行。

說到自己的天賦,林久想起來自己還要詢問一下天賦前置的意思。就比如殺戮天賦,這很好理解,那他這重鑄天賦……不會就是他想的那樣吧!

【獵殺者原天賦為B級天賦「堅毅之心」,原因許可權不足】

「我就說我這麼一個老老實實的正常人,怎麼會有殺人奪魂的變態天賦!堅毅之心才是正常情況嘛!」林久看到這點,明悟了。他就說自己這麼勵志的人,怎麼會有像【噬靈者】這種瘋……咳咳,強大的天賦呢!

蘇曉:???

至於為什麼會改變天賦,林久不用想都知道肯定和輪迴盤有關。這輪迴盤又疑似是他「爹」留下的遺產,那就不怪它了吧!

輪迴盤:???

林久認真沉思了一下,看着面前的三張紙,上面分別寫着亡靈、法系、技法,覺得自己應該很有靈魂法師的天賦,在法系那邊寫下了靈魂法爺的文字。

「雖然現在還沒有轉職捲軸可以使用,但可以着手準備法系能力了。以為現在的財力,把狩獵賣掉,入手個小法術和法杖還是沒問題的!」林久說干就干,瞬間站起身來。

突然他手背上的血紅色ф顯現,輪迴盤出現把他砸了回來,然後落到三張紙上代表技法的紙上,其中意思非常明顯了。

「呵呵,職業規劃這種東西水太深了,你一個破金屬盤子把握不住,還是讓我這個大學生來把握!聽我的沒錯!」林久將那張法系紙片拿在手上說道。

林久說完,輪迴盤沒有任何動靜,就那麼落在「技法」紙片上。

林久凝視片刻,走過去拿起輪迴盤。這次輪迴盤沒有化作印記消失,而是被林久拿在手中查看。

【輪迴盤】

品質:???

評分:???

綁定:林久

註:靈魂之力要求未達到

什麼都沒有查看出來,不過林久算是知道靈魂之力達到一定標準就能查看。

他剛才那些話雖然是在分析,但也是在說給輪迴盤的。雖然不知道那名觀察者357號和自己什麼關係,但肯定關係不淺。自己把分析說出來,若是不適合自己,說不定這個把自己砸到輪迴樂園來的破盤子會有反應。

果不其然,輪迴盤出現了,指出選擇技法。這破盤子把他弄輪迴樂園來,自然要保證他發展方向不會歪,否則就沒意義了。

而後面那番話只是試探著能不能從輪迴盤這裏詐出點「遺產」什麼的,比如扔出一份技法宗師捲軸,沒有宗師的,大師也行。那繁星點點一般的世界坐標,好似在展示自己的財富一般。

但輪迴盤無動於衷,看上去就和廢品一樣。林久有些失望,但知道技法更適合自己這事也不錯。

之後林久又在技法紙片上寫上刀、槍、棍、棒十八般武器,拳、腳、掌、指各種技法,拿着輪迴盤道:「來選一個!」

「……」

半天沒有動靜,就在林久準備自己選一個之時,突然腦海之中閃過一個片段。一道身影凌空揮劍,大日隕落,遍地火海!

「劍術……」

但下一刻畫面一轉,一人持刀,劈開魔窟,直至世界之外。

一個個片段無比零散,有朝天一棍,大地破碎;有寒芒閃爍,槍破天穹……

「……」林久回神發現手中輪迴盤已經消失,ф印記閃爍一瞬,隱匿於手背。

「所以想表達什麼?也沒告訴我選哪個啊!」林久嘴角一抽,這些畫面帶來的震撼着實不小,但他知道技法到後期都有這麼強。也沒說明哪個適合他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