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光明神殿被轟的如同巨大飛石一般朝著天空之中不斷地升騰而去。

葉青羽站在大殿門口的石基之上,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光明神殿竟是已經騰空近千米,接著歪歪斜斜地朝著正東方的方向飛去……

好在這看起來像是普通黑色岩石雕琢修葺而成的光明神殿,竟是出奇地無比堅固,脫離了地火幽泉劍坑覆蓋的範圍,無法繼續從地火幽泉之中汲取能量,但在右相一道道破天重拳的轟擊之下,只是劇烈地震蕩,卻連絲毫破損都沒有出現。

「右相到底要幹嘛?」

葉青羽心中念頭宛如急電一般閃爍。

他正要出手阻止的時候,突然之間,天空之中,一道虛空炸了一般的巨響轟鳴出現。

這一聲巨響實在是太可怕了。

一瞬之間,帝都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房屋建築、朗宇樓閣、高架橋和神像雕塑,被這恐怖的音波震得坍塌了下來。

雖然是長夜之中,但濃郁的夜色依舊無法將那一道道因為建築坍塌而衝天而起的鉛雲一般的煙塵籠罩。

葉青羽這等修為,都覺得像是有兩道霹靂在自己的耳朵眼之中炸響了一樣,眼前一陣陣金星四濺。

那巨響聲正是從光明城中心上空的地方響起。

下方還在交戰的兩大陣營的強者,一些功力稍微低一些的人,還有那些受了重傷的強者,被這一聲震得口鼻噴血,暈死了過去……

血腥的廝殺,也逐漸停了下來。

所有人都驚恐地抬頭看著天空。

只見漆黑如墨的夜空上方,先是漫天雲氣和飛雪毫無徵兆地旋轉起來,形成了一個雲眼漩渦一般的中心,接著連光線和空間壁障似乎都扭曲了起來。

天空扭曲的像是混沌風暴漩渦。

這混沌風暴漩渦從小到大,瘋狂地擴張蔓延,幾乎是在一兩個眨眼之間,就覆蓋了方圓數千里的夜空,抬頭看時,宛如一片宇宙星河,驟然降臨在了夜空中。

神秘。

恢弘。

猶如神境。

而地面上那衝天而起的煙塵,在這巨大混沌風暴漩渦的牽引之下,如一頭頭衝天而起的蒼龍,匯入了漩渦之中,奇異宏大的畫面,似乎是萬龍歸巢,震撼人心。

所有人在這一瞬間,都體會到了天地之磅礴浩瀚,己身之渺小卑微。

人在這樣的天地奇景面前,宛如一粒塵沙。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青羽被徹底震撼了。

如此詭譎絕倫的畫面,簡直不似人間。

突然——

轟!

一種無形宏大的力場,瞬間從那混沌風暴漩渦之中噴湧出來,輻射覆蓋了整個帝都。

葉青羽猛然覺得身體一輕。

低頭看時,只見地面上有

塵埃碎石,已經緩緩地漂浮了起來,朝著天空之中無風飄起,猶如草莖漂浮在水流之中。

「怎麼回事?地面的重力,竟似是在緩緩消失一樣……」

葉青羽的心在悸動。

他感覺到了一種毀滅降臨一般的可怕氣息。

此時右相已經不再轟擊光明神殿。

他的身形一閃,來到了光明城上空的正中心,【白虎戰甲】重新化作了一頭玲瓏可愛的白色光虎,蹲在他的左肩。

在一種很奇怪的略微猶豫之後,他掌心一展,一團銀色光芒微微閃爍,也看不清楚這銀光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被他元力噴吐,朝著下面射飛了出去。

「不好,這老賊要打通時空通道,開啟界域之門……快阻止他!」

地面上傳來老元帥李光弼的怒喝聲。

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銀光速度太快。

流光一閃。

這團銀光,就被直接射入了下方的地火幽泉劍坑之中。

天地之間,有那麼微微一瞬的寂靜沉默。

接著就像是地火噴發一樣,轟地一聲,帝都大地劇烈地震蕩,無數建築物瞬間倒塌,一道巨大的赤紅色光柱,猛然之間從那劍坑之中爆發出來,直衝天穹。

大地重力瞬間恢復。

所有漂浮的石塊、血珠、塵埃等等,瞬間轟隆砸落了下來。

這一瞬間,彷彿地震爆發,也不知道帝都之中,有多少的生靈死去。

那赤紅如血的光柱,射向天穹,正好沒入了天空之中的混沌風暴漩渦的最中心。

天與地,被連接。

一種不屬於天荒界的力量,從無到有,從下方的地火幽泉劍坑之中迸發出來。

在這一瞬間,葉青羽猛然明白了什麼。

界域之門。

原來這深不見底的地火幽泉劍坑,竟然就是傳說之中的界域之門。

之前葉青羽一直以為,通往其他界域的門,應該是隱藏域虛空縫隙裂縫之中,畢竟只有空間魔法,才能溝通不同的界域。

但是沒有想到,真正的界域之門,竟然是隱藏在地下。

右相之所以如此大費心思地攻擊光明殿,而光明殿也之所以成為了這次巨變的中心點,就是因為,在光明神殿的下方,居然隱藏著一個界域之門。

葉青羽不知道這個界域之門,和雪國之前掌握的域門是不是同一個,但很顯然,域門的爆發,對於雪國來說,似乎並不是一件好事。

到底右相朝著地火幽泉之中,丟下去的那一道銀色光團,是什麼東西?

葉青羽的目光,聚焦在了那赤紅色的光柱上。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自己之前的努力,似乎是已經全部都失敗了。

接下來該怎麼做?

該做什麼?

他突然有點兒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

「哈哈哈哈……域門終於開了,藺爭,你做的很好,做的非常好……」

一個詭譎陰翳的聲音,在天空之中響起。

在右相藺爭的身邊,突然浮現出了一個不似人類的虛影,淡紅色的光焰籠罩著它,口中說出的話,卻是最標準的帝國官話。

「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

藺爭屹立於虛空之中。

他的神色,有些奇怪,整個人處於一種奇異的靜默狀態,不復之前那種神擋殺神佛擋**的凌厲氣機,彷彿在做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後,反倒是有點兒忐忑和猶豫。

「放心吧,魔主的孩子們降臨,你將會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這不似人類的虛影,顯然正是曾經在右相府之中出現過的那位神使。

它緩緩地朝著赤紅色光柱靠近。

一種奇異晦澀的語言,從它的口中發出。

似是咒語一般。

這聲音激蕩在天地之間,化作一種神秘陰沉的力量,引發了天地之間一些奇異物質的共振。

這聲音猶如來自於修羅血獄的惡魔的吟唱,從帝都各處廢墟中,引來了亡者魂魄之力,最後化作了一團團血色熒光,匯入到了那從地火幽泉劍坑之中,噴發出來的赤紅色光柱之中。

「吼吼吼!」

「轟……」

暴虐而又戾氣的吼叫之聲,從赤紅色光柱之中傳了出來。

隱約之間,還可以看到有猶如怪物一般的暗影,在這光柱之中閃爍,拚命地掙扎著,想要從裡面掙脫出來。

而隨著那不似人類的虛影的吟唱之聲越發地高亢陰戾,光柱之中的黑影怪物,越來越多,身形也越來越清晰。

「這是在通過界域之門,呼喚來自於外域的生物嗎?」

葉青羽明白了什麼。

從那不似人類的暗影的氣息,依舊從赤紅色光柱中傳出的戾吼,葉青羽已經隱約可以判斷,這些域外生物,絕對不是什麼善類。

當年那位戰神,在地火幽泉劍坑上方,鎮壓了一座光明神殿,應該就是為了鎮壓這些怪物,以免他們入侵天荒界。

既然如此……

葉青羽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手中的紫薇劍劍芒暴漲,【人王劍典】的秘術配合青銅古書【神魔封號譜】之中的戰技,朝著那不似人類的虛影殺去。

咻!

劍光如電。

竟是絲毫無阻地就洞穿了那不似人類虛影。

響徹天地之間的咒語唳聲吟唱,驟然為之一斷。

「藺爭,你在幹什麼?還不殺了這個該死的阻礙?」

不似人類虛影發出憤怒的咆哮聲。

一邊一直沉默著的右相藺爭,似乎猛然從游神發獃的狀態之中清醒過來。

「大勢已定,何必徒勞反抗呢……」

藺爭出手。

葉青羽被一拳轟飛了出去,血染長空。

———————-

今兒就一更了。 整個光明城之內,如今只有葉青羽還有再戰之力,其他幾人,如秦止水、老元帥等人,皆已經喪失了戰鬥力。

而衡姑姑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雖說是進入了苦海境修為之後,雖然可以血肉恢復,但眾人受的傷,實在是太嚴重了,如李光弼和曲寒山,幾乎是消耗了本源之力再戰鬥,幾乎無法再催動力量恢復肉身。

唯有葉青羽,在這種堪稱是絕境的環境之下,潛能盡發,一百眼靈泉的威力發揮的淋漓盡致。

他宛如不死之身一樣,不管受了多麼嚴重的傷勢,在雄渾內元生生不息的支撐之下,他隨時都可以催動【天龍真意】,轉瞬恢復。

戰鬥到此時,葉青羽也不知道血肉重生了多少次,但內元依舊猶有餘力,根本未曾消耗本源之力。

局勢,危如累卵。

沒有再說任何廢話,葉青羽再度化作電芒,朝著那不似人類的虛影襲殺而去。

藺爭閃身攔住。

「放棄吧,大局已定,小鬼,等待天荒界新紀元的到來吧。」他隨手出拳,將葉青羽再度擊飛了。

葉青羽嘴角溢出鮮血,漂浮在虛空之中。

不似人類虛影再次開始了唳聲神秘的咒語般吟唱,那暴虐古老的力量,再度浮現。

赤紅色光柱之中,詭異可怕的黑影再度浮現,宛如一頭頭來自於洪荒魔神時代的魔獸一樣,迫不及待地要從那赤色光柱之中衝出來,禍亂天下。

葉青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了什麼辦法,一切行動都像是徒勞的困獸掙扎。

但即便是困獸,也會掙扎。

何況是人。

他再次催動了天龍真意,化身為龍,紫薇劍納入丹田之中,瘋狂地衝擊著無極神道的更高層次。

「如果將無極神道催動六禁或者是七禁,或許就可以擊敗藺爭,阻攔住這一次浩劫的降臨吧!」

LEAVE YOUR COMMENTS