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若神色漠然,抬手一揮收起夜明珠,走出草叢,躍身跳到旁邊的樹叉上,坐在上面悠哉的把玩狗尾巴草,等待那兩個元者的到來。

沒過多久,那兩個僵王等級的元者就快速掠了過來。

他們遠遠走來,就看見坐在樹杈上的慕若,只是有些奇怪,畢竟這荒郊野外,一個少女坐在樹上怎麼都有點詭異。

兩個人雖然覺得不正常,還是仰頭打聽了。

「小姑娘?你有沒有看見兩個人經過這裡?」

慕若低眉望去,在兩人身上看了看,對著兩人努了努下巴,「你們不就是。」

兩個元者聽見慕若的話,紛紛心頭一梗。

其中一個暴脾氣當場就翻臉了,直接出掌,對著慕若坐著的樹榦就擊了過去。

咔嚓——

樹榦應聲而到。

慕若翩然而下,絲毫不受影響,只是那雙淡無波瀾的眸子,卻染上了絲絲寒意。 兩個元者相視了一眼,感受到了一絲非比尋常的意味。

但是下一秒,兩人的臉色就驟然變黑了,身上倏地散發出強大的屍元波動,兩人的眼珠同時變成了黃色,而且還是非常濃郁的黃色,顯然已經是僵王高期了。

其中一位冷嘲看著慕若,不屑道:「原來是元者,難怪大晚上的敢在這種地方!」

「哼!敢拿你家爺爺開玩笑,要你的命!」

慕若雖然詫異對方的等級,卻也不畏懼,她扭了扭脖子,咯咯響了兩聲,這段時間都是做一些簡單的任務,實在是沒勁,她不怕受傷,甚至享受傷口帶給她的快感,距離上次在天蟒山之後,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那麼浴血奮戰的感覺了,雖然這兩個人不足以讓她全力以赴,但是逗逗他們還是拿的出手的。

兩個元者看見慕若面不改色甚至鬆動筋骨打算迎戰的樣子,臉色更加難看了。

這兩人雖然是僵王,但是年紀都一百多歲了,倒還知道保險起見,先試探一下,當他們感覺到慕若身上若隱若現的屍元,卻不能真正捕捉到她屍元等級的時候,有點蒙圈了。

慕若冷睨著打量自己的兩個人,似笑非笑,「怎麼?打算投降了?」

左邊的元者,面色陰暗的啐了一口,「呸!看我不扭斷你的脖子!」

話音一落,毫無徵兆的沖著慕若便出腳。

不愧是僵王高期,那速度真不是蓋的,幾乎瞬間就出現在慕若面前,一腳便踹在了慕若的腹部。

慕若不躲不閃,面不改色,嘴角浮現一抹詭異笑容,旋即雙眸一厲。

只見她的右手,從憑空拿出皮鞭,對著這名元者的腦袋就甩了過去。

元者愕然,浮空翻身,就要退離。

另一個元者見此機會,凝起屍元不斷壓縮,對著慕若便擊了過去。

慕若就好像瘋了一般,腳下突然狂奔起來,手中凝起屍元風刃,對著那個元者就攻了上去。

這樣不要命,硬來的打法,真是出其不意,也讓這兩個元者下巴掉了一地。

然而,讓他們更意想不到的事情在後面,只見那道攻擊慕若強勁力道的屍元球,直接在慕若面前停住了。

慕若嘴角挑起一抹柔笑,轉而揮鞭將屍元球,將屍元球原路送了回去。

元者見此,並不以為意,這屍元球是他擊出去的,上面有他的氣息,只要他揮手便可將其收回。

可是,他穩操勝券的一幕並沒有出現,就在他凝神召回屍元球的那一刻,屍元球並不買賬,直奔他的面門而去。

元者猛然閃身,避開了強勁的屍元球。

砰——

原地炸響,泥土被炸出一個坑,黑煙滾滾。

元者站在不遠處,眼神錯愕的凝視著慕若,「你到底是什麼人?」

她不但將他發出去的屍元球氣息抹掉了,甚至將其轉換成自己的了。

慕若並沒有理會他的話,因為另一個元者攻勢再次襲來,這一次是對著慕若雙腿,一把圓月彎刀憑空出現,眼看著便要砍中慕若的雙腿。

啪!

慕若手中的皮鞭直接甩上元者胸口,轉而在空中一揮,將其脖子絞住。

「呃——」元者瞳孔一縮,拿起手上的圓月彎刀就去割連在脖子上的皮鞭。

滋滋——

圓月彎刀劃過皮鞭,皮鞭連一點印記都沒有留下。

慕若猛然拉緊皮鞭,屍元的力量順著手腕襲上皮鞭。

另一名元者見此,嚇了一跳,慌忙竄上前,手中凝聚起屍元,對著地面就是一擊。

如閃電一般的屍元波,砸在地面,一道裂痕奔著彎曲的線路襲上慕若腳下。

慕若不為所動,腳下猛然一踩。

砰砰砰!

三聲響,滋溜溜一道形如三箭,勢如土蟒的白芒,在底下涌動一般的裂縫,奔著襲過來的那一道裂縫迎面而去。

慕若抬頭看著皮鞭另一頭,手上一使勁,將那個元者繞在空中,不停地轉圈,那般輕鬆地姿態,彷彿在玩耍玩具一般悠哉。

如此同時,慕若擊出的那道附著屍元波裂縫攻擊,已經與襲來的裂縫波正面對上。

砰的一聲響,慕若擊出的屍元波完全直穿那一道裂縫,掀起塵土飛揚,奔著元者就擊了過去。

元者一見,連忙閃身,就在他跳離的那一刻。

一道悶響傳出,他剛才所站之地,已經成了一片廢墟,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比之前那個還要誇張。

即便他逃離了,但是還是受到了牽連,衣服被炸的碎爛,頭髮凌亂,臉上全是污漬。

而這時,一道聲音將他的神智拉了回來。

「哎,送你一件禮物。」慕若邪邪的笑了,在空中環繞的皮鞭,倏地一收。

噗嗤!

一個頭顱落地順著慕若甩出的方向,奔著元者飛了過去。

暗色鮮血順著他的頭顱撒了一地。

元者還沒有回過神,手中就多了一個頭顱。

「老陰!」他驚呼了一聲。

緊接著一具無頭的屍體,嘭的一聲摔在他的腳邊,砸起一陣灰塵。

慕若甩起手中的皮鞭,嗡的一聲響,蟒皮鞭在空中劃出一道青芒,丈長的皮鞭,落在地上,發出幽幽的殺意。

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傳出。

「臭丫頭,我要殺了你,為老陰報仇!」只見他身形如魅,快速的環繞在慕若周圍,只餘下數道殘影,讓人分不誰才是本體。

慕若面不改色,冷然的掃視著一周,她閉上了雙眼,耳邊傳來風聲甚至還有屍元流傳在空中的事情。

慕若笑了,手中的鞭子,快而準的對著十點鐘的方向甩了過去。

不知道是因為受到了刺激,還是這個元者反應本來就快,只見他連忙快退數步,殘影閃過,鑽進不遠處的小樹林里,便隱身消失不見了。

一時間,周圍陷入了不正常的寂靜中。

慕若邁腳往前走了一步,地上的乾枯的草叢,發出清脆的響聲。

她腳尖點地,猛然使力,奔著小樹林便竄了過去。

就在慕若竄起的瞬間,她身後的泥土突然鬆軟,剛才隱進小樹林的元者,居然從地下鑽了出來,手中拿著一根豎笛,奔著慕若的后心就扎了上去。

兩個人的距離,前後連一米都不到。

這樣的一幕,讓空中的兩個人驚呼出聲。

「小若小心!」

「小心身後!」 七夜梓芩和夙無一出聲,就暴露了自己的位子。

那個元者原本的目標是是七夜梓芩和夙無,卻因為另一個元者的死,對慕若起了殺心。他冷笑了一聲,右手的豎笛依舊奔著慕若的后心。並且加快了速度,而左手則對著空中甩出一把黑色風刃。

小狐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旋即快步飛離,將他們與地面的距離又拉開的數米,從上往下看,慕若只剩下了一個小白點。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元者手中的豎笛快要擊中慕若后心的時候,他腳尖之處,忽然一松,一道身影破土而出,堅硬的右腳奔著他的下巴而去。

砰!

「噗——」元者口吐鮮血,仰面翻了一個身子,狼狽的趴在地上,手中的豎笛在空中旋轉飛了出去。

慕若站定身子,拍了拍裙角的碎土,一臉不以為意。

趴在地上元者,奄奄一息,不敢置信的看著慕若,「怎麼……怎麼可能……」

慕若瞥了他一眼,淡漠的抬起腳,便要一腳踩爆他的頭。「

「等一下……」元者驚恐的喊出聲。

慕若腳步在半道上頓了一下,旋即冷聲的回了句,「我不收俘虜。」

「不是……你…你到底什麼等級……」元者語氣里滿是不甘心,睜著疲憊的雙眼。

慕若蹙了蹙眉,轉眸想了想,「唔……你還是自己看吧……」

她的話音剛落,眼神忽然一閃,一道絢麗的光芒閃過。

元者瞪大了雙眼,還沒有來得及驚呼出聲,耳邊傳出一聲悶響,只可惜他已經沒有機會看怎麼回事了,因為這聲悶響是慕若踩爆他的頭所傳出的。

慕若抽回腳,看也沒有地上腦漿迸裂的屍體,淡漠的轉過身子。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樹林竄出,奔著空中的七夜梓芩和夙無便掠了過去,他的身影極快,比僵王高期的元者還要快幾分。

就在這道黑影快要接近小狐身邊之際,卻被迫在空中停下了。

黑影眼神一凝,眼底掠起殺意,「我只要他們,讓開!」

一道白色身影,浮空而立,攔在黑影前方,狂風吹起她的裙角,一股狂傲的氣息環繞在她的周身。

「想要傷他們?你有那個本事嗎?」慕若下巴微揚,臉上的神色極為平淡,字語間卻處處透露著霸氣凌然。

追來的黑影是鋒刃,已經在旁邊潛伏一會了,沒有想到這個少女居然能發現他,鋒刃的眼神眯了眯,旋即右手一爪,袖口滑出一根豎笛。

慕若眼神微閃,這豎笛明顯是之前那個元者所拿的那根。

鋒刃臉色變冷,眼神一厲,「呵,此笛名為銷魂笛,既然你找死,那就別後悔!」他的腳下不斷往後退,直至落在樹梢,然後將豎笛立在唇邊便吹了起來。

豎笛吹出來的曲調卻並不動聽,反倒帶著絲絲刺耳的噪音。

「主人,我幫您,這個味道肯定不錯!」慕鴆突然出現,站在慕若身側,嗅著地下竄起的氣味,一臉的躍躍欲試。

慕容皺了皺眉,感覺這豎笛有些不對勁,不可小覷,轉眸瞥了慕鴆一眼,「去小狐那。」

「我不去!」慕鴆噘著嘴,扭過了頭。

慕若眼神一冷,還沒有開口訓話,慕鴆就一溜煙的朝著小狐飛去,「小狐——我好想你——」

小狐嫌棄的看了看慕鴆,轉而又將視線落在鋒刃身上。

鋒刃面不改色,曲調越吹越急。

慕若感覺不妙,腳下移動,便要進攻。

此時,鋒刃卻將豎笛從唇邊放了下來,得意的看著面前出現的圖騰。

鋒刃方才吹奏的曲調,造成的效果已經顯而易見了!

只見濃郁的陰寒之氣,從地下迅速竄出,快速匯成一個碩大的圖騰,圖騰里是一頭面如獵豹,身形如狼的幽獸。

鋒刃臉上帶著陰森的笑,手中豎笛一個旋轉,右手一拍豎笛一端,對著圖騰射了過去。

豎笛飛出,擊中圖騰中央,直接激活整個圖騰,黑芒閃過,豎笛便消失不見了。

剎那間,一聲獵豹嘶吼聲音響起,圖騰開始滾動了,裡面那頭異獸竟開始蠕動起來,轉而變成了實體,浮空立在慕若面前。

鋒刃雙手凝起屍元,在幽獸眼前掠過,厲聲喝道:「幽獸!吃了她!」

「吼——本座叫赤牙!」幽獸猛然回頭,齜牙裂齒的瞪著元者。

鋒刃臉色有些訕訕的,這個豎笛他還沒有收為己用,確切的來說,召喚出來的幽獸根本不停他的指揮,不過,只要能幫他就行了!

慕若見此,瞭然的點了點頭,看來這個元者根本無法控制親手招出的幽獸,她轉眼視線又落在了幽獸的身上,反倒是起了一絲興趣。

「哎,你要不要跟我混?」

這句話就好像在問你有沒有吃飯一樣,鋒刃聽見慕若平靜的問話,臉上表情變了又變。

「小姑娘,只要你把那兩個人交給我,我們就一筆勾銷,老陰和老陽的死,我也不追究了。」鋒刃無心與強者為敵,打算給慕若一個台階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