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得找機會把亞倫早點宰了?

就在大家動著稀奇古怪念頭的時候,菲歐娜風風火火地闖進了醫務室。

「快點快點,快要到我們了!」

金髮及腰的女孩穿著輕盈修身的白色絲裙,頭上和手腕上戴著花環。她沒有戴任何首飾,卻精心地修了眉毛塗上唇彩。她身後的拉納抱著一個大箱子,把腦袋都遮住了。

這是……

格里菲斯身邊的兩個女孩站起身來,收起憂慮和思緒,解開長袍上的銀扣緩緩脫下。

「你們!」見習騎士拍打著床板,「今天是寒霜節,你們有演出嗎?!」

「是喲,我們三人的小合唱。」

「你就好好躺著吧,會用迴音水晶給你錄下來的。」

三個女孩穿著同一款式的裙子,裙擺距離膝蓋還有好一段距離,白皙修長的雙腿走動時的光芒讓人目眩。精靈和索尼婭就在見習騎士的面前飛快地補妝,戴上花冠和花環。完全不同的氣質和美麗竟然融合在了一起,宛若神國降臨在了凡間。

「我也要去!」格里菲斯喊道,「哪怕我已經在地獄里腐爛了,我也要用我腐爛的四肢爬過去」。

……

格里菲斯覺得自己完全好了。

他像大家一樣在長桌邊坐下,開始吃寒霜節大餐。

這時,一個布朗尼推著小車,給他送來了大包裹和信件。

他警惕地盯著布朗尼離開,這才打開包裹,發現裡面竟然是一面閃閃發光的圓盾和一封信。

「有關山怪事件繳獲的處理方案

「致一年級生,修托拉爾,格里菲斯·布蘭頓,

「你在與山怪的戰鬥中表現出了無與倫比的勇氣和責任心,為了嘉獎你的功績,本學期被額外扣除的考試成績已經恢復。

「鑒於山怪的非凡特性已經在調查中被分解,校方經妥善研究,決定授予你騎兵盾『先鋒』作為補償。

「這面圓盾在製造時揉入了適當的精金和秘銀,比制式裝備更加堅韌,並且可以大幅度減輕撞擊時的反作用力,可以給持有者帶來對抗大型生物時的戰術優勢。

「精良的工藝賦予先鋒盾極佳的操控性,你可以嘗試將其用於投擲,獨特的稀有金屬材質能夠在命中時有一定概率擊暈目標。

「綜上,這是一面昂貴的精良裝備,雖然缺少適當的器魂讓其無法擁有非凡特性,但是也足以應對大部分戰鬥的要求。」

還不錯,格里菲斯把獎勵翻來翻去地比劃著,發現這面銀色的盾牌輕重適中,使用靈活,中心位置還繪上了軍團的鷹旗徽記,很適合他這樣的槍騎兵使用。用這個來替換山怪的非凡特性倒也不虧。

格里菲斯接著展開一封信件,發現這是一份來自拉莫爾伯爵府的記載著任務結算的通知,還附加上了幾張匯票和證明。

「格里菲斯·布蘭頓二級小隊長:

「鑒於你在突發事件中表現出了應有的勇氣,給予你如下獎勵:

「A.150銀郎獎金,可以憑附件所附票據前往赫爾曼·邁耶銀行領取。

「B.2點功勛值已計入你的個人檔案,請收妥附件證明。

「C.序列8代行者魔葯(已提供)。

「評價:你的表現非常糟糕,作為營地安全負責人之一卻未能做出更加妥當的安排避免和降低損失。考慮到你積極採取彌補措施避免了最壞情況的出現,本次戰鬥給予你的評價為D+(非常糟糕),計入檔案。

「另附拜耶蘭商業銀行300銀郎票據,系東方戰爭勝利獎金。」

非常糟糕的評級……但是獎勵還挺慷慨的。

格里菲斯本來已經被清零的功勛值也積累到了3點,距離一級小隊長還有7點功勛值的距離。如果他積累了足夠的功勛完成晉級,他的年薪將會從1200銀郎增加到1500銀郎,還會獲得一塊高階士官徽記。

不過,格里菲斯還是想著就算積累了足夠的功勛也暫時不提升軍銜。他現在已經是拉莫爾家的修托拉爾,序列8的非凡者,一旦完成了霍蒙沃茨的四年學業並且繳納20點功勛值就可以進入指揮序列成為三級突擊隊中隊長,也就是軍團里的少尉軍官。

第二封信件來自格里菲斯的家鄉奈奧珀利斯島,是他的哥哥寫來的信。家裡終於給他來信了。

「傻乎乎的弟弟喲,

「拉莫爾府給我們來信了。聽說你活過來了霍蒙沃茨的第一個學期,還成功晉陞序列8,我就勉為其難地恭喜你一下吧!如果不是為了愛情別太拚命,反正你再怎麼練習也打不過我。

「爸爸被授予了新征服的南方行省的領地,這封信寄出的時候,我們已經在搬家前往新領地的路上。那地方的發音和拼寫我至今拿不太准,安頓下來以後會給你來信。薩雅扒著門說要等你回來才走,但是官方的命令不等人,我把她掰下來拖走了。

「我們的舅舅錫安博士舉家搬回了奈奧珀利斯島,他反覆叮囑說如果你路過的話一定要去他家住一段時間,伊洛蒂很久沒有見到你了。錫安博士曾經在霍蒙沃茨短暫任教,應該會對你有幫助。隨信附上他們家的地址。

「爸爸、媽媽和妹妹向你問好,

「南方的新家見!

「你無敵的哥哥,希洛弗斯·布蘭頓。」

呼……格里菲斯的心裡泛起了各式各樣溫柔的情感,離開家鄉,加入軍隊,連續不斷的血戰已經成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家人變得那麼遙遠。

新年假期回奈奧珀利斯島看看吧,如果來得及就去南方行省。

這個時候,嘉拉迪雅她們終於出場了。

霍蒙沃茨的大廳沸騰起來。在經歷了幾天前的恐怖事件以後,明艷動人的女孩們的歌聲帶來了最好的慰藉。

格里菲斯他聆聽到了嘉拉迪雅明亮的高音,彷彿迄今一切苦難的補償。

嘉拉迪雅(注1,此曲即Kalifina《tothebeginnning》):

「其實到底是何人,在期盼著救贖的實現

「迷茫無依的內心,就如洞穿空虛的蒼天。」

菲歐娜:

「在選擇你的一瞬間

「同屬兩人的那片歡喜欣悅之心就能被尋見。」

索尼婭:

「即便是那,將身軀焚燒殆盡,冰冷徹骨的火焰

「只要你的微笑,在身邊。」

格里菲斯伏在長桌上,抓住桌沿,心靈在為共鳴而顫抖。迄今為止所積累的恐懼,都由清澄透徹的歌聲凈化。

但是,歌聲中又有那悲傷的痕迹,婉轉而悠揚,無法抹去。

他的目光無法離開那熟悉又陌生的倩影,嘉拉迪雅溫柔的目光望來,將那剔透的清音迴響。

她震顫心靈的高音在述說故事的開始,彷彿千萬年前註定的命運:

「華美綺麗,那一輪明月之光

「只是寂靜無聲

「向著開始的地方消亡!」

合唱:

「我將憧憬,就這樣緊緊封上

「在那悠遠蒼茫

「在黑暗中埋葬

「與你一起走過

「的那一些過往

「歌聲溫柔回蕩——」

味蕾中出現了一絲淡淡的甘甜和苦澀,當格里菲斯觸摸臉頰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淚如泉湧。

「你怎麼哭了,格里菲斯?」拉納和繆拉端著食物樂呵呵地從他的身邊走過,「想起以前的事了?」

「有一點吧,」格里菲斯的聲音有些哽咽,「我有點想念聯隊犧牲的同伴們。」

鋼鐵般的拉納臉上立刻失去了笑意,他低聲說道:「無法改變的過去,無法忘記的回憶。我時常夢見他們,瓦列,坎普,拉緹娜……」

繆拉接著念出那些曾經朝夕相處又無法忘記的戰友們:「吉里安,戈洛納……」

「克麗絲塔,」格里菲斯咬牙說出一個讓自己心痛的名字,「如果此時此刻他們在這裡該有多好。」

「哎,克麗絲塔,」拉納喃喃說道,

「她是誰?」 在那幾件寶具遁走之前,足足被小不點取走了兩件粗胚,這可是至尊兵的粗胚呀,遠不是那些個玉凈瓶之類的花瓶可以媲美的,石昊這可算是賺大發了。

小塔都不由得有些眼饞,開口想要和石昊交易,說可以在危機之時救他一命,可惜,石昊根本不吃它這一套,畢竟小塔的表現有些太拉胯了,面對在他眼中頗為「可惡」的人時竟然頗為恐懼,這讓他如何對它有信心呀。

不去理會耳邊小塔頗有些蠱惑的喃喃聲,石昊看着手中的收穫,心中美滋滋的,一枚劍胚,一個玲瓏小塔,皆是了不得之物。

那劍胚乃龍骨鐵鑄就而成,是真正的瑰寶,要知道那龍骨鐵可是又真龍隕落在鐵礦中形成的寶料,縱使是至尊都要眼紅,絕對的至尊兵的粗胚。

而那一座玲瓏小塔更是了不得,是由混沌土築成的聖塔,珍貴程度絕對在那劍胚之上,祭煉得當甚至有晉陞仙器的可能。

這些個無上寶具的粗胚,也只有鯤鵬的煉兵地會有了,平常之時縱使是一星半點都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的搶奪,更不可能築成一件寶具的粗胚了。

如此倒是讓石昊撿了個便宜,唯一可惜的,是他雖然知曉這東西的珍貴,卻根本不曉得其真正的價值,這也是受天地大環境的影響啊,不過倒也是一種幸運,否則今日便不會這麼好走了,周圍那些一無所獲的尊者靈身可不會輕易的放走他。

就在周圍人猶豫到底要不要聯手對熊孩子出手之時,一聲天崩地裂的道音響起,將所有人的心神驚醒,讓他們再沒有了對石昊出手的心思,紛紛向聲音的出處望去。

一座古殿堂出現在鯤鵬巢的最中央的地方,宏偉無比,甚至有一遮天巨影浮現,那是鯤鵬的神形,仔細看去,其周身有混沌氣纏繞,有星河璀璨異常,鯤鵬真正的傳承之所開啟了。

數萬丈的石門緩緩開啟,露出了裏面一片殿宇世界,其中有一隻鯤鵬不斷變換,或為天鵬貫星河,龐大無邊,睥睨天下,或為烏黑巨魚,背寬幾萬里,茫茫無邊際,浩蕩神威。

「鋥~~」

道音轟鳴,神形消失,大殿之中恢復寧靜,再沒了剛剛的氣息。

所有人自震驚中緩過神來,紛紛向前衝去,無論是俯瞰一方的尊者,亦或是高高在上的神火,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慾望,向著殿堂之中殺去,那剛剛浮現的神威無比的鯤鵬神形,更是讓這些個強者眼紅。

不知多久,一座高大的祭壇出現在眾人面前,古樸盎然,由一塊又一塊灰褐色的巨石砌成,沒有絲毫的異象,卻彷彿與道合真,自然無比。

祭壇宏達無比,彷彿一座浩蕩的太古神山一般,其上靈氣充裕,浮光流轉,不時有聖葯、准聖葯坐落在石階旁,甚至連舉世罕見的星辰草都有一株,而且是快要破入聖葯的星辰草,縱使在上界也是極為稀少的,縱使教主也要心動。

不僅靈藥遍地,甚至連伴隨鯤鵬征戰一生,飲過無數天階凶獸血的無上寶具——天荒,都懸浮在天際,讓人動心不已。

可是,這一切都只能看看罷了,縱使眾人使出如何手段,根本收取不到一點的好處,因此,他們看向祭壇頂端的一塊骨時,眼睛都挪不開了,這是最後的大機緣了。

看到那塊符骨的第一眼,所有人的明白了那是何物,那是鯤鵬的原始符骨,那是號稱太古十大寶術之一的無上神術。

符光流動,其間彷彿一道又一道星河垂落,彷彿包含的大宇宙的意志,只是一枚骨罷了,卻有着臨壓九天之上的大氣魄。

所有人都瘋狂了,掌握了這一枚骨便代表獲得了太古十凶鯤鵬的無上傳承,甚至可能代表着天際之上那柄絕世神兵的歸屬,以及這片殿堂世界之中無數的機緣,當然,這只是很小很小的一種可能,但無法阻擋眾人心中的火熱。

一場血戰無法避免的發生了,這場大混戰從一開始便是慘烈無比,轉眼間就已經血流成河。

作為前任的年輕一輩之中的第一人,海神後人莫殤一桿大戟縱橫睥睨,少有人敵,而那位年輕一輩中唯一能與莫殤爭鋒的火炎魚一族的少主也是強勢無比,大步向前攻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