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只是承受威壓的天賦強大一點罷了,而且是憑藉修鍊,才能走到自己的前面……

不過,他在沒有肯定之前,還是發出了挑釁的聲音。

他很想戰鬥。

寂寞如雪,就連他的師兄都無法滿足他的戰鬥慾望,好不容易看到有比自己深入還快的人,他怎能輕易就放棄?

而現在,僅僅憑藉唐嫣暴發出的氣息,玫蘭邪就知道,自己做對了。

很強的氣息!

能夠勾起他戰鬥慾望、讓他興奮起來的氣息!

而且,玫蘭邪又確定了一點,此人隱匿氣息的能力能夠瞞過他的感知!這也就說明,此人可能更強!

「想戰?」

轉過身來,凝空而立的玫蘭邪,衣襟飛揚,眉心靈台如恍若有劍光閃爍,吞吞吐吐,充斥著無盡的玄奧,俊美出塵的臉龐,更是蘊含著如帝王般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的氣息,他目光淡淡地看向了唐嫣,這算是他真正親眼見到唐嫣,對於唐嫣胖妞的模樣似乎沒有任何反應,微微一頓后,便看了一眼剛剛到了唐嫣身邊的萬宜水,說道。

「你以為你是誰?或者說這是你家?」唐嫣眸光凌厲道。

重生之豪門毒妻 我不以為我是誰,這裡也不是我家。我需要修鍊場地,就這麼簡單。還有,不用跟我廢話,三分鐘的時間,要不離開,要不永遠留在這裡!」

玫蘭邪無論是聲音和神情都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就像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若非其戰意隨著唐嫣戰意的飆升而飆升著,恐怕唐嫣都會認為對方有一招秒殺自己的實力,否則斷然不會如此淡定從容。

但即便是如此,都讓唐嫣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

「無敵大勢?」

唐嫣心神一動,想到了一種可能。

「對!這絕對是無敵信念和未嘗一敗的戰績,形成的無敵大勢!」

「唐嫣,不僅僅是無敵大勢呀……」就在唐嫣思忖的瞬間,離傾城的聲音也出現在唐嫣的腦海中,說道。


「嗯?還有什麼?」

「天上的劍帝之體,劍中帝王!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讓人臣服的帝王之氣!」離傾城提醒道。

「劍帝之體?還有這樣的體質?」唐嫣詫異,這還是第一次聽說。

「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劍帝、劍皇體質都是有的,天生便是人劍合一,萬劍拜服,身心皆與劍相合。這樣的人,在劍道上的天賦,根本是尋常修鍊者無法想象的。劍道九重輕而易舉,劍道意志、劍魂等等的誕生,更是水到渠成……若非仙道崩滅……咳咳,這樣的人成為劍帝,也就是到仙帝境界,恐怕都沒有壁障……唐嫣,你要小心,此子絕對是劍道至尊,而且是無敵武皇範疇,你現在雖然早就是後期巔峰,但依舊沒有踏入大圓滿……」

離傾城對唐嫣自然是有信心的,即便對方是劍帝之體。只不過,如今不比在亂古大千世界和混沌大千世界,那時候只是武皇的唐嫣,便可以越級斬殺武帝甚至斬道真仙境的高手,但仙帝大千世界不同。

仙帝大千世界是無數大千世界頂尖天才匯聚的聖地,這裡哪怕是三流學院的普通弟子,到了亂古都能算的上天才,一流學院的弟子,絕對稱得上頂尖天才的天才,所以,在仙帝大千世界,尤其是唐嫣面對的蕭滿天夫婦等妖孽,想要越級挑戰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

而玫蘭邪這樣的逆天存在,唐嫣就是同級面對,都不會輕鬆,何況現在還差了對方一個小層次?

離傾城對唐嫣再自信,這一刻也由不得不擔心。

「放心吧!」

唐嫣說完直接切斷了和離傾城的心神交流,看向了萬宜水,道:「水妹子,你到一邊等著!」


「胖妞……」

「不用擔心,胖姐我還怕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唐嫣充滿挑釁地看了一眼玫蘭邪,說道。

特意地表現地極為輕鬆,實際上唐嫣也真的再調整自己的心態。壓力越大,越要冷靜!

當然,這只是表面上的說辭,也主要是說給玫蘭邪聽,暗地裡,唐嫣同時傳音對萬宜水說道:「即便打不過,也能逃得掉,放心好了,你保持在我的這一方就行。」

「哦。」

萬宜自然明白唐嫣的意圖,保持在一方,逃走的時候就好逃。畢竟,對方已經知道他們兩人存在,唐嫣這個時候不合適將萬宜水攝入腦海,武皇便能攝取活人,這秘密除非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否則是斷然不能暴露的。

「希望你的戰力跟你的嘴巴一樣厲害,還有一分鐘。」

玫蘭邪依然淡淡地說道。唐嫣刻意譏諷的話,連他絲毫情緒波動都無法引動,這讓唐嫣愈發感覺到對方的恐怖。

境界圓滿,心境超脫!

這樣的人無疑是在任何時候都能保持最強戰力甚至隨時都能小宇宙爆發、愈戰愈勇的戰鬥天才!

「何須再等?」

鏹!

清越的劍鳴陡然自唐嫣的眉心閃耀而出。

嗡!

劍體出現的瞬間,陡然一震。發出了一道轟鳴,旋即,殺戮劍道的氣息衝天而起!

「不就是一個劍道天才?胖姐我今日就用劍與你一戰!」胖妞冷聲道。

「你有資格嗎?既然你趕著投胎。就出手吧!」玫蘭邪雙眸陡然閃耀出兩道凌厲的劍光,嘴角露出了一抹輕蔑的微笑。依舊淡淡地說道。

劍?

踏入帝星秘境的千年前,仙帝大千世界,同等境界內,便沒有人有資格讓他出劍。若非其師父推演出有這次機緣的話,他早已踏入武帝了。

嗤!

劍光一閃,唐嫣挺劍而出。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率先出劍的唐嫣。磅礴恐怖的劍意和能量都是凝於劍身,引而不發,以人劍合一的姿態,直接近身。毫無疑問。這才是真正的劍道對決,最兇險、最刺激、最考校劍道造詣的戰鬥方式。

看起來,唐嫣就那麼隨意地握著劍柄,隨意地人劍合一,隨意地刺出了一劍……

但玫蘭邪卻無法從唐嫣那肥胖的身軀上找到破綻。 唐嫣凝而不發的劍氣、戰意凝聚成了一股無形的劍勢。在這種強大的劍勢正前方,玫蘭邪髮絲向後飄舞,長袍飄飄,像是迎著狂風而立般,將他那高大的完美身材都完全展露出來。但是……

「嗯?你很自信,在劍道上的造詣,也出乎了我的預料,可惜……你遇到了我!」

玫蘭邪的神色只是波動了一下,便淡淡地說道。與此同時,看似輕描淡寫地對著人劍合一的唐嫣輕輕一點。

嗡!

嗤!

轟隆!轟隆隆……

「這……這怎麼可能?好強大,真的只是武皇嗎?」

遠處為胖妞捏了把汗的萬宜水這一刻感到驚悚異常,整個人都不好了,毫無疑問,變得更擔心了。一指,輕描淡寫的一指,卻將人劍合一的唐嫣直接震得倒飛出去。

那是怎樣的一指?

恐怖的殺戮意志蘊含其中,無盡的玄奧法則運轉其內,恐怖的力量蘊含其中,如驚鴻之劍,出現的瞬間,便恍若成為了天地的核心。

「竟然這麼強?」倒飛出去的唐嫣心中震驚,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尼瑪也沒有想到,這男人竟然強大到了如此境界。這實在是超出了她的預料……

「竟然沒傷到你?」

玫蘭邪似乎也微微驚訝地看著翻滾中很快便穩住身形、戰意變得更強、整個人越發凌厲的胖妞,說道。

這無疑讓唐嫣很不爽,很不爽,尼瑪的,輕描淡寫的一指就想傷到胖姐?

「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武皇境而已,能夠領悟劍勢,並且運用出來,已經是億中無一。而你的肉身、意志、心境,在同等境界中也都能排在頂尖行列,就這麼殺了你,有點可惜……」

「廢話真多!」

嗤!

感覺被嚴重羞辱,信心都受到嚴重打擊,已經低落了很多的無敵信念再度受挫,唐嫣戰意升騰,怒火滔天。

轟!

這一劍,劍出,山崩地雷,風雲色變!

大五行術凝於劍體,一劍轟出!

「很好!!」

嗡!

玫蘭邪看到胖妞這陡然增強了數倍威力的一劍,非但沒有任何擔心,反而變得有點興奮地說道,說話的同時,整個人一震,道道璀璨的光芒,自其身上綻放開來,華光竟然圍繞著他整個人凝成了寶劍虛影,遙遙看去,他彷彿化身到了一把寶劍之中,或者說,他整個人就是一把劍!

氣勢滔天,鋒芒畢露的劍!

他就那麼對著唐嫣輕輕地、旋轉了一下身軀,但是……

一道巨大的劍光卻陡然而生,攜帶著天地之威,如天劍破空!

轟!

轟隆隆!

「卧槽……」

胖妞再次翻滾著倒飛了出去。

「胖妞!」遠處的萬宜水都忍不住驚叫出聲,還好胖妞只是翻滾了數圈,便再次穩住了身形,似乎……依舊沒有受傷!

「能將大五行術瞬間發出,而且是凝聚在劍意之中,悟性也是一流!好!」

「好什麼!有本事跟我痛痛快快一戰?只知道防禦?你以為胖姐就這點本領?沒看到連胖姐一根毫毛都傷不到嗎?」

胖妞實在不清楚這強大的沒邊的男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了。

同時,胖妞內心深處也是無比的鬱悶!

不過是大圓滿境而已,自己也就是跟她差了那麼一點點的境界,戰力怎麼可能差距這麼大?

唐嫣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跳樑小丑,雖然不至於到螻蟻那麼悲慘的地步,可對方確實是輕描淡寫地便讓傾盡全力的她狼狽不堪!

到了現在,唐嫣即便是不想承認,都不得不承認劍帝之體的強大。而且隱隱覺得,就是自己提升到大圓滿,怕也絕逼不是這男人的對手。因為其掌控的劍道境界和劍道絕技都超出了她的認知,這是,完全超越境界的領悟,超越唐嫣這本就超越境界領悟的領悟!

「你還有什麼本領儘管使出來,若是我滿意,可以饒你不死!若是嘴皮子不幹凈,我先殺了她!」

嗡!

嗤!

玫蘭邪說話的聲音依舊是淡淡地,漫不經心、淡定從容,聽不出任何七情六慾的波動,但其說話之時,手指朝著遠處的萬宜水一指的瞬間,一道蘊含著恐怖威壓的劍光竟然憑空出現在萬宜水的頭頂之上,沒有任何徵兆,她的身上更沒有發出任何能量的波動,但就那麼憑空出現了。

天地之劍!

借天地之大勢直接凝成的天地之劍!

「離傾城,這究竟是怎樣的妖孽?劍帝之體就這麼恐怖嗎?」

唐嫣看著在萬宜水頭上一閃一閃、隨時都能斬下、且萬宜水彷彿已經被威壓所攝、無法動彈的情況,忍不住在腦海中問道。

唐嫣腦海中,此刻,離傾城也是震驚無比、驚恐異常,劍帝之體有多強大他是清楚的,可卻沒想到這男人在天道法則、劍道、心境、意志的境界上完全到了超越境界的地步,這絕不是武皇境大圓滿就能形容的!

「唐嫣。你不用灰心……這少年不僅僅是武皇境大圓滿之境,依我看,他在踏入帝星秘境之前。肯定就到了大圓滿很多年了,他在任何方面都已經超越了本身境界太多太多。一旦踏入武帝境,只需淬鍊能量,便能直接晉陞到武帝大圓滿,一旦斬道,也絕非只是單純的斬道一重天!」

「怎麼可能?」唐嫣驚訝道,旋即沒等離傾城解釋,唐嫣接著道:「莫非……劍帝之體的關係?」

「不錯!劍帝之體以劍道為根本。在修鍊的過程中,可以說是壓根沒有境界的制約,當然,我說的是在天道法則和劍道絕學的領悟上。也就是說,他在武皇境,無需突破壁障踏入更高境界,便可以領悟更高境界的天道法則和絕學。也就是說,現在跟你戰鬥的。明面上是武皇大圓滿境,實際上她除了在絕對力量上還是武皇,其他方面絕對都到了斬道真仙幾重天的境界了……」

「原來如此!」唐嫣恍然。

「唐嫣,你悠著點,受到仙帝冢法則的制約。我的境界是沒辦法出去的,而跟你合一戰鬥,也只是你的力量,境界上依舊不如他……也就是說,我現在沒辦法幫你……」離傾城接著說道。

帝星秘境設定的法則便是針對武皇的,離傾城覺醒后,境界雖然比唐嫣高了一級,但在這裡只能隱藏在唐嫣腦海中,而且要通過唐嫣腦海最深處的、暫時也只有離傾城自己能操控的玄奧屏蔽他的境界氣息,否則就是在腦海中,超越武皇境的他,都要被仙帝留下的法則制約湮滅,更不要說出來幫唐嫣戰鬥了,那是不可能的。

……

唐嫣投鼠忌器,擁有不死血脈、且對保命有絕對自信的她,倒是沒有問題,可對方竟然能夠毫無徵兆地引動天地,凝成恐怖劍光,直接將萬宜水控制,卻是她想不到的,這超出了她的掌控,所以,唐嫣不得不乖乖閉嘴。

「你想怎樣?」唐嫣問道。

「很簡單,攻擊我,若是能傷到我一點點,你們就可以不死!抑或,承受我的攻擊,三招之內,你能不死,我就可以饒你們不死。別想著逃,否則先死的就是她!」玫蘭邪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道。

但唐嫣卻相信,這男人說得出做得到。

嘴上是不敢說什麼了,但心中卻在怒罵,這男人年紀輕輕怎麼就這麼變態?

虐人與求虐?

估計是曲高和寡、大音若希、高手寂寞了太多年,導致心理變態了吧,否則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這不是犯賤是什麼?

「這可是你說的!」

轟!

咯嘣咯嘣,咔吧咔吧……

唐嫣咬牙切齒地說道,說話的同時,肉身血氣陡然洶湧而出,骨骼、筋脈、血液在這一刻都發出了陣陣霹靂巴拉的聲音,肥胖的身軀,直接縮小到了原來的三分之一。

「來吧,我承受你三招!」

唐嫣果斷作出了選擇。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