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

曹宗祠看着關鳩毫無反應,當機立斷,猛地扎進了關鳩的識海當中。

想要藉此機會,將關鳩從一片混沌當中喚醒。如若關鳩不能醒來,那麼曹宗祠只能勉為其難地將關鳩取而代之。

言簡意賅來說,就是奪舍。

這是甫潛伏到了關鳩的精神世界,就被一本墨色古籍遮去了視線,封上提着三個大字。

【冥世錄】。

還未等曹宗祠鬧個明白,這古籍如有感應,自主展開。

頓時,聽得聲聲惡鬼獰笑,妖光衝天,猶如百鬼出行。

曹宗祠心裏猛地一跳。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頭?

一陣罡風吹過,曹宗祠竟然是直接被排斥出了關鳩體內。

與此同時,關鳩在陰牢修鍊成形的獄海湧起一陣清涼的靈氣,順着周身經絡,來到了眉間的冥府。

運轉了一個周天,而先前侵蝕關鳩意識的黑霧也因此被驅散開來。

關鳩睜開雙眸,重新奪回了自己的意識,不過自己現下卻是處於給為不利的境地。

關鳩只覺得腦袋有些沉重,一股腥臭味撲面而來,令他不由眉頭緊蹙。

在他的眸中,看到了患鬼張開的大口,意欲將他吞食。 看著氣息越來越強的張若塵,海尚幽若掐滅最後一絲與他交手的念頭。

他的修為又提升了,這還怎麼打?

真要一戰,必會被他欺辱,他必會趁機報復。

才不給他這個機會!

海尚幽若飛出??皇和雪木構建出來的精神力場域,攔截追上來的地獄界諸神。

張若塵和薛常進的戰鬥,驚動了不少地獄界神靈,但因為相隔太遠,他們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且,薛常進始終沒有逃出張若塵的太極雲圖,氣息沒有外散出去。

般若走出,問道:「海尚大神,戰況如何了?」

海尚幽若清冷如玉,冰山般的道:「薛鷹已被鎮壓。」

天下哪有那麼多冰山美人,你之所以覺得她冰冷無情,只是你與她還不夠熟而已。或者,你還沒有資格,見到她不冰冷的時候。

就像眼前這些神靈,在他們看來,海尚幽若威勢很強,是高高在上的命運神殿主神,清冷的少女般的面容,既是驚艷,卻又讓人不寒而慄。

這絕對是一位不會有任何情緒,冷如寒劍的女子!

艷陽天主道:「是薛鷹嗎?可是,本天主感知到了太虛巔峰的戰鬥波動,而且不是一般的太虛巔峰。」

海尚幽若道:「薛鷹本就隱藏了修為,他的真實實力,不輸薛常進多少。在酆都鬼城,大家都被他騙過了!」

艷陽天主雖心中有疑,但沒有再問。

海尚幽若都這麼說了,繼續問下去,無疑是要將她得罪。

「薛鷹有很大問題,或是天庭安插到地獄界的姦細。」海尚幽若又道:「大家都明白的,天庭要安插姦細,修羅族和鬼族是容易的。但,潛伏修羅族很容易被揪出,潛伏進鬼族會安全得多。」

「不少天庭神靈,主動捨棄肉身,以神魂轉修鬼道,可以輕易潛伏到鬼族中。十萬年來,鬼族被滲透得很深啊!」

「這裡的事,不用你們擔心!大家趕緊回酆都鬼城,小心量組織和天庭趁此機會,再製造動亂。」

諸神相繼離開,唯有般若留下。

海尚幽若知曉般若和張若塵關係很是親密,因此,沒有驅逐她,心中卻在感嘆,般若算是命運神殿這個時代最出類拔萃的天之驕女,可是明知張若塵與無月成婚,與白卿兒、羅乷皆有婚約,在天庭那邊更是紅顏知己無數,卻還是沉淪。

做為命運神殿的前輩,海尚幽若覺得,自己有必要勸一勸她。

她道:「你和張若塵不會有結果的,他若在乎你,早就去向怒天神尊提親,將你接去星桓天。別傻了,對女子來說,與其將感情寄托在這麼一個風流不羈的男人身上,不如寄託於天道,追求至高無上的力量。」

般若有些不明白海尚幽若為何突然說出這麼一番話,淡淡的道:「他曾想接我離開,但我拒絕了!」

海尚幽若不解,道:「為什麼?」

「問,你又問,你哪來那麼多問題?」

張若塵迎面而來,眼神有些不善的看了海尚幽若一眼,走到般若面前,抓住她一雙柔潤小手,道:「別聽她瞎說,修鍊固然重要,但,不可丟失感情。等無量北征歸來,一旦局勢穩定,我一定去向怒天神尊提親。」

般若雙目迷離,「提親」二字,讓她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回憶起了黃煙塵的無數記憶。

她捨棄前世種種,進入命運神殿修行,皆是因為在宿命池中看到的畫面。知曉畫面中發生的事,是命運決定的。

想要知曉更多,只能修鍊命運。

想要改變畫面中發生的事,也只能修鍊命運。

她不知道這麼做有沒有意義,但,只能這麼做。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就算命運早已註定,也要有決心去抗爭吧?

這就是海尚幽若問出后,她沒有回答的答案。

她沒有聽張若塵的話,離開命運神殿,是因為,她必須修鍊命運,從而去改變命運。這才是她活著和修鍊的意義!

但,聽到張若塵說,要去向怒天神尊提親,心中信念還是動搖了!

沒有人是只心甘情願的付出,而不追求回報。她也渴望能得到一些什麼,也渴望離幸福近一些。

很快她還是定住心念,一言不發。

張若塵見她眼神迅速恢復平靜和深沉,便已知曉了她的選擇,心中不知為什麼,十分愧疚和心痛。

手掌輕輕探到她頭上,將她擁進懷中。

溫情的氣氛,被海尚幽若打破,她道:「現在不是卿卿我我的時候,這一次,製造酆都鬼城動亂的量組織成員,還沒有滅盡。」

張若塵有些討厭她,沒有鬆開般若,道:「你自己說的,絕妙禪女那邊,我們幫不上忙。別在這裡搗亂,你該做什麼做什麼去。」

海尚幽若氣得磨了磨牙,道:「我說的是炎巨那邊!你還記得在西方鬼帝府,攔截炎巨,幫助金珏天神脫身的那位神秘強者嗎?就是他,抓走了唐嵐,將唐嵐殺死在了神獄。」

「我和炎巨趕到的時候,還是遲了一步。不過,炎巨已經追了上去,那人休想逃走。」

張若塵見她喋喋不休,終於不勝其煩,道:「你是不是從來沒有過男人?」

海尚幽若眼神陰沉。

張若塵有些驚訝,道:「不是吧,你修鍊了這麼多年,竟然沒有嫁過人,或者喜歡過某人?沒有墜入過愛河?沒有體現過七情六慾?難怪了,難怪你這麼不懂人情世故。鳳天和虛天想來也不會教你,別人恩愛相親之時,應該迴避。」

般若輕輕推開張若塵,覺得他是在故意氣海尚幽若,這樣不好,畢竟海尚幽若背後能量巨大,未來是要做命運神殿一宮之主的存在。

「先辦正事吧!」般若冷了張若塵一眼,覺得他有些過分。

「你們命運神殿的這位老前輩,可是比我過分得多。之前,將我都騙過,說是你告訴了她,我在酆都鬼城的秘密。」

張若塵見般若似乎並不在意,也就不再多提這件事,肅然道:「你所說的那位神秘強者,是摩羅古神。」

海尚幽若就知道張若塵肯定是懷恨在心,才處處針對她,挖苦她,但她心緒已平靜下來,道:「是搜薛常進的魂,得到的答案?」

張若塵點頭,道:「這老傢伙神魂強橫,自燃了許多魂念和記憶,但,關於摩羅古神的那一段,被我封固了起來。可惜,我沒能找到我最想知道的那個答案!」

張若塵取出一團魂光,托在掌心,道:「既然摩羅古神是羅剎族的神靈,就該由羅剎族自己來清理。將薛常進的這團魂光,送去天羅神國吧!」

海尚幽若接住飛來的魂光,不解道:「雖說天羅神國是羅剎族的第一神國,但,摩羅古神畢竟是地熵神國的神靈。將魂光,送去地熵神國好一些吧?」

張若塵問出一句:「要不要交給你們命運神殿的裁決司處置?」

還能不能好好說話?

過不去了是嗎?

大不了下次不騙你了,不就行了?

張若塵見海尚幽若氣得香腮鼓起,像發怒的母雞,這才又語重心長的道:「地熵神國有能對付摩羅古神的神靈嗎?讓他們出手,不是添亂?」

「你這話有一定道理,我這便去辦。」海尚幽若道。

張若塵道:「將薛鷹給我。」

「不行,薛鷹畢竟是酆都鬼城的大神,很多神靈都知曉他落入了我們手中,所以,必須帶回酆都鬼城處置。你要他也沒用,他知道得很少。」

海尚幽若邁出神靈步,立即離開,走得很急,像是在怕什麼。

張若塵道:「我們還沒有戰呢?你這算不算心虛避戰,要不直接認輸?」

「改日吧!到時候,必然讓你知曉我的厲害。」海尚幽若丟下這句狠話,身形消失在星空中。

「那就改日。」

張若塵搖頭笑了笑。

「拜見少君,見過般若姑娘。」

雪木和??皇飛了過來,同時向張若塵躬身行禮。

雪木取出一座神殿,托在雙手中,道:「這是薛常進建在霧雲界的神殿,內部藏有巨量修鍊資源和神石。請少君查閱!」

??皇取出七座神殿,托在虛空,道:「這是霧雲界另外七尊神靈的神殿,其中留守霧雲界的薛族神靈薛清靈,被鎮壓在清靈殿中!」

張若塵將八座神殿收起,以神念探查,問道:「霧雲界內部的生靈呢?」

「按照少君的吩咐,都收入了我們的神境世界。」雪木笑道。

要牧養生魂,自然是要將生魂養在生靈體內。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霧雲界財富資源驚人,你們應該已經收刮乾淨了?」

??皇和雪木誠惶誠恐,正要從神境世界中,將那些財富資源取出。

「不用了,你們留著吧!畢竟,這一次你們也冒了風險,理應有一份收穫。追隨我,行事的前提準則,是不能觸碰我的底線。但,該你們的,我也絕不會吝嗇。」張若塵道。

「多謝少君。」

二神連忙行禮。

雪木喜滋滋的笑道:「能活到我們這個歲數,豈能不知少君的底線?就像這次,雖是要滅霧雲界,但不能傷界內的無辜生靈,我們懂的。」

「莫要自作聰明,若是讓我知曉,你們在什麼地方騙了我,陽奉陰違,到時候,別怪我出手無情。」

張若塵看向般若:「接下來,我有幾件重要的事要辦,非常危險,你要不先回命運神殿?」

般若知曉自己與張若塵的修為差距,他都覺得危險的事,自己肯定幫不上忙,也沒必要強行去摻和。

「小心一些,這張符籙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