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后和金衣男子都是眼力過人的存在,瞬間就認出來,異口同聲的道:「六耀萬紋聖器。」

「好,成交。」

憐后想都沒有想,立即就答應下來。

要知道,以她的身份,現在使用的戰兵,也只是一件五耀萬紋聖器,還是她花費了所有積蓄才購買到。

如果能夠得到這件六耀萬紋聖器「水月聖杯」,她的戰力,將會更上一層樓。

「且慢。」?金衣男子像是做出了一個極其重大的決定,也取出一隻盒子,道:「那位牡丹族的帝女,乃是我先看中,理應歸我才對。我這裏有一枚天品聖丹,菩提問佛丹,價值不在那件六耀萬紋聖器之下。」

「天品聖丹?」

在場的所有修士,無不為之動容。

要知道,就連大聖級別的生靈,遇到天品聖丹都會心動,可想而知他們這些聖者、聖王內心的震動是何等巨大。

「居然連天品聖丹都拿得出來,此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張若塵還從來沒有見過天品聖丹,心中頗為期待。

妖絕王曾經提到過天品聖丹「七情古丹」,據說,那枚天品聖丹擁有強大的攻擊力,任何生靈走到它的千里之內,都會遭到精神力攻擊。

菩提問佛丹,與七情古丹是同一級別,想來也是擁有相當強橫的力量。

憐后顯然是知道菩提問佛丹的珍貴,價值比六耀萬紋聖器都要高一些,於是,笑道:「你真的願意使用這枚天品聖丹,買下那位牡丹族帝女?」

「不,我只是將菩提問佛丹,暫時壓在陰陽殿。只要給我一個月時間,我一定送來六千萬枚聖石,到時候,就將菩提問佛丹贖回。」

金衣男子不可能使用菩提問佛丹去購買一位奴隸,這樣的聖丹,即便是他,也很難弄到第二枚。

憐后的眼中,露出一道失望的神色,笑道:「原來只是暫時質押,我還以為,你真的願意花費一枚天品聖丹。一邊是六千萬枚聖石,一邊是一件六耀萬紋聖器,本后當然是選擇後者。呵呵。」

憐後走到張若塵的對面,百媚叢生的對他一笑,順勢將盒子捧了過去。

張若塵的精神意志,彷彿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吞噬進去,墜入進一片迷幻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裏面,只有憐后與他兩個人。

「不好,是媚術……」

張若塵連忙驚醒過來,向後倒退了數步,如避蛇蠍一般的避開憐后。

面具下方的臉上儘是冷汗,感覺到頭皮發麻。

媚術是精神力攻擊的一種。

剛才,虛妄珠已經將憐后發動的大部分媚術力量都擋住,可是張若塵卻還是差一點就陷入進去。

可以想像,憐后的精神力強度,必定是相當可怕。

紀梵心深知憐后的厲害,剛才,她見憐後向張若塵施展媚術,就想調動精神力幫張若塵一把。不過,她還沒有出手,張若塵就先一步清醒過來。

「才半步聖王的境界,精神意志竟然如此強大。」紀梵心對張若塵有些刮目相看。

憐后也都露出一道意外的神色,沒有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媚術,竟然奈何不了一個半步聖王。頓時,讓她心中的好奇,又增加了幾分。

「憐後娘娘是想要暗算陰陽殿的貴賓,搶奪這件六耀萬紋聖器嗎?就不怕毀了陰陽殿的信譽,以後再也沒有客人來了?」張若塵有些氣怒的道。

「小哥哥,人家只是跟你鬧着玩的。」

憐后的一隻柔軟玉手,撫摸在張若塵的心口,凹凸有致的嬌軀,半貼在了他的身上。

剛才張若塵和憐后之間,可是隔了一段距離,但是,憐后挨到他身上的時候,張若塵卻完全避不開。

張若塵邁步向後極退,而憐后卻像是粘在他身上的一片花瓣,如影隨形,甩都甩不掉。

察覺到兩人修為上的巨大差距,張若塵自然是心驚肉跳,全身綁緊。

「你怎麼那麼緊張,人家有那麼可怕嗎?」

憐后的眼神柔情似水,可是,心中卻是生出了一些疑惑,覺得張若塵的表現太不正常。

來到陰陽殿的男子,而且還花費一件六耀萬紋聖器去購買一個奴僕,為什麼會表現出不近女色的樣子?

張若塵也擔心憐後生疑,身體不再綁緊,露出一道苦笑:「我只是擔心,淪為憐後娘娘的陽葯。」

張若塵看過關於憐后的資料,知道她修鍊的功法相當特殊,只要不斷採補男子體內的陽剛之氣,修為就能快速提升。

憐后的一隻玉臂,挽到張若塵的頸部,將他逼到牆邊,眨巴着眼眸,柔媚的說道:「我不管,你體內的陽剛之氣那麼厚重,乃是常人的萬倍,有什麼好怕的,就不能送給人家一點點?」

就算憐后再美,可是張若塵對她卻是沒有一絲興趣,心中反而感到噁心,很想直接推開她。

但是,一旦推開她,恐怕今日他就要葬身在陰陽殿中。

張若塵的目光,向紀梵心盯了過去。

可是,紀梵心卻對他輕輕搖了搖頭,隨後轉過身,不再看他和憐后。

「什麼意思?為了救她的師姐,難道是要讓我以身飼魔?」張若塵感覺到無語。

遠處,金衣男子卻是頗為不甘心,道:「憐后,你要不要再考慮考慮,我可以將價格加到六千五百萬枚聖石。」

「滾。」

憐后呵斥一聲。

」你說什麼?「

金衣男子的眼中露出怒意,十指緊緊的一捏。

但是,隨着憐后的目光向他瞪過去,金衣男子的心中一顫,意識到憐后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物,隨即鬆開了手指,一言不發的離開了極樂地宮。

常風許知道憐後娘娘看上了那個龍族男子,現在誰敢打擾她,誰就得倒大霉。

於是,他也離開了極樂地宮,快速向金衣男子追了上去,準備說出一些道歉的話。畢竟此人的來頭也很大,萬萬不能得罪。

「完了,我體內超越常人萬倍陽剛之氣,對憐後有致命的吸引力,今天恐怕是必須要以身飼魔,委曲求全。」

張若塵的心中對憐后厭惡至極,卻又不得不壓制住這股情緒。

「現在好了,沒有人再來打擾我們了!跟我來。」

憐后媚眼如絲,擁在張若塵的懷中,一隻玉臂摟着張若塵的腰腹,帶着他就向極樂地宮的最深處行去。

張若塵回過頭,向紀梵心盯了一眼,眼中露出一道尖銳之色。

這是使用眼神告訴紀梵心,現在就動手。以她的修為,出其不意之下,應該是可以將憐后打成重傷。

只要以憐後為人質,他們未必不能殺出陰陽殿。

紀梵心低頭沉思了片刻,仔細推算,最終得出結果,如果倉促出手,她和張若塵成功殺出去的概率,絕不超過二成。

陰陽殿中的陣法還沒有破解,現在就出手,無疑是自尋死路。

憐后的精神力也很強大,所以,紀梵心沒敢使用精神力傳音,而是抬起頭來,回了張若塵一道眼神,就像是在說:「放心,憐后最多也就只是奪取你體內一些陽剛之氣,不會將你採補致死。」

看到紀梵心的那道眼神,張若塵徹底絕望,心中長嘆一聲。

在極樂地宮的最底部,修建有一座陰潭和一座陽潭。

兩座水潭的大小一樣,直徑都是十三丈,分別散發出藍光和紅光。一絲絲陰寒之氣和陽剛之氣,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落入進陰潭和陽潭,不斷發生液化。

「那些陰氣和陽氣都是從上方匯聚而來,難道……」

張若塵想到了那座萬人屍坑中的女屍,她們全部都是脫/陰而死,難道她們體內的陰氣,全部都匯聚到了這裏?

陰潭和陽潭也不知凝聚了多少陰陽之力,對陰陽界的修士而言,絕對是一處絕佳的修鍊寶地。

憐后見張若塵在觀察陰潭和陽潭,露出一道笑意,「小哥哥,陰潭和陽潭的存在,乃是陰陽殿的一個大秘密,你可千萬不要說出去哦!」

憐后對自己的魅力十分自信,只要張若塵與她好過一次,一定會愛上那種美妙的滋味,今後,必定對她唯命是從。因此,將陰潭和陽潭的秘密暴露在他的面前,也就不是什麼大事。

憐后再次向張若塵靠過去,突然,她像是聽到了一道傳音,頓時停了下來,臉色瞬間變得嚴肅。

猶豫了片刻,憐后才再次露出笑容:「有一位大人物來了陰陽殿,我必須去見一面。在這裏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唰——」

憐后的身形一閃,消失在張若塵的眼前。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心裏鬆了一大截。他哪裏會繼續在這裏等待,立即向外面沖了出去。

……

紀梵心的師姐「丹靈王」,已經從塔形建築中放了出來,常風許和紀梵心正在交接。

看見張若塵來到旁邊,常風許和紀梵心皆是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

「已經……結束了?」

常風許感覺到不可思議,再怎麼說,此人也是一位半步聖王,怎麼會這麼快,才過去不到半刻鐘的時間而已。

紀梵心也以為張若塵已經失身於憐后,頓時,抿了抿嘴唇,露出一道歉意的神色。

張若塵的臉色十分嚴肅,向紀梵心傳出一道精神力:「什麼都別問,什麼都別說,先離開這裏。」

沒過多久,他們二人帶着暈厥過去的丹靈王,走出極樂地宮,發現原本守在入口處的青獠牙已經離開。

而且,陰陽殿中的一位位邪道修士,全部都腳步急促,向同一個方向趕去,走向最宏偉的那座大殿。

眾邪齊動。

這等聲勢,就像是帝皇駕臨一般,看來陰陽殿是真的來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趁此機會,張若塵和紀梵心帶着丹靈王,離開了陰陽殿。y7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 此時的奧瑪就來到森林之中,隻身一人,開著車,來到車子能夠達到最深處,這才丟下車子,背著一個背包,拿著一張地圖,朝著森林深處走去。

一個小時過去了。

奧瑪怎麼說也是一尊半聖,雖然道路崎嶇,山石叢生,樹高林深,但是絲毫沒有阻攔他的腳步。

一個小時的路程,相當於普通人兩三天的路程。

終於在這森林最深處,一座小型古堡出現在他的面前。

找到了。

奧瑪心中一喜,頓時加快腳步,很快來到古堡前,一眼望去,古堡面積不大,大約佔地一千多平米,古堡老舊,外面爬滿了藤蔓,城牆一看就是被風吹日晒過的痕迹,古堡的地面長滿了雜草。

彷彿很久都沒有人來過一樣。

但是身為組織領袖,奧瑪知道一個其他人不知道的秘密,這裡,居住者一尊聖者,一尊屬於組織的聖者。

a組織畢竟成立不到三百年的歷史,之前這裡荒蕪一片,人跡罕至,在組織建立,要想提升組織的實力,少不要要做一番各種嘗試。

超級戰士血清。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