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在他的心中,也誠如幻姬所說,屬於那種偏執性格的人。既然和大魔尊都是神魔領域的王者,那就用各自的靈技來決出勝負!所有不入流的手段,用在敵人的身上,不只是對敵人的侮辱,對自己,也是一種輕蔑!

這樣想來,陣陣子的這種心理也就可以理解了!但是這並不代表玄寶就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被敵人所傷!莫名終究還是剛剛進入靈陣領域的新手,面對一個早已經揚名江湖的前輩,無論這一戰的結果怎樣,她的能力和天分都已經毋庸置疑的!

「好厲害,破了我的貪狼陣!比我想象的還要快!陣陣子果然名不虛傳!」莫名突然睜開眼睛,小臉微微有些發白,一把抓住玄寶的胳膊,語氣飛快的對他說:「不到最後關頭,不要出手,答應我!」還沒等玄寶說話,她已經嚶嚀一聲,暈倒在他的懷裡!

「五姐怎麼了?」幻姬吃了一驚,看著玄寶的眼神有些驚慌失措。她性子一向很冷,從小到大都沒有受過什麼照顧和關懷,自從跟了玄寶之後,才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人!

跟愛郎的情深,跟姐妹們的情真,都是她最為珍惜的東西!所以當莫名暈過去的時候,幻姬已經亂了陣腳!

玄寶一手擁著莫名,一手抓著幻姬,搖搖頭對她說:「有相公在這裡,誰也不會有事!靜下心來,我相信這不是最後的關頭,我們要再等等!」

果然,只是幾個呼吸之間,莫名再次清醒,對兩人點點頭說:「就這樣!放心吧,九死九生,厲害的還在後面!」 九生九死拘魔陣,針對的不只是闖陣者,還是施陣者。對於闖陣者來說,每一次的入陣都是死,出陣則是生,因此這正好讓施陣者領略到了相反的過程!

這個大陣屬於套陣。也就是表面上來看是一陣,其實一旦進入之後,才發現陣中有陣,一陣套著一陣!

更霸道的是,這些陣沒有絲毫的規律,誰也不知道下一個陣到底是什麼樣的陣象!

就像現在,陣陣子已經看出來,這個大陣是由九個分陣組成,這九個分陣的核心,應該是九星陣!

所謂九星,就是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左輔、右弼。貪狼為先鋒,破軍為鎮尾,這時一般九星陣的布置方法。

可這個大陣里,雖然符合萬變不離其宗的陣要宗旨,但是還有一個很令人頭疼的變化,那就是順序全亂!就算依然用貪狼做先鋒,第二個陣肯定不是巨門陣了,陣陣子能看得出來,這個手法做的很巧妙,有點像局門陣的樣子,不過要真的當成巨門陣來破,估計得讓人死在裡面!

狡猾的對手!陣陣子此刻心中充滿了冷笑,直到現在,他還不太清楚自己的對手到底是一個什麼人!

這也不怪他消息閉塞,實在是因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般的玄軍,而是一幫會使用神技的天兵!

從一開始玄軍就破壞掉了他們的空中力量,那些大雕在對付凡兵的戰鬥中發揮出了可怕的效果,就像幾十年前寅虎用它們來對付丑軍一樣,敵人的所有部署,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可是面對天兵中的翼人部隊,那些大雕根本就是一幫送死的笨鳥而已!一上來就被翼人給差點殺乾淨,剩下的那些根本不敢靠近天兵陣營,整個天空已經被玄軍給封鎖了!

因此寅軍現在的消息很閉塞,只有在內荒這裡,翼人因為受到陰氣的影響才會有所收斂,寅軍的大雕在天空飛翔,見到了玄軍的撤離。這是不是玄軍的故意為之,那就不得而知了!

也正因為這樣,陣陣子始終不知道那個玄軍中的對手到底是誰,長什麼樣子。不過他已經試探出,那人對陣法的研究很深,而且跟他或為一脈!

這才是陣陣子最為擔心的事情,在他的心目中,只有自己才是正宗的陣皇傳人,而且老爹也從來沒有再收過別的徒弟,怎麼會又出來一個手法風格都跟他很像的人?

陣陣子絲毫不會懷疑自己的判斷,因為他之前有很多的陣法也只有同門才能毫無影響的破解掉!

十八塢的事情他也已經聽說到了,對於那些村民的慘死還有裘勝那幫兵匪的下落,他一點都不關心!

按照他的考慮,自己本就不是凡人,所以就算十八塢是他的族人,也不過是一幫低賤的凡人,他隱忍那麼多年,是一直沒有接到出世的命令,而當裘勝找到他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改出來了!

他還是有些忌憚伊布老爹,所以在蟄伏的時候顯得比較老實。況且真正的魔王,思謀周詳,心智成熟,不會因為小事而壞了自己的整個計劃。

在加上他一直惦記著乾坤陣訣和鰭軍,想收攏於自己手中,所以一直沒有暴露其魔王本質。

本來想等著用屍兵打敗玄軍之後,再專門對付伊布老爹,沒想到裘勝那幫蠢貨把事情做的太絕,惹的整個十八塢都投靠了玄軍,然後聽說連伊布老爹都在臨死之前,把乾坤陣訣和鰭軍都送給了玄軍!

這件事差點把他氣得吐血!看來這個對手,應該就是得到了乾坤陣訣的人,他一向視這本陣法最高秘籍為自己的囊中之物,現在居然被別人搶走,那說什麼也不會放過那個傢伙了!

這也是他這次破陣的一個機會,一開始入陣他就已經感覺到了對方在跟他死戰的決心!所以他才做了這麼一手,布下了陣中陣!

在陣陣子看來,這也算是將計就計,用敵人布下的陣勢,吸引敵人的神識,然後再趁機要了他的命!當然了,如果最後他被陣象算殺,那就要了自己的命,不過這個局他當然願意賭,因為他算好了,就算對手天資再好,也不過是幾個月的時間,而他陣陣子對於陣法研究了多少年?零頭都比對手要多,還怕鬥不過一個雛兒?

想跟我比試,就怕你有命布陣,沒命收陣!解決了你,玄軍就算天兵又怎樣,在我的魔陣之下,連那個玄寶都無法逃脫,何況是天兵!

從一開始,陣陣子就抱著必殺的氣勢,連破五陣,手法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強橫,根本沒有過多的猶豫,因為他有近萬屍兵在手中,全是他的替死鬼,吸引著陣法中的幻象一個接著一個的顯露出來,就在殺死屍兵的同時,被他找到了陣中的破綻,破陣勢如破竹!

不過陣陣子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對手果然有兩下子,那些詭異莫測的陣象有時候連他也差點躲不過去,幸虧他有秘法,讓身旁的這些屍兵變成他的死士,在最危急的時候,都是屍兵不顧一切的擋在了他的面前,替他死去!

這就是莫名疏忽的地方,換成是她,是絕不肯讓天兵為她做替死鬼的,就算天兵都有這樣的想法,她也絕對不會同意他們會這麼做!

所以莫名的陣法雖然犀利,但是卻有一種局限性,殺招霸道,卻不是太過頻繁。目標很集中,所以也就成了破綻很多了!被陣陣子連破五陣,也就等於她已經連死五次,神識受到重創!

「噗!」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來,莫名的臉上已經蒼白如紙,可是假死之前,還是雙手緊握玄寶的手,她不鬆開,玄寶就不能出手救他,這時兩人之間的約定!

玄寶的臉色變得鐵青,看著莫名的樣子,心痛不已!外面的屍兵還在從陰林里往外沖,結界不斷的受到震蕩,不過玄寶對於這樣的震動還是可以控制,反倒是懷中的莫名,令他感覺到一種深深的無力!

他也只能是這樣去看著莫名,根本無法去幫忙!他也知道,這時莫名想要突破身體極限,激發自己潛力的一種方法,可是這一次比上一次他來鼓勵蛟兒突破極限的情況不同,那一次蛟兒面對的畢竟只是自己神技的反噬,這一次,莫名面對的是生死大敵陣陣子!

就在玄寶猶豫不決的是,旁邊的幻姬也悶哼了一聲,玄寶心中一顫,扭頭望去,卻見幻姬也是鼻孔和嘴角出血,一副受傷不輕的模樣!

這時候玄寶才想到,真正需要動手的,不只是莫名,還有幻姬!她體內的往生珠在起作用,把陰氣轉化為雜氣,以便幫助莫名跟自己的那一抹神識氣息相連。

莫名跟神識聯繫的越自如,幻姬就需要更多的轉換陰氣。莫名要是受了傷,幻姬就必須要加大自己的媒介作用,否則一旦讓莫名無法控制那一抹神識,丟掉還是小事,被陣陣子加以利用,讓莫名的全部神識被吸走,那才是最危險的!

所以幻姬現在的壓力,比起莫名來,並不小!這也是她的一次歷練,如果莫名失敗,危險的不只是她,連幻姬的心丹都會大受損傷!

早知道是這麼一個局,玄寶就不會讓她們這麼任性的去布置了!可是就算自己阻攔了,莫名和幻姬會罷手嗎?這可能是留下陣陣子的唯一機會,如果讓他逃出了陰林,上了禹山,或者是離開內荒,自己就算有十萬天兵,能不能留住這個布陣出神入化的魔頭?

答案玄寶也不知道,也正因為這樣,他不敢賭!賭贏了不過是殺死一個魔頭而已,賭輸了自己的兩個心愛女人就有性命的危險!在他的心目中,心愛之人的安全才是最主要的,就是全天下的魔頭都死光了,也不能換取一個心愛之人的性命!

令他無奈的是,似乎生怕自己會救她,幻姬這個丫頭竟然讓白馬王旁邊移動了幾步,讓他根本無法伸手碰觸她!

又不能放下懷中虛弱的莫名,過去救幻姬,又不能出手救莫名,所以玄寶現在左右為難,雖然修為大增,卻也只能在這種情況下眼睜睜的看著,根本不敢插手!

幸好莫名很快就醒過來,她一醒,幻姬也就壓力大減,臉色逐漸恢復了一點紅暈。

這一次醒來,莫名雖然比之前更加虛弱,可是眼神卻散發出了光彩,嘴裡輕聲對玄寶說:「相公,我沒事,不用擔心,我現在也知道了陣陣子的弱點,他實在是太狂妄了,破陣之後總要對我進行反擊,總以為在陣法上能壓制住我,所以不求自保,這正好是我可以利用的地方!相公,答應我,除非我放開了你的手,否則不要用靈氣來幫助我,我必須要用自己的本事打敗陣陣子,否則你的靈氣救不了我,只會讓我傷上加上!」

這倒不是危言聳聽。實際上玄寶輸入別人體內的靈氣都是純靈,雖然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轉化為每一個人適合體內屬性的靈氣,畢竟需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並不會太久,頂多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甚至更快!

可是對於神魔來說,這個時間太重要了,在特定的情況下,也是神魔分出勝負的關鍵!一種神技要打敗對手也是那一剎那的功夫,卻在這個時候被外來的靈氣給衝散,那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所以莫名的話並不全是在安慰他,也有一部分是真的,玄寶扭頭看向幻姬,見她正用手背擦掉自己鼻子和嘴邊的鮮血,對他點點頭說:「我也是,需要相公相助的時候,我會讓白馬過來!」 現在莫名和幻姬已經緊緊的連在了一起,就算幻姬到了危機時刻,無法再靠近玄寶,只要莫名在身邊,她也有一個喘息的機會,對於玄寶來說,這個時間已經足夠可以救她了!

現在玄寶很猶豫,他知道二女在冒險,如果要想不讓她們再受傷害,趁著現在清醒對她們進行靈氣的補充是最合適的!

可是這時候她們肯定是拒絕的,一旦等她們到了緊張的時候,玄寶反而不敢亂動了,因為他要是強行為她們補充靈力,那不是在救她們,而是在害她們!

他想搖頭,可是看著莫名和幻姬那哀求的眼神,心中也是一軟,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心中卻已經打定了注意,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陣陣子離開了,這個傢伙必須死在這裡,誰讓他讓他玄寶心愛的女人受了傷,留了這麼多的血!

看著相公點頭同意,莫名和幻姬也笑了,緊接著臉上再次凝重起來,莫名小嘴裡低聲的呢喃:「現在,才是戰鬥的開始!」

九死九生並不是簡單的假死,然後蘇醒,看起來就是昏睡一會而已這麼簡單的。莫名以神識做餌,每一次的假死,就是直接讓神識受到重創,一次一次的疊加,最後是全部的潰散,神識變成無形,再也無法凝聚!

不過只要讓敵人死一次,自己的神識就能恢復一分,所以接下來的四道陣,莫名已經不能輸,否則她無法再承受陣陣子的反擊!

可是在這個時候,玄寶卻突然渾身一震,感覺像是被人用無數根針,在全身每一個地方都扎了下去!

劇痛讓玄寶渾身顫抖,也讓他馬上意識到,寅虎來了!只有寅虎的攻擊,才會讓他如此的痛苦!

玄寶不動聲色的扭過頭,尋找著寅虎的身影。因為是對結界的攻擊,所以莫名和幻姬現在是感覺不到的,玄寶也不會讓她們再這個時候分神,強忍劇痛,找了一圈,終於看到了一個身影!

在不斷前奔的屍兵隊伍中,這個身穿盔甲的身影一直站在他身後三丈的距離,一動不動。

似乎感受到了玄寶的目光,那人慢慢的轉過身來,玄寶也終於看到了他的臉,卻是帶著一副猙獰面具,只是那雙眼睛裡面,充滿了怨毒,沒錯,這就是寅虎的眼睛!

現在的寅虎不可能看到結界里的人,但是他能感受到這股靈氣的存在,所以他要吸收這股靈氣,或者是把它驅散!

不管怎樣,在屍兵隊伍中出現這麼一股靈氣都是不正常的,所以引起了他的警覺。一看無法被自己所吸收,寅虎就要毀了這股靈氣,用魔氣將這股靈氣包圍住,然後不斷的進行分化分解!

玄寶剛才注意力一直在莫名和幻姬身上,所以讓寅虎鑽了個空子,沒有第一時間抵抗住魔氣的侵襲,現在要反擊要防禦,就比較的吃力了!

幸虧警覺的比較早,沒有受傷,否則還真是陰溝裡翻船,寅虎一出面就解決了三個人!

按照玄寶的估計,寅虎現在的境界,頂多就是個靈嬰的水平,只要小心一點,就能輕鬆對付他。只是玄寶在考慮要不要進行反擊,這樣一來,就讓寅虎感覺到了玄寶的存在,知道了這時一個結界!

隨即玄寶又在心中冷哼一聲,就算是讓他知道了又能怎樣?他所能做的,無非是讓屍兵對結界進行重點攻擊而已,這些不說結界本身的防護,連天罡氣盾都可以抵擋住!

當然十幾萬的屍兵輪番攻向結界,也能破壞掉結界,可那需要很長的時間,就算玄寶現在不能把心思全部放在結界上面,要想把結界攻破,至少也得一個時辰!

寅虎敢不敢浪費這一個時辰?屍兵逃出陰林,天兵肯定會毀掉這裡,然後追過來,這一個時辰雖然無法讓天兵追上,但是卻大大縮短了兩者的距離,屍兵的優勢就不那麼明顯了!

所以玄寶也沒有了顧忌,直接將天罡氣盾向外延伸,跟結界重疊!

感受到了靈氣的變強,寅虎的眼睛里射出了一道寒光。玄寶扭頭看著他的眼睛,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好像以前的寅虎,根本沒有這麼犀利的眼神,現在為什麼會讓玄寶也感覺到了危險?

很快,玄寶就知道了答案,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天罡氣盾的壓力,好強的一股力道,伴隨著大量魔氣的侵蝕,就像是把一塊堅硬的石頭丟人了滅神水裡面,強大的毒水開始腐蝕石頭的表面!

寅虎怎麼會變得這麼強?玄寶在第一時間就已經感覺到了現在的寅虎,已經不是之前那個在他面前雖然歹毒卻無計可施的魔王了,以身體感覺到的魔氣強度,現在的寅虎至少有魔童的修為,甚至更高!

這樣的敵人玄寶必須集中全力去應對,否則自己就會受傷!可是現在的情況卻讓他無法集中全力,莫名和幻姬隨時都要救助,他的大部分心思只能在她們身上,對於自身也只能分出一小部分的心思來防禦!

「轟!」身體的四周,突然燃起了大火!這是魔火,連靈氣都能被焚燒成虛無的魔火!

就算有天罡氣盾的抵擋,玄寶還是察覺到了自己的頭髮和眉毛都在枯卷,馬上又將天罡氣盾加厚,抵擋魔火!

狡猾的寅虎並沒有讓整個屍兵隊伍來攻擊結界,而是叫來了獸人!他們的隊伍中還有五六個獸人,其中四個,是紅毛怪的狼人!寅虎叫來了兩個,這兩個都是力大無窮的傢伙!

一個熊人手中拿著大鐵鎚,狠狠的砸向結界,旁邊還有一個野豬人,雙手拿著流星錘,用盡了全力,不斷的砸向結界!

如果是之前,對於這樣的攻擊,玄寶根本可以不理不睬!任它們耗儘力氣也不能傷到結界裡面的人!

可是現在,玄寶幾乎承受不住!因為旁邊還有個修為大漲的寅虎,現在玄寶又不能全心全意的去對付,因此這每一下的重擊,都像是砸在了玄寶的身上!

每砸一下,玄寶的身體就會震動一下,表情痛苦,卻只能強忍著,不敢讓身邊的二女感受到!

這種無法反擊,只能挨打的滋味實在不好受,就算玄寶再強悍,只是挨打總有撐不住的時候!

不過令玄寶有點欣慰的是,莫名已經沒有再假死了,看來剩下的四陣才是她的殺手鐧,現在她正在逐漸扳回劣勢!

事實上的情況也確是如此!莫名把厲害的殺招,大都放在了最後四陣裡面!現在陣陣子真正感受到了莫名的殺意,已經完全收斂起輕視的心情,開始小心翼翼的保護著自己,觀察著周圍的陣象!

這應該就是左輔陣了,一進來就是以氣機為懸刀,連割屍兵三百多個腦袋!這種手法真的是很獨到,陣陣子也不得不承認,就算是他自己出手,也想不到會將陣中的氣機凝成懸刀,專門割掉屍兵腦袋的!

屍兵的弱點就是在脖子上面,凡人一刀看在他們的脖子上,如果力氣足夠大,那就可以砍下屍兵的腦袋!第一次內荒大戰的那些屍兵,大部分都是這麼被殺的!

所以玄軍對付屍兵,有著很豐富的經驗。莫名就算沒有參加了那一戰,但是也聽過玄寶和一些將士講述過那一戰的經驗,這就等於給了莫名很好的素材,加入到這九生九死拘魔陣裡面。

現在就算陣陣子想不小心都不行了,饒是莫名前面五陣很弱,也死了數千屍兵,現在身邊的屍兵已經不到剛才進陣時的一半,這種消耗實在是大,如果最後只剩下他這個光桿司令,那也就只能是自己去承受陣象的攻擊,別看他對陣法精通,堪稱大師,其他方面卻稀鬆平常,武功或者魔技都不強,就算有一萬種破陣的方法,卻因為承受不了陣象的攻擊而死在陣中!

這次花了將近半個時辰,才破掉了這個左輔陣,陣陣子沒有絲毫的鬆氣,因為他知道下一個陣法將會更加的犀利!

莫名還是不可避免的再一次假死,這一次她恢復過來所需要的時間更長!而此刻她的臉色,幾乎已經變成了透明,可是她的雙手,卻還是抓在玄寶的手上!

應該是要到最後一個陣了吧?難道這個時候,她還是不讓自己出手相助嗎?玄寶心中焦急萬分,卻無可奈何!旁邊的幻姬臉色卻不是白,而是潮紅,這已經是開始到達靈力極限的徵兆,可是她還是距離玄寶很遠,擺明了跟莫名是一樣的心思!

玄寶自己也是嘴角流血,已經受了傷!兩名獸人還真是不遺餘力的在這裡糾纏。它們要是被送到軍器監肯定會受到牛通的歡迎!

最可怕的還是來自寅虎的攻擊,這個傢伙現在竟然已經死開了結界的一角,直接對天罡氣盾進行侵蝕,玄寶知道,自己再不全力應對,這個結界就會被寅虎給破壞掉,而他和莫名、幻姬三人,也會完全暴露在屍兵隊伍之中!

到那時候,要防禦敵人的攻擊也就更加困難了!玄寶心中一急,卻在這個時候,原本只是用魔火來焚燒結界的寅虎眼中射出一道精光,魔氣上涌,在空中凝聚出一頭黑毛大虎,足足有三丈高,五丈長,強橫的將那熊人和野豬人推開,虎爪抓住了天罡氣盾,然後「嘩」的一下,往兩邊一撕!

「噗!」玄寶張嘴就噴出了一口血,沒想到寅虎現在的魔技竟然這麼高,可以化出幻體,破開他的天罡氣盾!

這個時候再不出手救晚了,玄寶剛想轉身對那幻虎發動攻擊,卻突然感覺到了那原本緊抓著自己雙臂的雙手,已經鬆開了! 後面是幻虎,前面的是心愛女人,玄寶現在應該先顧哪一邊?不理身後,幻虎肯定會傷了他,也不會放過二女,可是不理莫名,她會馬上死!

只不過是猶豫了一眨眼的功夫,玄寶已經將雙手放在了莫名和幻姬的頭上,全身突然靈氣外泄!

莫名鬆開玄寶的時候,跟她心意相通的幻姬也讓白馬靠了過來,這時候她已經甚至有些不清了,白馬感受到了她的心思,主動靠到了赤虹流雲的身旁!

這時候幻虎已經衝到了玄寶的身旁,然後張開大嘴,一口就咬在了玄寶的肩膀上!

「噗!」玄寶再一次噴出一口血,不過靈氣外泄也讓他的天罡氣盾再次凝聚,抵擋住幻虎的牙齒,不讓它咬緊皮肉。

而此刻的陣陣子卻全身大汗,身旁只剩下了幾百個屍兵,剩下的都死了!直到現在,他才明白了莫名的可怕!

這個陣不只是套陣那麼簡單,它幾乎融合了乾坤陣訣裡面所有陣法的精華!迷陣讓剩下的這幾百個屍兵還有些昏昏沉沉,對於他的指揮和命令都有些反應遲鈍了!

幻陣更可怕,現在陣陣子已經意識到,整個九生九死大陣,幻陣一直充斥其中!自己所感受到的對手的弱小,就是一種幻覺!對手在前面五陣,或者是八陣都沒有用盡全心全力的去布置,只是用幻陣來充當殺陣,不只是迷惑了屍兵,甚至還迷惑了他這個陣皇的傳人!

原來殺陣只有一個,就是這最後一個破軍大陣!這樣說來,前面所死的那些屍兵全都是活活嚇死的?!

屍兵都是一群活跳屍,他們沒有思想,沒有意識,只有身體的本能,怎麼會被嚇死?除非,是利用了他們的魂魄!

陣陣子也是對屍兵的製造有一定的了解,這東西就是要靠一定的秘法,來保住一個大活人的一魂一魄,把其餘的兩魂六魄全都消滅掉!這一魂一魄也就是屍兵最像人的地方了!

想不到對手竟然能夠把迷陣和幻陣做到這種地步,直接能震撼到人的魂魄,這一手就算是自己也做不到吧?

等看到這最後一陣的時候,陣陣子才知道自己一直輕視對手是多麼愚蠢的行為!如果不是他太過託大,從一開始就做了陣中陣,就不會牽引來對手的全部神識,這樣他還有避陣逃脫的機會,如果不是在前面那八陣中他不是破一陣就毀一陣,連陣腳針眼都不留,那也不會將前面八陣的靈力,完全疊加在這最後一陣上面,以至於現在這個破軍大陣連他也心生恐懼!

還好,他知道對手現在已經身受重傷,估計連抬一下胳膊的力道都沒有了吧?這樣一來,他要對付的只不過是陣法本身的陣象,沒有了變化,以他的修為,應該還是可以破陣的!

只要在對手的氣力沒有恢復之前,破開這個破軍陣,那也就代表自己勝利了,陣法會反噬,那對手就算是不死,以後也就是個殘廢了,無法再布陣!這陣皇唯一正宗傳人的名頭,始終還是他納蘭一城的!

更主要的是,他會變成新的陣皇!不管天兵還是凡兵,只要是他的敵人,都會在他的陣法下痛哭哀嚎,乞憐求饒!

一切,都要用最快的速度去解決!否則等對手恢復了氣力,再操縱陣法發生變化,那才是麻煩!

陣陣子帶領著剩下的幾百名屍兵闖進了大陣,這已經是最後的一個陣勢,他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迎面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大風,黃沙滾滾,根本不知道那裡面還藏著什麼樣的東西!不過陣陣子知道,這些都是幻相,這裡是內荒,根本就沒有黃沙!但是明知道是幻相也不能放任不管,因為陣法中的幻相也是可以殺人的!

不能跑,因為無處可跑,他只能迎頭而上,鑽進黃沙之中!只有身處陣象,才能讓自己看出這陣中的破綻!

風沙瞬間就將他和那些屍兵吞沒!這已經不是簡單的風沙了,而是風暴!處在風暴裡面的陣陣子看不到任何東西,滿眼都是黃茫茫一片!

他只能用袖口捂著臉,擋住眼睛,看著風沙中任何一個細小的東西,因為他知道,陣眼就在這裡!

終於,他看到了一個黑影飛快的掠過,然後卷上了天空!忍受著周圍那幾乎要剝皮刮骨的風沙侵襲,陣陣子一直仰頭看著那片黑影,這時候他已經看清,那是一片樹葉,一片摘了鮮血的樹葉!

陣陣子笑了!這就是對手留下的神識吧?布陣也好,控陣也罷,對手都是通過這個東西來操控戰局的!得到了這個東西,就等於得到了敵人的神識,到時候這個大陣根本就無法再施展下去,因為自己想要那個對手生,他就活著,想要他死,他就必須死!

必須要拿到那片樹葉!陣陣子將魔氣運行到極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那個黑影,等待它掉落下來,雙腳也一點點的往前移動,追逐著那團黑影。

用神識來做陣眼,這一招很絕。好處就是布下的陣都是活陣,想怎麼讓它變化它就會怎麼變化,非常的靈活,讓敵人防不勝防!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