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突破境界之前,需要將這些混雜的後天內氣提純,使之變得精粹統一,不再會相互衝突!只是這每次提出並不容易,對於尋常武者而言,往往需要花費大量時間,所以這一提純後天內氣的過程便被稱為瓶頸!」

「原來是這樣!」葉天恍然大悟道,「難怪剛才修鍊的時候,這須彌空間中的能量會瘋狂的湧入我的體內,並且很快便被內氣同什吸納了,便是因為先天內氣純一的緣故!」

「沒錯!就是因為如此!」長星子撫須說道。

葉天又問道:「那師傅,關於這先天內氣勝過後天內氣的第三點又是什麼?」

「化腐朽為神奇!」長星子一字一頓地說道。

葉天臉上現出疑惑的神情,忍不住重複道:「化腐朽為神奇?師傅,這該怎麼理解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長星子淡然說道,「以你現在的修為,尚接觸不到這一點,我現在就算跟你說了,你也不大能明白得了!等日後你修為到了,自然便會明白什麼是化腐朽為神奇了!」

「哦!」聽到長星子這樣說,葉天也就不再多問。

當下他想了一下,便說道:「師傅,照您所說,如果我沒有遇到您,一直修鍊元陽真經下去,那最後是不是我體內的先天靈氣,便會被元陽真經吸納的後天內氣所吞噬?」

「是的!你會一直修鍊到先天內氣被後天內氣,才會有實力進步的感覺!」長星子說道,「更重要的是,因為先天之氣與後天之氣的相互衝突,使得你在突破內氣第一重的臨界點時!

兩者間必定彼此吞噬,突破境界之時必定危險無比,如此一來,在突破只是一個不好,輕則修為盡喪,重則當場身死!」

聽到這裡,葉天的臉上不禁現出后怕的神情,實在沒想到這後果會如此嚴重。

不過,葉天並沒有因此而對周天朔懷恨在心,想來周天朔也並不知道這其中的內情,不然周天朔萬萬不可能會將這功法交給自己修鍊。

雖然周天朔的修為極高,高到葉天根本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強的地步,但葉天並不認為周天朔的修為比長星子更高。

自然,修為方面比不過長星子,那這眼界見識方便,也應該比不過才對!

至於葉天為什麼敢如此下決論,只要看看這處神奇至極的虛彌空間,在回想一下之前周天朔帶自己前去藏有元陽真經的那處地方時,整個過程的周折與費勁,自傳已經不言而喻了。

就在葉天心中后怕的時候,長星子便又繼續說道:「不過好在你遇到了我,且修鍊著元陽真經的時日並不長,所以如今你重新修鍊的純陽法基礎篇,在突破了內氣第一重后,一併將體內的後天之氣排出,之後再行修鍊的時候,便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我會說元陽真經被修改得害人不淺的緣故了!不過如今我也知道,這元陽真經如期修改實在是實屬無奈!不曾想上千年的光陰過去,天地之間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恐怕又將會起一場大劫啊!」

「大劫?什麼是大劫?」葉天不禁問道。

長星子突然雙目一亮,眼神炯炯的盯著葉天,似乎突然想到什麼東西,再次伸出右手迅速的連環點著。

原本平靜的臉色,也漸漸地凝重了起來,顯得無比的嚴峻與鄭重。

片刻過後,長星子的身體猛地一震,原本看著凝實的身影頓時透明了起來,臉上的神情驚駭到了極點,猛地瞪大眼睛看向葉天,好似有什麼令他震驚到極點的事情發生了。

看到長星子這個樣子,葉天不禁大為驚訝,長星子的這個情況實在是太讓人奇怪,簡直可以說是詭異到極點。 不等葉天問出,長星子便已經焦急無比地說道:「小子,我很快就要散去!在散去之前,我有一句話要交代你,你一定要牢牢的記在心裡,這事關你我再一次相見的機緣!記住,化龍還須入魚池,至死之處可逢生!切記!切……」

話還不等說完,長星子的身體便猛地一震,隨即便似乎被一道無形的力量撕扯開來,頓時四分五散開來。

「師傅!師傅……」

這變化太快,快到葉天都沒來得及反應,只能下意識的驚呼起來。

他伸出手想要接住長星子四分五散的身影,卻發現那身影虛幻的根本就沒有實質,輕易地便從他的手掌中透過,隨後漸漸的消散這處須彌空間當中。

這一刻,葉天根本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難過,這才敗下的師傅沒多久,便消散得無影無蹤了,而且好像還和他有關的樣子!

葉天想不明白,長星子剛才究竟遇到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之前還好好的,會突然發生這樣的情況。

回想著剛才的那一幕,葉天不禁低語呢喃道:「師傅好像會命數之類的奇術,他剛才便施展過兩次,第一次知道了天地間的發生變化!

可剛才第二次后,還不等他說完,只是匆匆的留下那句話,便瞬間被一股無形的存在撕扯碎開!那無形的存在到底是什麼東西?」

說到這裡,葉天不禁停了一下,回想著剛才的那一幕,他並沒有感覺到天地間有任何的能量波動,甚至根本就沒有察覺到有細微的任何變化。

可長星子消散的方式絕對不正常,就算之前長星子一再強調它能存在世間的時間不多,但就算它不能存在於世間時,應該也是整體的慢慢消散,而不可能像之前那樣四分五散開來的。

很明顯,這絕對不是正常的情況!

只是葉天怎麼也想不明白,那將長星子突然撕碎的無形存在究竟是什麼,而且看成星級的反應似乎知道這東西會出現,所以才那麼惶急地告知自己那句話。

想到這裡,葉天不禁重複道:「化龍還須入魚池,至死之處可逢生!師傅為什麼會留下這句話,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是在提醒我要注意什麼嗎?」

想了很久,葉天終究還是想不明白曾星子消散之前,留下的這句話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也分不清到底是警告還是喻示。

不過,葉天也知道長星子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說出這樣的話,同時之前長星子也說過這句話事關他們再相見的機緣,所以葉天雖然想不明白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將之牢牢記在心中,知道也許日後有用到的時候。

葉天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了。

看著窗外透過來的光景,已經是上午九點多了,顯然這一覺睡得很久。

好久沒有這樣睡過了,葉天從床上坐起身來,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驀然回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當下,感應了一下身體變化,發覺體內的內氣非常的充盈,而且比這之前靈動活潑,更是充斥著盈盈的生機。

「這就是內氣境界的第二重嗎?」葉天等不住想道,心中自然極為的喜悅,顯然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並不是夢。

只是昨天晚上發生的既然不是夢,那長星子被無形存在撕扯碎掉,最後消散於虛彌空間中的事也是真實的了。

一想到這事,葉天原本因為實力而變得極為愉悅的心情,一下子顯得有些沮喪。

不過,好在之前長星子說過,他們還有再見的機會,所以葉天很快便調整好了心情離開房間,去到一樓的洗手間快速的洗刷了一下。

這時候,陸家姐妹和李琳已經醒了,正陪著兩個小丫頭已是靠在大廳中的沙發上,看著電視里的動畫片。

至於宋小苗和秦琬婷,並沒有出現在一樓的大廳,葉天往別墅外看了一下,發現她們的車已經不見,想來是又出去哪裡玩了。

這時,見到葉天從房間里出來,陸雨璇只是看了他一眼,沖著他微微的笑了一下,神情溫柔至極。

倒是李琳在看到葉天出來后,一雙明亮大眼珠子滴溜溜一轉,對著葉天揮手說道:「葉天,今天你陪我們出去逛街吧!」

「逛街?你們為什麼突然想起來要逛街了?」葉天不解地問道。

「我們已經很久沒逛街了好不好?」邊上的陸雨萱不滿的說道,「上一次一起去逛街,到現在都已經大半個月了,我的衣服都已經不夠穿了!」

聽到陸雨萱這話,葉天有些無語的看著她。

雖然直到現在,葉天都沒有上到二樓去,更沒有進入到她們的房間中,自然不能知曉她們的衣服究竟有多少,但從這一個多月的接觸一來,記憶力突然變得極好的葉天便發現陸雨萱身上的衣服基本沒有重樣過,每一天的樣式多和前一天不同。

這一個多月下來,每天都穿不一樣的衣服,居然告訴我你的衣服快不夠穿了,你讓那些一個星期都沒辦法做到衣服不重樣的人情何以堪呢!

葉天心中無力的吐槽著,倒也沒想著拒絕她們,畢竟這段時間以來,遇到事情實在是有些太多,他好像還真沒有時間好好的陪過這幾個女孩子呢!

當下,他便笑道:「那行!我們今天就去逛個痛快!」

原本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兩個小丫頭一聽這話,頓時興奮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歡呼雀躍地大喊大叫道:「耶!爸爸萬歲!我們逛街去嘍!」

看到這兩個小丫頭如此高興的模樣,葉天更加感到愧疚了,好像自己真的沒有好好陪過兩個小丫頭,虧得這兩個小到大一直叫著爸爸呢!

輕輕揉了揉兩個小丫頭的頭髮,陸雨璇溫柔的說道:「好了!別亂蹦了,快點上去換衣服!」

「好的!」兩個小丫頭齊聲應道,當即手拉著手跳下沙發,跑向二樓去換衣服了。

看著兩個小丫頭蹦蹦跳跳的上了二樓,陸雨璇這才溫柔地對著葉天說道:「葉天,你稍等一下,我們也上去換一下衣服!」

葉天笑著點了點頭,目送著三個女孩上當二樓去。

沒過多久,三個女孩外帶兩個小丫頭便已經收拾打扮妥當,正有說有笑的從二樓下來。

不提兩個穿著可愛的小丫頭,單單說三個女孩的穿著便讓葉天不禁眼前一亮,這不打扮之前就已經很漂亮,一打扮起來那是更加漂亮。

葉天發現三個女孩的穿著,明顯比之前上學的時候要更加的明艷一些,想來是學校中的蒼蠅實在太多,她們這才故意穿得些低調,以便招來更多的煩人糾纏了。

不過現在是星期天,又只是外出去逛街,她們自然就不用那麼低調和顧慮了,自然多用心的打扮了起來。

特別是陸雨璇和李琳,她們兩人都是身材高挑丰韻的女孩,此時又穿著一模一樣的裙子,就連髮型也都是差不多,兩個人手上領走的挎包還是一樣。

如此一來,她們走在一起,倒像是姐妹花一樣。

反倒是和陸雨璇是雙胞胎的陸雨萱,因為身材顯得玲瓏可愛,雖然她的穿著也同樣明艷,儘管她腳下還穿著一雙恨天高的高跟鞋,可先天上的身高劣勢,讓她就算穿著這樣的恨天高的高跟鞋,還是比只穿普通高跟鞋的陸雨璇和李琳兩人要矮上半個頭。

這時,三個女孩一起走下來,陸雨萱和陸雨璇、李琳站在一起,她反倒看著像是個外人了。

不滿的看著邊上的妹妹和李琳,陸雨萱不禁嘟著腮幫子,恨恨的說道:「真是不公啊!我比小琳矮也就罷了,為什麼同為雙胞胎的姐妹,我會比自己的妹妹矮這麼多呢?天吶!氣死我了,乾脆你們兩做雙胞胎的,我自己單獨過!」

聽到姐姐這般氣惱的話,陸雨璇也無語的看了看邊上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李琳,又看了看,就算蹬著一雙恨天高的高跟鞋,仍舊矮過自己半個頭的姐姐,只能大為無奈的說道:「我也沒辦法啊!也許這和你你小時候挑食有關呢!」

「這和挑食有什麼關係呀!」陸雨萱不滿的說道。

陸雨璇調侃著說道:「要不然身為雙胞胎,而且你還是姐姐,為什麼或比我矮這麼多呢?」

一聽這話,陸雨萱不禁大為氣憤,正想要反駁的時候。

走在前面的兩個小丫頭中,花紫衣已經煞有其事的指著花蝶衣說道:「聽到了沒有?以後可不許挑食了,要不然你以後也會跟通房丫頭……哦,不對,是小姨那樣比我矮的,這樣我們出去的話,別人就不會認為我們是雙胞胎,知道嗎?」

「哦!知道了!」花蝶衣呆萌的點頭說道,看著他巴眨的大眼睛,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沒有聽明白。

兩個小丫頭這話一出,就連陸雨璇也不禁捂嘴輕笑,只是顧慮的陸雨萱畢竟是她的姐姐,多少得給她留點面子,實在是不好笑得太過放肆。 邊上的李琳倒沒有這個顧慮,當下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這刀補的,通房丫頭的心吶,那血流的……」

「你們……」

一聽到這兩個小丫頭話,陸雨萱不禁更加氣憤,自己的妹妹和李琳取笑自己也就罷了,沒想到連著兩個小丫頭都取笑自己,可她又沒辦法指責她們,當下便快步地走下樓梯,不打算再理睬他們。

只是氣憤中的陸雨萱卻忘了,她腳下踩的並不是平常上學時穿的平底鞋,而是一雙恨天高的高跟鞋,而這時候又是在下樓梯。

這突然加快往下走,再加上不習慣穿著這樣恨天高的高跟鞋,當下她的腳便一個踩空,整個人驚聲尖叫的就要摔倒。

這時雖然陸雨萱已經走得只剩幾個台階,但這高度能就有半米多高,這要真摔實了絕對也是疼得不輕。

眼看著要摔倒的陸雨璇,只能閉上眼睛,默默等待著劇痛的到來。

而這時,在看到陸雨萱就要摔倒,好在葉天眼明手快,在陸雨萱踩空的剎那間,人已經衝到了樓梯處。

這是葉天反應雖然已經很快了,但還是晚了一些,在他衝到樓梯處的時候,陸雨萱已經徹底失去了平衡,整個人已經摔了下來。

眼看著陸雨萱便要摔在地上,葉天也顧不得多想的往前一撲,在藉助陸雨萱身子的同時,被帶著一起重摔在了地上,後腦勺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這一下,葉天只覺得天昏地暗,腦子中一陣嗡嗡作響,整個人頓時懵了起來。

下一刻,不等葉天從摔懵神的狀態中回過神來,更久覺嘴唇上有一陣溫潤軟柔的感覺襲來。

下意識的,葉天不禁將嘴巴微微張開了些,伸出了舌頭舔了舔溫暖輕柔的東西,只覺一股微微的甜味傳了過來。

這讓依舊懵神中的葉天心中不禁大為奇怪,還是沒有反應過來這嘴上壓著的東西是什麼,當下又忍不住舔了幾下。

「唔!」

隨著葉天的這一動作,一聲輕微的悶哼聲響起。

這一聲如驚雷,讓懵神中的葉天猛地醒過神來,原本因為後腦勺被撞致而渙散的視線頓時聚焦了起來,投向了近在咫尺的一張俏臉上。

那是一張精緻的娃娃臉,白皙的肌膚上此時染滿的紅暈,原本的大眼睛此時正緊緊的閉著,精緻小巧的瓊鼻正噴吐出炙熱而急促的氣息。

再往下,因為角度的問題,葉天的眼睛已經看不到了,但其實他也根本不用再去看,就可以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就在剛才,為了不讓陸雨萱摔倒,他當即飛身撲了上去,雖然接住了摔下來的陸雨萱,但也跟著一起被帶倒在地。

再然後,就跟電視劇上播放的一樣,好巧不巧的兩個人的嘴唇貼在了一起。

看著精緻俏臉羞紅一片,連眼睛都不敢睜開的陸雨萱,葉天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連開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

畢竟任誰的雙唇被這麼一位麗人的柔唇壓住,一樣是沒辦法說出話的。

好吧!葉天其實不得不承認,他是有些捨不得出聲說話,打破這美好的一幕。

只是葉天捨不得打破這美好的一幕,可不代表別人不捨得打破這一幕。

之前因為陸雨萱摔得實在是太突然,還走在樓梯中段的陸雨璇和李琳都沒來得及反應,連驚呼小心的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葉天便已經沖了過來,撲上去飛身接住了摔倒的陸雨萱,接下來兩個人便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好在是葉天墊在底下,所以陸雨璇和李琳多少放下了心,不知道葉天皮糙肉厚的,這樣摔並不會傷到他。

等到陸雨璇和李琳走下那段樓梯,這才發現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兩個女孩不禁互相對視著看了一眼,臉上都泛起了一陣紅暈。

特別是陸雨璇,在看到自己的姐姐和葉天之間的這一幕,眼神頓時變得極為的複雜了。

反倒是李琳,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陸雨璇的反應,當下上前一步,雙手叉腰的喝道:「你們兩個親夠了沒有?」

這一聲,如同驚雷在耳畔!

原本俏臉羞紅一片,緊閉雙目的陸雨萱連忙手忙腳亂的想要爬起,只是不知是因為摔倒時嚇的,還是怎麼一個原因。

反正陸雨萱是連續爬了好幾次,都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又重重地摔在了葉天的身上。

連續幾次下來,葉天只覺得自己已經快出氣多進氣少了。

好不容易,陸雨萱這才漲紅著俏臉的站了起來,有些慌亂的揮舞著雙手,語不達意的說道:「你你……我我……他他……」

最後,實在說不出個什麼來,陸雨營只能捂著發燙得厲害的臉跑去洗手間了。

看著正苦笑著從地上爬起來的葉天,李琳雙手環胸的冷笑道:「嘖嘖……怎麼樣?感覺不錯吧?」

我該怎麼說?說還不錯,還不得被你們兩個吃了!說不好,那陸雨宣絕對敢殺了我!算了,我還是保持沉默吧!

看著氣勢洶洶的李琳,以及神情明顯複雜的陸雨璇,葉天只能在心中無力的吐槽著。

隨即,他便想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蹲下來打算和兩個小丫頭玩鬧一下,以緩解一下這有些尷尬的氣氛。

只是不等葉天說話,花紫衣已經看著葉天說道:「爸爸,這樣說的話,那通房丫頭,哦,不,是小姨是不是要變成姨娘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