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這些至寶,小迷糊高興的直接跳了起來。

「儘管放心,主人,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就行!」

小傢伙信誓旦旦地說道,無比自信。

……

臨近上午十點,一間沒課的教室里。

獨自坐在教室後面的陳宇,已通過手機完成證券開戶手續,並轉了200萬人民幣到證券賬戶里,一切都非常順利。

但他並沒有立刻告訴小迷糊股票賬戶和密碼,讓小傢伙進行股票投資,而是自行研究起了股市行情。

這可是200萬人民幣,不是200塊!

放在一兩周前,這還是一筆他連想都不敢想的巨額財富!

這筆巨額財富現在雖然屬於自己,但把它交給一個網癮兒童操作、進行股票投資,他還是有點不放心!

陳宇的專業是會計學,學的很多知識都跟證券投資相關,而且專門開設了證券投資這門課!

但在證券投資領域,他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初哥、一棵新生的韭菜!

在手機上研究半天,盯着大盤看的眼睛都花了,他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沒有選定要購買的股票。

眼看第三節課的時間要到了。

無奈之下,他只能把這項任務交給小迷糊。

下一刻,他的意識就已透入混沌空間。

「小迷糊,股票投資賬戶我已經開設好了,並往裏面轉了二百萬人民幣,這筆錢就交給你這小傢伙負責打理了。

但咱們必須約法三章,第一不能挪用賬戶里的錢;第二交易必須合法合規;第三嚴格遵守我制定的交易時間。

第三條最重要,只能在我沒課或休息的時候進行操作,包括查看股票行情和進行交易,避免留下什麼漏洞」

「明白,我會嚴格遵循約法三章,您就看着吧,我一定能賺很多錢」

小迷糊興奮不已地說道,摩拳擦掌的。

「但願如此,接下來就看你這小傢伙能否學以致用了!」

陳宇輕笑着說道。

接下來,他把股票賬戶和交易密碼告訴小迷糊,讓這小傢伙在混沌空間里操作。

做完這些,他就離開這間教室,準備趕去上課。

他剛走出教室,小迷糊得意的聲音已在腦海中響起。

「主人,您交給我投資的那兩百萬,我一把梭哈了,您就等着數錢吧!」

話音未落,陳宇已愣在原地!

「這麼快,而且是一把梭哈!」

他突然有種非常不妙的感覺! 將詳細的計劃策劃出來之後,宋秋立即出發,?前往精英拳館。

事關重大,即便宋秋在楚塵的面前信誓旦旦,大拍胸口,保證完成任務,可絲毫不敢有半點掉以輕心。

吃過早餐,宋顏開車出來。

前往金灘大廈。

楚塵坐在副駕駛,車子徐徐地經過金灘城廣場的時候,透過玻璃窗,楚塵看見了金灘廣場內,不少橫幅拉起來。

「不良商家,還我血汗錢。」

「金灘城,豆腐城,豆腐渣工程。」

「21棟全體業主血書控訴,黑心商家罔顧人民財產安全。」

這儼然已經成了金灘城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金灘城,禪城最繁華的商業中心。

可眼前的畫面,對於金灘城的影響,無疑是巨大的。

「聽說金灘城不少商鋪的生意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各家商家已經聯合起來,要求黃家儘快解決這個問題,不然的話,他們也將退出金灘廣場,避免受到更大的損失。」

宋顏顯然一直都在留意金灘城的情況,一邊開車,一邊跟楚塵說着金灘城的情況。

宋顏的經商天賦,楚塵是從她和夏言歡之間的交談中察覺,當時夏言歡對宋顏也是讚不絕口。

從宋顏的話語間,楚塵也明顯感受到了金灘城眼下的窘境。

這也代表着黃家當下的困境。

「大大小小,各方面疊加起來,足以撼動黃家房地產業的根基。」楚塵感嘆。

天南寧家,實力確實可怕。

黃家號稱禪城第一豪門,絕非浪得虛名。可眼前的情況,黃家卻無能為力,這意味着,寧家已經將黃家的渠道背景掐得死死的,黃家在禪城的人脈,在寧家面前,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而寧家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出自那位天南十公子寧子州的手筆。」楚塵突然間想到,「寧子州如今似乎就在禪城,說起來,他也是我的侄輩,這次還不遺餘力地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我應該找個時間,去找他喝杯茶才對。」

宋顏點點頭,「以寧家的身份,能夠辦到這個份上,簡直不可思議。」

畢竟宋顏從投資的角度分析,寧家的這一筆投資,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如果不是寧家的硬實力遠勝於黃家,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黃家逼到了這個地步。

透過玻璃窗看見的這一幕,楚塵更加心中有數了。

再加上黃玉恆的雙腿,如果黃家有對付自己的機會,一定不會錯過。

譬如……明天晚上!

楚塵閉目養神。

明天晚上的別墅民宿,最有可能會出現的,便是黃家的人。

車子徐徐地停在了金灘大廈的停車場。

楚塵下車后,抬頭看着這座大廈,突然覺得,當初選擇金灘大廈當北辰製藥的起點,似乎也不是那麼明明智的選擇。

畢竟,當時的金灘大廈是整個禪城最為寸土寸金的繁華商業寫字樓,可隨着黃家的這一波動蕩,金灘大廈的價值以及在禪城商圈的地位,必定也會暴跌。

「哎,這波有點虧了,突然有點希望,黃家也不要衰敗得太厲害了。」楚塵感慨了一聲。

宋顏默默地瞥他一眼。

這句話要是讓黃家人聽見,恐怕得氣得吐血。

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相比黃家所承受的打擊,在金灘大廈租的一層寫字樓,又算得了什麼。

「說起來,上次在停車場被潑漆的事情,金灘大廈,還沒給我們一個交代呢。」楚塵說道。

楚塵和宋顏出現在金灘大廈,引來不少目光的注意。

尤其是楚塵。

幾乎可以說是一夜之間顛覆了他的傻子人設,如今成為禪城商圈拳界炙手可熱的人物,對於不少人而言,這簡直就是一個神跡。

「看這個身材,也不像是可以擊敗宗師啊。」

「那這個身材,以前看起來像是個傻子嗎?」

「金灘大廈雖然聚集了禪城各行各業的巨頭,不過,以楚塵跟黃家現在的關係,楚塵出現在金灘大廈,明顯有些目中無人,不將黃家放在眼內啊。」

不少人的議論聲音,有些傳了過來。

楚塵不以為意。

北塵製藥早就選擇在這裏掛牌成立,不可能因為與黃家之間的這一場商戰就放棄了這個寫字樓。

平心而論,論地段的話,禪城能比金灘大廈更好的地方,並不多。

楚塵更加不可能讓宋顏一個人來。

乘坐電梯上了二十一層。

跟上一次來的時候,這一層寫字樓的佈置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裏的每一張桌椅,都是我親手設計佈置的。」宋顏帶着楚塵,一邊走一邊介紹。

楚塵由衷地讚歎。

來到了宋顏的辦公室,查閱相關的資料,「按照這個進程,最多還有一周,就可以正式掛牌成立了。」

「這倒是不難。」宋顏揉揉了自己的眉心,繼而說道,「不過,禪城製藥行業幾乎全部被錢家等少數家族勢力掌控著,市場幾乎可以說是飽和,北塵製藥這樣貿貿然闖進來,想要分一杯羹,恐怕並不容易。」

「北塵製藥的第一個產品決定了嗎?」楚塵問道。

「因為我們的時間緊迫,所以,來不及研發屬於北塵專利的葯。」宋顏說道,「我們將引進夏家公司旗下的一種……」宋顏的語氣頓了一下,臉色不由得一紅,「保健品。」

「咳。」楚塵淡定道,「說正事,別想歪。」

宋顏,「……」

你他喵的才想歪!

「這個保健品在羊城以及周邊市場都已經打開,市場的反饋也很好,而且,我們的時間緊迫,這種見效快的藥品,如果可以成功推入禪城市場的話,我相信,能夠讓北塵製藥在禪城站穩腳跟。」宋顏的眼眸自信。

楚塵用力地點點頭,目光帶着讚賞地看着宋顏,「老婆,我也相信,北塵製藥交給你,一定可以紅紅火火……對了。」楚塵停頓了一下,看着宋顏,小心翼翼地問道,「這個保健品,有試用裝嗎?」

聞言,宋顏下意識地愣了一下。

半晌。

宋顏的臉一黑,「滾!」坂本龍馬的故事發生在江戶時代末期,雖然這個世界的歷史在某個穿越者前輩的到來以後拐了一個大彎,但在那之前的歷史卻是走在原本的軌跡上的,於是坂本龍馬的人生,也依舊如原本歷史中那樣的精彩。

在拍《仁醫》的時候,水上隼人就注意到了,內野聖陽飾演的坂本龍馬非常注意口音問題,每句話說的都是相當

《向陽處的日娛》第三百五十一章涼子老師的授課 「你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看着面前一臉憤怒眼睛血紅的熊貓小姐,瓦倫娜抬起左手握住了她纖細的手腕,稍微用力讓她的手臂向後動了動,免得再讓匕首尖抵在胸前。

因為穿了防彈衣的緣故,這個小姑娘的襲擊完全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更不要說那把匕首還扎在他防彈衣上插著的彈匣上了。

王弦月沒有回答,而是用力將匕首朝着瓦倫娜的脖頸揮去。瓦倫娜腦袋微微後仰,左手用力地擰了一下她的手腕。

伴隨着女孩的一聲低呼,瓦倫娜的右手接過那把匕首,將它舉在眼前仔細端詳,紅色的眼睛細細的看着刀身上的每一處細節,完全無視了站在自己面前那位大小姐臉上已經憋的通紅的憤怒面孔。

匕首大概有30厘米長左右,刃長接近20厘米。與在地球廣為流傳的M9刺刀不同的是,這把匕首的刃上幾乎沒有一處弧度,稜角分明,像是一塊扁扁的長方體切割掉了兩個三角製成的,而這種刀刃模樣也讓瓦倫娜想起了地球上一款她很喜歡的匕首。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