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持續了一天一夜,方圓十數萬裏一片狼藉,血水將沼澤都浸成了紅色,這裏完全變成了一邊血海,真實的血海。

血海之上漂浮着大量的屍體,殘肢斷臂隨處可見。

僅此一戰,九州的修者就隕落了數以十萬記。

“嘭!”

基地最深處那間密室直接從基地內彈射出來,就好像是一顆炮彈激射而出一樣,轟穿一切阻礙。

僅剩下的修者們吃驚的看着這一幕,誰都沒有想到已經被侵佔的上古六道基地內還有這麼一間密室。

密室不大,只有三五棟房屋大小,但實際上內部的空間卻相當龐大。

上古六道還存活着的修者大多都是升龍境以上的高手,足足兩百多名,將這密室保護在身後,誓死守衛。

而九州的修者數量更多,數千之衆,而且還有大量修者正在朝這個方向趕來。

“不要抵抗了,束手就擒吧!”一名老者邁步而出,氣吞萬里,威嚴蓋世,這是天州葉家一名長老,是近幾日剛剛趕來的,那天圍困華炎的四名長老則恭敬的立在他的身後。

與此同時,十餘個同輩分的老者也是邁步走出,顯然是代表了九州各傳統豪門勢力。

“交出那東西!”

“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

衆人紛紛開口,在這些九州頂尖勢力之前,強大如上古六道都不得不低頭認輸,哪怕他們有機會獨霸九州之一的東州,但是在這些人面前他們沒有任何資本。

“你們這些奴才,世世代代就知道死守九州。”六道之中一名老者指着葉家長老冷聲道,他是剛剛趕來的逆天道副教主,法力通天,但此時也無力迴天,只見他又指向不遠處的那些普通修者,“而你們,爲虎作倀,完全不知道他們這些人的真面目,難道上蒼真是要亡我九州!”

九州修者死死的盯着他們,場上局勢已經很明朗,接下來就看如何在最小傷亡下取得最大的勝利了。

“你們可知,他們這些傳承久遠的勢力有什麼來歷嗎?”那逆天道副教主冷笑道。

葉家長老上前一步,身後浮現出一頭龐大的天妖蟒獸,似乎要隨時出手一樣。

“怎麼,害怕我揭露你們的身份嗎?”逆天道副教主哈哈笑道。

葉家長老冷哼一聲:“將死之人,還有那麼多廢話嗎?”

“哈哈哈哈!”逆天道副教主仰天長嘯,“既然身爲神之後裔,難道連自己的祖先都不敢公諸於衆嗎,你們活的也太窩囊了。”

其餘九州修者大多都是趕來尋寶的,哪知道這件事背後的祕密,此刻聽逆天道副教主說起,自然樂的多聽一些。

“九州,九州,不過是一塊被封印的大陸罷了!”逆天道副教主不顧葉家長老的怒視,繼續道,“當年這裏是諸神大戰的戰場,只可惜……”

“住嘴!”不僅僅是葉家長老,就連其他勢力的高手也同時呵斥道。

被十數股威壓鎖定,逆天道副教主當場噴出一口鮮血,整個胸膛都凹陷下去,差一點形神俱滅。

“嘭!”

被上古六道守護在身後的密室突然炸開,四道光芒激射而出,就連密室內的華炎他們都被驚醒了。

這四道光芒是從那光團支脈延伸處的寶石堆裏衝出來的,赫然有人躲在了寶石內的獨立空間中。

四道光芒的出世驚動天地,只見四道身影從光影中顯現出來,強大的力量壓迫席捲天地,別說偌大一個西域,就連整個東州都因此震動起來。

“誰?!”葉家長老驚吼一聲,而九州其他勢力的代表人物也是不由後退一步,顯然被這股氣勢鎮住了。

“你們算什麼東西,敢欺負我們的後人!”四人齊聲怒吼,天崩地裂,葉家長老等剛剛出手擊傷逆天道副教主的高手立刻血濺當場…… 四道身影傲立四方,震懾天地,舉手投足間天崩地裂,萬道臣服。

葉家長老等人大口咳血,連退百里,根本不敢靠近。

“你們究竟是誰?”玄州蕭家一名長老壯着膽子問道。

“滅天道教主!燕一鳴!”

“逆天道教主!冷傲雪!”

“破天道教主!吳易水!”

“亂天道教主!商羽青!”

四人自報家門,話一出口便是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你們已然爲仙?”葉家長老沉不住氣驚呼道,“怎麼可能,你們的實力遠遠超過了這片天地的最大約束,在人間界是不可能修煉到這等境界的,即便爲仙也不行!”

逆天道教主是個曼妙的女子,身週五色光環圍繞,但是語氣冷若寒霜:“傷我弟子,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剛纔被葉家長老等人重創的逆天道副教主是她的親傳弟子,此刻已然被護在她的身後。

“當年諸神大戰,毀天滅地,整個宇宙都差點被殃及,最終戰勝方聯手封印了戰亂之地。”滅天道教主燕一鳴冷聲道,“而九州,就是當年諸神大戰的戰場!”

這一刻,再也沒有人膽敢出手阻止他了,九州諸修者被四人的氣勢震懾,只能老老實實的呆在原地,聽他講述剛纔逆天道副教主沒有說完的話。

“九州被諸神封印,自此以後與外界隔絕,再也無法重見天日。我上古六道秉承先祖遺願,尋找破印之法,只爲讓九州重歸世間,而他們!”滅天道教主燕一鳴指着葉家長老等人鏗鏘道,“他們就是封印九州諸神的後裔!多年來一直阻擋我們,只是爲了掩蓋當年諸神大戰的內幕!”

說到這,燕一鳴就不再多言,因爲僅僅這些信息就足夠了。

這次前來剿殺上古六道的修者中以散修爲衆,其中不乏一些小勢力,大多都不知道葉家和蕭家這些家族的背後祕密,此刻聽到滅天道教主的話頓時愣住了。

僅僅那麼幾句話,讓他們感覺敵我雙方的位置似乎已經翻轉過來了。


地州羅摩寺的一名佛陀寶相**的走出來,鄭重的看向葉家等人,道:“各位施主,剛纔滅天道教主所言可爲真?”

羅摩寺是地州的大教,整個地州都尊崇佛教,多年的發展讓羅摩寺的實力絲毫不弱於葉家和蕭家這等傳承久遠的勢力。

葉家長老臉色陰沉,他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經度過了飛仙之劫,後來強行留在了人間界,但是剛剛一交手就敗在了燕一鳴他們手中,自知實力相差懸殊,現在又聽羅摩寺的佛陀問起,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作答。

而正是葉家長老這番態度,讓滅天道教主燕一鳴的話平添了幾分可信度。

“蕭忘,你我相交數百年,剛纔滅天道教主所言可爲真?”羅摩寺的佛陀又將目光轉向蕭家的長老。

蕭家長老蕭忘咬咬牙,沒有回答。

“阿彌陀佛。”羅摩寺佛陀念一聲佛號,幽幽回到了隊伍中,下一刻竟帶着隊伍站到了九州衆修者的對立面。

羅摩寺的行爲,讓九州衆修者頓時一呆,在九州這個大利益面前,他們此行奪寶的想法立馬顯得有些齷齪和不識大舉起來。

一時間,有不少修者紛紛站到了羅摩寺這邊,當然還有一些舉足不定,因爲這場面實在是太詭異了,剛纔還勢同水火,現在居然攜手共進退了。

而站在羅摩寺這邊的大多是九州各大勢力,沒有跟過來的只是那些散修。

“好,很好!”

葉家長老冷笑道,但是沒有再多說什麼,這個時候他再想狡辯已經晚了,如果剛開始的時候他鼓動衆人不要聽信魔頭的妖言惑語還有作用,但是現在……太晚了。

人羣中,蕭忘身後的蕭逝水猛然皺起眉頭,因爲他居然在上古六道人羣之中發現了葉清依,剛纔密室被毀後葉清依等人就直接出現在了上古六道內部,他到這一刻才發現。

而此時衆人已經顧不得上古六道人羣內部那一團晶瑩的光芒,因爲現在是選擇立場的時候,除了葉家蕭家有些人還死死的盯着那光團觀察外,其餘的人都在考慮該加入哪邊的陣營。

“鳳兒師妹。”蕭逝水攥緊了拳頭,正在思考葉清依爲何會出現在上古六道那邊,卻見身邊不遠居然站着月寒宮的一名女子,女子正朝他觀望,所以只好打個招呼。

月寒宮和蕭家同樣位於玄州,是玄州數一數二的豪門,兩個勢力多有交流,所以雙方几乎是知根知底。

“蕭大哥,好像清依妹妹在敵人的陣營啊。”被稱作鳳兒師妹的女子衝蕭逝水嬌聲傳音。

蕭逝水臉色微變,沒有回答。

月寒宮和他蕭家一樣都是諸神的後裔,萬一她將葉清依在上古六道陣營的消息傳出去,對清依絕對會又不好的影響。

“蕭大哥,你沒在聽嗎?”鳳兒繼續傳音道。

“聽到了。”蕭逝水道,“不要暴露清依的身份。”

鳳兒一怔,問道:“難道清依妹妹她……”

“嗯。”蕭逝水不耐煩的說道,“她現在隱伏在敵人陣營。”

“這樣啊。”鳳兒不信的冷笑一聲。

當此時,燕一鳴和另外三名教主突然擡手劈出一掌,恐怖的法力直接撕開一條時空裂縫,裂縫之中竟然也同樣伸出一隻手掌,和四人硬對了一掌。

“哈哈,你們這些老傢伙居然還沒死。”時空裂縫中傳出一道爽朗的笑聲。

只見天際裂開幾道時空通道,五道身影從中踏步而出,瀟灑脫塵,站在了葉家等勢力前面。


“老祖。”葉家長老恭敬的拜倒,同時其餘幾大勢力的代表人物也是恭敬拜倒,顯然是這些豪門勢力的真正巨頭出現了。

葉家老祖等人直接從各自所在地直接橫渡虛空而至,這份實力不可謂不強。

“冷傲雪?!”月寒宮的老祖突然開口道。

逆天道教主冷傲雪冷冷的看了月寒宮老祖一眼,沒有說話。

月寒宮老祖同樣是一個女子,只是被法力掩蓋住了面容,看不出模樣,但那曼妙妖嬈的身姿還是能讓人浮想聯翩。

雀上柳 你這賤貨居然還沒死。”月寒宮老祖喝道。

冷傲雪人如其名,傲如冰雪,冷若寒霜,開口道:“好久不見啊,明珠姐姐。”雖是打招呼,但口氣冰冷至極。

“個人恩怨,就待一會後解決吧。”葉家老祖淡笑道。

葉家老祖的威信極高,月寒宮老祖忍住怒火不再多言。

“沒想到今天能夠將你們一網打盡,真是省去了不少工夫。”葉家老祖笑道,風輕雲淡,一副勝算在握的自信由內而外的散發出來。

滅天道教主燕一鳴哈哈大笑:“老東西,可還記得我?”

葉家老祖指點道:“你小子當年從我手中逃過一次。”

“哈哈哈哈,當年你放走我,真是一個大錯誤啊。”燕一鳴絲毫不緊張,生性豪爽。

“當年我能讓你如喪家之犬逃之夭夭,今天依然可以。”葉家老祖笑道。

幾個站立在九州巔峯的高手談笑風生,把原本生死相向不死不休的戰鬥看的無比平淡,讓其餘的小輩根本沒有插嘴的份。

而紫夜則是趁着這個機會衝華炎他們傳音道:“我知道諸神後裔和上古六道究竟在爭奪什麼了,太讓人意想不到了,連我都激動了。”

華炎早已清醒過來,嚴肅問道:“怎麼回事?”

小靈則皺緊眉頭,現在這局面遠遠超乎了他們的想象,紫夜和華炎居然還有心思去考慮那寶貝的來歷,還是先想想該怎麼逃離這裏再說吧。

而葉清依則依偎在華炎身邊,完全沒有把眼前的一切放在心上,似乎只要和華炎在一起就足夠了。

“當年諸神大戰所圖謀的,也就是現在他們這些人爭奪的,是天道!”紫夜鄭重道。 “他們所圖謀的是天道!”紫夜鄭重的說道。

華炎等人不解,沒聽懂到底是什麼意思。

紫夜解釋道:“魔尊大人是混沌祖神,生於天地初開之前,也就是說魔尊比如今這個天道早誕生。”

“那又如何?”小靈問道,他的第一任主人相比較華炎的師傅混沌魔尊出現的時間要晚,可以說是混沌魔尊的晚輩。

紫夜繼續道:“如今天道的前身實際上是原先鴻蒙混沌天地的一道潛意識,而在魔尊大人出現之前,這鴻蒙天地裏並不止這一道意識波動。”

“天道不止一個?”華炎等人這才吃驚道。


“是。”紫夜回答道,“當年魔尊大人曾經說過,如今的天道是通過競爭戰勝了其他意識而脫衆而出,最終成爲了這天地的主宰,也就是如今的天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