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著少年潑天的怨念,大牛也順勢開口解釋了起來。

「少爺。」

「我覺得……」

「這件三點式的透明運動服,也是唯一能像深田詠美的地方了。」

「至於其他的,我也已經儘力了……」

「雙眼皮成形術,內眥贅皮矯正術,瘦臉針,隆鼻手術,厚唇變薄術、耳朵畸形矯正術、唇齶裂修復術、除皺手術、拉皮手術、激光祛疤術、激光去紅血絲術、植髮手術、多指修復術、吸脂手術,還有最關鍵的隆胸硅膠假體手術,和變性手術……」

蘇風:「……」

好傢夥!

難怪整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這張臉還能看出來是個人,也是祖上積了陰德了!

長相圓眼睛,查耳朵,滿面毛,雷公嘴,面容贏瘦,尖嘴縮腮,身軀像個食松果的猢猻!

這哪裡深田老師,分明就是熏悟空啊!

靠!

更讓人辣眼睛的是那一身彪悍的腱子肉。

賊他媽的健壯。

就像是——金剛芭比葫蘆娃!

而且兩米多高的那種!

他來了!

他來了!

他帶著一身腱子肉走來了!

蘇風下意識地退後了兩步。

看這情況,確實是有點惹不起的意思。

「你幹了什麼?」

「怎麼這傢伙看起來比魔鬼筋肉人,還他媽要猛一百倍的樣子!」

「打針也沒有這麼厲害啊!」

蘇風的臉色有些難看。

「哦,其實也沒什麼。」

「就是吃了蛋白粉而已。」

「嘶!」

少年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主僕二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大眼瞪著小眼……

「吃了多少蛋白粉?」

「不多。」

「不多是多少?」

「百十來斤吧。」

「……」

蘇風越來越無語了,默默地吐槽道:「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

出乎意料地,大牛竟然破天荒地點了點頭!

「這是人體美學的奧義。」

「少爺!」

蘇風:「……」

靠著大號的肌肉變性人,怎麼才能俘獲嬴政的心?

完了!

美人計泡湯了!

……

……

……。 「碎天槍!」

「混元巨劍!」

碎天老祖眉心法眼睜開,周圍空間變化時風龍已經發現不妙,剛想要躲避卻直接被碎天老祖,拉入了一個奇異天雷空間。

天雷空間,碎天老祖喚出碎天槍時,風龍同時喚出混元巨劍,直接與碎天槍碰撞在一起。

兩柄武器碰撞在一起,只是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便立即分開,混元巨劍被彈向了風龍眉心,直接讓風龍的實力回復巔峰。

「又是你?修為實力竟然達到了地盤境巔峰。」碎天老祖收回神通幻化的碎天槍,看著槍尖出現的細微裂痕眉頭緊皺:「你到底是誰?」

「你的實力也不賴嘛。」風龍的身體慢慢變大,看著碎天老祖冷聲說道:「不過上次是我第一次成為分身,還沒有完全融合武器,但是這一次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碎天老祖看著風龍,冷了一聲:「你手上的是哪個陸小子的武器,那你應該就是他背後的高人吧,我就說他一個鄉村孩童就算天賦再強,怎麼可能在這個時代一月踏破調息境。」

碎天老祖左手抹過碎天槍,碎天槍直接恢復如初:「不過你現在只有地盤境巔峰,就算是武器再好也絕對不是我的對手,先讓試試你所說的本領吧。」

碎天老祖將碎天槍向著風龍甩出,一個深黑色的神雷直接劈像了風龍:「放心,你和陸小子是以一夥的,那我們也就是一夥的,我一定會手下留情的。」

風龍看著衝擊而來的神雷,噴出一道地盤境的風刃懸浮在半空中,拔出混元巨劍直接化成了人形。

風龍躲過神雷橫立混元巨劍,沖著碎天老祖強硬的說道:「我能看出來你十分欣賞小陸兒,不過出於好心我勸你最好不要動他,他的背景不是你能想象的,即使是你那個所謂的軍家,在他的背景下也毫無反抗之力。」

「哦?」

碎天老祖躲過風刃,再次劈出了一道神雷:「看來著陸小子的身份也不簡單啊,我就說一個鄉村孩童的天賦,怎麼會比我軍家的子弟還要高。」

「哼……」

風龍橫握著混元巨劍,直接飛身刺向了碎天老祖,碎天老祖看著飛身而來的風龍,冷哼一聲也是揮舞著碎天槍直刺風龍。

一聲巨響,風龍冷哼一聲攜帶者混元巨劍倒飛而出,碎天老祖的神通碎天槍,在混元巨劍的攻擊之下寸寸碎裂。

「你退了幾十步的距離我卻絲毫未退,看來這一場戰鬥是我贏了,即使你這把武器能夠輕易斬斷我的神通,但是一個大境界的差距,根本不是一把武器能夠彌補的。」

碎天老祖看著地上的長槍碎片,一個揮手直接驅散了長槍:「而且你現在釋放所地盤境的修為,也只是藉助這把武器強行恢復了巔峰,根本不能發揮處這把武器真正的力量。」

「這就像是一個胎兒,拿著絕世好劍和一個成年人戰鬥。」碎天老祖向前踏了一步,釋放靈氣修復風龍的傷勢:「雖然成年人也會被划傷,但是胎兒最後一定會被制服。」

「現在勝負已分,我勝了我們也該走了。」

碎天老祖閃身來到風龍身前,正準備驅散天雷空間,帶著風龍回歸現世。

這時,風龍突然站起了身右手橫握混元巨劍,緊緊的盯著碎天老祖,一陣狂暴的純黑能量從混元巨劍中噴涌而出,慢慢湧入了風龍體內。

「雖然不想這麼做,但還是想讓你先看一下我的實力,不然就壓不下去你的覬覦之心。」

狂豹能量不斷包裹著風龍,他雙眸之中漸漸被黑芒覆蓋,這一刻風龍的實力直接強行突破了人盤境,氣勢威力開始追趕碎天老祖,並開始一步步的與碎天老祖持平。

「雖然我現在修為衰退,只能使用外力將修為提升到人盤境,但是這種辦法我們還有很多。」風龍看著碎天老祖冷哼了一聲,混元巨劍在手中旋轉一圈,舞出了一個槍花橫在了身前。

「這天雷空間充其量就只是一個異空間而已,只要我想就隨時能夠出去,還不需要你去幫助我。」

「小崽子出來吧,『喚靈:星球玉牌』。」

風龍透過天池直接將蛋蛋,從小世界抓了出來,蛋蛋看著突然出現在異世界,不滿意的沖著風龍吱吱鳴叫,風龍也不理會蛋蛋,直接使用出了陸沉所謂的『卡面來打』喚靈技巧。

「看看好了,這個時代可不是你一個老東西活到了現在,老夫可是從上古時代活到現在的,所看到過的盛世遠比你多,所看到的天才也比你多。」

風龍再次舞動混元巨劍,將混元巨劍劍身朝下用力刺去,左手直接按在了第四塊按鈕上,剎那間混元巨劍被白光包裹直接刺穿了天雷空間。

「怎麼會!!」

碎天老祖看著天雷空間被撕裂,心神回歸經脈內直接氣血上涌,盯著手上還握著混元巨劍的風龍,身體不住的顫抖著:「你怎麼能破開我的天雷空間,這不可能的。」

「空間不是已經破開了,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風龍將混元巨劍收回,身上的修為氣勢直線下降,他剛才為了震懾碎天老祖直接使用了壓箱底的一招,但是這一招的代價卻是讓風龍,最近十天之內都無法使用靈氣。

「唉……,難道你就只是為了震懾我,這樣做有必要嗎?」碎天老祖強行壓下,經脈中直衝而上的精血,看著風龍說道:「我還想靠著他給我帶來好運,怎麼會傷害他?」

「對……,就只是為了震懾,在沒有其他的理由。」風龍看了周圍一眼輕聲說著,碎天老祖回到現世的那一剎那,就已經在周圍布下了陣法,此時他們之間的對話,除了擅長幻術的紅狐再沒有人能看到。

「傻子龍,你這麼做至於嗎?」紅狐看著風龍有些慍怒,隨即傳音說道:「你現在使用一次還要幾天的緩衝時間,那接下的迷霧噴涌該怎麼辦?」

「呵呵,你當我沒想到?」風龍暗中掃視了紅狐一眼,傳音說道:「你忘了我們有小世界?小世界現在的時間流速,在裡邊度過一百天可能外界才度過一天而已。」

風龍似乎是有些得意,傳音說著心中的辦法:「如果我願意的話,甚至可以一個小時使用一次,然後一次使用一個小時,我和本體兩個人輪流出來,幾乎都不會出現空洞期。」

「風龍你個狗男人,你在我這卡bug呢?」紅狐聽著風龍的辦法,瞬間惱怒起來:「那如果去了下邊有陣法封鎖,我們回不去小世界怎麼辦,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額……,這個嘛我倒是忘了。」風龍摸著腦袋,回應了了一句:「那我等會先回小世界回復一下狀態,等我再出來的時候肯定就好了。」

碎天老祖看著風龍的動作有些疑惑,盯著風龍所看方向直接張開了天雷法眼:「那是紅狐?」

「淦,又被人發現了,你剛才一直盯著我看什麼?」

紅狐看著自己被發現,跳到風龍身邊直接顯化出了人形真身,九條狐尾從紅狐身後升起,沖著碎天老祖下直接使用了一個魅惑之術,讓碎天老祖的心神再次發生了動蕩。

風龍看著紅狐的誘惑的摸樣,不屑的看了一眼說道:「那還不是你自己的術法不精通,一直被天雷法眼看穿,你就不能強化一下自己的術法?」

「天雷,破!」

碎天老祖輕吼了一聲,從魅惑之術中瞬間蘇醒:「你是九尾紅狐,地盤境巔峰的九尾紅狐,這陸小子身邊怎麼有這麼多的頂尖妖獸?」

「呵呵呵,現在明白我為什麼奉勸你了嘛。」風龍看著碎天老祖,輕聲說道:「就是想要省點事情,免得我們之間還得鷸蚌相爭,讓他們這群捕魚的得到了最後的利益。」

「你們要是想這樣早說啊。」

碎天老祖看著風龍一臉的無奈,他沒想到風龍就為了這麼一個簡單的原因,還不惜釋放自己最強的招式:「我原來還擔心,只有我一個拼不過其他幾個人的聯手攻擊。」

「現在好了,有你們兩個相助,再加上我召集的一些修士,這次的天地靈體我們肯定能夠的到,最後分下來,那幾個後輩小子的資質肯定能夠被提升一大截。」

「說明白了就回去吧,迷霧噴涌也快開始了。」紅狐冷哼了一聲重新變回了小狐狸,回到了南天婉兒懷裡,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我得先回去修整一趟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