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應該是比剛剛強多了吧。

可是於樑卻感覺自己實在是受不了了,這種寒冷刺骨的感覺。

每一次微風吹到自己身上的那一刻,都會感覺到一把把刀子一樣在撕裂着自己的身體!

“啊!……”

於樑直接鬆開烏拉。

而此時烏拉似乎已經睡過去了,直接就倒了下去。

不過剛好是倒在了棕樹皮上。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有些痛苦的朝着烏拉走去,順勢就把棕樹皮蓋在了烏拉身上。

這樣一來的話,想必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

可是於樑現在就慘多了,他整個人都不知道該如何纔好。

尤其是身上所傳輸下來的這股冷氣,讓自己無法忍受。

接着於樑離開了幾棵樹,自己則是走到外面,開始不停的來回亂轉。

一開始是在跑。

可是跑着跑着於樑就發現,自己喘氣似乎都有些困難!

很明顯,在這極其強大的暴風雪之下,空氣的密度也是很小的。

於樑是真的感覺受不了。

一邊在不停的跺腳,一邊開始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呼呼呼……”

終於,於樑有些忍不住了,撲通一聲就摔倒在了地上。

當於樑倒地的那一瞬間,他腦海中閃過了很多很多的畫面。

自己也非常清楚,尤其是在這個時候是絕對不能繼續這個樣子躺下去的。

可是於樑沒有任何辦法。

因爲他現在真的好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於樑的眼睛已經慢慢閉了下去,他甚至於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但事實畢竟已經如此,所以於樑心裏明白!這一切的一切應該是已經快要結束了吧?

想到這裏之後,於樑突然之間就笑了起來,甚至於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笑些什麼。

……

於樑兩眼一黑,就這樣暈死了過去。

他夢見自己躺在冰冷的棺材裏,周圍一個人都沒有,這種冰冷和孤獨的感覺,讓自己這輩子都難以承受!

他第一次有過這種真實的夢境。 不知道過了多久,於樑感覺自己正在被別人不停的搖晃着。

而且還有一陣哭哭啼啼的聲音。

雖然自己聽着距離他很遠,但於樑依舊能夠感覺得到。

於樑下意識睜開眼睛,立馬便看到一個身子極其優美的姑娘正蹲在自己面前。

好像在不停的大聲哭泣着一樣!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直接愣在了原地,擦了擦自己的雙眼。

“這……這到底是怎麼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剛剛還在不停哭泣着的烏拉突然之間就愣住了。

接着烏拉下意識擡起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臉上的表情之中充斥着滿滿的震驚之色!

“你……你沒事兒了嗎?”

當烏拉冷不丁的說出這句話之後。

於樑連忙點頭。

“我當然沒事了!你幹嘛要這個樣子哭哭啼啼的?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當於樑一臉懵逼地說完這句話之後,對面的烏拉就忍不住哭了起來,但是這一次烏拉的表情,很明顯跟剛剛就不一樣了。

“哇!……你真的要嚇死我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剛剛到底有多危險?你差點就沒命了!我真的……我真的害怕你離我而去!”

對面的烏拉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切全部都告訴給了於樑。

當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連忙不停搖頭。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難道你不知道嗎?你剛剛已經沒有呼吸了!我還以爲你被凍死了!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於樑聽到烏拉這句話之後,立馬就反應過來了。

昨天他把烏拉身上的寒冷全部都轉移到了自己身上,而自己差點就被凍死了。

不過現在看來應該還是挺不錯的,畢竟於樑活了過來。

只要自己活過來了,想必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也不用擔心了……我沒有什麼問題!你放心好了,這些事情我自己心裏有數。”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烏拉輕輕點頭。

“你知不知道自己嚇死我了!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是不是暈過去了?爲什麼我都能活到今天?”

於樑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這個小丫頭還真是有意思。

“難道你活過來了,自己心裏不開心?”

烏拉輕輕搖頭。

“我並不是指這個,我就是覺得很奇怪而已!照理來說,我昨天晚上那種狀態應該已經快要沒命了,可爲什麼今天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裏?就算你不願意告訴我,我也大概能猜出來。”

烏拉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

當烏拉講完這番話之後,於樑突然之間就愣住了。

下一秒鐘於樑若有所思的點頭。

“你要是這麼說,那我還真想聽聽,你到底怎麼就能猜出來了?”

“昨天晚上肯定是你幫了我,對不對?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麼方法,但是單憑咱們兩個人昨天晚上的狀態,我就能夠感覺到!今天你一定能扛過來,可我一定會死在昨晚!”

不得不說,烏拉到底是從荒島生長過來的人。

所以對於這一點,烏拉還是非常門清!

於樑聽到烏拉這句話之後,對着烏拉輕輕搖頭。

“不管昨天晚上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畢竟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現在說這麼多也沒有什麼意義吧,而且我們兩個人都活着!這纔是最重要的。”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猛然間就準備起身了。

烏拉連忙將於樑託了起來。

可是很明顯,人家烏拉根本就不希望這樣子放過於樑。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我說的是這件事情嗎?我只是想問問你,你爲什麼要這樣子幫我?爲什麼要這樣子不留餘力?難道你就可以爲了救我的性命而放棄自己的性命了?”

於樑聽到烏拉這句話之後。

整個人立馬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跟這些沒關係,你是我的隊友,我幫助你是應該的!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別說這麼多了,我自己心裏有數。”

於樑擺了擺手,轉身就準備離開。

可是烏拉卻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你必須要給我解釋清楚!你爲什麼要這個樣子對待我?爲什麼可以把自己的性命如此置之不理?”

於樑笑了起來。

他一開始不想給烏拉解釋,只是不希望烏拉有太多的壓力了而已。

但烏拉既然非得要這個樣子,那於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想到這裏之後,於樑長出了一口氣,對着烏拉輕聲開口。

“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自己心裏沒數嗎?我告訴你烏拉!既然你跟我在一起了,我們兩個人一起努力了,我就絕對不會拋棄你的!爲什麼到現在你還是不明白呢?”

到了最後於樑也吼了起來。

喊玩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走到了金屬球面前。

這一次烏拉再也沒有多說什麼了。

於樑順勢就把金屬球打開。

穿越歸來以後

這一次速度更快。


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從這裏就看得出來,其實昨天晚上出事之後,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於樑!

甚至於還有不少人幾乎一夜都沒怎麼睡覺。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感動了不少。

於樑連忙後退了好幾步。

這樣一來,金屬球就能夠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了。

“真的非常謝謝你們大家!謝謝你們大家能夠掛念着我,我跟烏拉已經沒有問題了!而且現在暴風雪也已經過去,雖然昨天晚上有點驚慌,但不得不說……我們兩個人確實坑過來了。”

拐個王爺來種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