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蘭突然冷冷一笑,說:「大人大可放心。他們現在,正在幻陣里苦苦掙扎呢。」

趙滿被慧蘭男子的口音嚇了一跳,也不敢多問,只是一個勁的點頭「那就好那就好。」

與此同時,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廣寒王支開其他人讓小將去帶著自己的令牌去找袁鴻非調兵了。袁鴻非個人也正在準備去借兵,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小丑和仟羽趁著沒人注意,帶著還昏迷的小蛤去找奈可欣和小白狼了。

此時,懷抱著袁韜的一落他們的夢想的奈可欣和小白狼,如妖所言,被困在幻陣里卻還不自知。

原來,妖在小白狼走到這邊的時候就發現了他的氣息,因為察覺到小白狼不是容易對付的對手,於是立刻就張開幻陣先下手為強。可憐的幻陣白痴小白狼就這麼帶著奈可欣進去了。去了。了。

夜,涼如水。

「哎小白狼,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在這個地方徘徊了很久?」

奈可欣坐下來,問。

小白狼回頭,大難臨頭,問:「你是說我辨別方向的能力很弱嗎?」

奈可欣搖頭,「我只是想說我們會不會進入那個什麼幻境裡面了?」

小白狼更加驚恐的看著奈可欣,「你是說我幻術這方面的能力不好嗎?」

奈可欣捂臉,無法直視小白狼,「你自己不是說這方面的能力為零嗎?」

小白狼立刻糾正,「我只是還沒有學到這方面的罷了。」一邊說一邊坐下來,「學了之後一定很厲害!」

奈可欣看了看他們之間的距離,往那邊挪了挪,說:「為什麼還沒有學?你不是成年了嗎?」

小白狼搖頭,「不知道,老頭就是沒教我。」

奈可欣又問:「你不是很厲害的白狼嗎?你難道不能自己參透?」

小白狼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兒,說:「這個可以考慮……哎不管他!」小白狼雙手交叉在腦後,躺下去。這裡的山坡上開滿了野花,身邊是一棵大樹,樹上結滿了鮮紅的果子。遠處的天是淺藍色的,一些夢幻的白雲在上面飄著。偌大的天空里時不時飛來一些隨風飄散的蒲公英,應著暖和的陽光,美輪美奐。

「這裡好美啊。」奈可欣也躺下來,看著遠處美得失真的世界,說。「沒想到我這輩子也能呆在這種小說裡面才有夢幻場景了。」

「什麼說?」小白狼問。

奈可欣露出美麗的笑意,說:「就是小人書,一般這些美景出現的時候都是寫男女主的故事,以景喻情。」

以景喻情嗎?

感覺很美麗呢,不是嗎?

小白狼還是不解,問:「什麼是男女主?」

「就是……」奈可欣本來想解釋說就是一部小說的兩個主人公,頓時覺得這個解釋太俗套了,於是換了一種說法,「就是在彼此為主角的世界里扮演最重要的絕色的另一個人。」

小白狼突然緊張起來,看過來,問:「誰是你生命里的主人公?」

「是男主人公……」奈可欣扭頭回答,看著小白狼認真的神色,在這個鮮花滿地的地方,在這個飄散著曖昧氣氛的世界里,突然對小白狼俊秀的臉失了神。

這麼放蕩不羈的一個少年,為了自己露出認真的神色嗎?

可是,自己卻不能和他在一起。

人妖殊途。

奈可欣知道這句話放在這個出乎人意料的時空里有些奇怪,但是現在的情況也只有這句話可以解釋。

人妖殊途。

他們,註定不會在一起。

那份渴望小白狼在身邊的**讓奈可欣剎那間明白了為什麼那些相愛的人和妖會發出這樣的感慨。

如果你是人,或者我也是妖,該多好。

可惜,偏偏都不是。

如果可以,自己願意變成妖,無論什麼與小白狼無關的代價。

可是不行啊,自己的壽命就算是放在人類的世界里也是短暫的,更何況,自己甚至不是這個時空的人,也許到後來,她終於突破了一切,卻不得不回去,一切的一切努力付之東流,皆為徒勞。

所以,我要成為這個時代的女王,而不是你的愛人。

奈可欣把頭轉了回來,仰望著天空,想要而不可得的寂寞神情讓人揪心。

小白狼看到奈可欣沒有回答,一著急就直接翻過來把奈可欣罩在身下,奈可欣心頭一顫,沒動。「告訴我答案!」小白狼著急的說,順直的長發傾灑下來,落到奈可欣臉兩旁。

「什麼?」奈可欣問。

此時的小白狼和自己這麼近,這麼近,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快速跳動的心臟,感受到他的氣息,感受他目光中的那份急切和焦急。

「讓我做你生命里的男主!」小白狼十分認真的說。

奈可欣笑了,溫婉包容的笑意,她問:「小白狼,你知道你的這個姿勢意味著什麼嗎?在這種情況下說這種話,別人會怎麼想接下來?」

小白狼狐疑的看了一下自己此時的姿態,爽朗的傻笑,「確實不是很舒服。」說完手一松,「啪」的一聲整個人壓在奈可欣身上。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夜色如勾,寂靜的黑夜裡腳步聲細碎的響起,下面的林子里,一群家丁之類的人物舉著火把快速的在林子里尋找移動。

當他們路過的時候,一顆大樹後面,一個面若桃李的姑娘探出頭,謹慎的看著遠去的人,驚魂未定。時間不等人,她立刻轉身朝反方向走去,一回頭就發現身邊停了一個人!花若谷嚇了一大跳,吃驚的後退了兩步。

眼前的人,是出來巡邏的袁鴻非。

看到是個陌生的女子,而且還是柔弱的人,袁鴻非奇怪的問:「他們在抓的人是你?」

花若谷不敢隨便相信眼前的人,急忙搖頭,「不,不是。」說完立刻就轉身離開了。

身後傳來腳步聲,看來那些人是找回來了,袁鴻非立刻上前捂住花若谷的嘴把她拉到一邊!花若谷嚇得魂飛魄散,在那裡掙扎著。「別動。」袁鴻非靠近,低聲說。花若谷乖乖的點頭。

回來找的人找了一下之後沒什麼發現,走了。袁鴻非這才放開花若谷,他心想花若谷應該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於是沒打算問點什麼,正要轉身離開。花若谷突然對著袁鴻非跪下了!

「你這是做什麼?」袁鴻非被嚇了一跳。

花若谷哀求到:「公子,大俠,求你帶我去見欽差大人吧!求求你了!」

袁鴻非不解的問:「你要見欽差做什麼?」

花若谷稍加猶豫,說:「我是趙滿趙尚書的小妾,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欽差大人說,剛才那些人就是趙滿派來追我的!」

袁鴻非一聽方覺事情不簡單,當機立斷帶著花若谷回去「你跟我來!」

到了衙門,花若谷一進入就說要見欽差大人,袁韜這個時候本來已經準備就寢,聽說來人是趙滿的小妾之後就披上外衣出來了。

花若谷一見到袁韜就跪了下來,淚眼婆裟的說:「欽差大人,趙滿和神道人合作要謀殺您,現在已經去神道村煽動民眾造反了。您可一定要當心啊!」

聽到「神道人」,袁韜知道大魚已經出現,露出了一絲笑容,扶起花若谷,「多謝你拚死趕來送信,本官已經做好準備了。」

「不,您不知道!」花若谷著急的說:「神道人和一個關係很好的妖有勾結,那個妖很厲害的!」

妖!

袁韜心中咯噔一沉,不相信的問:「你剛才說什麼?神道人和妖有勾結?」

「是的!」花若穀神色認真,看起來不是假的。

「你是怎麼知道的?」袁韜好奇的問。

花若谷猶豫了一下,眼中含淚,說:「小女子出身風塵,本是花魁,神道人荒淫無道,曾和那個妖來過小女子這邊……」

袁韜看花若谷的姿色,猜她所言非虛,而且趙滿確實納了一個花魁為妾,於是急切的問:「可否請姑娘告知那個妖有什麼特性?」

花若谷搖頭,說:「我只知道那時候那個妖來的時候因為和裡面的人發生了口角,就把我們都關進幻陣裡面去了,把一部分人折磨死了才收起幻境。這件事在鎮上傳得沸沸揚揚,大人不信可以去查查。」

「不,我不懷疑你。」袁韜說,命人帶花若谷下去休息,正打算就這件事做出新的部署,突然接到消息說趙滿明天會來拜會大人。

來著不善!

袁韜第一次覺得這回的事情並不簡單。

次日天大亮,趙滿笑臉盈盈的來到了袁韜的衙門,先是對袁韜高歌頌德一番,接著就拋出了出題:「神道村舉兵造反,欽差大人得去一趟啊。」趙滿說得十分的義不容辭,害得袁韜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絕才好。二來袁韜也想會會那個神道人,於是就答應了,但是這隻老狐狸自然不會就這麼放過趙滿,於是把趙滿一起拉去了。

走之前袁韜朝袁鴻非使了個顏色,袁鴻非知道這是自己的父親叫自己不要聲張,暗中幫助。

袁鴻非示意幾個高手暗中保護袁韜,自己也不聲張,恭送袁韜和趙滿出去了。而趙滿趾高氣揚,並不曾想到眼前的這兒俊秀少年竟是宰相的兒子。

剛進入神道村,趙滿突然一聲大喊:「欽差大人來了!」之後自己立刻飛退到一邊。

隨著這一聲令下,無數的村民拿著各種兵器跑了過來,瞬間就把袁韜圍在裡面。


「殺了這個狗官!」

「殺了這個狗官!」

「殺了狗官!」

村民呼聲頗高,現場對袁韜十分不利。

袁韜鎮定自若,知道自己不會出什麼意外。

果不其然,當村民開始攻擊的時候,幾個高手飛了出來,一陣救援就把袁韜護在其中,和村民打了起來。這個時候袁韜突然發現人群裡面有一個特別熟悉的身影!一個魁梧高大的身影。

那個熟悉的身影這裡挪挪那裡讓讓走到了袁韜的身邊,袁韜急忙一把拉過他。「廣寒王!」

廣寒王對他嘻嘻一笑。袁韜奇怪的問:「你怎麼在這裡?」

廣寒王突然回答了一句奇怪的話,「你小心啊。」說完飛起一手朝袁韜的腹部砸去。袁韜是個文官,就算廣寒王根本沒有用力氣,但是他還是疼得彎下腰來。廣寒王這才假裝繼續揍袁韜靠近他,說:「那個和神道人勾結的妖很厲害,我得伺機出去找小白狼和奈可欣幫忙,你自己一個人要小心。其他的後來再說。」

村民畢竟不是高手的對手,一個個被打趴下,廣寒王看大了拿起袁韜的手往自己身上虛晃一拳,也倒到地上。

幾個高手護著袁韜快速離去,突然,那些高手全部頓了一下,繼而一個個全部大吐鮮血,倒下了。

袁韜惶恐。他的面前慢慢走來一個人,此人正是袁韜一直想見的神道人,此時神道人渾身妖氣,顯然是藉助了妖的力量。「哼。」神道人一聲冷笑,說:「你就是當今宰相?欽差大人?」

袁韜面不改色,臨危不懼,「正是。」

神道人諷刺一笑,說:「好,很好。沒有認錯人就好。」說完眼睛突然冒出幽蘭的光芒,著實把袁韜嚇到了。神道人伸出手,正要收拾袁韜,突然聽到趙滿喊住手。趙滿走上來,笑得春風得意,「宰相大人,別來無恙啊。」

袁韜一聲冷笑,「果然是你。」

趙滿獰笑著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這也是被逼無奈。今天就要死了,不知道你有什麼遺言沒有?」

袁韜鎮定自若,說:「不知道趙尚書記得不記得,上面撥來的賑災款,沒有相印是來不到這邊的。而一旦無故失蹤,皇上定會徹查此事。」

袁韜果然是個老狐狸,吃定了自己還有利用的價值,死不了,這才這麼放肆的來了。

趙滿也笑了,「你以為本官會為了這麼點小錢冒險嗎?」

袁韜也笑了,說:「原來三十萬兩黃金並不入您的法眼,我倒是嘀咕你了。」

三十萬兩,還是黃金!

趙滿吞了一口口水,收起笑容,正色道:「相印呢?」

袁韜大笑:「自然不在我身上。」

「哼!」趙滿不屑,咬牙說:「帶下去!」

袁韜坦然的下去了。

到了臨時搭建起來的牢房裡,袁韜驚訝的發現一落他們也在,「你們怎麼也在?」

紹洛痕和景昱剛醒,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胸口還火辣辣的疼,只是淡定的看了一眼那個人,沉默。一落略感尷尬,問:「我們認識嗎?」

袁韜這才想起來自己查過他們的資料,所以認識他們,但是他們全部不認識自己,於是自我介紹到:「我叫袁韜,是派來這邊的欽差大人,和奈可欣算是認識。」

紹洛痕、景昱和一落立刻轉身到一邊去低聲唧唧歪歪。

「聽說這回的欽差真的是宰相,你說他知不知道你冒充他女兒的事情?」

「應該不知道吧。」

「看著人很好的樣子,知道了應該也不會怪你。」

「嗯。」

「但願如此。」

袁韜正在好奇這些還在在做什麼,他們突然回頭,笑嘻嘻的問:「欽差大人你怎麼也來了?」

欽差大人知道有人盯著他們,於是沒有把廣寒王的事情說出來,只說自己是被神道人打敗,被關進來了。

另外三個人表示他們也是……

「沒事的沒事的。」一落說,還有小奈和小白狼呢,他們一定會來救我們的。

其他人都不懷疑這點。

倒是紹洛痕略顯憂愁,因為醒來的時候沒有發現小蛤,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明明很想去救他的,但是卻沒有一點力氣!可惡!

紹洛痕生氣的握拳砸了一下牆!

這個時候趙滿為了慶祝今天的大獲全勝,大擺筵席請神道人吃飯,此時正和神道人海聊。慧蘭也在,看模樣顯然是被妖附身了。

「來來來,我們喝!等那四十萬兩黃金到手之後咱們就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