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接受。”

“那你想怎麼樣啊。”秦少傑說道。“打下屁股又不會懷孕的。難道你還想讓我負責不成?”

秦少傑也有些惱火了。

靠,是你先吐槽我的好不好,誰沒犯過錯呢,我現在知錯能改,已經就是善莫大焉了。

“你,你還敢說?”秦少傑這話一出,安琪剛平息了一丁點的怒火頓時又竄了上來。

“王八蛋,老孃今天不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我就跟你姓。”說着,安琪就要對秦少傑大打出手。

“別,別,冷靜一點,這可是市區。”秦少傑也顧不得別的了,連忙一把抱住安琪,生怕她大白天就直接來個變身。那還不把一旁的唐韻給嚇出個好歹啊。

“放開我。”安琪一邊用力掙扎,一邊大喊。

“不放,不能放。冷靜點啊。”

“混蛋,王八蛋,流氓,放開我。”不變身的時候,安琪卻是沒有秦少傑的力量大,怎麼掙也掙脫不開秦少傑的手臂。

“真的不能放。”秦少傑說道。“好吧,如果你答應我不動手的話,那我就放開你。”

“秦大哥,你們別打了啊。”唐韻見兩人竟然要動手,不知所措的愣在那看了半天,這才連忙勸道。

“哎呀,不是我要打啊,是她要揍我好不好。”秦少傑一邊緊緊的抱着安琪,一邊鬱悶的對唐韻說道。

這女人也真是的,說動手就要動手啊,衝動是魔鬼,懂不懂,懂不懂啊。

秦少傑攔着,唐韻勸着,但安琪的火氣卻越來越大。

“王八蛋,你不放手。”安琪大叫道。

“男子漢大丈夫,說不放就不放。”秦少傑堅定的說道。

你說放就放嗎?放了好讓你打我不成?

“告訴你,你再罵我,我可就不客氣了。”

“呵呵?”聽到秦少傑的話,安琪怒極反笑。“你還想怎麼對我不客氣?我就罵了又怎麼樣?”

“流氓,色狼,變~態,王八蛋。”

“我靠,你還真敢罵。”

……

想要堵住一個人的嘴有什麼方法?

很簡單,如果對方跟你一樣,是個男人的話,那就一巴掌把他拍暈,他自然也就會閉嘴了。如果是個醜女的話,那就弄上一堆零食。只要她嘴巴被零食佔住,那也不會再說話。如果是美女的話……

靠,還用我教你嗎?自然是用自己的嘴巴堵住對方的嘴巴了。

秦少傑也顧不得什麼口味重不重,直接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安琪的嘴巴。

“嚶”安琪發出一聲嚶嚀,雙眼睜的大大的,全身如觸電一般的抖了一下後,滿腦袋都是空白。

這招可謂是百試百靈。在秦少傑吻上安琪的一剎那,這個世界終於安靜了。剩下的只有街上的車流聲。唐韻也是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這就是接吻的感覺嗎?安琪腦海裏冒出這樣一個想法。此時的她,突然感覺全身痠軟無力,似乎如果沒秦少傑抱着她,就要摔倒一般。

“嗯”

在感覺到自己嘴巴里多了一條舌頭的時候,安琪纔回過神來,使出全身力氣,用力的把秦少傑推了開。

PS:12更完畢,各位童鞋,即是不投票,送上點不要錢的花花吧,555~看書不送花,是不對的。 強吻,這個霸道的詞語,如果細說的話,那也是犯罪,但是具體要算是猥瑣還是侵犯,實在不好定位。

當然,如果面前的女人也喜歡你,渴望得到你霸道的一吻,那這樣的話,她在被強吻後一定會面色羞紅,嬌羞無限的說一句討厭,然後再要求你更進一步。

但是,如果這個女人只是你的朋友,那你去強吻人家,換來的會是什麼?

“啪”

安琪回過神來,一巴掌就抽在了秦少傑的臉上。

“你……你真敢打我?”秦少傑被這一巴掌抽瞢了。這小妞,來真的了?

“我……我。”安琪也瞢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我了半天也沒我出個下文。

自己怎麼就真的打他了?

不對,是他先欺負自己在先,自己打他在後,嗯,就是這樣,所以,自己沒做錯。但轉念一想,心裏還是有點覺得對不住秦少傑。

都說打人不打臉,剛纔他都打的只是自己的屁股,可自己怎麼就打了人家的臉呢。

“對不起,我不應該打你臉。”帶着一絲絲的愧疚,安琪道歉的說道。

什麼?不該打臉?那你還想打哪裏?靠,道歉也沒你這樣的。

“我不管,你打了我的臉,你就得負責。”秦少傑開始耍起了賴皮。

“我,我怎麼負責啊。”安琪也慌了。怎麼打下臉就要負責了呢?

“不管,我就是不管,你要不負責,我就死給你看。”秦少傑晃盪着兩條胳膊,儼然是一副幼兒園小朋友撒嬌的表情。

安琪是滿臉黑線,唐韻則是拼命的捂着嘴,想笑出來,但又覺得實在很不禮貌,只能肩膀一抖一抖的,忍的十分難受。

“你,你別這副表情,我看着難受。”安琪說道。

“你不負責,我就自己討回來。”說着,還沒等安琪反應過來,秦少傑又是一把抱住安琪,那張血盆大口再次堵上了安琪的小嘴。

“唔。”安琪又瞢了,這傢伙怎麼又來了,完了,不僅初吻沒了,就連第二次也被這傢伙拿去了。

算了算了,反正都被親過了,一次跟兩次有什麼區別呢。

話說,有一個故事是這樣說的。

一對年輕的男女喝醉酒之後,男人借酒壯膽,直接就把女人給叉叉圈圈了,結果醒來之後,女人奇蹟般的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而是竟然愛上了那個男人。

秦少傑在聽過這個故事後,想了好久才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女人的心思,男人永遠不會猜的透。

按道理說,被叉叉過一次,與其大哭大鬧,不如直接愛上這個男人,當然,前提是在她對對方有好感的前提下。這樣的話,那就不算強~奸了,而是男女朋友正常的情感交流而已,被叉一次或者被圈兩次,那也沒什麼區別了。

可能現在的安琪就是處於這種想法之中,反正都被親過了,親一次跟親兩次又有什麼區別呢?

大家都這麼熟了,親就親了嘛。


讓秦少傑驚訝的是,安琪這次竟然沒有推開他,然後再一個大耳刮子抽過來。反倒是主動抱住了秦少傑,貝齒輕啓,主動把那條冰冷的丁香小舌度到了秦少傑的嘴裏。

“呃。”這次輪到秦少傑開始掙扎了。

“你你你,你想幹嗎。”秦少傑一副驚慌的表情,看着安琪問道。

“對你負責呀。”安琪笑嘻嘻的說道,同時還舔了舔嘴脣,一副女色狼的模樣。

“不,不用了。我沒那麼重的口味。”秦少傑推脫連連。

開什麼玩笑?說說而已,難道還真的要讓她負責?那還了得了。

唐韻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站在一邊看着兩人。

她是個外人,也不好插手人家的事情,但是這種局面着實讓她尷尬不已,雖然說這種當街啃的事情在國外算是很正常的,幸運的話,還能看到當街表演盤腸大戰的,但是,對於唐韻這典型的華夏女孩來說,這種事情,只會讓她覺得臉紅。

“那就你來對我負責好了。”安琪說道。“我的第一次都被你拿走了,你要是也不想負責,小心我去你家裏鬧。”

我滴媽呀,秦少傑心裏暗暗叫苦。

自己咋就一時嘴賤,把這小妞給親了呢?明知道她不好惹還去招惹,這下可麻煩了。這她要真的去鬧,那自己怎麼辦?殺了她?不行啊,又沒什麼深仇大恨的,可是不殺又怎麼辦,難道真要負責不成?

第一次?靠,不就是初吻麼,說的那麼曖昧做什麼。

“你別鬧了。”秦少傑無奈的揪着頭髮說道。

“我沒鬧呀。”安琪眨了眨眼睛,一副小女生扭捏的表情說道。“人家就是想體驗一下戀愛的感覺嘛。”

看着安琪這副表情,秦少傑只覺得自己好像紅果果的站在北極的冰山下,而且還是站在風口上,安琪的表情跟語氣,就好像那如刀子一般的寒風,讓他從裏到外打了個寒顫。

“你,你正常點。”

“我很正常呀。”安琪紅着臉說道。“人家,人家就是想體驗一下戀愛的感覺嘛,你都奪走了我的第一次,這點要求你都不滿足我呀。”

“我我我,我結婚了,我有老婆了。”秦少傑艱難的說道。

“不要嘛,人家當小三也行啊。”安琪撒嬌的說道。

秦少傑頭都大了,安琪這副表情着實是讓他全身不自在。

“好不好嘛。”安琪繼續撒嬌。

“停停停。”秦少傑強忍着掉頭就跑的衝動,說道。“正常點,求你正常點,只要你正常了,你就是讓我脫光了在大街上跑兩圈,我也答應。”

“嗨,早說嘛”安琪收起那副嬌羞模樣,直接一把挽住秦少傑的胳膊。

“好了,走吧,陪老孃去玩。”

“走,走。”秦少傑苦着臉,看着唐韻說道。“唐韻,帶我們去金字塔看看吧。”

“哦,好,好。”唐韻愣了半天,才應道。

這,實在是太刺激了,竟然還有這樣的男女,極品啊,實在是太極品了。

於是乎,大街上出現這樣一個組合。

兩個美女外加一個男人,其中一個美女只顧低頭走路,不知道在想什麼。另外一對挽在一起的,女人則是笑顏如花,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而男人卻是苦着一張臉,就跟誰欠了他二百塊錢似得。 “金字塔,建造於四千五百年前,是古埃及法老跟王后的陵墓,但是科學家從未在金字塔內發現過法老的木乃伊。”一到金字塔,唐韻便開始履行她導遊的職責,開始給秦少傑跟安琪講解了起來。

“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座金字塔,就是當初有名的哲瑟法老的陵墓,當然,裏面卻沒有發現哲瑟法老的木乃伊。”

“據記載,這座金字塔應該是最早建立起來的,是由伊姆霍特普所設計並建造,同時,有傳說,木乃伊也是他製作出來的,是他發現了能使木乃伊不會被風乾的方法。”

唐韻滔滔不絕的介紹者,似乎很是享受她的工作。

“我們能進去看看嗎?”秦少傑問道。

“當然可以了。”唐韻說道。“只不過裏面的空間也不是很大,只有供人行走的一個通道,其實,金字塔的建造方向是向地下延伸的,因爲最下面,就是存放着法老木乃伊的陵墓,但是裏面卻什麼也沒有。當然,最下面被作爲墓室的地方,我們也不會被允許下去的。”

“沒關係,你帶我們到能去的地方看看吧,總不能白來吧。”秦少傑笑着說道。

他不管法老的木乃伊在哪,他只關心,最下面的墓室裏,會不會有關於德古拉令牌的線索。

其實秦少傑的想法很有意思,基本都是從電影裏看來的。

在《國家寶藏》這部電影裏,最後打開密室大門的鑰匙,就是凱奇手裏的那個海泡石菸斗。所以,秦少傑認爲,或許在金字塔最下面法老的墓室裏某一個位置,會有一個類似於鑰匙口的地方,能把令牌插進去也說不定。

跟着唐韻走進金字塔後,這才發現,裏面也有不少遊客在觀光。其實說起來,裏面還不如外面。

一條狹窄的通道通向地下,旁邊已經被工作人員建了護欄,頭頂也裝上了電燈。

看着金字塔的內部結構,秦少傑覺得,這好像就是自己當初進皇陵時的感覺一樣,只不過秦皇陵是好像一個倒過來的三角形,然後一層一層的往下延伸,金字塔則正好相反。

最後的墓室當然進不去,三人只是無聊的轉了一圈後,便回到了外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